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肖乾手上用了力,夏如茵吃痛,有些惊慌。她第一反应便是自己换床的事犯了忌讳,而这个可怕的男人要管。她看向被她拖下水的共犯,那名青灰衣衫的小太监。小太监也有些意外,躬身行礼:“啊呀,原来是九爷!小的方才一时没认出您。不知九爷这是……”

       还真是个管事的!夏如茵觉得今天自己的运气太背了!装晕碰上太子,换床又碰上这位“九爷”。她试图解释:“九爷,我是今日刚入府的婢女。房中的床不大牢靠,我想找司房那边买张新的。我自己出钱,不走太子府的账目!若是不合规矩,我不换便是……”

       夏如茵声音越来越小,因为那九爷始终不给反应,只是神色不明盯着她。夏如茵肩膀疼,瑟缩着讨饶:“九爷,若是我哪里冒犯了,您念在我是初犯……”

       九爷松开了手。夏如茵立刻想退开,男人却察觉了:“就站这。”

       夏如茵不敢动了。九爷又面无表情命令那小太监:“过来。”

       小太监哎哎应是,行到两人身旁,与两人距离不过两尺。九爷皱了皱眉,朝夏如茵道:“站远了。”

       夏如茵:??

       夏如茵不懂这人在想什么,还是乖乖站去了一丈外。九爷眉头蹙得更紧:“回来。”

       夏如茵觉察不对劲了。这位九爷让她站远又站近,似乎是在感受什么。难道……他闻到了异味,所以想找出谁身上臭?

       夏如茵站去九爷身旁,轻轻抽了抽鼻子。碰见太子时她是被吓出了冷汗,但并不臭。这火本不该烧到她身上,可九爷只是定定看她,目光愈发幽深难懂。夏如茵又不确定了。她再次抽了抽鼻子,心中很不安。

       夏如茵硬着头皮问:“九爷,您若是没有别的事,那我们便先行告退?”

       九爷沉默片刻,到底点了头。夏如茵如蒙大赦,急急进了偏院。她回到自己房中,终是敢问那小太监:“那人是谁?”

       小太监心态比她好,没什么受惊模样:“那位?那是太子的替身,暗卫暗九,咱们都唤他九爷。”

       夏如茵惊讶掩口:“替身?!”

       夏如茵这些年身体不好,夏夫人舍不得她劳累,也不让她学什么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平日她闲得慌,只能看看杂书,对许多话本故事倒是耳熟能详。咋听到太子竟然有个替身,夏如茵顿觉十分传奇。她回忆一番:“这么说来,九爷的身形是有些像太子殿下。那他在府中管什么啊?”

       她还在担心自己换床的事不合规矩,那位替身会向太子殿下告状。小太监神秘兮兮道:“那可就多了。这么说吧,咱们府上除了太子殿下,就没这位九爷不能管的人。”

       夏如茵磕巴了下:“这、这般厉害?那我换床这事被他知道了……”

       小太监扑哧乐了:“哎哟夏姑娘,多大点事,瞧把你紧张成这样!寻常也有丫环嬷嬷让咱们从外边买些东西,你不过是买的东西大了些,不碍事!”

       夏如茵这才安心。小太监便积极询问:“不知夏姑娘想要张怎样的床?”

       夏如茵老实道:“结实些的,不会吱嘎响便行。”

       小太监又乐了:“这个简单!不过这床啊,有拔步床、架子床、罗汉床,木料取材又有香楠、花梨、铁梨,端看夏姑娘要买多少钱两的了。”

       夏如茵眨眨眼,忽然明白小太监为何这般热情了。她想了想,从袖中摸出了个钱袋,将里面的银两倒在茶几上:“我就这点银子,公公看我能买什么样的床?”

       小太监看去,脸上的笑容立刻有些僵。他不敢相信打量夏如茵:“不是……夏姑娘初初离开夏府,夏尚书就只给你这点银子?”

       夏如茵垂着头,小小声道:“也不是。”她又从袖中摸出了一个钱袋,在小太监期待的目光中,倒出了一堆铜板:“还有这些。”

       小太监:“……”

       小太监神情一言难尽。可对着夏如茵那张好看的脸,他到底没好意思发作:“……行吧,总归我给你买张不会响的床便是。”

       他叹着气,去茶几边摸走了那些碎银,朝外行去。走到门口,又掉头回来,丢回了两锭碎银给夏如茵:“唉,”小太监摇着头,看夏如茵一眼:“可怜哦!”

       夏如茵没吭声,慢吞吞将两锭碎银和铜板收回了钱袋。她看着自己的钱袋,出神怔愣坐在小凳上,却听见院中传来一阵喧哗声。

       夏如茵行去门边,就见到了那太子替身暗九。男人负手立于院中,身旁是刘嬷嬷并一众嬷嬷。暗九见夏如茵出门,面色无波道:“太子殿下今日遗失了一件宝物,怀疑是有人偷了。刘嬷嬷,去搜她的身。”

       夏如茵一呆。这什么情况?太子丢了东西,怀疑是她偷的?可是她今日才入府,太子又怎会怀疑到她头上?

       她这是……被人陷害了吗?!夏如茵脸色有些白。形势糟糕,她脑中反而清明了些,颤声开口:“九爷,我今日巳时才入府,入府后身旁一直有人,几乎不曾独处。其余贵女和诸位嬷嬷,还有丫环芳雪和方才那位公公,都可以为我作证。我不可能偷殿下的东西,请九爷明鉴。”

       那暗九不为所动,刘嬷嬷只得领着两位嬷嬷上前。夏如茵小脸愈发白了,刘嬷嬷到底不忍,顾忌了她的颜面:“夏姑娘,请进屋吧。”

       夏如茵最后看了暗九一眼,终于低头,转身进了房。

       房门被关上。肖乾依旧负手立在院中,等待答案。他已经发现了,初见时他没感觉到夏如茵的情绪,并不是因为夏如茵人不清醒,而是他无法感受这人的情绪。不止无法感受她的情绪,在她身旁,他甚至不会感受到旁人的情绪。

       这对肖乾来说,实在是意外之喜,也是他重生后的最大变数。能感受到旁人情绪,这能力说来是有用途,可危害更大。那些负面情绪就如毒药积累在他的身体,经年累月,引发了他头痛的病症,发病时无法控制自己心底的暴虐。前世最后几年,每每他感受到负面情绪就会发病,几乎是日日夜夜被痛苦和恶意折磨,活着都是厌烦倦怠……

       如果他能选择屏蔽旁人情绪,那这一世,他便不必受那种罪了。肖乾猜测夏如茵是随身带着什么宝物,这才有了此种能力。事关自身,肖乾决定稳妥行事,是以安了个名目,让人去将夏如茵身上的东西全搜出来。只是,这姑娘的反应,委实有点可怜。她进屋前看他那一眼,倒像是他怎么欺负了她一般……

       院门口又是一阵骚动,原来是其余贵女听到动静,赶回来了。发现夏如茵被搜身,她们互相递着眼色,传达着不能明说的讯息。浓烈的窃喜和幸灾乐祸席卷而来,肖乾转头,却只看到贵女们神色安然,仪态端庄。

       他看过来,贵女们也见到了他的脸,眼中都流露出一瞬的惊艳。然后那窃喜与幸灾乐祸中,便夹杂了春心萌动、贪婪、渴望与觊觎。

       肖乾笑了:“来人。”

       他笑起来愈发耀目,贵女们皆是怔神,便见眼前过分俊美的男子薄唇开阖:“这些新入府之人,全都有嫌疑。”肖乾笑容愈大,眼底却是阴冷:“去搜她们的身。她们房中的东西,也给我查清楚!一丝一毫都别放过!”

       这措辞可比方才严厉许多,嬷嬷们不敢耽搁,立刻上前,将贵女们团团围起。贵女们爆发出杂乱质问:“敢问阁下又是哪位?凭什么搜我们的身?”“我们一直呆在一起,根本没可能偷东西!”

       吵闹声混杂着情绪爆炸,将肖乾眼底逼出了血丝。他难以忍受丢下那群愤怒慌张的贵女,推门进了夏如茵的房。

       小小的房中挤着四个人,夏如茵衣衫凌乱被三位嬷嬷围在中间,似乎刚被搜身完。看见他进来,女子倒没什么惊惶的神情,反而是刘嬷嬷欲言又止,侧身帮忙挡了下,方便夏如茵将衣裳穿好。

       搜到的东西全堆在茶几,刘嬷嬷道:“九爷,夏姑娘身上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肖乾翻看那一堆物事。首先是几张大额银票,都是上百两的。然后是发簪、耳环、玉坠,手串。肖乾将它们一一拿在手中,还是能感受到刘嬷嬷的情绪。

       肖乾行去夏如茵身旁,世界清静了。他审视她:“你有没有藏起什么东西?”

       夏如茵微微睁大了眼:“九爷,我没有!”

       她的神情是明显的惊愕,强撑的坚强,和无法隐藏的委屈。肖乾收回目光,朝另外两嬷嬷道:“出去。”

       两位嬷嬷躬身退了出去。肖乾转向刘嬷嬷:“脱了她的衣,连同那些搜出来的东西,一并送去殿下那里。”

       说罢,也推门行了出去。

       作者有话说:

       明天双更哦,啾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