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沙丘(1)

       谨以此书献给那些孜孜不倦的劳作之人,他们不限于纸上谈兵,而是创造出了“真材实料”的王国——献给那些沙漠地生态学家,不管他们人在何方,劳作于哪个年代。谨此,谦卑且景仰地奉上这本预言之作。

       凡事起始之时,必细斟细酌,以保平衡之道准确无误。贝尼·杰瑟里特的每位姐妹都深知这一箴言戒律。既如此,如果你即将开始研究穆阿迪布的一生,请注意,你首先应正确地将他置于他所在的那个时代:他出生于帕迪沙皇帝沙达姆四世在位的第57年。此外,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你应正确地找到穆阿迪布活跃的地盘:厄拉科斯星。虽然他生于卡拉丹,且十五岁之前一直生活在那里,但千万不要被这事蒙蔽。厄拉科斯,这个人称沙丘的星球,才是他永远的舞台。

       ——摘自伊勒琅公主的《穆阿迪布手记》

       这是他们启程前往厄拉科斯前的那周。忙碌的来回奔忙已经发展到最后的白热化阶段,变得疯狂得几近难以忍受,就在此时,一位干瘪的老太婆来到此地,前来探访小男孩保罗的母亲。

       这是一个暖意洋洋的夜晚。卡拉丹城堡,这座伺候了二十六代厄崔迪家族的古老岩石建筑,已经有凉飕飕的水汽冒出,预示着一切将风云突变。

       那老太婆被请进侧门,走过一条拱形走廊,当路过保罗的房间时,她有幸在那里驻足片刻,偷偷瞧瞧躺在床上的孩子。

       地板旁挂着一盏浮空灯,在晦暗的光线下,那名假寐着的男孩看到屋门口,他母亲身前一步的地方立着一个庞大的女人身影。老太婆就像个巫婆的影子——头发如同缠结的蛛网,圆圆的面容隐没在兜帽一片漆黑的阴影中,一双眼睛仿若闪闪发光的宝石。

       “杰西卡,依他的岁数看,是不是长得小了点?”老太婆问。她说话时带着气喘和鼻音,就像一把走调了的巴厘琴。

       保罗的母亲以低沉的声调柔声作答:“尊驾,厄崔迪人发育较晚,此事众所周知。”

       “我听说过,听说过,”老太婆继续气喘,“可他毕竟已经十五岁了。”

       “是的,尊驾。”

       “他没睡着,在偷听我们说话呢,”老太婆说,“狡猾的小捣蛋。”她吃吃地笑起来,“但皇族成员需要狡猾。而且,如果他是真正的魁萨茨·哈德拉克……啊……”

       保罗躺在床铺的阴影中,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老太婆那两颗明亮如鹰眼的眼珠紧紧盯着他,此刻竟似乎在慢慢变大,非常耀眼。

       “好好睡吧,狡猾的小捣蛋,”老太婆说,“明天,你就得全神贯注地应付我的戈姆刺了。”

       说完,她便推着他的母亲出了门,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保罗躺在那儿,心里不禁琢磨:戈姆刺是什么玩意儿?

       在这巨变时刻发生的所有混乱中,这老太婆的出现是保罗见过的最奇怪的事。

       尊驾。

       而她竟然直接管母亲叫杰西卡,语气就像在使唤一名普普通通的侍女,根本不把她现在的身份放在眼里——一名贝尼·杰瑟里特女士,同时也是公爵的爱妾,还是公爵继承人的母亲。

       戈姆刺是不是厄拉科斯星的什么东西,在我们去那儿之前,我必须得知道?他心里琢磨着。

       他张口默念着老太婆提到的几个古怪词汇:戈姆刺……魁萨茨·哈德拉克。

       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和卡拉丹相比,厄拉科斯这个星球是如此的不同,以至于保罗的脑子被那些新知识搞得晕乎乎的。厄拉科斯——沙丘——沙漠星球。

       杜菲·哈瓦特,他父亲的刺杀大师,曾做过解释:哈克南人,他们的宿敌,在厄拉科斯待了八年,他们和宇联商会公司签订了合同,以准领地的形式据有这颗星球,并开采厄拉科斯的抗衰香料:美琅脂。现在,哈克南人即将离开厄拉科斯,厄崔迪家族将取而代之,而且是以全领地的形式。从表面上看,这是雷托公爵的胜利,然而哈瓦特却告诉他,这种局面隐含着致命的危险,因为雷托公爵在兰兹拉德联合会的各大家族中颇孚众望。

       “受欢迎的人会招致当权者的猜忌。”哈瓦特说。

       厄拉科斯——沙丘——沙漠星球。

       保罗睡着了,梦中来到了一座厄拉科斯洞穴,身边是一群沉默的人,他们在球形灯暗淡的光线下走动。那地方一派肃穆,像是一座大教堂,他还听到一种微弱的响声……水滴的滴答声。即使还在梦中,保罗也知道自己醒后会记着这个梦。他总能记住那些具有预示意义的梦。

       梦境慢慢消失。

       保罗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还在温暖的床上,他开始思考……思考。卡拉丹城堡的这片天地里,没有与他年龄相仿的玩伴,或许无需领受辞别的悲伤。他的老师岳医生曾向他微微透露:在厄拉科斯,佛斐鲁谢阶级制度并没有得到严格维护。那个星球上的人们居住在沙漠边缘,没有盖德或霸撒统治着他们。这些自称沙漠意志的人,就是弗雷曼人,帝国的人口普查都得不到他们的数据。

       厄拉科斯——沙丘——沙漠星球。

       保罗意识到自己的紧张感,于是决定练一练母亲教授的身意课程。三次快速呼吸触发反应:他坠入了一种游离的意识状态……集中意念……扩张动脉血管……摒除一切杂念……只余下自己选择的那部分意识……血液变得充实,迅速流向负荷过重的区域……单凭本能并不能使人获得食物、安全、自由……兽类意识无论怎么延伸都无法超越特定的时刻,也不会让它产生猎物可能会灭绝的念头……兽类破坏,但不生产……兽类的快感始终接近感官层次,达不到感性的层面……人类需要一个背景网,通过该网可以看清自己的宇宙……有选择地控制意念,这便会架构起你的网……依照细胞需求发出的最深层次意识,神经血液有规律地流动,肉体也随之保持完整……天地万物、生灵、人类都非永恒……为了川流不息的永恒奋争……

       保罗维持着游离的意识状态,课程也一遍遍地辗转反复。

       当黄色的晨光洒进窗台时,保罗闭着眼睛就能感觉到。他睁开眼,城堡的喧嚣奔忙重新入耳,卧室天花板上那熟悉的纹饰横梁也进入了眼帘。

       廊门开启,保罗的母亲朝门内张望。她的头发深暗似青铜,发顶扎着一条黑色丝带,那张鹅蛋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绿色的双眸闪烁着严肃的光芒。

       “你醒了,”她说,“睡得可好?”

       “很好。”

       保罗审视着母亲高挑的身材,她正从衣橱架子上为他选衣服。从她的肩部动作中,保罗觉察出她有一丝紧张,其他人或许会遗漏这蛛丝马迹,但他却从母亲那儿得到了贝尼·杰瑟里特专有的训练……明察秋毫。母亲转过身,手里拎着一件半正式的外套,衣服胸前口袋的上方印着代表厄崔迪的红色鹰饰。

       “快点,穿好衣服,”她说,“圣母正等着呢。”

       “我在梦里见过她一次,”保罗说,“她是谁?”

       “她是我在贝尼·杰瑟里特学校的老师,现在是皇帝的真言师。那个,保罗……”她吞吞吐吐道,“你必须把你做的梦告诉她。”

       “我会的。我们得到厄拉科斯,就是因为她吗?”

       “我们没有得到厄拉科斯。”杰西卡掸去一条裤子上的灰尘,把它和那件外套一起挂在保罗床铺旁的衣架上,“别让圣母久等。”

       保罗坐起身,抱着双膝。“什么是戈姆刺?”

       母亲对他的训练再一次起了作用,她那难以觉察的犹豫暴露在他眼前,让他觉得她的惴惴不安其实是恐惧。

       杰西卡穿过房间,走到窗户旁,甩手拉开窗帘,目光越过河畔的果园,望向对面的首尾山。“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是戈姆刺。”她说。

       这回他真切地听出了母亲声音中的恐惧,心里不禁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西卡仍背对着保罗,继续道:“圣母正在我的晨起室里等着,请快点。”

       圣母盖乌斯·海伦·莫希阿姆坐在一把置有缀锦的椅子上,望着保罗母子走近。透过房间两侧的窗户,可俯瞰大河蜿蜒的南部弯段,以及厄崔迪家族的绿色田园,但圣母无心欣赏这些景色。今天早晨,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年迈体弱,还有点焦躁。她觉得这是太空旅行造的孽,都是那讨厌的宇航公会和他们那偷偷摸摸的行事方式造成的。但现在有一项使命,需要一位眼光远大的贝尼·杰瑟里特亲自过问。即便是帕迪沙皇帝的真言师,也不能逃避这神职的召唤。

       这个杰西卡真是该死!圣母心中暗骂。要是她遵命行事,为我们生个女孩,就不会搞出这样的麻烦!

       杰西卡在离座椅三步开外处停下脚步,左手沿着裙边轻轻一拂,屈膝行了个礼。保罗则短促地躬了下腰——按舞蹈师教的,当“对受礼方的身份地位表示怀疑”时,可行以此礼。

       保罗问安的细微差异没有逃过圣母的眼睛。她开口道:“杰西卡,他是个谨慎的小家伙。”

       杰西卡把手放到保罗的肩上,紧紧攥着。只一下心跳的工夫,就有恐惧的意味从她的掌心传出。片刻之后,她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尊驾,我们就是这样教他的。”

       她在害怕什么?保罗暗自思忖。

       那老妪眼睛一眨,就将保罗看了个透:一张鹅蛋脸和杰西卡颇像,但骨架甚是强健……乌黑的头发出自公爵,而那眉线来自无名的外祖父,还有那颐指气使的小鼻子。眼睛是绿色的,目光如炬,像老公爵——他那已故的祖父。

       现在,终于有男人来欣赏欣赏这出壮丽表演的力量了,哪怕是透过死亡。圣母不禁暗想。

       “教是一回事,”她说,“先天的资质却是另一回事。等着瞧吧。”老妪的眼睛向杰西卡射出一道严厉的光芒,“你可以出去了。听我的命令,好好在外宁息冥想。”

       杰西卡把手从保罗肩上放下。“尊驾,我……”

       “杰西卡。你知道这事必须完成。”

       保罗抬头看着母亲,不明白她们在说什么。

       杰西卡站直身子。“是的……当然。”

       保罗扭头望着圣母。出于礼貌,以及他母亲对这老太婆显而易见的敬畏感,都让保罗认为需小心行事。但他又感觉到母亲身上表现出的恐惧,这使他心生愠怒。

       “保罗……”杰西卡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接受的这次测试……对我很重要。”

       “测试?”保罗仰头望着母亲。

       “莫要忘了,你是公爵之子。”杰西卡说。她迅速转过身,裙子刷刷摆动,大步流星朝门外走去。门在她身后死死地关上了。

       保罗转脸对着老妇人,按下心中的怒气。“竟然有人把杰西卡夫人当侍女一样打发走吗?”

       一抹微笑从老妪布满皱纹的嘴角闪过。“小家伙,杰西卡夫人在学校时,当了我十四年的侍女。”她点点头,“还干得相当不错。现在,你给我过来!”

       这命令像一记猛鞭突然抽向保罗,他还没细想,就已身不由己地遵命行事。她在对我使用音言,保罗暗想。他依着圣母的手势停下脚步,站到她身旁。

       “看见这东西了吗?”她从长袍的衣褶中取出一个约十五厘米见方的绿色金属方块。她拧了拧,保罗便看见方块的一面打开了……黑黝黝的,令人感到莫名的恐惧。没有光线可以射进那黑色的开口中。

       “把你的右手放进盒子。”她说。

       恐惧袭过保罗全身。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但老妪说道:“你就是这样听你母亲话的?”

       他抬头望着那鹰眼般明亮的眼睛。

       保罗感受到一种难以抗拒的驱迫之力,他慢慢将手伸进盒子。当整只手被黑暗吞没时,他先是感到了一丝寒意,继而觉得手指似乎碰到了光滑的金属,有一种刺痛感,仿佛手已失去了知觉。

       老妪的脸上画满了掠食动物般的表情。她提起原在盒子边的右手,搁近保罗的脖子。保罗看见了闪光的金属物体,于是转头去看个究竟。

       “别动!”她厉声道。

       又在使用音言!他把目光转回她的脸上。

       “我用戈姆刺指着你的脖子,”她说,“戈姆刺,最霸道的武器。是一根针,针尖蘸有一滴毒液。啊哈!别想溜,否则就让你尝尝毒的厉害。”

       保罗口干舌燥,但还是想吞口唾沫。他不敢移开目光,只得紧紧盯着那满面皱纹的老脸,闪闪发光的眼睛,还有那苍白的牙龈,一口一说话就会闪光的银色金属牙。

       “公爵之子必定了解毒物吧,”她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时髦玩意儿,对不对?麝香毒,可以投入你的饮料。奥玛斯,混入食物。有速效的,有缓效的,还有不快不慢的。我用的是一种你从没见过的:戈姆刺。它只毒杀动物。”

       自尊胜过了恐惧。“你竟敢口出狂言,说公爵之子是动物?”他质问道。

       “打个比方吧,我只是说你可能是人类。”她说,“别动!我可警告你,别想溜。虽然我老了,但如果你想逃,我这只手还是能马上将针扎进你的脖子。”

       “你是谁?”保罗低声问道,“你是怎么骗过我的母亲,把我一个人丢在你这里的?你是哈克南的人?“

       “哈克南?上帝保佑,才不!现在,给我闭上嘴。”一根干枯的手指碰到了保罗的脖子,他极力控制不由自主想要跳开的本能。

       “很好,”她说,“你已经通过了第一项测试。接下来,是这样的:如果你把手从盒子里抽出来,那就死定了。只有这一条规则。把手放在盒子里,就能活。抽出来,就是死。”

       保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颤抖。“如果我大声呼叫,侍卫马上就会出现,你必死无疑。”

       “你母亲守在门口,侍卫进不来。相信我。你母亲挺过了这项测试,现在轮到你了。你应该感到荣幸,我们很少对男孩做这种测试。”

       好奇心将保罗的恐惧减少到了可以掌控的地步。从老妪的声音中,保罗听出她说的是真话,这一点无可否认。如果她母亲真的守在了门外……如果这真是一次测试……不管那是什么,保罗知道自己已深陷其中,脖子上的那只手,那戈姆刺已完全控制住了他。他记起母亲在贝尼·杰瑟里特典礼中教给他的应对恐惧的心法口诀。

       我绝不能恐惧。恐惧是思维杀手。恐惧是带来彻底毁灭的小小死神。我将正视恐惧,任它通过我的躯体。当恐惧逝去,我会打开心眼,看清它的轨迹。恐惧所过之处,不留一物,唯我独存。

       保罗感到自己恢复了平静,他说道:“来吧,老太婆。”

       “老太婆!”她厉声叫道,“你很勇敢,这一点无可否认。嗯,等着瞧吧,先生。”她弯腰凑近保罗,将嗓音压低到近乎耳语。“你在盒子里的那只手会感到疼痛。剧痛!如果你敢抽出手,我的戈姆刺会马上扎进你的脖子——你会死得痛快利落,就像刽子手挥下的斧子。抽出手,戈姆刺就会要了你的命,懂吗?”

       “盒子里是什么?”

       “疼痛。”

       保罗感到那只手的刺痛在加剧,他咬紧双唇。这怎么可能是测试?他想。刺痛变成了瘙痒。

       老妪继续道:“你有没有听过动物为了逃脱陷阱而咬断一条腿的事?这是一种兽类的伎俩。但人类会留在陷阱里,忍痛装死,以便伺机杀掉设置陷阱的人,解除对同类的威胁。”

       瘙痒变成了一种极其细微的灼痛。“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保罗问道。

       “为了确定你是不是人。给我安静!”

       右手的灼痛感不断加剧,保罗的左手握成了拳头。痛感一点点增强:火热,灼热……炽热。左手的指甲已经深深扎进了掌心。他试着弯曲右手的手指,可是却完全动弹不得。

       “好烫。”保罗轻声说。

       “住口!”

       一阵阵的痛楚传到了他的手臂。额头渗出了一粒粒汗珠。脑中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呐喊,请求他把手抽离这个火坑……可是……戈姆刺。保罗不敢转头,但他试着用眼角去瞥脖子旁的那根可怕的毒针。他发觉自己正喘着粗气,于是想缓和呼吸,却做不到。

       痛!

       他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只剩那只沉浸在剧痛中的手。那张盯着他的老脸渐渐远去。

       他的双唇干燥异常,难以分开。

       烫!烫!

       他觉得自己能感到那只手的皮肤正被烧黑,蜷曲,肌肉被烤酥,一块块地脱落,最后只剩下焦黑的骨头。

       消失了!

       仿佛关上了某个开关,疼痛消失了。

       保罗感到自己的右臂在颤抖,浑身被汗水浸透。

       “够了。”老妇人自言自语道,“库尔瓦哈!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女孩能坚持到这种程度。我本以为你一定通不过的。”她向后一靠,将戈姆刺从他脖子旁撤走,“把你的手从盒子里拿出来吧,年轻人,好好看看它。”

       保罗强压住因疼痛而产生的颤抖,盯着那幽暗的空洞,那只手像是已经不听使唤,还是自顾自地留在那黑暗中。那痛楚记忆犹新,让他动弹不得。理智告诉他,从盒子里拿出来的将是一截焦黑的断肢。

       “快点!”老太婆厉声叱道。

       保罗猛地将手从盒子里抽出,惊讶地盯着它。竟然毫发无伤。皮肉上没有一点迹象,表明那里曾遭受过剧痛。他举起手来转了转,弯弯手指。

       “诱导神经所致的疼痛,”她说,“不可能损伤真正的人。道理很简单,但还是有很多人想花大价钱买下这个盒子的秘密。”她把盒子放回到袍子的衣褶中。

       “可的确很疼……”保罗说。

       “疼痛,”老太婆嗤之以鼻,“真正的人可以凌驾体内的任何神经。”

       保罗感受到左手也隐隐作痛,他松开握紧的手指,看到掌心上已被指甲戳出了四个血印。他放下手,看着那老妪,说道:“你对我母亲也这么干过吗?”

       “有没有用筛网筛过沙?”她问。

       这个不切正题的问题让保罗猛地一怔,然后他有了深层次的觉悟:筛网滤沙。他点点头。

       “我们贝尼·杰瑟里特姐妹,正是通过筛选人群以找到真正的人。”

       保罗举起右手,刚才的疼痛依旧记忆犹新。“这就是筛选所用的方法——疼痛?”

       “小家伙,在你经受剧痛时,我仔细观察你。疼痛只不过是测试的核心。你母亲和你谈过我们的观察方式。我能看到她的教导在你身上留下的效果。我们的测试就是危机和观察。”

       保罗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坚定之意,他说道:“你说的是真话!”

       老妪盯着保罗。他感觉到我说的是真话!他会是真命之子吗?他真的是真命之子吗?但她马上平息了自己的激动之情,并提醒自己:“希望会蒙蔽双眼。”

       “你知道如何辨别人们所说之话的真伪。”她说。

       “我知道。”

       反复的考验证明了他拥有那种能力,从他的声音中,她听出了和谐之意。“也许你就是魁萨茨·哈德拉克。坐下,小兄弟,坐到我脚边。”

       “我宁愿站着。”

       “你母亲也曾坐在我的脚边。”

       “我不是我母亲。”

       “你不太喜欢我们,嗯?”她扭头看向房门,大声叫道,“杰西卡!”

       门应声而开,杰西卡站在门口,冷眼向屋里看来。当她看到保罗时,冰冷之意瞬间融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杰西卡,你现在还恨我吗?”老太婆问。

       “我对你又爱又恨,”杰西卡答道,“恨——来自我永远难忘的痛。而爱——来自……”

       “说出基本事实就够了,”老太婆说,不过声音却很轻柔,“你可以进来了,但别说话。把门关上,注意别让人打扰我们。”

       杰西卡走进屋里,关上门,背靠在那里站着。我儿子活着,她想。我儿子活着,他是……人类。我知道他是……但是……他活着。现在,我可以继续活下去了。她感觉背后倚靠的门非常坚固且真切。屋里的一切蜂拥而来,压迫着她的感官。

       我的儿子活着。

       保罗看着母亲。她说的也是真话。他很想一个人离开,将这次经历好生思考一番,但他知道,只有老太婆让他走他才能走。对他来说,这老人具有一种力量。她们说的都是真话。他母亲也经历过这样的测试,这其中必有什么可怕的目的……那痛苦和恐惧真是可怕。他明白为何说这是可怕的目的,因为他们不顾一切地去做这件事,并认为这是极有必要的。保罗觉得自己也被这可怕的目的玷污了,即使他还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总有一天,小家伙,”老妇人说,“你也会像你母亲一样站在门外。这需要十足的勇气。”

       保罗低头看看自己那只刚刚经受疼痛煎熬的手,继而抬头看着圣母。她的声音中蕴含着某种异乎寻常的东西,不同于他以往经历过的任何声音。她念出的词语都带着某种光辉,里面暗藏玄机。他觉得不管自己向她提什么问题,所得到的答案都会令他超脱出平凡的肉体世界,进入一个更广阔的领域。

       “你为什么要测试辨别人的真伪?”保罗问。

       “为了使你自由。”

       “自由?”

       “很久以前,人们想要获得自由,便将思考的事交给机器去干。然而这只会导致其他人凭借机器奴役他们。”

       “汝等不得创造像人一样思维的机器。”保罗引述了一句话。

       “这是芭特勒圣战和《奥兰治天主圣经》里的原话,”她说,“但《奥天圣经》其实应该这么说:‘汝等不得造出机器,假冒人的思维。’你有没有研究过门泰特人?”

       “我跟着杜菲·哈瓦特一起学习。”

       “芭特勒圣战,这场大骚乱夺去了人类的一根拐杖,”她说,“这迫使人类的思维进一步成长。于是人们创立了学校,以训练人的才能。”

       “贝尼·杰瑟里特学校?”

       老太婆点点头。“那种古老的学校只有两所幸存于世:贝尼·杰瑟里特和宇航公会。在我们看来,公会侧重的差不多是纯数学。而贝尼·杰瑟里特发挥着另一种作用。”

       “政治。”保罗说。

       “库尔瓦哈!”老太婆叹道。她严厉地扫了杰西卡一眼。

       “我并没告诉过他,尊驾。”杰西卡说。

       圣母重新把注意力转到保罗身上。“你只用几条线索就作出了这样的判断。”她说,“没错,就是政治。一开始掌管贝尼·杰瑟里特学校的那些人,认为有必要维持人类事务的延续性。他们注意到,从传宗接代的目的来看,如果不将真人群体和凡人群体区分开来,那么这种延续性就无从谈起。”

       保罗突然觉得老太婆的话失去了那种特有的犀利锋芒。他感到了一种冲突,一些违背了被他母亲称为“辨真本能”的东西。倒也不是说圣母在对他撒谎,她显然相信自己说的话。是其中更深层次的东西,某种与他那可怕目的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东西。

       他说:“但我母亲告诉我,许多贝尼·杰瑟里特姐妹都不知道他们的祖先。”

       “基因谱系存放在我们的档案里,”她说,“你母亲也知道,她要么是贝尼·杰瑟里特的后代,要么她本身的血统是可接受的。”

       “那她为什么不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有的可以知道……但许多人不行。比如说,我们可能会希望她与某位近亲相交配,以建立某种遗传特征的优势。有许多理由。”

       保罗再一次感到她所说的话违背了真相。他说:“你们自己担着很大的风险。”

       圣母盯着保罗,心想:他话里头是不是含着批评?“我们肩负着重任。”她说。

       保罗感觉自己已经摆脱了测试的打击,且越来越清醒。他向圣母抛去一个打量的眼光。“你说我可能是……魁萨茨·哈德拉克。那是什么?一个人类戈姆刺吗?”

       “保罗,”杰西卡说,“不准用这种语气对……”

       “我能应付,杰西卡。”老妪说,“那么,小家伙,你知道真言师之药吗?”

       “你们服用这种药,以提高辨别真伪的能力,”保罗答道,“母亲告诉过我。”

       “你见过辨真灵态吗?”

       他摇摇头。“没有。”

       “这种药很危险,”她说,“但它会赐予人洞察之力。当真言师的能力受到这种药的激发,她可以查看自己过往的许多记忆——她肉身的记忆。我们透视过去的方方面面……但唯有女性的那面。”她的声音蒙上了一层伤感,“然而,有一处地方,没有任何真言师可以看到。我们受其排斥,感到恐惧。根据传说所言,某一天会有一个男人降临在世,通过药物赐予的能力,发现自己的心灵之眼,他将看到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不仅有女性的过去,还有男性的。”

       “你们的魁萨茨·哈德拉克?”

       “对,魁萨茨·哈德拉克,这个人可以随时进入任何地方。无数男性试过这种药……无数人,但没有一个成功。”

       “他们试过之后都失败了,没有一人幸免?”

       “哦,不,”她摇摇头,“他们试了,结果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