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金銮殿上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龙椅上的皇上身上。方才这里刚爆发过激烈争吵,地痞当堂指认二殿下贴身侍卫买通他,让他奸.淫云韶公主。暗五又陈述抓捕蒙面人时,  被陈佥事阻拦。太子党借此联劾二皇子,质疑二皇子才是主谋,请皇上责罚。

       二殿下愤而否认,称自己对此事毫不知情。贴身侍卫被迫承认自己与云韶公主有仇怨,的确指使了地痞奸.淫云韶公主,  但这事与二殿下无干。

       邬明修质问若非二殿下安排,  锦衣卫陈佥事为何会与一个侍卫合谋,阻碍抓捕凶手?陈佥事大呼冤枉,  称自己只是巡查路过,觉察暗五几人可疑,  这才将人拦下盘查。

       邬明修又将二殿下秋狩时掌掴云韶之事翻出,斥责二殿下罔顾亲情。二殿下坚持自己爱妹心切,  情急之下才出手管教了她。他甚至反咬一口,  指责邬将军与云韶公主走得太近,  于礼不合。邬明修干脆承认自己爱慕公主,即便如今她声誉受损,  他也愿意娶她。

       事情摊开到这份上,只要明眼人都能看清,  这事就是二殿下主谋。可二皇子党也只能昧着良心,为他们投靠的主子说话。现下双方已经争论完,只等皇上判决。

       皇上在众人的目光中,摆出了副慈父态度:“云韶此次受惊吓了。弘儿你约束属下不利,  的确有过错。一会你便带上朕的赏赐,  去探望她。”

       此言一出,  邬明修心都凉了。肖弘却是得意又高兴,勉强绷着表情应道:“是,儿臣知道了。”

       皇上这才板着脸道:“侍卫邓同谋害公主,判腰斩之刑,即刻执行。地痞牛二对公主无礼,秋后处斩。”

       邬明修眼中都是对皇上的失望,而肖乾神色无波,冷冷垂眸听着。皇上宣布了判决,便威严站起:“此事便这么定了。退朝!”

       可不待太监喊上那一嗓子,肖乾便越众而出:“父皇且慢,儿臣还有一事奏。”

       皇上只得停步:“说罢。”

       肖乾抬头直视皇上:“此次云韶出事,是邬将军及时相救,云韶才能幸免于难。出事那日也是邬将军将云韶抱回马车,两人已有肌肤之亲。加之邬将军与云韶两情相悦,不在意云韶此次遭遇,如此情深,令人动容。请父皇同意邬家求娶,为邬将军与云韶赐婚!”

       他一掀衣摆,直直跪下。邬明修反应过来,扑通一声也跪下:“恳请皇上赐婚!”

       太子党便跟着呼啦啦跪了一片:“恳请皇上赐婚!”

       皇上沉吟着,并不愿意遂邬明修的愿。可他已经偏袒了二皇子,若是还不给太子些颜面,难免被人诟病。考虑到云韶的婚事也不重要,她一个女儿家,能利用一两次已经足够,皇上终于松了口:“乾儿言之有理。那便选个良辰吉日,给云韶和邬将军完婚吧!”

       肖弘脸色变了变。他与邬明修的恩怨其实已久,自然不想看到此人得逞。可今日能保住自身已是不易,肖弘也不敢再多事,只得闭了嘴。邬明修叩谢圣恩,婚事便这么定下来了。

       夏如茵陪着云韶等到中午,太子和邬明修终于回府了,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肖弘逃过了处罚,好消息是云韶可以嫁给邬明修了。

       邬明修看起来仍是心气不平,可云韶已经开心了。她斜靠在床上,紧紧握住了邬明修的手:“修哥哥,我们可以成亲了!”她又哭又笑:“我要跟你去边关!我再也不想呆在京城了!”

       邬明修便心疼道:“边关吃穿都不如京城,臣真怕公主会不适应。”

       云韶用力摇头:“只要和修哥哥在一起,去哪都比京城好……”

       夏如茵与肖乾便退出了房门,将私人空间留给这对小情侣。院外,夏如茵感叹道:“虽然二殿下没有得到惩罚,但云韶能嫁给邬将军,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她有些羡慕道:“她还能去边关看大漠呢。”

       肖乾冷声道:“这事没完。云韶嫁给邬明修之日,便是肖弘付出代价之时。”他看向夏如茵,语调又柔和下来,抬手揉了揉她的发:“茵茵不必羡慕云韶。等你身体好了,九哥便陪你去边关。”

       夏如茵怔了怔,疑惑看他。或许是今日的阳光与秋狩那时很像,又许是这句“九哥”太理所当然,夏如茵忽然生了错觉,仿佛面前带着金色面具的人就是九哥一般。肖乾说完这话,才反应过来他现下身份是太子。他负手端起了往日的气度:“孤是说,等你身体好了,便让暗九陪你去边关看看。”

       熟悉感便淡去了许多。夏如茵如今身体有了康复转机,便也不将这话当成安慰,欢喜道:“谢谢殿下。”

       肖乾便道:“一会暗九回来,让他带你回趟家吧。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爹爹吗?”

       夏如茵微讶:“现下便去吗?”

       肖乾应是:“本来安排在晚上的,但是既然有人要来拜访,那现下就去吧。”

       夏如茵:“??”

       夏如茵回到房中,果然不过多久,九哥便来了。夏如茵跟他坐上马车,这才不放心小声问:“殿下为什么这么突然让我去看爹爹?他说有人会来拜访,所以让我提前去。什么人来拜访,他要让我出外避着啊?”她凝重起来:“九哥,我觉得不对劲。殿下他不会是还想对付我爹爹,所以动手之前,让我去和爹爹做最后道别吧?”

       肖乾一言难尽看她:“为什么是让你出外避着,不是让我出外避着?”

       夏如茵恍然:“也对哦,这便说得过去了。”

       肖乾心气难平,忍不住又伸手去掐她脸:“还说殿下厉害,说你崇拜殿下感激殿下。原来在你眼中,殿下就是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夏如茵想说当然不是!可是她很快反应过来,她现下是九哥的相好了!那她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九哥面前夸别的男人!

       夏如茵抓住肖乾手腕,恳切道:“不不不,九哥我弄错了!主要是之前,我也没见过几个男人,加上太子殿下又有光环,所以我才会误以为殿下很厉害我崇拜他。可秋狩时我见过世面了,才发现殿下其实各方面都很一般,就是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很平凡很不值一提啦。”

       肖乾:“……”

       夏如茵“嘶”地捂住脸抽气:“九哥疼疼疼!你怎么还更用力了呢!”

       肖乾微笑:“说,你继续说。”

       这样贬低殿下还不够?夏如茵绞尽脑汁:“总之,就是完全比不上九哥你啦!”

       这话显然救了她一命,肖乾那只手终于拿开了。夏如茵揉着被掐红的脸,嘟囔道:“男人真是麻烦,吃起醋来真可怕。”

       肖乾:“……”

       肖乾手又痒了。

       两人来到夏府,夏尚书早就得到消息,在府门外等着了。夏如茵看到夏尚书,便想起了李瑾蓉讲述的往事。夏尚书的确对不住娘亲,后来对她也多有忽视,但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夏如茵规规矩矩行了一礼:“爹爹。”

       夏尚书上下打量她,神色感触:“好,好……进来坐吧。”

       时是正午,夏如茵与九哥陪着夏尚书、两名姨娘和两个庶弟庶妹一并吃了午饭,一家人才坐下来说话。夏尚书朝那管家的姨娘道:“去把东西拿过来。”

       那姨娘便应了是,领着仆役们出外,又带着数十个箱子回来了。仆役们将箱子打开,夏如茵便见到了珠宝、布匹、被褥……很多都是大红色的。

       夏如茵微讶,心中有了猜测,夏尚书开口:“茵茵,这是爹爹自小开始为你准备的嫁妆,今日便提前给你了,将来你出嫁,也总算不寒酸。”

       猜测被证实,夏如茵有些着急问:“爹爹,既是嫁妆,为何要提前给我?”

       夏尚书便沉声道:“因为爹爹要离开京城了。李瑾蓉之事,在朝堂乃至京城影响都很不好,爹爹无颜继续为官,便向圣上提请了辞官回乡,圣上已经应允了。”他顿了顿:“后天,爹爹便要离开京城了。”

       这个消息让夏如茵呆住了。她半响方张了张嘴:“可是……爹爹,你们离开京城,我怎么办?”

       夏尚书仔细看她,依稀在她的脸上,看到了曾经那个为他不顾一切女子的模样。他的声音柔和了下来:“你不是有九爷吗?他会照顾好你的。”他看肖乾一眼,真正作为家长,给出了他的认可:“提亲什么,九爷可以派人来我家乡。若是你们成婚,爹爹便再回京城一趟。”

       夏如茵也看了看肖乾,还是觉得难过。夏尚书便叹道:“你娘亲最后那几年,总是说想回乡看看。可我那时只顾着自己仕途,根本没空陪她。如今没了官职,倒是一身清闲,可以长长久久陪着她住在那了。”

       他摆摆手,姨娘与庶弟庶妹便退了出去,肖乾犹豫片刻,也跟着行了出去。夏尚书坐在厅堂上方的八仙椅上,朝着夏如茵道:“茵茵,过来。”

       夏如茵行到他身旁。夏尚书神色沉静道:“茵茵,爹爹要走了,交代你几句话。爹爹虽是二皇子一脉,可近日才看清,太子殿下迟早登基。你那九哥虽只是太子侍卫,但殿下看重他。往后殿下登基,他也绝非池中物。你能跟着他,定是会一世荣华富贵。”

       “爹爹如今不在朝为官,往后也没法给你帮助,怕就怕他会负了你。”他顿了顿,大约是想到自己也曾经负了别人,便没法再说下去:“爹爹打算扶持你弟弟行商,希望能靠着往日同僚们的几分薄面,助你弟弟打下一些家业。若是他出息了做了皇商,爹爹便让他进京为你撑腰,让你有底气说话。若是他不争气,那也只能你自己好自为之了。”

       这番嘱咐话语让夏如茵红了眼眶:“爹爹……”

       夏尚书摆摆手,自怀中摸出了一大串钥匙,将它们放在夏如茵掌心:“除了那些嫁妆,这宅子也留给你。京城这般大,便是往后你成了婚,也总还要有个自己的家。需要回门的日子,也不必真跑那么远,便来这里看看。”

       铁质的钥匙很沉,长长短短近十把,夏如茵双手才能捧住。她只在李瑾蓉那看过几次这串钥匙,那是她曾经无法碰触的,夏府里她到不了的地方。偌大的厅堂只有夏尚书与夏如茵两人,因为关着大门,光线昏暗。夏尚书的目光一寸寸扫视而过,似乎想起了这里也曾经有过辉煌热闹的时光。

       夏尚书破天荒拉住了夏如茵的手,长长一声叹:“人啊,总是要到一切无可挽回时,才会知道什么该珍惜。爹爹对不起你娘,也对不起你。只希望往后,你能过得好吧。”

       这一夜,夏如茵和肖乾住在了夏府。夏如茵又回到了那个她居住了十六年的小院。小院的天还是那片天,一砖一瓦一门一窗,也仍是她看了无数次的模样。物是人非,曾经照顾她的仆役如今早就被遣散,只有兰青被传来,在她身旁伺候她。

       今日与爹爹的会面让夏如茵有些伤感,夏如茵躺在院中的小榻上,茫然看着天上弯弯的月亮。墙头却忽然一阵响动。有黑影腾地跃起,半蹲在了院墙上。

       月色之下,肖乾穿着长衫,头上包着发巾,若非站在院墙上,还真是寻常书生的模样。他歪头朝夏如茵一笑:“这位姑娘,又见面了。”

       伤感便如潮水,被肖乾这笑颜驱散。夏如茵心中,仿佛一瞬如春花开放。她站起身,行到院墙下,与墙上的男人对望。然后她也笑了开来:“公子,你的伞,还在奴家这呢。”

       肖乾便纵身一跃,跳去了她身旁。男人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了一把伞:“你是说这个吗?”他撑开伞,举在夏如茵头顶:“今夜月色太亮,这伞便借给姑娘,给姑娘遮遮月亮。”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夏如茵便抿着唇笑,接过了油纸伞。她撑着伞立于月色下,月华斜斜洒落在她的裙摆,她看起来好像个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仙子朝着肖乾笑:“这伞挺大,公子不如和我一起躲躲。”

       肖乾便毫不客气,也站去了伞下。夏如茵隔着伞柄,仰头看他:“哎呀,你怎么就进来啦?你得守礼推拒,我才会被你感动。”

       肖乾轻笑道:“可是小生修行尚浅,晒不得月亮。”

       夏如茵便又弯了眉眼:“那好吧,那我们一起躲去树下。”

       她拉着肖乾,两人在院中的树下坐下,一同撑着那把油纸伞。旁观了全程的兰青默默进房,关上了门,不想再看这两个傻蛋。她还犹豫了下,要不要给自家小姐送件衣裳,免得秋夜寒凉。可打开门一看,那油纸伞已经不顶在那两傻蛋头上了,而是斜斜对着门,将两人上半身都罩住了。

       夏如茵窝在肖乾怀中,一点都不觉得秋夜寒凉。她曾经不喜欢这间院子,因为这里处处都是她压抑生活的痕迹。得知李瑾蓉真面目后,夏如茵便愈发不愿回想。可现下,她觉得她不讨厌这里了。往后她再想起这个地方,只会记得今夜的弯月,九哥,还有油纸伞。

       肖乾便感觉,夏如茵圈住他的手慢慢滑动,自他的背爬过他的腰,最终落在了他的小腹上。这也放得太不是地方了……就算气氛真的单纯,肖乾也单纯不起来了。他低头,怀中的人也正仰头看他。那双素日干净的眸中,此刻却仿佛盛着两汪春水,勾得人心都颤。

       夏如茵红着脸,悄声开口:“月下私会了,那下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