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吃桃番外3

    修仙界对天资聪颖、资质上乘的天才修士们都有一个共识:越是妖孽的资质到了上三境越容易陨落。

    所以陆澜在玉清境后期渡心魔劫时, 便没有渡过去,因而走火入魔,杀了自己的师尊合虚圣君。——区区玉清境杀死太清境大能, 这事听起来就十分荒唐, 然而还是有不少人相信了。

    修仙界众人对陆澜的评价是“天纵奇才”, 而在得知她与魔修往来, 并且在很多次元修与魔修对峙的事情上, 她都选择站在魔修那边后,对她的评价又多了许多, 什么“心狠手辣”、“离经叛道”、“邪魔外道”等, 就差没指着她的脑门写上“叛徒”二字了。

    即便这样,合虚圣君也没说要将她逐出师门。但他还是受到了来自宗门内的压力, ——万峰阁内的诸多主事、长老都担心她坏了万峰阁的名声和规矩, 还会给其余弟子带来负面的影响,纷纷要求掌门处置她。

    陆澜也省得让师尊为难,直接叛出师门。时任万峰阁赏罚堂堂主的合虚圣君的师弟居繇真君, 因掌门闭关,便代罚陆澜,废掉了她的右手, 陆澜因此与万峰阁势不两立。

    叛出师门后的陆澜在四大凶城之一的赤城修行,她先是根据万峰阁的《御剑指法谱》琢磨出了左手御剑的指法, 然后又琢磨出了融合元气、魔气的心法, 将之命名为《九真九和心法》, 不仅以一人之躯驾驭数件灵器,还能驾驭魔修使用的魔剑。

    因其实力强悍, 出手又狠绝,很快便有了一个尊号——赤城尊主。

    昔日受过她的大恩的魔修都以她为尊, 成了她的手下,人称“九魔将”。

    有魔帝看赤城尊主不顺眼,也容不下她一个元修在魔道称王称霸,便带着一群魔修杀了过去。结果赤城尊主以玉清境的修为将之斩杀,其手下的魔修也无一能从赤城逃出。

    此一战,修仙界之人皆意识到了赤城尊主修行的心法、功法之变态。

    不少魔修都慕名而来,投入赤城尊主的麾下,其余魔帝也不敢与之正面刚。渐渐地,她从一方霸主,成了魔道霸主。

    不知哪儿传出的消息称赤城尊主要报复万峰阁和元修,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合虚圣君出关,得知弟子的背叛和所作所为后,十分痛心,便前往赤城问罪。怎料正在渡劫的赤城尊主彻底走火入魔,与合虚圣君大打出手。

    这一战之激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其结果却没几人能亲眼所见,——那么激烈,他们若敢靠近,分分钟被秒成渣渣。

    他们只知道在那一战后,赤城尊主的修为提升到了上清境,合虚圣君却身消道陨。

    修仙界哗然。

    居繇真君继承了掌门之位,然后势要为师兄报仇。他召集了修仙界六大宗门的大能,花了多年,制定了详细缜密的计划,然后领着数千修士杀到赤城。

    这次大混战后,赤城尊主被杀,九魔将也只剩月下笛一人逃脱,其余魔修,死的死,散的散,赤城也被夷为平地,不复存在。

    令修仙界谈之色变的赤城尊主,便就此成为修仙界的反面教材,她过往的事迹,也渐渐成为传说,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为赤城尊主唯一的徒弟,夏寻幽在她所憧憬、敬爱的师尊叛出师门之后的很长一段日子并不好过。

    在众多异样的目光下,她的话越来越少,性子也越来越冷。

    众人认为她是该心中羞愧的,她也该恨赤城尊主连累了她跟合虚圣君的名声的,因此才会摆出这副神情。

    可他们并不清楚,夏寻幽并不羞愧。她刚想跟师尊分享自己已到无相境修为的喜悦,便被这消息砸的失魂落魄。

    她确实恨赤城尊主,但却是恨师尊舍下了她。

    为什么就不愿意等她出关,不愿意问问她是否想要跟着离去呢?

    赤城尊主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她千里迢迢赶到赤城,然后看到昔日虽然有些离经叛道,有些高傲,有时候又孩子气,但对亲近之人十分宽容、温暖的师尊,慵懒地靠坐在冰冷的黑曜石椅上,高高在上、目光森然地看着她:

    “滚。”

    不要问我为什么,别想正义凛然地斥责我。

    赤城尊主幽幽地看着她一手带大,向来乖觉的唯一的弟子。

    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对师尊、弟子而言都是一种背叛,但她就是这么做了。她不希望他们问她原因,她也不想再从他们的眼里看到流露出的失望或是怨愤。

    夏寻幽离开赤城时的心情如何,无人可知。

    她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在她闭关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宗门上下都说这是因为师尊跟魔修往来,被魔修影响了心性;也有的说她是受到了蛊惑;更有的开始咒骂,觉得她出生时因“阴阳双生咒”险些死掉时,合虚圣君就不该救她!

    合虚圣君出关后,宗门的人便迫不及待地将赤城尊主叛出师门的事情相告,夏寻幽见到他时,他正愁眉不展。

    “师祖……”

    “寻幽来了?坐吧!”合虚圣君待她一如从前。

    她刚坐下,合虚圣君又道,“你也想聊十三徽离开师门的事情?”

    夏寻幽注意到师祖用的是“离开”而非世人所说的“叛出”。顿了下,颔首:“她不愿见弟子,见了甚至也不愿意多言。”

    她没说师尊冷声让她滚时,她的心疼得像正被凌迟一样。

    合虚圣君道:“十三徽自幼心高气傲,从不愿意让人看见她不堪的一面。你在她身边这么多年,是否曾经留意过她的右眼?”

    夏寻幽回忆起她初见师尊时,她刚好站在师尊的右边,然后师尊瞥了她一眼后,便稍微动了下,右额的发丝滑落,遮住了她的右眼。

    还有一次,她趁师尊睡着,悄悄靠近她,想知道师尊除了头发和眉毛之外,眼睫毛是否也是银白色的。结果她刚凑近,师尊便睁开了左眼,吓了她一跳。

    “师尊的右眼怎么了?”

    合虚圣君道:“你该听说过她们陆家有‘阴阳双生咒’的诅咒,所生的孩子必为一阴一阳的龙凤胎方能存活下来。而她出生时,却只有她一个孩子,所以咒发后,她天生经脉尽断,元神孱弱,右眼几乎看不见东西,还有各种痛苦的病症。”

    夏寻幽虽然知道“阴阳双生咒”,却不清楚师尊初生时竟是这般惨。

    “我虽替她驱了‘阴阳双生咒’带来的伤害,保住了她的命,‘阴阳双生咒’带来的好处也逐渐显现,——就是天生便能修出元神,修为还高。——但我也未能完全治好她,她的右眼虽然不算失明,看东西却十分模糊。”

    合虚圣君一声叹息,“连着小小的缺陷都不愿让人知道,心高气傲如她,这时候又怎会愿意见你?”

    “可是弟子并未觉得如今的师尊是不堪的!”夏寻幽道。

    这话听起来同样有些大逆不道,毕竟一个坠入魔道的叛徒,还不算不堪,那不是赞同了对方的所作所为吗?!

    不过合虚圣君却未有呵斥之言,而是问:“你相信十三徽?”

    夏寻幽目光坚韧:“弟子相信师尊。”

    合虚圣君道:“我也不信她真能抛下我们。”

    夏寻幽眉头一松,略有喜意。只要师祖仍站在师尊那边,师尊定然不会有事。

    合虚圣君又道:“她修行的速度太快,不用多久,便会到结丹。而她如今修炼的功法诡异,结出的内丹也必然不同凡响。此前修仙界未有此先例,若是天意那还好,可若为天道所不容,等她晋升太清境时渡劫怕是会极为凶险。”

    夏寻幽愕然。

    合虚圣君道:“你修行也有近百年,理应知道,这天地蕴藏的玄妙道法太多、太高深了,便是我已入圣,却仍摸不得飞升的门槛,可见天道的考验有多深奥。而‘阴阳双生咒’,乃至世间诸多玄妙的事情,眼下也并非能用我们这浅薄的知识可以触摸得到的。”

    夏寻幽不明白师祖为何跟她说这番话,但这话深刻地印在她的脑海中,然后在后来的她的思绪钻进了死胡同时,给她开了一道小门。

    合虚圣君掐指一算,眉头微锁:“她快要渡劫了,我去看着她,你便安心修炼吧!”

    夏寻幽想跟着过去,合虚圣君语重心长地道:“若我们发生不测,那这一脉便只剩你了。往后的路或许会很难走,但你必须坚持。如果有想不通的事情,不妨去书院找院长君无厌,她或许能为你指明道路。”

    夏寻幽感觉师祖像在安排后事,她的心头越发不安。

    ——

    世人皆以为合虚圣君是为了清理门户而去找赤城尊主的,可夏寻幽知道,合虚圣君不可能会对他耗费半生修为也要救回来,收为弟子,将毕生所学只传授给一人的陆澜出手。

    他们还说合虚圣君为赤城尊主所杀,夏寻幽也不相信。纵使陆澜走火入魔,彻底成魔,她也定然不会弑师,因为合虚圣君于她而言是比她爹娘还重要的人。她或许会跟合虚圣君置气,会叛逆、违背师命,却绝不会杀了他。

    但夏寻幽一个人不相信有何用?

    合虚圣君死了,赤城尊主龟缩在赤城不出。万峰阁损失了一位掌门、圣君,宗门上下无不愤慨、怨恨赤城尊主,恨不得生吃其肉,用口水淹死她,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夏寻幽站在人群中,格外格格不入。

    而可笑的是,在这种大家悼念合虚圣君的时期,却有道貌岸然的人想趁机瓜分他留下的东西。灵符、灵器、天材地宝、仙草丹药,哪样拿出手,不是价值连城的?

    只可惜,他们很快就发现,合虚圣君早已将白玉山划归夏寻幽所有,也就是说,除了掌门之位外,别人根本无法从她那儿拿走任何东西。

    她的师尊是赤城尊主,所以很多人都不满她得到了白玉山。明抢不成,便暗算。

    新掌门居繇真君在部署讨伐赤城尊主之时,还将她排挤在外,生怕她会给赤城尊主通风报信。并且在他们出发前,他找了个机会将她罚去禁地,若不是有人通知她,她还不清楚有这一回事。

    只是纵使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赤城,去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她亲眼看见师尊陆澜将自己的内丹剖出,然后身体灰飞烟灭,元神也消散于天地间。

    陆澜最后的那一眼,目光似乎停留在了夏寻幽的身上,也是这一眼,让夏寻幽觉得,雪融了,雪中仙也跟着化了,而她的心却结了冰。

    ——

    桃溪真君细长的睫毛颤了颤,自幻境中醒来,呢喃:“师尊……”

    注定不会得到回应,她抿唇,拿出一个密封的盒子。眼神深沉幽暗地凝视了片刻,又收了回去。

    师尊的内丹,她怎会让旁人染指,便是师尊的亲哥、信任的属下也不行。

    调理好身体,她继续御剑追寻。行至玄元国北境时,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便找到了当年的那座雪山,雪山下的山谷有一块石头。她还记得师尊当初嫌弃她的字丑,后来她努力修炼的同时,也研读诗书,苦练书法。

    师尊死后,她曾游故地,然后在那石头上刻了字,——她多希望师尊能回答她,哪怕入梦告诉她答案也好。——又在上面施加了术法,免得水流将字痕冲刷掉。

    桃溪真君来到昔日的那块石头边上,她收起回忆,刚要触摸旧石,目光却微微呆滞。

    为了不让人看见上面的字,也为了不让水将字痕冲刷掉,她特意施加了术法,另外将刻着字的那一面翻到下面。可如今这石头却有被翻动的痕迹,所刻的字也显露了出来。

    “师尊?”桃溪真君呢喃,突然回过神,果断地御剑四处搜寻。

    除了师尊,不会有人知道这块石头上面刻了字。哪怕是凑巧被人发现上面施加的术法,将之翻过来,那也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而“师尊回来了”的可能性,她也不愿意放过。

    “阿啾——”

    北境,盘南城外郊区的一座凉亭里,陆澜猛打了个喷嚏。

    她扯了扯明显比大了不止一号的衣裳袖子,一圈一圈地将它卷起来,直到袖口刚好到手腕的位置。

    忽然有两个路人走进来歇脚,他们瞥了她一眼,没去离去,而是自顾自地聊着天。

    “听说义庄最近总是失窃。”

    “死人身上有什么好偷的?”

    “嗐,人死了也希望能走得体面一点嘛,所以总是会给死人换一套光鲜亮丽的衣裳,有些富人还会留些钱财进棺材里。”

    “那贼人是会惦记。”

    另一人神情复杂:“那些钱财和珠饰倒是没丢,反倒是那些女尸的衣裳丢了,要不是仵作验过女尸没有被那什么的痕迹,否则人家定要以为是那啥了。你说说,什么人会偷女尸的衣裳呢!”

    陆澜动作一顿,背着手转过身去。

    死人的事,能叫偷吗?那叫借!

    正想着,忽见空中有一道身影迅速飞过,她“唰”地往旁边一缩,借着柱子遮挡自己的身体。

    “上清境后期,长本事了呢,小怜儿。”陆澜扯了扯嘴角,趁着那道身影飞远,赶紧溜了。

    桃溪真君心中微微悸动,她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十几岁的乌发少女正在路上狂奔……明明身后也无人追赶。

    桃溪真君眸光一沉,御剑飞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篇番外啦,全文就写到这儿啦!

    大家如果感兴趣快穿题材的话,那就在《反派沉迷种田后[快穿]》见!

    话说前两章,明明啥也没有,但总是网友审核不通过,然后待高审,难道是“吃桃CP”是什么敏感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