后篇 第一章 失手

       当初求种像条狗,如今撸完嫌人丑。

       据说每一个人都有贤者时间,贤者时间一到,身心进入无欲无求、精神思想达到了一种无我的境界,就算女神也不过那么一回事。

       不管如何女孩子作为一种感性的动物,更喜欢温暖的怀抱、温柔的爱抚,云雨收歇的贤者时间靠在床头点一根烟的行为绝对要不得。

       婚扶桑是在婚陆奥之后不久,比威奇塔、饺子埃塞克斯、突击者、光荣等等人更早,喜欢温柔如水的大和抚子,更重要的是那一个身材真的让人情难自禁。辛苦工作后很累了,苏顾没有沉沉睡去,他拥着扶桑,抚摸她柔顺的黑发,想起好几年前的事情。

       扶桑把脸贴在苏顾的胸膛上,心中满满都是幸福,几乎满溢出来,可惜只持续了几分钟。

       “扶桑也是榨汁机呢。”

       以前听不懂,只是偶尔听骚蹄子陆奥说,还有妹妹山城说几句,北宅的本子没有看过,事到如今成为婚舰好几年,苏顾又最喜欢欺负人,你越是害羞,便越喜欢在你的耳边说羞人的话,扶桑多少知道一点,那些词语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意思,她小声说:“没有。”

       苏顾突然想到什么,他一下子笑起来。

       扶桑问:“提督笑什么?”

       苏顾说:“扶桑运气还是那么差呢。”

       “不幸。”扶桑已经习惯了,不过幸福是比较出来的,有信浓、胡德、大凤,陆奥等等,自己很好了。

       “刚刚……”苏顾在扶桑的耳边说,“我还是蛮幸运的,把我的幸运注入到扶桑体内了。”

       俏脸一瞬间泛起红晕,双腿紧紧并拢起来,扶桑说:“提督真是流氓、大色狼。”

       “你自己要问的。”苏顾笑,“可惜扶桑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一只手穿过扶桑优美的颈脖和床铺之间的间隙,一只手环过她的肩膀,吻了吻她的头发,发丝的清香在这时传过来,洗发水的味道,苏顾又开始了,欺负扶桑:“感觉扶桑那里又大了一点呢,大了不少,明明没有孩子然后进入哺乳期。”

       扶桑是害羞,架不住苏顾死皮赖脸,两人老夫老妻,不管什么花样。即便如此,扶桑这个平时温柔、大方的姐姐系变得像是小女生,她的声音细若蚊呐,苏顾根本听不清。

       苏顾问:“扶桑的胸围多少?”

       “不知道。”

       每个舰娘成长、加入或者回到镇守府必须体检,作为舰娘身体没有问题,主要大家喜欢起哄一定要体检,也是避免以后被扮猪吃老虎。所有人的三围、体重、身高苏顾全部知道,当然小萝莉例外,长春、弗莱彻等等人已经是少女了,我们可怜的绫波:“我记得扶桑有一百多少来着,反正有G了……我再摸一下。”

       扶桑说:“提督……”

       苏顾没有真动手,只是感受着胸膛传来惊心动魄的碰撞感,违章建筑就是违章建筑,我还可以更高一些,我还可以更大一些,他说道:“不用摸,已经全部感受到了,说不定H呢。话说扶桑这个身材买内衣很难吧……不,扶桑根本不穿内衣吧,每天都是浴衣,浴衣里面不穿内衣是常识。”

       扶桑说:“提督什么奇怪的常识,浴衣里面可以穿内衣的,抹胸。”

       苏顾故作惊讶:“不是绷带吗?”

       扶桑说:“提督有奇怪的爱好……”

       “记住了,老生常谈了,只是镇守府没关系,如果出门一定要好好穿上内衣……”苏顾说着想起来,“我发现扶桑好像很久没有出门了,每天忙着食堂、居酒屋的事情,闲的时候坐在屋檐下喝茶,除开烟火大会什么的,去年新年好像都没有出去吧,上一次出门还是孟兰盆节吧。”

       “嗯。”

       “改天带扶桑去川秀吧,约会,买一点衣服。”

       “提督真是温柔,扶桑没关系的。不用帮忙买衣服,扶桑自己会剪裁衣服。”

       “不行,一定要。”苏顾说,“衬衫、连衣裙、肚兜、开胸毛衣、漂亮的洋装……买买买。”

       扶桑说:“好像听到了奇怪的词语了。”

       “奇怪的词语?没有啊。”苏顾笑起来,“呐,扶桑,我想起你有一件死库水……”

       扶桑说:“不行,绝对不行。”

       “今天当然不行了,下一次可以有。”

       苏顾说着把扶桑抱紧,又开始说情话,一点点进入梦乡,在第二天早上抱着被子睡在床上,看扶桑沐浴在晨光中不着片缕优美的身体,丰满的上围,不是蜂腰,稍微有一点肉,拿下挂在墙上的浴衣开始穿衣服,露出修长、白净的颈脖,把长发从浴衣里面撩起来原来那么赏心悦目。

       “提督也起来了。”

       苏顾享受扶桑服侍,心想真是腐朽、堕落的生活,太喜欢了。

       接下来,扶桑坐在梳妆台前面,苏顾站在后面为她梳头,别上漂亮的流苏头花,这不是义务,是权利。

       不久后出门,推开推门,踩在屋檐下面的木地板上面,风吹响挂在屋檐下面的风铃,扶桑、赤城等等人最喜欢跪坐在这个屋檐下面品茶,苏顾望着外面漂亮的日式庭院。

       松柏、红枫、樱树还有竹林郁郁葱葱,碧绿的湖水,湖心的小岛自然少不了,装饰性的石桥,竹林掩映的小径光影斑驳,沿路有爬了青苔的石灯笼,涓涓细流注入竹筒,当竹筒注满水后自然下垂,尾部击打在撞石上,发出清脆声响,最后倒空筒中水后再翘起来,叫做鹿威,也叫添水,日式庭院中的代表元素之一。

       最初企业加入镇守府,她是一个不折腾不行的性子,那时开始扩建,再扩建,现在镇守府比以前的镇守府大好几倍。鸽子笼一样的宿舍楼早没有了,就算大广场、足球场也有了,高尔夫球场果然还是不行。

       幸好镇守府好几次击败深海旗舰,收获的奖励丰厚,还有胡德只是名义上面的董事长,以前的时候声望开公司赚了许多钱,资金雄厚、充裕,不然真有点拮据,不敢那么放肆。

       食堂只有一个,大家一定要在一起,今天是日系负责食堂,扶桑进了厨房,苏顾在食堂门口遇见肯特,不是少女了,现在是少妇肯特抱着凶猛的大老虎站在台阶上面。

       “提督早上好。”

       “早上好。”

       苏顾笑起来,欺负肯特也是他的一大爱好,哪怕现在已经把少女婚了,白象肯特的“装甲”是真的薄,以前她的房间留宿,全部是大老虎图案的枕头、被子、茶杯,好像大黄蜂的房间全是B-25,他走过去把她轻轻抱住,在她的耳朵上面轻轻咬一口。

       “提督?”肯特捂着耳朵。

       苏顾说:“没有提督,肯特晚上睡得着吗?”

       肯特说:“自恋。”

       “肯特厉害了。”苏顾说着,他把肯特的大老虎抢走,下意识捏一捏大老虎爪子上圆圆的肉球。

       “我的……提督还给我。”肯特的气势一下子弱了。

       “不还。”苏顾说,“还有你刚刚喊什么,提督?”

       “老……老公……”肯特的声音结结巴巴。

       苏顾问:“肯特为什么不穿一件宝蓝色的维多利亚长裙,不然另外那一件绛紫色的裙子也行。”

       肯特说:“明,明天一定穿。”

       苏顾说:“记得胸部那里的扣子不能扣。”

       “唉?”

       “还不能穿内衣。”

       “我,我……”

       听着肯特结结巴巴,苏顾问:“我什么?”

       “哇呜,我要咬你,咬死你。”没有流眼泪,就算肯特也有威风的时候,她气不过拿起苏顾的手,咬住他的手指,自然不会用力了。当苏顾看向她,她扑闪扑闪大眼睛,小模样可爱极了。

       扶桑和肯特都是好欺负的家伙,相比之下,莱比锡就有点难缠了。

       即便好几年过去,许多人没有成长,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基本没有什么练度的家伙反而成长了,身材还是那么纤细,胸部增加了一个杯罩,依然葛朗台的性格。

       可惜如今是婚舰了,镇守府的财政大权还是没有,毕竟掌管财政大权的威斯康星也是婚舰,除开多得了一件婚纱,两枚戒指,誓约之戒和对戒,全部没有,时不时抱怨没有彩礼。事实上苏顾有给她买礼物,名牌包包、昂贵首饰什么的,可是她非要冒牌货、地摊货,因为便宜,最后吐槽他小气。

       苏顾在仓库外面的走廊上面遇见她,少女一头金色中长发总是翘起来,穿着利落的无袖连衣裙,精致的锁骨、圆润的肩膀,漂亮的胳肢窝,左手无名指上面的戒指谁也不给碰,如果给钱的话另当别论,靠在檐柱上面双手抱胸,看起来等待着自己,绝对没有好事。

       “提督。”等到苏顾走进,莱比锡低着头从檐柱起身,挡住他的去路。

       苏顾说:“莱比锡有事吗?”

       莱比锡说:“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

       “说。”

       “就算是夫妻,给钱,给钱才行,不给钱不行,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莱比锡张开五指摇摇手,“一次要这么多。”

       苏顾翻白眼:“说得好像你没有享受一样。”

       “你无情我无义,如果你想要我陪睡,做那个什么,我也要收钱。”苏顾抬起手,“这个数。”

       “我怕你啊。”莱比锡说,“伸手。”

       苏顾疑惑伸出手,莱比锡把一大把钱放在他的手上:“今天、明天、后天……这一个星期提督都归我了,每天晚上十次。”

       双手背在身后,莱比锡偷笑着,苏顾盯着手上闪亮亮的硬币,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