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沙漠观浴记

有一天黄昏,荷西突然心血来潮,要将一头乱发剪成平头,我听了连忙去厨房拿了剪鱼 的大剪刀出来,同时想用抹布将他的颈子围起来。

"请你坐好。"我说。

"你做什么?"他吓了一跳。

"剪你的头发。"我将他的头发拉了一大把起来。

"剪你自己的难道还不够?"他又跳开了一步。

"镇上那个理发师不会比我高明,你还是省省吧,来!来!"我又去捉他。

荷西一把抓了钥匙就逃出门去,我丢下剪刀也追出去。

五分钟之后,我们都坐在肮脏闷热的理发店里,为了怎么剪荷西的头发,理发师、荷西 和我三个人争论起来,各不相让,理发师很不乐意,狠狠地瞪着我。

"三毛,你到外面去好不好?"荷西不耐烦地对我说。

"给我钱,我就走。"我去荷西口袋里翻了一张蓝票子,大步走出理发店。

沿着理发店后面的一条小路往镇外走,肮脏的街道上堆满了垃圾,苍蝇成群地飞来飞去 ,一大批瘦山羊在找东西吃。这一带我从来没有来过。

经过一间没有窗户的破房子,门口堆了一大堆枯干的荆棘植物。我好奇地站住脚再仔细 看看,这个房子的门边居然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泉"。

我心里很纳闷,这个垃圾堆上的屋子怎么会有泉水呢?于是我走到虚掩着的木门边,将 头伸进去看看。

大太阳下往屋里暗处看去,根本没有看见什么,就听到有人吃惊地怪叫起来——"啊… …啊……"又同时彼此嚷着阿拉伯话。

我转身跑了几步,真是满头雾水,里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那么怕我呢?

这时里面一个中年男人披了撒哈拉式的长袍追出来,看见我还没有跑,便冲上来想抓 住我的样子。

"你做什么,为什么偷看人洗澡?"他气冲冲地用西班牙文责问我。

"洗澡?"我被弄得莫名其妙。

"不知-羞-耻的女-人,快走,嘘——嘘——"那个人打着手势好似赶鸡一样赶我走。

"嘘什么嘛,等一下。"我也大声回敬他。

"喂,里面的人到底在做什么?"我问他,同时又往屋内走去。

"洗澡,洗——澡,不要再去看了。"他口中又发出嘘声。

"这里可以洗澡?"我好奇心大发。

"是啦!"那个人不耐烦起来。

"怎么洗?你们怎么洗?"我大为兴奋,头一次听说撒哈拉威人也洗澡,岂不要打破沙 锅问到底。

"你来洗就知道了。"他说。

"我可以洗啊?"我受宠若惊地问。

"女-人早晨八点到中午十二点,四十块钱。"

"多谢,多谢,我明天来。"

我连忙跑去理发店告诉荷西这个新的好去处。

第二天早晨,我抱着大毛巾,踏在厚厚的羊粪上,往"泉"走去,一路上气味很不好, 实在有点倒胃口。

推门进去,屋内坐着一个撒哈拉威中年女-子,看上去精明而又凶悍,大概是老板娘了 。

"要洗澡吗?先付钱。"

我将四十块钱给了她,然后四处张望。这个房间除了乱七八糟丢着的锈铁皮水桶外没有 东西,光线很不好,一个luo体女-人出来拿了一个水桶又进去了。

"怎么洗?"我像个乡巴佬一样东张西望。

"来,跟我来。"

老板娘拉了我的手进了里面一个房间,那个小房间大约只有三四个榻榻米大,有几条铁 丝横拉着,铁丝上挂满了撒哈拉威女-人的内\_衣、还有裙子和包身\_体的布等等,一股很浓的怪 味冲进鼻子里,我闭住呼吸。

"这里,脱衣服。"老板娘命令似的说。

我一声不响,将衣服脱掉,只剩里面事先在家中穿好的比基尼游泳衣,同时也将脱下的 衣服挂在铁丝上。

"脱啊!"那个老板娘又催了。

"脱好了。"我白了她一眼。

"穿这个怪东西怎么洗?"她问我,又很粗暴地用手拉我的小花布胸罩,又去拉拉我的 裤子。

"怎么洗是我的事。"我推开了她的手,又白了她一眼。

"好,现在到外面去拿水桶。"

我乖乖地出去拿了两个空水桶进来。

"这边,开始洗。"她又推开一个门,这幢房子一节一节地走进去,好似枕头面包一样 。

泉,终于出现了,沙漠里第一次看见地上冒出的水来,真是感动极了。它居然在一个房 间里。

那是一口深井,许多女-人在井旁打水,嘻嘻哈哈,情景十分活泼动人。我提着两只空水 桶,像呆子一样望着她们。

这批女-人看见我这个穿衣服的人进去,大家都停住了,她们彼此望来望去,面露微笑, 这些女-人不太会讲西班牙话。

一个女-人走上来,替我打了一桶水,很善意地对我说:"这样,这样。"

然后她将一大桶水从我头上倒下来,我赶紧用手擦了一下脸,另一桶水又淋下来,我连 忙跑到墙角,口中说着:"谢谢!谢谢!"再也不敢领教了。

"冷吗?"一个女-人问我。

我点点头,狼狈极了。

"冷到里面去。"她们又将下一扇门拉开,这个面包房子不知一共有几节。

我被送到再里面一间去。一阵热浪迎面扑上来,四周雾气茫茫,看不见任何东西,等了 几秒钟,勉强看见四周的墙,我伸直手臂摸索着,走了两步,好似踏着人的腿,我弯下-身-子 去看,才发觉这极小的房间里的地上都坐了成排的女-人,在对面墙的那边,一个大水槽内正 滚着冒泡泡的热水,雾气也是那里来的,很像土耳其浴的模样。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拉开了几分钟,空气凉下来,我也可以看清楚些。

这批女-人身旁都放了一两个水桶,里面有冷的井水。房间内温度那样高,地被蒸得发 烫,我的脚被烫得不停地动来动去,不知那些坐在地上的女-人怎么受得了。

"这边来坐,"一个墙角旁的luo女挪出了地方给我。

"我站着好了,谢谢!"看看那一片如泥浆似的——湿——地,不是怕烫也实在坐不下去。

我看见每一个女-人都用一片小石头蘸着水,在刮自己身\_体,每刮一下,身上就出现一 条黑黑的浆汁似的污垢,她们不用肥皂,也不太用水,要刮得全身的脏都松了,才用水冲。

"四年了,我四年没有洗澡,住夏依麻,很远,很远的沙漠——"一个女-人笑嘻嘻地对 我说。"夏依麻"意思是帐-篷。

她对我说话时我就不吸气。

她将水桶举到头上冲下去,隔着雾气,我看见她冲下来的黑浆水慢慢淹过我清洁的光 脚,我胃里一阵翻腾,咬住下唇站着不动。

"你怎么不洗,石头借给你刮。"她好心地将石头给我。

"我不脏,我在家里洗过了。"

"不脏何必来呢!像我,三四年才来一次。"她洗过了但看上去还是很脏。

这个房间很小,没有窗,加上那一大水槽的水不停地冒热气,我觉得心跳加快,汗出如 雨,加上屋内人多,混合着人的体臭,我好似要呕吐了似的。挪到——湿——湿——的墙边去靠一下,才 发觉这个墙上积了一层厚厚如鼻涕一样的滑滑的东西,我的背上被黏了一大片。我咬住牙, 连忙用毛巾没命地擦背。

在沙漠里的审美观念,胖的女-人才是美,所以一般女-人想尽方法给自己发胖。平日女-人 出门,除了长裙之外,还用大块的布将自己的身\_体、头脸缠得个密不透风。有时髦些的,再 给自己加上一副太阳眼镜,那就完全看不清她们的真面目了。

我习惯了看木乃伊似包裹着的女-人,现在突然看见她们全luo的身\_体是那么胖大,实在 令人触目心惊,真是浴场现形,比较之下,我好似一根长在大胖乳牛身边的细狗尾巴草,黯 然失色。

一个女-人已经刮得全身的黑浆都起来了,还没有冲掉,外面一间她的孩子哭了,她光 身-子跑出去,将那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抱进来,就坐在地上喂起奶来。她下巴、颈子、脸上、 头发上流下来的污水流到胸部,孩子就混着这些污水吸着乳汁。

我呆看着这可怖肮脏透顶的景象,胃里又是一阵翻腾,没法子再忍下去,转身跑出这个 房间。

一直奔到最外面一间,用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走回到铁丝上去拿衣服来穿。

"她们说你不洗澡,只是站着看,有什么好看?"老板娘很有兴趣地问我。

"看你们怎么洗澡。"我笑着回答她。

"你花了四十块钱就是来看看?"她张大了眼睛。

"不贵,很值得来。"

"这儿是洗身\_体外面,里面也要洗。"她又说。

"洗里面?"我不懂她说什么。

她做了一个掏肠子的手势,我大吃一惊。

"哪里洗?请告诉我。"既吃惊又兴奋,衣服扣子也扣错了。

"在海边,你去看,在勃哈多海湾,搭了很多夏依麻,春天都要去那边住,洗七天。"

当天晚上我一面做饭一面对荷西说:"她说里面也要洗洗,在勃哈多海边。"

"不要是你听错了?"荷西也吓了一跳。

"没有错,她还做了手势,我想去看看。"我央求荷西。

从小镇阿雍到大西洋海岸并不是太远,来回只有不到四百里路,一日可以来回了。勃哈 多有个海湾我们是听说,其他近乎一千里的西属撒哈拉海岸几乎全是岩岸没有沙滩。

车子沿着沙地上前人的车印开,一直到海都没有迷路,在岩岸上慢慢找勃哈多海湾又费 了一小时。

"看,那边下面。"荷西说。

我们的车停在一个断岩边,几十公尺的下面,蓝色的海水平静地流进一个半圆的海湾里 ,湾内沙滩上搭了无数白色的帐-篷,有男人、女-人、小孩在走来走去,看上去十分自在安详 。

"这个乱世居然还有这种生活。"我羡慕地叹息着,这简直是桃花源的境界。

"不能下去,找遍了没有落脚的地方,下面的人一定有他们秘密的路径。"荷西在悬 崖上走了一段回来说。

荷西把车内新的大麻绳拉出来,绑在车子的保险杠上,再将一块大石头堆在车轮边卡住 ,等绑牢了,就将绳子丢到崖下去。

"我来教你,你全身重量不要挂在绳子上,你要踏稳脚下的石头,绳子只是稳住你的 东西,怕不怕?"

我站在崖边听他解释,风吹得人发抖。

"怕吗?"又问我。

"很怕,相当怕。"我老实说。

"好,怕就我先下去,你接着来。"

荷西背着照相器材下去了。我脱掉了鞋子,也光脚吊下崖去,半途有只怪鸟绕着我打转 ,我怕它啄我眼睛,只好快快下地去,结果注意力一分散,倒也不怎么怕就落到地面了。

"嘘!这边。"荷西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落了地,荷西叫我不要出声,一看原来有三五个全luo的撒哈拉威女-人在提海水。这些女 人将水桶内的海水提到沙滩上,倒入一个很大的罐子内,这个罐子的下面有一条皮带管可以 通水。

一个女-人半躺在沙滩上,另外一个将皮带管塞-进她体-内,如同灌肠一样,同时将罐子提 在手里,水经过管子流到她肠子里去。

我推了一下荷西,指指远距离镜头,叫他装上去,他忘了拍照,看呆了。

水流光了一个大罐子,旁边的女-人又倒了一罐海水,继续去灌躺着的女-人,三次灌下 去,那个女-人忍不住-呻-吟起来,接着又再灌一大桶水,她开始尖叫起来,好似在忍受着极大 的痛苦。

我们在石块后面看得心惊胆裂。

这条皮带管终于拉出来了,又插进另外一个女-人的肚内清洗,而这边这个已经被灌足了 水的女-人,又被在口内灌水。

据"泉"那个老板娘说,这样一天要洗内部三次,一共洗七天才完毕,真是名副其实的 春季大扫除,一个人的体-内居然容得下那么多的水,也真是不可思议。

过了不久,这个灌足水的女-人蹒跚爬起来,慢慢往我们的方向走来。

她蹲在沙地上开始排泄,肚内泻出了无数的脏东西,泻了一堆,她马上退后几步,再 泻,同时用手抓着沙子将她面前泻的粪便盖起来,这样一面泻,一面埋,泻了十几堆还没有 停。

等这个女-人蹲在那里突然唱起歌时,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特笑起来,她当时的情景非常 滑稽,令人忍不住要笑。

荷西跳上来捂我的嘴,可是已经太迟了。

那个光身-子女-人一回头,看见石块后的我们,吓得脸都扭曲了,张着嘴,先逃了好几十 步,才狂叫出来。

我们被她一叫,只有站直了,再一看,那边帐-篷里跑出许多人来,那个女-人向我们一指 ,他们气势汹汹地往我们奔杀而来。

"快跑,荷西。"我又想笑又紧张,大叫一声拔腿就跑,跑了一下回头叫:"拿好照 相机要紧啊!"

我们逃到吊下来的绳子边,荷西用力推我,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本事,一会儿就上到悬崖 了,荷西也很快爬上来。

可怖的是,明明没有路的断崖,那些追的人没有用绳子,不知从哪条神秘的路上也冒出 来了。

我们推开卡住车轮的石块,绳子都来不及解,我才将自己丢进车内,车子就如炮弹似的 弹了出去。

过了一星期多,我仍然在痛悼我留在崖边的美丽凉鞋,又不敢再开车回去捡。突然听见 荷西下班回来了,正在窗外跟一个撒哈拉威朋友说话。

"听说最近有个东方女-人,到处看人洗澡,人家说你——"那个撒哈拉威人试探地问荷西。

"我从来没听说过,我太太也从来没有去过勃哈多海湾。"荷西正在回答他。

我一听,天啊!这个呆子正在此地无银三百两了,连忙跑出去。

"有啦!我知道有东方女-人看人洗澡。"我笑容可掬地说。

荷西一脸惊愕的表情。

"上星期飞机不是送来一大批日本游客,日本人喜欢研究别人怎么洗澡,尤其是日本女 人,到处乱问人洗澡的地方——"

荷西用手指着我,张大了口,我将他手一把打下去。

那个撒哈拉威朋友听我这么一说,恍然大悟,说:"原来是日本人,我以为,我以为… …"他往我一望,脸上出现一抹红了。

"你以为是我,对不对?我其实除了煮饭洗衣服之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你弄错了。"

"对不起,我想错了,对不起。"他又一次-羞-红了脸。

等那个撒哈拉威人走远了,我还靠在门边,闭目微笑,不防头上中了荷西一拍。

"不要发呆了,蝴蝶夫人,进去煮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