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夏如茵一走远,肖乾便感受到了芳雪的震惊,这肚兜显然也不是他要找的宝物。他正想将东西丢回芳雪,夏如茵就行了回来:“九爷,”她小心翼翼道:“其实,我有好多这种红艳艳的肚兜,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件。”

       肖乾:“??”

       芳雪将头垂得更低了,假装没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夏如茵见肖乾还不懂,只得更直白道:“不是我的心头好,你没必要抢。”

       肖乾这才明了,丢东西的动作顿住:“抢?”

       夏如茵连忙改口:“孝敬,孝敬。”她虽没有男女之防,却也觉得不大合适:“我不是舍不得孝敬你,主要这是姑娘家的肚兜,你也用不上啊。”

       肖乾慢条斯理:“你管我用不用得上。”

       “那……”夏如茵为难,她觉得这位九爷人虽不坏,脾气却怪,爱好更是不大正常——什么夺人所好,什么看人撒泼,偏偏这人又帮了她忙。夏如茵挣扎片刻,叹口气:“可这是我穿过的啊,九爷即便要,也总得先让芳雪洗了吧。”

       肖乾本来就没想要夏如茵肚兜,不过是兴致来了,便要欺负她一二。现下逼得人答应了他的无理要求,他便满意了,将肚兜丢回芳雪:“我要这个作甚。”

       夏如茵:“……”

       芳雪躬身,眼观鼻鼻观心离开了屋。夏如茵惆怅,希望这位九爷别再提什么古怪要求了。肖乾又回到书桌旁坐下,开始翻看夏如茵的牛皮本子。他没找到夏如茵遗愿那一页,倒是看到了其他:“你竟然懂机关?”

       夏如茵应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学过一些。不过奇技淫巧,上不得台面。”

       肖乾暼她一眼:“夫人不是心疼你,连规矩都没让你学么?又怎会让你学这些?”

       夏如茵嘟囔道:“可我终日闷在院中,总得找些事做吧。夫人又没让我学四书五经琴棋书画,只是让我随意消遣罢了。”

       肖乾翻着纸张,声音平缓传来:“我记得李氏在京中女眷里,口碑极好。姨娘比她先生了庶女,她也不记怀,姨娘死后还将那庶女养在身边,吃穿用度一并比照嫡女。庶女染病,她自责悲泣,日夜照料,也跟着大病了一场。都说她将那庶女捧在手心里惯着——那庶女便是你?”

       夏如茵点头:“是我,夫人待我是很好呢。”

       肖乾嘴角一勾:“可他们还是将你送来了太子府。”

       夏如茵脸色微僵。这话她入府第一天,便听太子说过。当时她很想反驳,却因为装晕没法开口。如今得了机会,夏如茵立时道:“夏府的贵女只得两位,便是我和妹妹。入府的不是我,便是我妹妹,爹爹夫人总要舍弃一个。我本就时日无多,妹妹却身体康健未来可期,让我过来也是明智选择。”

       她忍不住道:“这事怎能怪我爹爹和夫人?若真要说谁不对,难道不是因为太子殿下……”

       话一出口,夏如茵便觉失言,迅速闭了嘴。她有些惊惶看着肖乾,就怕这位太子替身会勃然大怒。可肖乾只是似笑非笑看着她。夏如茵被他笑得愈慌,急急行到他身旁:“九爷,我不是那个意思……妄议殿下,我也没那个胆啊!”

       肖乾放下了牛皮本,手指支着下颚,好整以暇:“哦?不是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

       “我就是想说,爹爹和夫人也是无奈……”夏如茵解释不了,毕竟被迫来太子府做奴婢,她心中的确是对太子殿下有所不满的。她央求道:“九爷,您大人有大量,别告我的状好吗?我听说,殿下前几日才杀了几名侍女太监,我、我还有好多遗愿没实现,我不想死啊!”

       肖乾还是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也不说话。夏如茵苦了脸:“要不……九爷,我再给你滚一个?”

       这人可实在有趣,丝毫没有身为美人贵女的自觉,长着这么张勾魂夺魄的脸,却做着下人们才做的粗糙讨好行事。肖乾端出了一脸冷漠:“九爷这么好唬弄?一个法子,还能用三四五六次?换新的!”

       夏如茵立在那,显而易见的无措:“换新的?”

       她绞着衣角,片刻忽然变了脸色,捂住肚子。肖乾挑眉,便见女子扶着书桌弯了腰,颤抖着抬头看他:“九爷……我、肚子疼……”

       这回,肖乾没笑。夏如茵眼睫飞速颤动,眼中因为痛楚泛起了迷离水光,微张的唇浅淡却饱满,就如春日里诱人采摘的梨花瓣。

       她现下看起来,有种脆弱易碎、惊心动魄的美感。肖乾手指微不可查抽动了下:说她没美人的自觉,她就立刻给他来一出美人计?

       可夏如茵状态愈发不好了。弯腰也没法让她站住,夏如茵滑坐在地,靠着椅子,喘息急促。肖乾觉察不对了,躬身去看她,便见她脸色白得可怕。肖乾皱眉蹲下,扶住她双肩:“夏如茵?”

       夏如茵没骨头一般,被他拖离椅子,便倒在了他怀中。女子的身体极软,轻飘飘的仿佛没有重量。她攥紧了他的衣襟,眸中尽是无助:“九爷……我……好难受……”

       那声音细细软软的,和她的呼吸一般微弱。肖乾心中咯噔一下。他打横抱起夏如茵,将她放在床上:“来人!传大夫!”

       大夫很快赶来,肖乾在一旁候着,神色阴郁。他不知道夏如茵出了什么问题。她不是说还能活一年吗?这才几天,她怎么就半死不活了?

       老大夫诊脉完毕,几根银针扎下去,夏如茵那青白的脸色才算缓和。肖乾在旁问:“怎么回事?”

       老大夫起身答话:“回九爷,是这位姑娘吃了不好消化的东西,积食成滞。加之这位姑娘本就体弱,这才反应大了些。”

       “不好消化?积食成滞?”肖乾冷笑:“她就喝了碗牛肉粥!那东西两三岁的小儿都能吃!”

       老大夫连连躬身:“九爷,并非老朽胡说。实在是这姑娘身子太弱,又数年不曾沾过荤腥,肠胃的确不如三岁小儿。”他转向夏如茵,好言道:“姑娘你若是想吃荤腥,最好从鱼肉鸡蛋开始。待到肠胃适应了,再吃鹌鹑或者鸡鸭,最后再吃猪牛羊。肉务必要煮烂,入口即化,切不可贪多。”

       肖乾:“……”

       夏如茵的话在肖乾脑中响起:“最好是鹌鹑肉,若是没有,鸡肉也可!煮到入口即化……”

       是他以为牛肉鹌鹑肉一个样,粥也是现成的,肉没煮到烂。所以,夏如茵这遭病成这样,还有他的功劳?

       肖乾愈发阴沉了:“她身体这般差,到底是什么毛病?还能不能养好?”

       老大夫看夏如茵一眼,犹豫着要不要当着夏如茵的面说。肖乾才不管那许多:“我问你话!”

       老大夫只得道:“九爷,这位姑娘应是自幼体弱,大病久矣,平日只靠着药石吊住一口气,早就损耗了根本。老朽无能,并无回天之力啊!”

       肖乾看向床上的夏如茵。女子苍白羸弱,神色却平静,显然是对自己的宿命早有预期。肖乾心头的阴霾愈重,却是克制了朝那大夫道:“你出来。”

       他行到屋外,这才问那大夫:“若是以你的医术,加上太子府的物力,能保她活多久?”

       老大夫思量着道:“若是这位姑娘小心将养着,老朽能保她两年性命无忧。”

       两年?肖乾咬牙:“滚!”

       他回到屋中,夏如茵已经由平躺转为侧卧,正望着房门口。肖乾对上她的视线,骂道:“夏如茵,你傻吗?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清楚?吃不得那牛肉粥,为何还要吃?!”

       夏如茵在被子里缩了缩,看着愈发小小一团。她有些难堪:“可是……真的很香啊,我就侥幸了一回……哪知道我身体差成这样。”

       肖乾:“你病弱至此,竟还敢贪嘴!”

       他可太凶了,夏如茵又羞又怕将头也埋进了被子。肖乾偏将她扯了出来:“在夏府不敢乱来,怕发起病来,惹爹爹夫人操心?”

       夏如茵不明白他为何说起这个。男人撑在她身上,高大身躯投下阴影,将她彻底笼罩:“到了太子府,你便再无顾忌,迫不及待想实现你那些遗愿,反正死也就死了?”

       夏如茵被他气场压迫,大气不敢喘:“不是的……”

       肖乾眸中有厉色,森然道:“给我好好活着!那些乱七八糟的遗愿,往后你想都别想!若你折腾出了事……”

       肖乾露出了一个阴鸷的笑,一字一句道:“我便让你那好爹爹陪葬!”

       夏如茵缓缓眨了眨眼,低垂了眸。

       夏如茵这一病,便又是好几日的药石针灸。掌事姑姑当晚便来找她,只道她身体不好,只管在此好好休息,待到身体康复再给她安排活计。太子殿下这是许了她这闲人白住在殿里,夏如茵推测,是暗九在太子殿下那边说了话。

       不止是养她这闲人,她甚至有了个不是贴身丫鬟的贴身丫鬟——芳雪接到通知,她也不用去太子身前伺候,照顾好夏如茵便可。得如此照顾,夏如茵对暗九心存感激。

       夏如茵觉得,暗九不是个坏人。看见她发病,他是担心的,立刻叫来了大夫,全程守在一旁。他虽然很凶发了脾气,还威胁她要让她爹爹陪葬,事后却又给了她各种方便。可暗九也明确说了,不允她再实现遗愿。

       夏如茵其实没被暗九的话威胁到,毕竟暗九一个暗卫,就算能在太子府呼风唤雨,也不便插手朝政。说出让她爹爹一个尚书陪葬的话……这不得是气糊涂了吗?

       夏如茵猜测暗九会那般生气,应该只是不想她死罢了。她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嘴巴坏心眼好,暗九似乎就是这样。她希望暗九早些消气,收回成命。可这几日,暗九每每来她房中,都是乌云压顶。

       他甚至都不与她说话了,来了就躺去小榻上闭目。夏如茵睡在床上,他睡在床边小塌。夏如茵不敢说话,他也不说话。夏如茵有时睡醒睁眼,入目便是暗九那张俊美却阴沉的脸。

       夏如茵……压力好大。这一天天的,这位九爷就顶着张“我很不爽”的脸来找她,然后躺在她房间生气给她看……

       此想法一出,夏如茵便是一个激灵:等等……暗九这该不会是,暗示让她去哄他吧?

       夏如茵便想起了夏府陪了她十年的丫鬟兰青,也是嘴硬心软,一生气便要板着脸跑到她面前晃,等她撒娇哄她。九爷这,莫不是也要人哄?

       夏如茵不敢确定。可几日过去,她的屋子都变得阴气森森了。夏如茵实在吃不消了,决定主动做点什么。

       作者有话说:

       肖乾:媳妇把我想得太好了。

       肖乾:我能怎么办,只能做得比她想得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