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她想不想回夏府?夏如茵承认,看到何大人前来相求,太子又轻松答应时,她心底也有了那么点想法。只要想到夏尚书或许已经来找过太子求过情,夏如茵心中便觉温暖,也是愿意跟夏尚书回府的。可太子问她这个问题,她却不敢说实话。没来由的,她就是觉得太子不会放她离开,这个问题,不准是个送命题。

       夏如茵战战兢兢给了个不出错的答案:“我听殿下安排。”

       太子慢条斯理道:“孤问你想法,你管孤怎么安排。”他的目光透过面具,定在她脸上,仿佛要将她看穿:“你是想回家的吧?似你这般时日无多,本该珍惜与家人团聚的日子,却偏偏要来孤这里做奴婢。吃不惯睡不好,没人伺候处处不便,你是不是心中早将孤骂了几百遍?”

       夏如茵扑通就跪下了:“殿下,冤枉啊!”

       夏如茵要哭了!她都怀疑,暗九是不是给太子告黑状了。毕竟那天她突然发病,仓促之下,也没磨得暗九答应替她保守秘密。但承认是不可能的,夏如茵跪在那瑟瑟发抖,面前却伸来一只手,太子将她掺了起来。

       “行,没有便没有,便当是孤冤枉你了。”太子语调无波:“不想回家最好。毕竟,其余人谁都有可能离开,你却不行。”

       他果然是在讹她!夏如茵庆幸逃过一劫的同时,也很想问一句“为何”,可她没这个胆。她只是鼓起勇气看了太子一眼。男人的唇偏薄,线条凌厉,黑色的眼眸在面具的金纱之后,仿佛没有生机的琉璃。夏如茵连忙躬身:“是。”

       大约是她的乖巧讨了好,太子手肘支着书桌,放松了身体:“知道我为何放走那何小姐吗?”

       夏如茵哪里知道!她偷偷扫视殿内,其余侍女太监沉默宛若雕塑,就她得陪聊,步步惊心。夏如茵心中叫苦:这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倒霉的就是她!

       夏如茵真怕说错话丢了小命,措辞务必严谨:“因为何大人与何小姐父女情深?”

       拿太子殿下刚说过的话,来回答他的问题,应该无可挑剔。可太子还就挑剔了:“错了,再想。”

       夏如茵回忆:“因为太子府的侍女也不差何小姐一个,殿下这才做个顺水人情?”

       太子冷声道:“又错了,自己想。”

       自己想?这是不满意她拿他说过的话来回答啊……夏如茵白了小脸:“殿下,如茵愚钝,不敢揣测殿下心意……”

       太子看着她,有好一阵没说话。这种安静可真能要人命,夏如茵对着那金色面具,一瞬生出了错觉,仿佛自己真在对着一只没有感情的吃人怪物,头脑都是一阵眩晕。她觉得这位殿下马上就会发话将她拖下去了,可太子只是放缓了语气:“你也不必这般害怕。”

       ……嗯?夏如茵屏住呼吸抬头,不明所以。太子已经没在看她了:“叫你过来,不过是孤心情好,要带你看一出好戏。”

       所以?她只要……陪殿下看戏?夏如茵试探着,配合问了句:“什么好戏?”

       太子果然满意了:“狗咬狗,看过吗?”

       夏如茵老实摇头:“我没养过狗。”

       太子闷声笑了。他闲适偏了偏头,仿佛真是个戏台下的看客,吩咐道:“来人,去把剩余十人的名牌拿来。”

       便有人出外,不过片刻,端来了一个木托盘。木托盘上放着十个竹牌,侍女将之呈上书桌,夏如茵便看见了自己和李珠玉的名字,原来是贵女们的名牌。

       太子拿起夏如茵的竹牌,似乎要将它放去一旁。可他的手在空中顿住,摩挲那竹牌,又将它放回了托盘。男人轻声道:“罢了。玩个游戏吧,夏如茵。”

       “孤给你一次机会。”太子将竹牌全部反过来,又打乱,摊在木托盘中:“你在这抽三个人,孤放她们回家。”

       夏如茵反应过来他这游戏的含义,微微睁大了眼。下一秒,她的手腕便被扣住!太子抓住她,将她扯到身边:“不论是谁,”他的声音低下来,那嗡嗡的回响便愈发明显,仿佛蛊惑,又仿佛承诺:“你自己也可以。”

       夏如茵被他扯着,被迫近距离与他面对面,似乎在那金纱之后,看见了那双黑眸中微末的光。她磕磕巴巴道:“殿、殿下,不必……”

       太子直接将她的手按在了竹牌上:“抽。”他竟是笑了,男人的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夏如茵无法理解的笑:“殿下不是时时都这般好心的。你只有这一次机会,若是抽到了自己,孤便放你离开。若是抽到了别人……那抱歉,这辈子,你都只能呆在孤身边。”

       他的语调带着压力,如有重量落在夏如茵身上。夏如茵不敢再拒绝,目光落在木托盘上。她的记忆力很好,方才太子翻过竹牌时,她记住了自己竹牌后面的细小纹路,如今那纹路就在她指尖。那么,她要不要……

       太子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忽然拍开了她的手:“干什么?你还想作弊?”

       夏如茵惊得心跳都停了半拍!太子也注意到了每块竹牌纹路不同!她连忙否认:“我没有!”

       太子却不再给她机会,命令道:“闭眼抽。”

       他重新弄乱竹牌,夏如茵不敢违背,闭眼伸手,小心摸了上去。竹牌触手光滑,完全摸不到纹路,夏如茵手指顿了顿,随意拿了三块出来。

       她睁眼,便见太子正拿着竹牌。他转向夏如茵:“夏如茵,看来你的运气不够好。”

       竹牌之上,是三个陌生的名字,没有夏如茵。夏如茵到底没抱什么希望,也谈不上失望。太子起身:“那便收了心思,留在这吧。”他转身离开,经过她身旁时停了停,慢声道:“孤会尽量让你多活几天。”

       太子离开后不久,掌事姑姑便来了,通知夏如茵可以回去休息。夏如茵虽然只伺候了太子半个时辰,甚至除了抽签,什么事都没做,却还是虚软了身体。芳雪将她扶去床上躺下,夏如茵瘫着,脑子里却放松不了,乱糟糟的。

       她得到的信息很多。太子放了何小姐回府,还打算再放三位贵女回府。而他会放这四名贵女回府的原因,是因为他要看一出狗咬狗的好戏。当时她精神紧张没有意会,只当狗便是狗,现下想来,这“狗”应是指太子殿下厌恶的人。

       然后太子就让人拿上了贵女名牌。他最初是没想把她的竹牌放进去的,后来却心血来潮逼她“玩游戏”,和她赌了一局。她输了。

       输便输了,她也适应了太子府的生活,本来呆在这也不那么糟糕,前提是太子不盯上她。现下太子偏要拉她一起看戏。可这狗咬狗的好戏到底是什么?又与她有何关系?

       夏如茵猜测应与贵女们的父亲有关。太子殿下让她陪着看戏,或许便是因为她是贵女之一,他需要一个贵女出场。

       夏如茵忧心忡忡。她都不敢想太子要如何利用她演戏。他说他会尽量让她多活几天,这可真是变态又恶毒的预告。夏如茵自动将这话替换成“你能多演几场”、“你不会死得那么快”,便体会到了太子高高在上的戏弄、威胁以及恐吓。她也不知道能活到什么时候,又会以何种方式死去……

       夏如茵在床上翻了个身,叹了口气。她现下只祈求这狗咬狗的戏码长一些,最好咬上个三五年再结束。这样,她也不用死于非命。

       下午时分,肖乾再来夏如茵住所,看到的便是夏如茵躺在床上,气息奄奄。肖乾皱了皱眉,在她床边坐下:“怎么了?你去殿下那里当差中暑了,还是受寒了?”

       夏如茵恹恹摇头:“没有,我就是有点被吓着了。”

       肖乾沉默了。半响,他方道:“他不就是找你一起看戏,如何又吓着了你?”他按了按眉心:“我今日关于太子那些话,你不会信了吧?我吓唬你呢,你这傻子。”

       夏如茵气息虚弱:“九爷,谢谢你,我懂的。”她幽幽道:“我知道你说那番话已是逾越,对我已是仁至义尽。现下看我经不起吓,又想将这提点收回去。没关系的,太子殿下此人……我已经见识过了。”

       肖乾又沉默了。片刻,男人不辨喜怒道:“见识过了,然后呢?你觉得殿下如何?”

       夏如茵不肯说:“我怎能妄议殿下。”

       肖乾不悦:“我对你坦诚相待,大逆不道的话也说了,你却防备我?”

       夏如茵被指责了,有些羞愧。交心应是相互的,如果暗九坦诚待她,她却这般遮遮掩掩,也是说不过去。

       夏如茵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开了口:“九爷,你说殿下穷凶极恶丧尽天良,这我倒没亲眼看到。可殿下他今天先拉我看戏,后拉我玩游戏,我就觉得、他有点……有点疯疯癫癫的?”

       肖乾表情莫测,“嗯”了一声:“还有呢?”

       夏如茵见他倒不像是要翻脸的样子,胆子也大了些:“然后,我觉得他,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变态?”

       肖乾表情愈发莫测,半响又“嗯”了一声。他行去小榻上躺着,夏如茵以为这事便算过去了,放松了下来。却不料,肖乾才在小榻上躺了一会,又坐了起来:“殿下哪里变态了?”

       夏如茵:“??”

       夏如茵仔细觑他神色,见他面无表情,心中忐忑。她有些后悔真把心里话说出了口,却也没法把说出口的话吞回去,只得道:“就……殿下说,他会尽量让我多活几天。”

       肖乾声音都大了:“他说他会尽量让你多活几天,还不够好心?”

       夏如茵与他大眼瞪小眼,半响,艰难举了个例:“九爷,你想啊——假如我是个孤身的旅人,路过山林时遭了山贼,被抓去关在山寨里。这山贼作恶多端,杀害旅人无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和我说,放心,我会让你多活几天。”

       她十分诚恳:“这句话若是九爷你说的,我自然感激于心。可这话是坏山贼说的。这……这能是好心?”

       肖乾:“……”

       作者有话说:

       坏山贼肖乾:你这例子,首先是确定了那山贼是个恶人!太子殿下是恶人吗?

       夏如茵:他不是吗?大家都这么传,你也特意提点我啊!

       肖乾:……

       夏如茵:我觉得你形容太子那两个词不大贴切,得换换。改成心性扭曲、丧心病狂比较合适。

       肖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