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房门被关上,刘嬷嬷有些为难看向夏如茵。她以为似夏如茵这般的贵女,被一个外男要求脱衣裳,一定会恼羞成怒、寻死觅活。却不料,夏如茵并不生气羞恼,只是有些无措问:“刘嬷嬷,九爷这是……怀疑我衣裳里还藏着东西?”

       她不哭闹,刘嬷嬷自然省心:“这我便不清楚了,左右九爷的话,都该是太子殿下的授意。夏姑娘,老奴为你更衣吧?”

       夏如茵抿唇,闷闷点头。她将除贴身的小衣外的其余衣物全换了一套,刘嬷嬷体贴将换下的衣衫打个包裹装好,以免被人看到。

       夏如茵出门送刘嬷嬷离开,意外见到院中,贵女们衣裳凌乱哭成了一团。夏如茵这才知道,她在房中这段时间,其余贵女也被搜了身。旁的嬷嬷可没刘嬷嬷温和,直接在院中搜的身。贵女们何曾受过这种折辱,要死要活要讨公道,却没人理她们。

       相比崩溃的贵女们,夏如茵倒是松了口气。起初暗九指控她偷东西时,她还十分紧张,以为这是个挑中了她的圈套,不准已经有人将偷来的东西藏在了她这里。可现下,搜身搜出来的都是她自己的东西,加之所有新来的贵女都被搜了身,夏如茵猜测暗九也只是公事公办,并没有针对她之意。

       现下的问题是,她的银票首饰和随身物品,也不知还能不能要回来。没有银票,她在太子府怕是寸步难行。写信再去向夏尚书要钱,倒也不是不可以,但她害怕夏夫人又用那种悲戚的目光看她,叹气说如茵,你什么时候才能不给大家添麻烦。

       钱的问题还只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暗九带走的东西里,有一手串是她亲娘的遗物,这东西她一定要拿回来。夏如茵忧愁想着对策。所幸新床的银钱已经付了,房间也收拾好了,芳雪往后的工钱是月结,倒也不是很着急。大约是入府第一天,刘嬷嬷并没给她们安排活计。小太监给她送了张新的小榻来,夏如茵又自个在房中努力整理,日头便偏了西。

       夕阳余晖消散时,房间迎来了五名不速之客,是与夏如茵一起入府的贵女。五个姑娘的眼睛都是红肿的,看样子是哭了很长时间。被围在正中的鹅蛋脸姑娘情绪算最平静的:“夏如茵,我是李大学士的三女儿,李珠玉。”

       夏如茵想起来了。夏夫人李氏是李大学士的妹妹,这位李珠玉,算起来还是她姐姐。所以这是认亲吗?夏如茵再看向其余贵女,那几人似乎很生气,实在不像是陪李珠玉探望亲戚。夏如茵试探问:“各位姐姐,你们找我是为何事?”

       李珠玉神色便有了遮掩不住的郁愤:“因我与你家族有些关系,今日便来替大伙讨个说法——夏如茵,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牵连我们也被搜了身?”

       这口大锅扣下来,夏如茵一时都有些懵:“你们被搜身这事,与我无关啊……”

       李珠玉打断道:“你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了!刘嬷嬷从你这离开时,带走了你的东西!我们却没被带走任何东西!你还敢说这事和你无关?!”

       夏如茵意外。她看其余贵女哭得那般惨,还以为她们也被带走了东西,不料被带走东西的只有她自己。五双眼睛瞪着她,要她给个说法。夏如茵思考半天,低喃道:“是啊,为什么只带走了我的东西?”

       她憋半天竟然只憋出这句话,李珠玉几人差点被她噎死!有人斥道:“你还装傻!为什么?要不是因为你手脚不干净,九爷会盯上你?!夏如茵,你要不要脸!礼义廉耻规矩,你没学过吗?!”

       夏如茵看向她,缓缓眨了眨眼:“没学过啊。”

       贵女们都惊了!这可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夏如茵竟然还小声补充:“这位姐姐,你干吗这么凶,你比我院里最凶的嬷嬷还凶。你再凶,我没偷东西,还是没偷东西啊。”

       那贵女气得手都哆嗦了:“你、你竟然,拿我和你嬷嬷比……”

       李珠玉几人只觉得夏如茵实在棘手!瞧这祸害,连累了她们,自己却没事人一般!感情下午哭到眼睛红的人只有她们!

       贵女们怒从心头起,七嘴八舌开始责骂夏如茵!这些姑娘随便一人拎出来,都是能在后院舌战群妇的,说话夹枪带棒气势十足。五张嘴一起突突突,夏如茵在其中沉默,仿佛一只被包围的小绵羊。然后等她们终于说完停下,夏如茵才慢吞吞道:“你们说什么?太乱了我没听清。别着急,一个一个说。”

       贵女们:“……”

       贵女们要被她气死了!便是此时,屋外有人问:“夏姑娘可在里面?”竟然是刘嬷嬷来了。

       夏如茵看去,发现刘嬷嬷两手空空,并没有带回她的东西。夏如茵有些失望,招呼道:“刘嬷嬷,快请进。”

       小屋里已经塞了六个人,刘嬷嬷再走进来,转身都没了余地。她朝夏如茵和善一笑:“恭喜夏姑娘。太子殿下方才传话,令我安排你去殿前伺候。”又扫视五名贵女,猜到发生了什么:“今日九爷令我带走你的东西细查,想来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你要去殿下身旁伺候的,自然要万无一失。这都是例行程序,还请夏姑娘不要介怀。”

       贵女们脸色十分精彩。是她们武断偏见,认定夏如茵是干了坏事,才会被特别关注,却忽略了另一个可能,便是夏如茵入了太子殿下的眼。李珠玉几人难堪又嫉妒,勉强撑着风度敷衍了句,便告辞离开。

       夏如茵脸色也不大好,实在是这消息让她忧大于喜。喜的是,如果拿走东西只是为了例行查验,那她的银两和手串,定是能很快拿回来。忧的是太子殿下竟然要她去身旁伺候!那位殿下阴鸷暴虐又喜怒无常,她若是一个不小心做错了什么……还不得小命不保?!

       刘嬷嬷不知她心中担忧:“夏姑娘,你且跟我走吧。九爷给你指了新住所,你今晚便住过去。你这边的东西,一会我让人收拾了给你送去。”

       夏如茵连忙拉住刘嬷嬷的袖子:“刘嬷嬷,”她央求道:“我能不去吗?”

       刘嬷嬷摇头失笑:“夏姑娘,你且问问其余贵女,去太子身旁伺候是多大的好事,你怎会不想去?”

       夏如茵愁得揪住了自己头发:“实不相瞒……我虽为贵女,却不曾学过姑娘家的规矩,实在怕唐突了殿下。”

       刘嬷嬷笑容淡去:“你没学过规矩?怎么可能,你今年都十六了,这些不是早该学了吗?”

       夏如茵讷讷道:“夫人心疼我身体不好,便让我歇着,没找人教我。”

       刘嬷嬷都不知该说什么了:“真是荒唐!学个规矩能花多少时间,怎会十六年都没教?!便是之前没教,知道你要入太子府后呢?这可是太子府!若是犯了错,被人笑话都是小事,不定性命都难保!”她犹不死心:“你入府这一天,也没行差踏错,真的一点规矩都没学过?”

       夏如茵老实道:“我是跟着旁的贵女做的。她们怎样,我就怎样。”

       刘嬷嬷看着夏如茵,没脾气了。其实她早觉得夏如茵有些怪,又拉她袖子撒娇,又喊丫环姐姐,想来是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身份更尊贵。毫不顾忌躺在地上,想来也是没意识到不妥……

       事已至此,追究夏夫人太过溺爱也没意义。刘嬷嬷放缓了声音:“夏姑娘,殿下既然已经发话让你过去伺候,你便不可能不去。规矩什么,我们可以学。今晚我先教你些最基本的礼节,你伺候时机灵些。不必担心,只要你安分守己,殿下便不会太为难你。”

       这种话……我不大信啊!夏如茵脸都皱了起来,却也无法,只得跟刘嬷嬷离开了偏院。

       新住所是太子寝殿的一间偏房,有一间厅堂和一间卧房。家具齐全,床也不会嘎吱作响,被子和被褥都是全新的。

       房间很不错,如果忽略她身份转变的话。刘嬷嬷进了屋,便严肃起来:“夏姑娘,我现下便教你如何通过服饰判断各人身份,如何给不同的人问礼。”

       夏如茵颤巍巍抬手:“嬷嬷且等等。”她从袖中摸出了一个小瓷瓶,强打精神道:“让我含块参片。”

       刘嬷嬷:“……”

       已是戌时中,是可以歇息了,更别提贵女们都折腾了一整天。刘嬷嬷看着夏如茵吃了块参片,都觉得自己是磋磨人的恶嬷嬷了。可夏如茵若是在太子那出了问题,刘嬷嬷没法相救。她不敢心软,就对着含了参片仍旧虚弱的夏如茵,做起了严师。

       万幸的是,刘嬷嬷教了不过一炷香.功夫,便发觉夏如茵十分聪慧,她说的话一遍就能记住,融会贯通。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刘嬷嬷正觉今夜加把劲,不准都能将所有规矩教完,屋门便被推开,暗九行了进来。

       暗九手中提着个包裹,正是刘嬷嬷之前带走的那个。夏如茵眼睛一亮,她的东西果然回来了!暗九看见刘嬷嬷,问:“你还在这干吗?”

       刘嬷嬷解释道:“九爷,夏姑娘在府上没学过规矩,我怕她在殿下那边出了岔子,现下正在教她。”

       暗九目光落在夏如茵苍白的脸上:“没学便没学,不必教了。”

       刘嬷嬷先是讶然,而后为难:“可是,殿下那边……”

       暗九:“殿下说的。”

       刘嬷嬷闭嘴了。殿下竟然纵容夏如茵到这份上,看来她的猜测八九不离十了。她知趣告退离开,屋中只剩暗九和夏如茵。夏如茵正学得胸闷气短人难受,听到这天大好消息,只觉解脱。她语调轻快了些:“九爷,这是我的东西吗?”

       暗九行到厅堂方桌旁,打开了包裹。包裹最上是夏如茵的衣物,叠得整齐。暗九拿起那沓衣物:“这些衣裳,你穿了多久?”

       穿了多久?夏如茵不明所以,回忆一番:“春日府上统一制的,穿了三个月吧。”

       暗九听言,便将那衣裳从包裹中拿出,置于方桌上。衣裳下是几张银票,暗九将银票放在衣裳旁。这下,包裹中只剩下首饰和手串。不算很占地方,暗九将这些东西全部塞入怀中。

       夏如茵:“??”

       作者有话说:

       夏如茵:我的!还我!

       肖乾:不还,来抢啊:)

       晚18:00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