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流光(二)

七月中,实习项目即将开始。

安可回了趟家,拎着大包小包回宿舍:“余小萝,快开门!”

余抒正在打视频电话,蹭蹭爬下床:“回来这么早?”

安可:“你干嘛呢?”

余抒:“打电话。”

安可:“你家程老师啊?”

余抒还没说话,电话那端的人听见了,发出一阵低沉愉悦的笑声。

跟那天亲她时一样的愉悦笑声,似乎很满意这个说法。

“好了,你跟室友先聊……”程倾在那边说,“先挂吧。”

那天回去后她出差了,还没回来。

余抒还没来得及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视频就挂断了。

她跟安可闲聊了几句,把安可拉上了,一起去吃饭。

童嘉叫她出去吃饭,就在明大附近的一家东北菜餐厅。

包厢里坐满了人,一见余抒进来就哄笑:“师母好!”

余抒红着脸:“什么啊……”

童嘉站起来,帮她拖开凳子:“师母请坐。”

余抒哭笑不得:“嘉嘉!”

童嘉:“师母有什么吩咐?”

余抒又不好意思又想写,扑过去跟她打成一团:“我要挠你了啊。”

童嘉:“别别别,师母手下留情!”

一桌人都在笑,这群学生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

还是安可试着给余抒解围:“再闹下去,不怕程老师骂你们啊?”

这话反而激起千层浪。

童嘉:“程老师是不是很凶?”

班长:“你写不出来题的时候,她会不会骂你?”

童嘉:“不会打你吧?”

余抒捂着脸笑:“真没有。”

也不知道程大教授平时有多凶,怎么都以为是她受够欺负。

童嘉早就严刑拷打,问过她两次,今天也只是开玩笑,并没有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让她难受,很快就把话题又岔开了。

吃过午饭,余抒陪着童嘉去买单结账,走得最晚。

才到明大校门外,她又看见了不想见的人。

她爸爸的那位旧秘书,新妻子站在树荫下等她。

余抒拍了拍童嘉的手:“嘉嘉,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情。”

童嘉:“找你的?要不我等你吧。”

“不用……”余抒朝她笑了下,“你先回。”

等童嘉走了,她才走到那位唐秘书面前,神色平静。

她不说话,柔软的女人不得不先开口:“小余,我这次找你……”

“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余抒立刻打断她,“是谁给你的脸,一次又一次来找我?”

温温和和的语气,却一针见血的犀利。

女人脸色发白:“你怎么……”

她没想到,上次还温柔柔弱的女孩,这次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余抒:“你是觉得我年轻,性格好,好欺负吗?”

上次见她还有愤怒,这次只有平静,甚至一眼能看穿这人的心思。

“真是可怜又可笑……”余抒语气加重,“请自重。”

教养使然,她说不出更难听的话,转身就走。

她心情有过小小波动,但很快重归平静,回到宿舍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干净。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事情已经不再会让她感到不愉快。

那次痛哭过一场,她记得的不是狼狈和伤心,反而是那个沉静温暖的怀抱。

到了午休时间,她很想跟程倾通个电话,但想到她那边是深夜,还是忍住了。

手机里正好有新的来电。

余抒才洗完衣服,赶紧擦手,按了接通:“这个时间你怎么没睡觉啊?”

“在你楼下……”电话音波里的声音很清晰,“下来。”

余抒眼睛一亮,穿着睡衣跑下来,一眼就看见程倾站在楼下,含笑看着她。

清瘦挺拔的身姿,端丽沉静的气质。

她笑着扑过去,一把环过女人的颈,声音里满是惊喜:“怎么提前回来啦!”

程倾也笑:“想回来了。”

余抒放开手,看她雪白衬衫都被自己压出褶皱来了,赶紧用手抚平。

“没事……”程倾问她,“下午有什么安排?”

余抒说:“去我小阿姨那边。”

程倾嗯了声:“那我晚点也过去。到时候见。”

余抒啊了一声:“那你来找我,没别的事吗?”

“没事……”程倾摸了下她头发,“想见你就来了。”

程倾才赶回来,回了家就要去学校。

她看了眼手机,临时改变计划,好像等不到了。

余抒想跟她说说话,但怕耽误她的事情,恋恋不舍地松开手:“那你赶紧回去,别太晚了。”

程倾抱了抱她,深深呼吸,才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先走了,晚点见。”

等她走了,余抒有些失落地站在原地:“这就走了……”

都不亲亲她吗?

这么想着,她又忍不住嫌弃起自己的黏人,摇着头笑了笑。

回到宿舍,又过来一个小时,余抒收到同城快递的短信。

她下楼,等着她的是一捧热烈浪漫的红玫瑰。

卡片是程倾手绘的建筑设计图,她提过,这是一间名为“江海”的博物馆。

那字迹也是熟悉的清丽流畅,写着——你的每一次心跳,江河湖海都知道。

余抒揉了下脸颊,唇角弯着,深深嗅了一下玫瑰的清香。

有的事情无需确认,她陷入了一场甜蜜的恋爱。

江河湖海都知道,

她也知道。

……

余庭秋才挂电话,她听见敲门声,说了句请进。

程倾站在门外:“庭秋。”

余庭秋:“程大教授,找我什么事啊?”

“庭秋,你先别跟我生气……”程倾直截了当地问,“我想问你一件事。”

余庭秋原本有点爱答不理,一听到那个女秘书又在永大校外堵着余抒,皱起眉头:“她是不是有病!”

程倾听她说了始末,平静地问:“去见见她。”

余庭秋知道她是出差才赶回来:“现在?我去就行了,你先……”

“不用……”程倾干脆直接地摇头,“走吧。”

余庭秋嘴唇动了动,但没说什么。

她开车,直接到姐夫的公司,毫不客气地把办公室的门推开:“唐秘书啊。”

唐秘书正在冲咖啡,受了惊似的回过头:“你们找我?”

余庭秋冷笑一声:“找的就是你。”

程倾伸手拦住她,对她摇了下头。

余庭秋深吸一口气,听到走廊上有人议论的声音,也知道她那位好姐夫过来了。她转身出去,顺手关了门。

唐秘书放下杯子:“请问你是?”

“你不用管我是谁……”程倾平铺直叙地说,“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不许你再去找余抒。”

穿职业装的女人柔弱一笑:“我好像记起你了……你是小抒的姐姐,还是朋友?你放心,我对小抒没有一点恶意,我只是……”

“我不管你对她有没有恶意……”程倾打断她,“请你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可我只是说了几句话,我下次……”

“你再敢找她试试。”

“我……我有什么不敢的?”

“你再去一次,我不介意让你的同事,你在老家县城的父母,你女儿同学的家长都知道你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

“我不会让你再打扰她。”

一向平和冷淡的人,此刻也动了怒意。

那双浅茶色的眼眸无声凝视着人时,有种沉静至极的压迫力。

唐秘书手一抖,杯子坠地时发出咔嚓的清脆响声。

她感受到了……说话的这个人不是开玩笑,而且她跟余抒母亲不同……她明显没有多少顾忌。

“怎么了?”余庭秋不放心地推开门,她刚才只听到了只言片语,看见满地碎瓷,冷冷地笑了下,“还以为你敢动手呢。就知道在男人面前装柔弱,真丢了我们女人的脸。”

程倾轻轻抬起下巴:“走吧。”

声音又恢复一贯的平和,仿佛片刻前厉声说话的人不是她。

唐秘书呼吸快速起伏着,盯着那道清瘦高挑的背影,柔弱神情下终于掩不住目光中的恨意。

只是这时,程倾又回过头,站在门边看了她一眼,目光雪亮锐利,让人无所遁形。

这一眼仿佛是在看路边的烂泥,平和沉静,迈步就跨了过去。

明明没有半分轻蔑,却让人自惭形秽。

唐秘书愣在原地,僵住了。

走廊上人还没散,程倾绕过去。

才走出大门,身后有声音传来。

“庭秋,你慢点……”余明怀追过来,“还有你这位朋友,是不是认识我们小抒?”

刚才余庭秋提到程倾时含糊地一带而过,他却敏锐地感觉到不对,怎么会突然有个陌生人这么关心自己的女儿?

程倾推了下眼镜,眼神静静扫过:“请问,您还有资格管她的事情吗?”

听到这句话,余明怀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

余庭秋嗤笑一声:“管好你的老情人吧。再敢到小萝面前蹦跶,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等开上车,余庭秋坐在副驾驶上,才笑着拍了拍手:“爽了,这种渣男和贱?人锁死就好,别脏了我的眼睛。”

程倾没什么情绪波动:“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小抒。”

“知道……”余庭秋立刻应了,“这些事我不会告诉她。”

程倾嗯了声:“你跟小抒约了几点见面?”

“五点半……”余庭秋看了眼时间,立刻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约了见面?”

程倾笑了笑,没说话。

她摘了下眼镜,有些疲倦地捏了下鼻梁。

余庭秋看着她风尘仆仆的模样,猜到她是先撞见唐琪纠缠余抒,才专门来这一趟。

也不知道她跟唐琪说了什么,但不用问,她很放心。

一直以来,只要是程倾做的事,她都很放心。

余庭秋轻轻舒了一口气,终于做下决定。

……

车一路行驶,到家时刚刚五点半。

在电梯口,余抒抱著书包,看见她们一起过来很是惊讶:“你们是在楼下碰到的吗?”

程倾嗯了声,随手接过她的包:“等很久了?”

余抒瞅了余庭秋一眼,无声地摇摇头——怕余庭秋生气,她不敢当着她的面跟程倾说太多话。

余庭秋走在最后,等她关上门,站在门口愣住了。

不对……她怎么把某个为老不尊的狗放进家门了?

程倾回过头问她:“今晚吃什么?”

“啊……”余庭秋被她问到了,“要不,点个外卖?”

程倾淡淡看她一眼:“我做饭。”

余庭秋:“啊?好啊!”

她跟程倾认识还是在国外留学那会,就因为蹭了一顿年夜饭,余庭秋单方面决定要跟程倾成为朋友,哪怕人家最初对她爱答不理,她也天天往程倾的小公寓跑,不为别的,只为蹭饭。

可惜程倾大多数时候在图书馆,根本没空做饭。

这都多少年了……

回想起往事,余庭秋决定短暂屈服一下,暂时不赶程大教授走了。

余抒有点紧张,她坐在沙发上翻包:“小阿姨,我那天看见一条珍珠手链,很适合你。”

“你别乱花钱……”余庭秋这么一说,却笑开了,“挺好看的。”

余抒看出她心情还不错,顺势跪在沙发上:“我给你捶捶肩。”

余庭秋笑了下:“无事献殷勤。”

余抒立刻捕捉到她态度的变化,一会给她捶背,一会给她端茶倒水。

余庭秋哭笑不得:“我又不是七老八十,倒水我自己来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她瞅着自家小白菜温顺听话的样子,再瞅了眼厨房里正系着围裙忙碌的那道高挑背影,心里忽然开始膨胀了。

这么多年来,谁有过这种待遇,能请得动程大教授洗手作羹汤?

余庭秋心情很不错,等坐上餐桌,她心情更好。

桌上摆着清蒸螃蟹,蒜蓉扇贝,红油辣子鸡,清炒藕片和冬瓜排骨汤,没一道是她不喜欢吃的,她也没客气:“吃吧吃吧,我饿了。”

程倾无声地笑了下,先给余抒盛了一碗汤。

饭桌上,余抒问起实习项目的事,余庭秋一一回答了,程倾大多时候是听着,偶尔提一点建议。

因为聊得是正事,也没有尴尬感,就这么吃完一顿饭。

吃过饭,程倾到阳台接电话,余庭秋拉住余抒问:“她经常给你做饭吗?”

“也不是经常吧……”余抒想了想,“我不经常过去她那里。”

余庭秋想明白了,说话也随意了,忍不住谴责她:“浪费!这么好的厨艺,你不去吃饭多可惜啊。”

余抒噗嗤一声笑出来,试探着说:“小阿姨,你这是让我多去找她吗?”

“懒得管你……”余庭秋懒洋洋地说,“要是她欺负你……”

明知她不是这个意思,余抒却红了脸:“嗯……”

余庭秋怔了下:“不是吧,你跟她,谁是1啊?”

这么年轻就躺0,也太丢老余家的脸了。

余抒:“啊?”

余庭秋深吸一口气:“也是……你知道1是什么意思吗?”

余抒红着脸,没说话,有点为难地点了点头。

她一向知道余庭秋是洒脱肆意的性格,说话也随意,可是实在不好意思跟她讨论这种话题。

余庭秋:“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年纪大了,开始力不从心了?”

性?生活那可真是终身大事,开不得玩笑。要是这一点上有问题,她可不会点头答应的!

余抒捂住脸:“小阿姨……”

余庭秋:“有话就说,你跟我不好意思什么?”

“那个,她……”余抒声音微弱,“她很少欺负我的。”

这是实话,之前程倾从没主动过,虽然这两次……她都做的很凶。

余庭秋恍然:“哦!”

她又想起之前小周小李她们说的话:程大教授是全世界最攻的受。

这个认知让她莫名开心,甚至有种报仇雪恨般的快乐:你也有今天!

她拍了拍余抒的头,很满意地说:“不错,争气。”

余抒快受不了她了:“我、我先去厨房洗碗了。”

“嗯,去吧……”余庭秋笑眯眯地点了下头,打量着余抒的背影,又看了看阳台上正在打电话的程倾。

正好程倾挂了电话进来,看到余庭秋那一脸莫名的笑意:“你笑什么?”

余庭秋:“小程啊。”

程倾:“你叫我什么?”

余庭秋笑着反问:“有问题吗?”

程倾凝视着她,也笑:“小阿姨。”

余庭秋大大方方地应了:“哎!”

程倾一怔。

余庭秋站起来,踱到她面前:“侄媳妇。”

程倾笑意一敛:“你叫我什么?”

余庭秋摊摊手:“侄媳妇啊。”

“为什么要这么叫……”程倾深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平和地说,“你非要这么叫,侄婿应该更合适一点。”

“不不不……”余庭秋摇摇头,“你错了。”

程倾:“?”

“毕竟你这个年纪了,难免力不从心,大家都理解的……”余庭秋啧啧两声,毫不客气地回击,“听说我们小萝才是做1的人呢。”

“人生苦短,好好享受吧……”余庭秋笑意灿烂,加重语气,“侄媳妇!”

作者有话要说:

程老师:我是1是0自有分晓,不必多说(微笑;

——

快五千字,勉强算我二合一趴(好吧有点太勉强了,我尽力了呜呜)感谢羊羊羊同学的深水!也感谢大家支持正版啦;

梅同学的加更看看写个免费番外或者啥,以及上本《一眼万年》最近也会放个片段。

正文只剩四章啦,预收满750但没法加更了。等完结抽奖20000点晋江币给大家好啦,鞠个躬.jpg;

对啦顶锅盖说句周一不更哦,社畜要去搬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