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八场雨”

还没说话,程远山先弯腰把鸡蛋灌饼捡了起来。

他瞅了眼饼,沾了不少灰,不能吃了,心疼得撇了撇嘴。

紧张尴尬的氛围瞬间被他的动作打破了。

程倾对余抒笑了下:“我爸。”

说完她对父亲说:“余抒。您叫她小余就行。”

至于女朋友这句,她没介绍。

怕说的太直接,刺激到毫无心理准备的父亲。

程远山脸皮一跳,主动打了招呼:“你好,小余。”

余抒有点局促,乖乖地说:“叔叔好。”

程远山瞅了瞅这姑娘白嫩脸颊上的婴儿肥,心里暗叹一声,造孽啊。

程倾握了下余抒的手:“我出去跟我爸聊会,你在房间等我。”

余抒不太放心地拉住她,清澈眼眸里写满问询。

“没事……”程倾弯了弯唇角,“他没吃晚饭,我给他做份炒饭。”

余抒这才松开手。

房间的门关上。

楼梯上,程倾走在前面,很随意地问:“怎么不吃晚饭,就拿个饼打发?”

程远山:“懒得回家做,随便吃点。”

不是,刚才那画面,都不跟他解释一下啊?

程倾径直走到厨房冰箱前,用牛肉粒、鸡蛋、虾仁、玉米粒、鸡毛菜炒了一大盘米饭,香气四溢,米粒金黄饱满,配菜色泽鲜丽。

程远山咽了一下口水,没忍住,拿起筷子就吃:“还算有点良心,还知道给爸爸做饭啊。”

程倾倒了杯热水,应了一声:“吃饭别说话,您先吃。”

程远山被女儿久违的贴心蒙骗了,一口气把炒饭吃完了,就差把盘子也给舔一遍。

不过他还是想起来正事,轻咳一声:“今晚这……”

程倾看了眼空掉的餐盘:“您要开始兴师问罪了?”

程远山:“……”

这小狐狸,先做个饭贿赂他,现在他才问一句,她就说是兴师问罪了?!

他抬起手,手掌从额头往后,颇有些惆怅地捋了捋为数不多的头发:“也是……我先缓缓。”

那画面冲击还是有点太大,最重要的是人到晚上情绪起伏会更大,不适合谈事情。再说明天还要早起去亡妻的墓园,现在也不早了。

程倾站起来:“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谈。”

程远山:“不是,那厨房你不收拾了?!”

程倾扫了一眼厨房,又看了看桌上的空盘子,一副与她无关的语气:“谁吃的谁解决。”

程远山:“……”

这狗东西!

程倾上楼,脚步停了下,听到厨房里哗哗的水声,才继续往前走。

门才开,余抒就扑过来,脸颊还红红的:“没事吧?”

程倾摸了下她的脸颊:“没事。别担心。”

余抒靠过去,抱住她:“别跟家人吵架。”

“知道……”程倾看着她笑,“放心。”

余抒只能点点头:“那你快去洗澡,等你的时候我洗过了。”

程倾揉了下她头发,让她先躺下休息。

她躺下,戴上耳机看美妆视频。

连程倾什么时候出来都不知道,她的耳机忽然被抢走一只:“你要学化妆?”

“看看而已……”余抒把手机放下,耳机也摘掉,“毕竟技术不太好。”

程倾含笑看着她,目光深深。

她才发现这话有歧义,脸颊蹭得一下红了起来。

谁、谁谁技术不太好,她好得很!

程倾靠近她,清醇动听的声音敲击着她的耳膜,笑着问:“余小萝,你在想什么?”

红唇轻抿又分开,无声无息的诱人。

余抒盯着她的红唇,轻轻舔了一下唇,但很快按捺住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毕竟今晚是在程倾家里,明天又要早起,不适合折腾。

她在程倾脸颊上亲了一下,就欲盖弥彰地转过身,背对着程倾说:“晚安。”

程倾伸手,一把将她捞回来,从背后环抱着她,在她耳边问:“你干什么?”

温暖舒适的怀抱,清雅好闻的气息。

还是这种占有欲十足的姿态。

余抒被她圈在怀里,彻底陷进去了,讷讷地说:“明天还要早起啊。”

程倾亲了下她耳垂,笑:“知道了。”

房间里静了一会。

“其实我不太困……”余抒没忍住,问道,“这栋小楼,你是从小到大都在这里长大吗?”

“是……”程倾依旧环抱着她,回想起往事,语气也有些轻飘的怅然,“最开始是个平房,后来起了小楼。”

“那你一直是住这个房间吗?”

“嗯,不过我妈去世后就住校了……”程倾停顿了下,一向平淡的语气里难得多了几分嫌弃,“我爸做饭太难吃了。”

余抒没说话了。

她莫名有点难过,翻过身抱住程倾。

柔软身体也毫无保留地,全然贴近着她。

程倾问:“怎么了?”

余抒:“没事。”

程倾笑着叹了口气:“余小萝……”

怀中的女孩细腻柔软,敏感到能察觉她情绪的一点点细微变化。

这种感觉有些陌生。

因为她的情绪一向收敛得很好,不过也似乎没人这么关注过她的情绪。

可余抒不一样。

这个温柔敏感,细腻柔软的女孩,有着一颗干净清澈的心,容易共情,总是忽然因为一点遥远的小事心疼她。

程倾的心柔软得不像话,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好了,睡吧。”

翌日一早。

程乐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父亲,还在努力遮掩:“那个,爸,我想吃北边那家牛肉米线了,要不您……”

“你是我女儿……”程远山在厨房里忙碌,头都没回,“你一开口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程乐:“我……”

程远山:“还想给你姐姐打掩护?”

程乐吓得跳起来:“您怎么知道了!”

程远山扁了扁嘴,还能说什么,难道要说他昨晚撞见某些少儿不宜画面了吗?

程乐冲进厨房:“爹啊,爹,您可千万别老古董啊,我姐的终生幸福就把握在您手中了。”

“一边去……”程远山把火关了,“我要端面条了。”

程乐摸不清父亲的想法,站在旁边,唉声叹气。

好不容易才捱到程倾下楼,她拼命对她打眼色,咳了两声:“姐。”

程远山立刻往外走:“早饭做好了,你们先吃,我去买菜了。”

程乐:“哎?”

余抒跟在程倾后面,她扎了个高马尾,绒毛有点炸炸的,有点没睡醒:“早啊,乐乐。”

程乐:“……”

这一个比一个平静,原来小丑竟是她自己?

程倾把她拍坐下:“别瞎操心。”

程乐不满地嘟囔:“又要说大人的事小孩别操心,我马上就十八了。”

余抒忍不住笑,但她也不知道昨晚程倾跟她父亲聊了什么,爱莫能助地摇摇头。

吃过早饭,程远山正好买菜回来,他把车开出院子,停在路边。

程倾也拿着钥匙:“我也开车。”

程远山掐灭烟头,瞅了女儿一眼。

怕人家小女孩觉得尴尬,非要开两辆车。这么护短……是怕他说什么?

墓园不在云市,在乡下,三四个小时的车程。

程远山每半年来一次,每次就只待十来分钟,今天也一样,他打理了下附近的荒草,放下花,对程乐说:“我们到旁边等。”

等他们走了,程倾才弯腰,放下花。

她在墓碑前静静站了会。

清瘦背影依旧亭亭,冷清而静默。

许久,她转过身,对余抒说:“过来。”

余抒:“嗯?”

余抒走近了,才看清墓碑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是个清冷出尘的美人,又有几分书卷气,下巴微微抬起,神色有几分傲气。

程倾轻声说:“我爸是我外公的学生,穷小子,认识了我妈。他们一见钟情,相恋,结婚。婚后十余年也没红过脸。

直到我妈生病去世,头两年我爸很痛苦,人也消瘦得不像样子。长辈亲戚都劝他再婚,后来我也跟他说,让他再找个合适的人。”

余抒:“那他……”

问到一半,她忽然就觉得没必要再问了,事实摆在眼前。

程倾笑了笑:“他选了好久,才选中一个他认为会对我好的。确实,乐乐母亲很善良,对我也很好。但我……”

她停下,许久才继续说:“但我那时很失望。”

她的家庭、她的房间、她母亲养的猫,似乎也渐渐不再是只属于她的。

年少时见过父母婚后的甜蜜恩爱,不过数年竟似云烟消散。

凡人敌不过光阴,也不配拥有地久天长。

余抒听着她平静的声音,心里有些发涩。

想说什么,可言语太过单薄。

程倾却只是随口一提,往后退了两步,握住余抒的手:“走吧。”

态度干净利落,并不为往日的事而伤感。

返程也花了三四个小时,到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半。

程远山临时有事被叫回学校,走之前深深看了程倾一眼,意思是晚上有话要说。

程倾点了下头,转身就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余抒本以为要面对程倾的父亲,但这一整天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几乎没跟他有过独处的机会,倒也避免了许多尴尬。

晚饭也吃得很轻松。

吃过饭,程乐要拉余抒去散步。

程倾在浇花,说她不去:“你们去吧。”

余抒:“真不去吗?”

程倾点头:“不去。你们不用急着回来,玩得开心。”

等她们出了门,她依旧在窗边浇花,耐着等着父亲回家。

到了八点,远远地听见一阵踢踏的脚步声。

程远山瞅见她,又往楼上瞅了瞅:“乐乐她们都不在?”

“不在……”程倾神色淡淡的,“您想说什么,说吧。”

程远山神色认真地看着她:“这孩子多大了?”

程倾:“大二。”

程远山脸色一变:“不会是你的学生吧?!”

“爸……”程倾有些无奈,“最基本的师德师风,我知道。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程远山神色稍缓:“那就好……大二,才二十岁?”

程倾点头:“您想说什么?”

程远山深吸一口气:“多大的孩子。你怎么欺负人家小姑娘?”

程倾盯着他:“还有呢?”

“她才二十岁……”程远山叹气,“不是爸爸说你,她心性还不成熟,你自小就心性沉稳。你们不合适……我不同意。”

程倾:“您不同意?”

程远山:“还有,再退一步说。她这么小的年纪,要是喜欢上别人呢?”

“她喜欢上别人……”程倾终于开始回应父亲的话,“我不会拦着她。”

“但在那之前……”她话锋一转,声音平静却坚定,“我想要的,我会紧紧握住。”

程远山:“你听我说……”

程倾淡淡打断他:“您说的这些我都有考虑过,她年纪小,心性不成熟,这些我都知道,不需要您来提醒。”

她语气平和却强硬:“我不需要您为我的人生做出决定,我只听从我自己的心。”

程远山皱眉,语气也不好:“爸爸不是要给你做决定。”

一阵僵持的沉默。

窗外打了两声雷,有雨落了下来。

“那您就不要干预我的选择……”程倾随手拿起伞,她转身往外走,没几步又停下,“还是您觉得,这么多年来我都给您挣了面子长了脸,以后只能让您丢人?”

程远山脸色一沉:“我没这个意思!”

程倾没再多说,反手把门带上就出去了。

走过一条小路尽头,正好碰见余抒和程乐回来。

程倾撑着伞,快步走过去。

程乐笑滋滋地跑过来:“姐!”

程倾神色稍霁:“去哪了?”

余抒笑:“去看了音乐喷泉!”

程乐还在一边叽叽喳喳,说着今晚的事情。

她们回到家里,程远山站在客厅窗前抽烟,回头看了程倾一眼。

程倾拍了拍程乐:“乐乐,给小余姐姐找干净毛巾。你们淋了雨,赶紧洗澡。”

程乐察觉到父亲和姐姐之间的奇怪氛围,拉着余抒:“好啊,小余姐姐,你跟我来。”

余抒被少女拉着就走,有点担心地回头看了程倾一眼。

程倾对她笑了笑,示意她先上去。

等两人上了楼,程远山掐了烟:“刚才我语气太武断了,是我不对,爸爸先向你道歉。”

程倾依旧垂着眼眸:“我还是那句话。您不同意也没用。”

程远山:“爸爸好好跟你说话,你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

程倾静了下来:“您说。”

程远山:“小余家里呢,她父母知道吗?”

程倾:“父母不太管她。她最亲的阿姨……是我朋友。”

“你……”程远山欲言又止,“你怎么能对朋友家里的小辈……”

“我没做任何不道德的事情。”

程远山扯了下嘴角:“那她家里同意了?”

程倾:“会同意的。”

程远山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女儿年少时性子傲了点,但从没让他操过心,保送、奥赛、留学……一步一步,都走的很稳妥。

没想到她单身多年,喜欢的是同性……还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朋友的侄女!

他深深叹了口气,不知道再说什么。

程倾转身:“没事的话,我先上楼了。”

她站在楼梯上,背影清瘦,忽然开口:“爸。”

程远山:“怎么了?”

程倾忽然笑了下:“前不久我生日,您那天喝多了,打电话给我说您后悔了,后悔小时候没问我想要什么头花,喜欢什么小裙子,想要什么洋娃娃,也不知道怎么弥补我。”

程远山讷讷:“小倾啊……”

程倾语气转为平淡:“我早过了喜欢这些的年纪,不需要您给我买。喜欢的东西我自己买,喜欢的花我自己摘。

喜欢的人也一样,我追到就是我的。谁也夺不走,您不同意也没用。除非有一天,她不再喜欢我。”

前几句话云淡风轻,最后几个字却咬字很重。

程远山:“我……”

程倾继续上楼,没再多说。

才上二楼,正好遇到趴在楼梯口偷听的妹妹。

程乐讪讪地笑了下:“姐。”

一回家她就猜到父亲和姐姐吵架了,也感受到她姐在生气,实在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她怀疑自己有几百年没见过姐姐生气了。

就连当年她一不小心,洒了好几滴墨水到程倾的录取通知书上,程倾也没跟她生过气。

程倾嗯了声:“她呢?”

程乐:“回去洗澡了。”

她没敢问他们吵了什么,乖乖地让了路。

程倾绕过她,回到房间。

开了门,余抒正好洗完澡出来,见到她怔了下:“叔叔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程倾神色如常,“我先去洗澡。”

“你快点去,我等你。”

见她一切如常,余抒放下心来,坐下来吹干头发,才爬上床等程倾。

等的时间有些久,久到她困到睡着了,才感受到床往下塌陷一角。

余抒睡意朦胧地睁开眼,语气含糊地说:“怎么这么久?”

程倾嗯了声,将她揽入怀里。

清淡好闻的香味里还混着刚出浴后的水汽,一起钻到余抒鼻尖,把她唤醒了。她被她抱着暖洋洋的,很舒服。

余抒亲亲她的下巴:“怎么啦?”

程倾看着她,忽然捏起她的下巴,低下头吻住。

这个吻来得过于突然,热烈又直白。

余抒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她的舌尖已经进来含住自己的,被轻轻咬了两下,又被吮吻得呼吸不稳。

程倾才缓了缓,放轻了呼吸吻她,一边叫她的名字:“小抒。”

“嗯……”余抒被她亲的晕乎乎,十指与她的指尖相扣,柔和顺从地仰起头被她亲。

柔软的棉质睡衣被剥开,顺着床单落到了地上。

雪白细腻的肌肤,让人不敢用力留下指印。

程倾指尖一顿。

她答应余庭秋了……还不能欺负她的。

余抒见她停了,大概也猜到她是为什么而停,靠过来亲亲她,低低地笑了下,提出要求:“我要先来。”

她不能做什么,可不代表自己不能。

程倾偏过头,又好气又好笑地咬住唇。

半晌,她躺好了,算作默许。

余抒有点紧张。

这跟以前不太一样,她一边亲程倾一边想……最起码以前那么多次,她从没主动亲过程倾。

可今天她想亲她。

就揽着女人的颈,一下又一下吻着她的唇,温柔又热烈。

窗外的雨渐渐大了。

一场属于夏夜的狂风暴雨。

余抒轻轻舒了一口气,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了,白软脸颊绯红晕染,乌黑晶亮眼眸里满是水汽。

“我……”

她可以……到哪一步呢?

程倾说喜欢她,追求她……那她是不是想怎样都可以?

“小抒……”

余抒抬起头看了程倾一眼,只见女人轻轻咬着红唇,清丽冷淡的脸颊上满是隐忍,浅茶色眼眸里是温和的纵容。

余抒心里多了几分笃定的安全感。

温暖的怀抱是她的,清冷的温柔是她的。

这秋日果实般成熟饱满的身体,也是她的。

一切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

再比如那……她以前最多轻轻触碰一下。

可今天不一样,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好香。

余抒被蛊惑到了,目光中多了几分痴迷和恋慕,近乎迷醉的胡乱亲着程倾。

这么久,那么多次亲近时刻。

她安静得过分,也小心得过分,不敢显露半分情意。

唯有这次,热烈,也直白。

程倾被她亲的心软成一片,抱住她,清冷声音哑哑的,低沉而性感:“喜欢我吗?”

她从未对她说过喜欢。

余抒捧着程倾的脸一顿乱亲,语无伦次地说:“喜欢……特别喜欢你,喜欢亲你……”

她从不曾启口的。

压抑太久的,很深的喜欢。

程倾吻住她的唇,低语喃喃:“抱歉……我知道的太晚了。”

窗外雨声更大。

乌云沉沉,风声阵阵。

雨滴溅落。

许久,从薄被下探出一截雪白纤细的手腕,很快又被拉回去。

余抒呼吸不稳,在枕边躺下。

还没说话,女人含住她的唇。

——轮到她了。

这大概是她,生平第一次违背承诺。

程倾捧着女孩纤细雪白的颈,一边这么想。

跟女孩的青涩稚嫩不同,她一向冷静而从容,可此刻她素静脸颊也红着。

她深深呼吸,鼻尖时是年轻女孩独有的澄澈香味。

甘甜,温暖。

诱人沉迷。

程倾的声音有些低哑:“小菠萝。如果,你小阿姨不同意怎么办?”

“那、那就等她同意……”余抒声音不成调子,呜呜咽咽,像在哭。

程倾亲了亲她耳廓:“乖。”

声音是这么温柔,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对不起……”程倾在余抒耳边轻声说,“不该让你哭的。”

余抒呜咽着说不出话,只能任由她欺负。

做不到拒绝她,因为她也……很喜欢。

丝绸般光滑的肌理,触手可及的温度。

一向冷静平和的人,此刻像是失了控的,一遍又一遍吻着怀中的女孩。

程倾想起刚才的问题,如果以后余抒喜欢上别人……她不会让她喜欢上别人的。

她是她的,只能是她的。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属于她的。

夏夜狂风骤雨,也不知何时停歇。

乌云被晚风吹散,银白月亮露出弯弯一角,碎银般的月光照亮常年无人居住的房间。

明晃晃的月色落了满地。

万籁俱寂,唯有相爱的人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