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房中,夏如茵气呼呼拿帕子擦脸,脸擦干净了,理智也回来了。夏如茵开始慌了:她做了什么?!她一时气性上头,竟然赶暗九走,还砸他门!那可是九爷啊!太子府里除了太子的第一人!她死定了!

       满满一桌的胭脂水粉也拯救不了她的心情了。夏如茵就想去找暗九道歉赔礼,不准打个滚还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开门却见芳雪遥遥行了回来。

       芳雪进了屋,便笑道:“夏姑娘,今日起得真早啊。我来教你画妆吧。”

       夏如茵不安拒绝:“不画了,我得赶紧去找暗九赔礼道歉。”

       芳雪意外:“做什么要赔礼道歉?是九爷向掌事姑姑问了我的去处,亲自跑了趟浣衣坊,叫我回来教你画妆的。我看他不像生气的样子。”

       夏如茵:“啊?”

       却说,肖乾喊了芳雪回去救场,便又去了假山山洞。他倚着山石闭目,不知过了多久,听见了熟悉声音:“九爷?九爷?你在里面吗?”

       竟然是夏如茵找来了。肖乾没动,依旧闭目倚在山石上。山洞外那人没得到回应,便行了进来,脚步声轻悄悄的。不多时,她便看见了他:“九爷!掌事姑姑没说错,你果然在这!”

       肖乾这才睁眼。朝阳透过山洞,斜斜投射在夏如茵身上。肖乾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一朵蓬松的彩霞。

       他终于站直身,避过直射的阳光看去。女子穿了不知多少件纱衣,嫩黄草绿粉红浅蓝淡紫,色彩层层叠叠,整个人看起来大了一圈,果真十分蓬松。

       肖乾又想笑了,夏如茵却欢喜跑到了近前,仰着脸给他看:“芳雪姐姐帮我画的,好看吗?”

       肖乾那已经到了嗓子眼的闷笑,忽然便出不来了。夏如茵兴奋着:“芳雪姐姐说,我皮肤够透够白了,用米粉反而是添拙,上点胭脂口脂点缀便好。眉毛也不用加浓,稍稍修下眉尾……”

       这才是画妆,不在乎多,而在于扬长补短。夏如茵的短,便是她太过苍白了。而面前的女子有了血色,整个人都鲜活明亮了。肖乾的目光定在她不停开阖的唇上。那不再是三月的梨花瓣,而是艳丽的、娇嫩的,独占春色的桃花。这艳色衬得她的肌肤愈发莹白若雪、细润如脂,亮得夺目。

       肖乾心底忽然生出个想法:还真是值得了。夏如茵见他不说话,声音小了些,软软道:“九爷,我方才不该冲你发火,你……你没和我计较吧?”

       肖乾收回目光,手抵上她肩头,将她推开了些。他慢声道:“你是傻子,我也是傻子吗?”他上下打量夏如茵,还是觉得那蓬松的五彩斑斓太喜感了:“你这是穿了多少件?”

       夏如茵便又欢喜起来:“十二件!夫人说这种纱衣好看归好看,但是漏风,穿着容易着凉。那我挑天气炎热时多穿几件,便不怕啦!我特意请人买了不同大小的!”

       肖乾到底是笑了一声。他朝山洞外行:“怕凉便出去吧。”

       朝阳冉冉,碎金的晨光自天际洒下,铺在青石小路上。假山不远处便是小溪,小桥流水潺潺。周遭无人,夏如茵坠在肖乾身旁,忽前忽后,像一朵活泼的彩霞。

       晨风吹动纱衣,鼓起衣袖,夏如茵吃吃笑着站住了。她穿的纱衣都是宽袖齐胸的襦裙,此时便举起双手,让衣摆袖口被风鼓得更大:“九爷!我感觉我要飞起来了!”

       肖乾看着,忽然生了错觉,此刻不该是夏日,而是三月的春。纵无花红柳绿,夏如茵一人便是春色满目。

       可这春色着实太逗。她跳了下,似乎真想飞起来,然而离地不过寸许便落了回去。外表如此蓬松轻盈,实则是个沉底的秤砣。夏如茵倒也不纠结,又发现了开心的:“九爷,你看我现下比你还大!”

       这可真是太幼稚了,好似个头大也很厉害似的。肖乾忽然抬手,双手掐住了她的腰。

       被风鼓起的襦裙轻松凹入,现了原形。那腰肢被层层纱衣裹着,依旧盈盈不足一握。肖乾动作忽而一顿,盯着那极细的腰肢看了片刻,这才抬头:“可你是个空心的。”

       他松了手,指尖仿佛还残留着那种柔韧的软。肖乾行去树下,折了根长长树枝,朝好奇看他的夏如茵道:“转过去。”

       夏如茵转过身,肖乾树枝一挑,勾住了她的后衣领。夏如茵“呀”了一声:“九爷,你干吗?”

       肖乾树枝往左,夏如茵便啊啊叫着,被扯着往左。肖乾树枝往右,夏如茵便跌跌撞撞往右。肖乾好整以暇:“你说呢?”

       夏如茵好容易站稳了,兴致勃勃:“你在放风筝?”

       “风筝?”肖乾眸中有一闪而过的笑意:“你飞得起来吗?你就是个灯笼,馅小,皮大,中空。”

       肖乾挑着他的五彩灯笼,绕着假山走了几圈,夏如茵便呼哧喘气了。肖乾赶她回去休息,夏如茵吃完早餐,又去摆弄她的瓶瓶罐罐,掌事姑姑却上门了。

       掌事姑姑先是还了一锭银子给夏如茵,只道那刘公公不规矩,已经被九爷发落了。往后夏如茵若是有什么需要,只管和她说便行,她会安排人采买。又令人呈上了一盒子脂粉和数套纱质的披帛,说是太子殿下的赏赐。

       东西虽好,接下来的消息却让夏如茵心情沉了下去。太子让她妆扮好,半个时辰后过去伺候。

       芳雪打开太子赏的胭脂看:“夏姑娘,这脂粉也是刘嬷嬷做的,颜色比昨日的更适合你。你用这个,一定更漂亮。”

       夏如茵没应声,指尖抚上披帛。织物如流水一般轻柔细腻,色彩亦是轻快活泼,比她身上的纱质襦裙毫不逊色。夏如茵拿起一件摊在桌上,垂眸叹了口气。

       她脱了纱衣,穿上平日的稠衫。十二件衣服换下来要些时间,待到一切妥当,已是两刻钟后。夏如茵披着披帛对镜坐着,房门却被人推开,肖乾行了进来。

       夏如茵看见他,站起身:“九爷。”

       肖乾摆摆手:“坐着吧,一会还要去殿下那边伺候。”

       他扫了一眼书桌:“这是殿下赏赐你的?”男人站定,微微昂首而立:“这披帛好,既好看,又不怕受凉。”

       夏如茵勉强笑了笑,低垂了眸。她没心情聊天,肖乾今日却话多了:“这胭脂也更合适,殿下应是特意让刘嬷嬷挑了适合姑娘家的。”

       这回,夏如茵都笑不出来了。她缓缓摇了摇头:“我倒宁愿用昨日的脂粉,穿自己的衣衫。”

       肖乾便沉了脸:“夏如茵,太子殿下送你礼物,你怎么这反应?”

       夏如茵听着他语调不对,总算敛神:“九爷,这事……”

       肖乾横眉冷目看她。夏如茵心中本就压着石头,对着暗九,话便说了出来:“九爷,不是这样的。太子殿下赏我脂粉衣裳,与你令人给我送脂粉,是不同的。”

       肖乾冷声道:“如何不同?”

       夏如茵轻叹一声:“你送我脂粉,是因为你知道我想要,你帮我达成心愿。太子难道在意我想要什么?他送我脂粉衣裳,是因为他想送。”

       肖乾表情变幻:“是么,你可真懂他。”

       夏如茵偏头看着身上的云纹披帛,缓声道:“他送我的,不是披帛。”

       肖乾:“……那是什么?”

       夏如茵幽幽道:“是戏服。”

       肖乾:“……”

       肖乾一言不发,转身砸门走了。

       夏如茵感觉暗九似乎在发脾气,却也不明白为何。左右这位九爷的各种怪癖她就没懂过——继夺人所好、看人撒泼后,夏如茵又发现了他的新爱好,看人扮丑。夏如茵没法再多想,因为她的危机已经来了。

       太子今日要她去伺候,想必是好戏开演了。他要拿她演戏,给她配身戏服也是正常,可这登场实在太快了。这都得是打头阵了,夏如茵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唱到落幕。

       她来到殿内,依旧站在门边。没等多久,太子便出来了。男人拄着拐杖行至桌后,坐下便唤道:“夏如茵。”

       夏如茵精神一绷,连忙躬身:“殿下。”

       她以为太子又要唤自己站去身旁了,可太子透过面具看她,迟迟没说话。夏如茵不敢确定了,心中打鼓,愈发紧张。便听太子低气压道了句:“罢了。传李大学士。”

       原来是让她去传李大学士。夏如茵松一口气,出殿领来了李大学士,又站去门口。李大学士一番问礼,道:“殿下,微臣小女珠玉入殿下府上已有段时日,微臣时常梦见她,十分思念。那丫头自幼资质愚钝,微臣总担心她伺候不好殿下,心中惶恐。”

       夏如茵缓缓眨了眨眼。原来李大学士是为李珠玉来的。想是昨日何大人讨回了他的女儿,李大学士听到风声,便也来一试。只是李大学士这番话说得不比何大人悲戚,想来是膝下子女多了,便也不如何在意。

       果然,李大学士道:“微臣特意寻来了十名调.教好的丫鬟献给殿下,请殿下开恩,允微臣带小女回府。”

       太子半响没答话。夏如茵终于忍不住偷偷去看,便见太子端着茶盏,正不慌不忙喝着茶,将李大学士晾在那。不知过了多久,太子终于放下了茶盏:“李大人,京卫指挥使告老还乡,让谁接替他,你心中可有人选?”

       这回,一时没答话的变成了李大学士。夏如茵没来由的,觉得气氛有些变了。李大学士躬身:“殿下说笑了。微臣不过一介臣子,京卫指挥使接替人选,自然该由圣上定夺。”

       太子慢条斯理道:“是么?那孤为何听说,李大人举荐了林大人。”

       李大学士不卑不亢:“圣上相询,微臣自当殚精竭虑,择良才而荐,为圣上分忧。”

       太子忽而大笑:“好!好一个为圣上分忧!”

       笑声在殿内回荡,嗡嗡声响直接钻进人耳膜,有些刺耳。这笑也来得太诡异了,夏如茵还是第一次见太子这般大笑,只觉心惊胆战。她怀疑这笑不是笑,而是太子疯魔的前兆。太子笑道:“巧了,孤举荐了邬明轩。父皇如今在这两人中犹疑不决,好生头疼。既然李大人这般为父皇考虑,不如也举荐邬明轩,免得父皇烦恼。

       那李大学士也是个人物,还敢语调铿锵与太子力争:“殿下,京卫指挥使守御宫禁、拱卫京师,邬大人资历尚浅,难担大任——请恕微臣不能从命!”

       瓷器清脆碎裂声忽然响起!夏如茵心猛地一跳,本能看去,便见之前还好好在书桌上的茶盏,此时已然碎了一地!太子依旧笑着,嘴角清晰勾起,语气却是阴鸷:“那你还想领回女儿?滚!”

       李大学士一身茶水,很有些狼狈,却还是维持住了大学士的风范,躬身一礼:“微臣告退。”

       他离开了,殿内气氛愈发凝滞。太子的那笑容终于淡去了,夏如茵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好像侍女太监们都屏住了呼吸,大气不敢喘。夏如茵吓得也绷紧了身体,总觉得下一秒,太子就要杀几个仆役泄愤。然后她听见太子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过来,夏如茵。”

       作者有话说:

       夏如茵:啊啊啊呜呜呜别杀我!九爷救命!

       只想吸一口夏如茵续命的肖乾:……

       最新章2分评发红包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