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肖乾将夏如茵带到了郊外一个湖边。湖面上是接天莲叶和映日荷花,生机勃勃的绿,鲜艳欲滴的红,和波光粼粼的金,交织成一幅绚烂的画。风带着水汽,温温柔柔的,扑面带来湿意。

       夏如茵下车便怔在了那,眼睛都不够看了。她喃喃道:“九爷,这里好漂亮……”

       许是身旁人的反应太赏脸了,肖乾心中也松快了些。他戴上面具:“这是莲湖,京城人夏日避暑的好去处。湖心有个莲心岛,那里更凉快,我们坐渡船过去。”

       夏如茵这才看见,湖边有许多条乌篷渡船。湖中间也有船夫戴着斗笠撑着浆,送更早的游客去小岛上。夏如茵兴奋起来:还能坐船!

       肖乾也不知做了什么,有三条渡船主动朝他们划了过来,停在他们身前。夏如茵看去,便见三位船夫都十分年轻,没戴斗笠,各个都是高大又挺拔的好汉。肖乾上了最靠近他们的那条船,将夏如茵掺上去,老大夫也跟着上来。然后不知从哪又冒出了六个男人,悄无声息坐上了另外两条船。

       夏如茵本来没觉察不对的,可是他们的船出发,那两条船也出发,一左一右不远不近,就跟在他们的船后面。夏如茵和肖乾坐在船尾,见状靠紧了些,胳膊肘拱了拱身旁的男人:“九爷,他们是不是……跟着我们啊?”

       她有些紧张,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了传说中“劫道”的。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就一条船在水里,如果被劫了,她又不会游泳,可怎么办!

       肖乾却只是“嗯”了一声:“都是府上暗卫。”

       啊?原来是太子府暗卫!夏如茵放松下来,朝着另外两条船上的人微微倾身见礼。她忽然顿悟,朝暗九笑道:“吓我一跳,原来是一家人。九爷你这是趁出来一趟,索性叫上兄弟们结伴出游,一起玩玩?”

       肖乾表情变幻,而后闷声笑了。他煞有介事道:“正是如此,毕竟太子府的暗卫们亲如一家,兄友弟恭,游玩自然也要一起。”

       夏如茵信以为真,原想着上岸后,要好好和暗九的兄弟们问个好。不料船一靠岸,夏如茵只下个船的功夫,别说太子府暗卫了,连船夫都不见了踪影!

       夏如茵惊了!她抓住暗九袖子:“九爷!不是……你兄弟们呢?怎么走得那么快?!”

       肖乾一本正经:“当然走得快。不走快点,难道还留下来和我一起保护你?”

       夏如茵明白过来。她这么弱,和她在一起,暗卫们一定玩不尽兴。可肖乾却得陪着她……夏如茵有些过意不去:“九爷,那不如你也和他们一起去玩吧,让老大夫跟着我就行。”

       肖乾:“那你还抓着我干吗?”

       他抬起被夏如茵抓住的袖子,夏如茵连忙松手,乖乖站在那。肖乾低低一笑:“算了吧,我没啥玩的兴致,还是陪着你好了。”

       夏如茵双眼便亮了:“对啊!九爷你最懒了,和我一起玩才合适。”

       肖乾也不反驳:“怎么就这么容易开心。”

       明明这么病弱这么悲苦,却还这么积极,这么容易开心。夏如茵的确是开心到要飞起的模样:“当然开心!你带我出来玩了,”她看肖乾一眼,没敢说这都实现了她的遗愿之一:“我就已经很开心了。你又陪着我,我觉得翻倍的开心!”

       这句话落在肖乾心中,像小钩子一般,在他心上挠了下。他嗤道:“没出息的。往里走吧,前面有片兰花地,景色是真好,我们去那休息。”

       夏如茵连声应好。两人慢吞吞沿着小路前行,老大夫背着药箱跟在后面。夏如茵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看到什么都要惊叹两句。一棵寻常大些的树,她要绕着它转几圈,喊他“九爷九爷快来看!这棵树好大!”一只漂亮些的鸟,她要追着跑几步,喊他“九爷九爷!这鸟真漂亮!啊飞走了……”乃至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她也要研究一下,喊他“九爷九爷,这石头怎么红红绿绿的?”

       肖乾向来烦吵闹,如今对着这么个突然聒噪的家伙,却没甚脾气。他负着手慢慢走着,心中竟出奇的平静。夏如茵有时会追上来,有时落远了,他便停一停。他看见老大夫和夏如茵蹲在树下,一人拿着一把小铲子,正在挖药草。老大夫笑得和蔼:“……不是什么珍贵东西,就是早年养成的习惯,看到不错的药草就不舍得扔着。”夏如茵帮忙铲土,附和着:“这株药草长得这么好,不挖走浪费了!”

       老大夫收好药草,夏如茵小跑着奔肖乾而来。她出了些薄汗,拿衣袖擦去:“九爷,我渴了,我们是不是没带水?”

       夏如茵现下才发觉这个问题,也想起了妹妹每次出游,都会让丫鬟带上水和点心。她忧心看着肖乾,肖乾也忧心看回去:“是没带,怎么办?”

       夏如茵果断道:“其他人出来玩肯定带了水,我们快去找人买点。”

       还挺有主意。肖乾笑了,抬手做了个手势,便有个高大男人背着包裹行了过来。夏如茵看去,便见到了之前的暗卫。暗卫打开包裹,拿出了水囊,躬身捧给肖乾。

       夏如茵这才回忆起,上船时,她的确看到几个暗卫们带着东西。这是把他们游玩准备的东西给了她啊,夏如茵十分感激:“多谢这位哥哥,怎么称呼?”

       肖乾将水囊递给夏如茵的手顿住:“这是暗五。”

       夏如茵便仰着脸对暗五笑:“五哥,谢谢你。”

       肖乾将水囊收了回来:“我说这是暗五。”

       夏如茵:“??我听到了啊。”

       她想去拿水囊,肖乾一抬手避了过去:“你叫他什么?”

       夏如茵:“五哥?”

       肖乾:“那你叫我什么?”

       夏如茵困惑:“九爷?”

       肖乾盯着她,夏如茵不明所以回望。片刻,肖乾到底将水囊递给了她:“懂不懂礼貌!叫五伯!”

       夏如茵得亏没开始喝水,不然可能会一口水喷出来:“什么啊?!”她为难看着暗五:“五哥看起来才二十岁吧,怎么能叫伯啊……”

       肖乾:“暗五这是驻颜有术,他都四十了!”

       夏如茵相信了。夏如茵震惊了!难道话本说的,江湖高手能靠内力永葆青春,是真的?!震惊的夏如茵立刻改口躬身:“五伯对不住,你看起来真的好年轻。”

       暗五默默看肖乾一眼,朝夏如茵倾身回了一礼。夏如茵喝完水,又吃了块小糕点,暗五这才离去。肖乾若有所思倚着树干看夏如茵,忽然道:“叫句哥哥来听。”

       夏如茵怔愣片刻,“啊?”了一声。肖乾板起了脸:“怎么,不愿意?”

       夏如茵摇头,抿着唇低头笑了。那笑带着种遮掩不住的窃喜,肖乾觉出不对劲了,挑起眉:“你做什么这副表情?”

       夏如茵有些不好意思捧着脸:“真的吗,可以叫哥哥吗?”

       所以,这是很高兴?肖乾站直了些,抱起双手,端起了架子:“你这是早就想叫我哥哥了?”

       夏如茵被他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感觉自己成了个不知天高地厚、偷偷觊觎人的混蛋:“不是不是,没有很早,就那晚,你找刘嬷嬷送我胭脂起。”

       “兰青姐姐说,爹爹娘亲对子女的好,和哥哥姐姐对弟妹的好是不一样的。长辈待我好,是不让我看杂书。姐姐待我好,是避着爹娘偷偷帮我买杂书。你送我胭脂那晚我便想,若我有哥哥,一定是像你这般的。”她强调:“但也就是想想,你可是九爷啊,我都没敢提。”

       肖乾一时沉默。他想说傻子,你那狗屁姐姐错了。长辈和兄姐其实都是一样,如果一个人真心对你好,不可能置你的心愿于不顾。他想说你那爹爹夫人根本就没你想象得那般疼爱你,只是你自小活在他们掌控的方寸之地,根本看不清。

       可他到底没说。昨日他支开夏如茵见夏尚书,便有试探夏尚书的意思。他想看看夏尚书对夏如茵的看重到底有几分。夏尚书求他放了女儿时,他的确感受到了诚挚的期冀。可肖乾提出要求,夏尚书的情绪便瞬间复杂灰暗,又将父女之情压了下去。

       这个世界果然肮脏,处处都是虚伪、阴暗和算计。肖乾当时便想,夏如茵还有什么必要回去?待在太子府,他好歹能成全她几个遗愿。待在夏府,就连她亲爹都不全然关心她,她怕是到死都画不了妆,穿不了漂亮纱衣。

       这就是个可怜人,命不久矣,见识不多,随便给她点阳光善意,她便能满足快乐。看在她能为他屏蔽情绪的份上,他回报些许也是应该的。肖乾听见自己的声音不疾不徐:“那先叫声哥哥来听,好听我便认了。”

       夏如茵放下手,认认真真叫了句:“九哥。”

       女子笑容温暖娇艳,声音甜美柔软。仿佛三月的微风拂过心头,肖乾着实被酥到了。他抬手,揉乱了夏如茵的发:“行吧。那往后,哥哥少欺负你。”

       作者有话说:

       【现在】

       夏如茵:九哥九哥~

       肖乾:挺可爱的,想rua

       【将来】

       夏如茵:九哥九哥~

       肖乾:谁要做你哥:)

       红包继续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