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夏如茵便见肖乾突然出现,周身泛着寒气,一把扯住夏亦瑶衣领,倒拖着就朝人群行去!夏亦瑶拼命挣扎,却是无用。肖乾就这么沉着脸,将夏亦瑶甩在另外几人面前。

       夏亦瑶发髻散乱,衣裳上都是草屑和泥土,狼狈不堪。她重获自由,就躲去了李和循身后,哭喊着“表哥救我”。肖乾的声音阴森:“你再敢哭一声试试,我就剥了你皮。”

       面具之后,那双眼眸黑沉得能吞噬光亮。夏亦瑶对上他的目光,身体便是一颤,双手捂住嘴不敢再出声。那一直未开口的李和循此时站起了身:“阁下这是何意?”

       夏如茵都被这一连串变故震住了,此时方追了过来。她不知肖乾要做什么,害怕他惹上麻烦,不安抓住了他的衣袖。肖乾反手握住了夏如茵的手腕:“一会你拒绝他们邀请,不许过来和我们一起玩。”??众人先是摸不着头脑,而后明白过来,看向夏亦瑶。夏亦瑶慌了,目光闪躲:她的话被这人听到了!肖乾继续道:“你敢不听我话?信不信回府我拿针扎死你!你以为你去了太子府就能逃脱?!你难道还能不回家吗?!”

       夏亦瑶呆住:等等,这、这不是她说的话啊!公子和贵女们震惊看夏亦瑶,渐渐露出了一言难尽的复杂神情。李和循更是难以置信:“阿瑶,没想到你……”

       夏亦瑶崩溃大喊:“他血口喷人!”

       肖乾松开夏如茵的手,将手掌摊开,上面赫然是一只银簪。他这动作,倒像是刚从夏如茵手中拿出了这东西。众人神色皆惊,反应过来,再次将目光投向夏亦瑶。夏亦瑶已经呆了,抬手去摸自己发簪,果然少了一只。

       肖乾将银簪丢在地上:“诸位,我奉太子殿下命令,保护赵老大夫和夏姑娘。实在是此人行凶在前,我才不得不出手。”他朝众人一拱手,仿佛真是个尽职尽责的侍卫:“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便就此别过。”

       他转身就走,夏如茵跟上。夏亦瑶惶急辩驳:“我没有欺负她!那个男人污蔑我!他肯定和夏如茵是一伙的!”

       没人应声。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夏亦瑶在府中便时常欺负夏如茵,偷偷拿针扎她。夏夫人和夏尚书也不知是因为不在意没发现,还是偏心睁一眼闭一眼没管。今日再见,夏亦瑶约莫是怕夏如茵抢了她风头,不允夏如茵一起玩。夏如茵不听从,她不仅口头威胁,还拔下簪子要扎她,却被太子府侍卫制止。

       现下人证物证都有了,夏亦瑶被指责时的第一反应明显就是心虚。一个素不相识的太子府侍卫,没来由过来诬陷你几句,然后就这么离开?他图什么啊!几位公子贵女都是在高门大院长大,又不是没见过腌臜事,各自心知肚明。

       夏亦瑶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夏如茵跟着肖乾走到了树林深处。肖乾的步伐太大,夏如茵一直努力追着他,终于有些累了。她停下,扶着树喘气,肖乾便也停下了。夏如茵打量他,小心翼翼唤道:“九哥……”

       肖乾打断她:“别叫我!别谢我!”他冷笑一声:“我今日可算是出息了,竟然和一个女人斗。”

       他凶狠看夏如茵,语调严厉:“知道什么叫自降身份吗?我就从来没有过这么差劲愚蠢的对手!但凡你自己出息点——”

       他盯着夏如茵,夏如茵红了眼眶。她觉得委屈难过。他帮了她,她感激他,她自己就从来没做得这般解气。可他又要在她感激时,责怪她没用,后悔帮了她。

       夏如茵争辩道:“我不是也说她了么,我说她没我漂亮,她就在意这个。”她想说你不管这事我也能应付,又觉得这话太伤人,遂只是道:“她也就是气我,我气回去就可以了。她到底是夫人的女儿,我还能怎样?”

       肖乾抬手指着她,又狠狠放下,转身负手而立。树林中一时安静,只能听见蝉鸣声,风吹草叶声。夏如茵忽然道:“何况,她也没说错。”

       女子声音低了些:“爹娘虽然不至于不喜欢我,但也没有喜欢她那般喜欢我……不然他们也不会选择放弃我。”她平静道:“也是正常,毕竟我比较没用。”

       肖乾烦躁“啧”了一声,简短甩下两个字:“放屁。”

       夏如茵:“……”

       肖乾面无表情道:“她哪里有用了?蠢得恰到好处,正好能衬托出你的优秀通透吗?”

       这句话的九曲十八弯被夏如茵拆分出来,夏如茵终是没忍住笑了:“九哥,你这是在夸我吗?”她忽然觉得不该和肖乾计较,他说话不好听,却是出于好心,她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怪脾气。夏如茵行到肖乾身旁,拉了拉他的袖子:“九哥,别生气了,这才是不值得。谢谢你屈尊降贵出手帮我。”

       肖乾知道不值得,可他还是很生气。他以为他是气夏如茵没出息,可这事说到底是他忍不住,偏要冲上去自降身份对付个蠢货……现下还因为一个蠢货生气。夏如茵承认她没出息,他又丝毫不觉得解气。

       肖乾都要搞不懂自己了。本以为有夏如茵在身旁他的脾气好了许多,看来还是他误会了自己。肖乾盯着夏如茵赏心悦目的脸看了半响,心情好容易平复了些:“走吧,别管这些恶心玩意。暗五他们在前面收拾了歇脚处,给咱们留了东西。”

       两人又走了不多远,果然见到了一块收拾干净的草地,老大夫就坐在那里。草地上铺着绸缎,放着食盒和水囊。日头近午,夏如茵正好饿了,万分感激五伯贴心。食盒中的馒头小菜仍有余热,夏如茵慢慢吃着,感觉被打扰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肖乾吃得快,吃完后去摘了一堆兰花,坐在夏如茵身旁。夏如茵看着他试探着将两根兰花叶缠在一起,失败了几次后,竟然就成功了!肖乾便将兰花叶一条条编织起来,就这么做出了个草环。

       夏如茵惊呆了!她放下馒头凑过去:“九哥,你不是说你不会吗?”

       肖乾暼她一眼:“不会不能学吗?雕虫小技,看一遍就懂。”

       根本什么都没看清的夏如茵:“……”

       夏如茵崇拜得双眼放光:“九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学东西厉害,陷害人也厉害!”

       肖乾嘴角一抽,将草环丢给她:“闭嘴,玩去吧。”

       夏如茵便欢欢喜喜捧着草环,摘兰花插进去。她将完工的花环戴在头上,又回去吃馒头。老大夫抱着药箱打起了瞌睡,夏如茵便轻轻的笑。她小声说:“天好蓝,花好香,花环好看,九哥好厉害,我好开心。”

       肖乾靠着树闭目,闻言掀起眼皮看了看她,嘴角微微勾起。

       夏如茵的好开心还是抵不过身体的困倦。吃完午饭,她便困意上涌,开始揉眼睛。肖乾看得真切,站起了身:“回府吧。”

       夏如茵舍不得回:“九哥,四下走走吧,走走我便不困了。”

       肖乾伸手拉了她一把:“困了便回去睡,下次再带你来玩。”

       夏如茵精神一振,这才应允。他们走另一条路,避过夏亦瑶那群人,回到了初时上岛的岸边。出乎夏如茵意料的,其余暗卫竟然也准备回了。夏如茵正准备登船,却听见一个男声唤道:“如茵!”

       她转头看去,便见李和循立在不远处,正和煦朝她浅笑着。

       作者有话说:

       肖乾拔出了他四十米长的大砍刀。

       最新章2分评发红包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