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尾声

    当天下午,张燕决定必须去半挂坡。一路上,她闭着眼睛,脑子里一会儿是姜平,一会儿是姜盐。她还反复回忆了党小明在医院告诉她孩子死了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胆小,为什么一辈子都在害怕,这么没主意,没安全感,没勇气,错过了多少时光,连累了多少好人,都是因为自己的懦弱。

    从北京市区到半挂坡大概两个小时,到半挂坡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张燕头一次发现中国北方农村这么美,这里四面环山,山坡上都种着栗子树,还没到打栗子的时候,但是山根下有的树枝已经被果实压弯了。村里只有三条道,旁边的房子都很朴实,大部分还是干打垒的建筑,每家门口堆着柴火,村里的道路干干净净的,傍晚已经有人把小板凳拿到门口,准备晚上乘凉聊天了。

    张燕不用问路,老远她就看见一片向日葵,就像姜平早就把路标为她做好了一样。向日葵后面有一所小房子,其实房门根本没锁,张燕一推就开了。里面有很多她眼熟的东西,有她和姜平在纽约用的旧咖啡壶,做出的咖啡别提多难喝了,还好,姜平是用这个壶插花用,但是里面的花已经枯干了。满墙都是姜平的画,张燕就像穿越了一样,在屋子里发呆,轻轻地抚摸那些她曾经相识过的物件,就像摸到老情人一样,最后她坐在厨房的一张小餐桌上,居然发现面前是一小碗葵花子,上面有张小条:隔壁老张炒的瓜子,看看谁嗑得快。

    张燕静静地坐下来开始嗑瓜子,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允许自己去想姜平,生活太快了,有这么多新的事情要去做,这么多钱要去挣,没有工夫给旧人。但是在半挂坡的小屋,时间凝固了,她不能做别的,只能坐在那里,嗑瓜子,想姜平,想怎么去找姜盐,她怎么跟儿子说呢?

    瓜子嗑完了,碗底有一张小条,上面写着:你赢了,保险箱密码:正转32反转过零两次87,正转13。张燕站起来扫了一眼小屋,没有保险柜。她毫不犹豫地走到姜平多年前画的那张半挂坡的画面前,摘下油画,后面有一块农村画布的帘子,掀开帘子,里面正是一个保险箱。

    张燕打开保险箱,一张纸掉出来,是姜盐的出生证,上面明确地写着父母是姜平和张燕。张燕亲了几口这个出生证。里面还有一堆文件,张燕拿出来看了一眼,都是账本,再仔细看,她发现这里面有很多往来账是党小明以前的公司和美国一家公司的往来账目,美国公司的地址让她警惕起来:海斯特街2号,就是她和丁强找到那个认识姜平的吸毒鬼的地方。张燕突然想起来陈警官跟她说,姜平手里有证据,难道这就是姜平带回来的证据?

    张燕继续翻阅保险箱里的文件,发现一个本子上写着“华侨奖学金”得奖者,她马上打开,上面有她自己的名字,有她妈妈的介绍,包括她妈妈主管的部门;再往前翻,有詹副部长的名字,他的孩子也得到了“华侨奖学金”,还有好多其他的干部子弟。

    张燕突然浑身发凉,她马上给老陈打电话:“陈警官,你好,你在里昂吗?”

    “谁啊?张燕吗?”老陈还不客气地打了一个哈欠说,“我还在纽约呢,这儿早上四点,我今天回里昂。”

    “老陈,我找到姜平要给你的证据了!”

    “……”老陈半天没说话。

    “老陈,你要的证据我都给你找到了。”

    “张燕,美方已经逮捕了萍姐和她的偷渡集团,他们的口供足够判党小明罪了,我在总结报告里已经把你和你妈妈跟案件的关系搞清楚了,这个案件的罪魁祸首是党小明,你们都不该受牵连。我不知道你找到的证据里有什么材料。你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

    张燕愣了,老陈是让她把这些证据毁了吗?“可是,你不回来处理这个案子吗?老陈?你不是说这个案子如果有结果,你的职业生涯才能画句号吗?”

    “我老了,张燕,到退休年纪了,坏人归案我就满足了。部里说调我回去来着,还能当局长,我都给拒了,里昂是个不错的小城市,我就在那儿好好待几年,然后准备回国退休了。”

    “老陈,那我该怎么办啊?”张燕迫切地需要老陈指导。

    “问自己的良心,按照自己的良心去做。”老陈说完把电话挂了。

    傍晚了,张大小姐抱着姜平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的一堆纸,一屁股坐在玉米地里,嘴里念叨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