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特别收录 贝斯塔的烦恼

    我叫贝斯塔。

    侍奉于伟大的英雄王伽泽鲁,梦想是从事为人类造福的研究。

    尽管梦想破灭,我也继承父亲的足迹成为了武装国家多瓦尔贡的大臣。

    ——不,那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

    因为自己那愚蠢的嫉妒,让我失去了这个地位。

    当时我在所属的工作部队里,和长耳族技术人员共同开发新型兵器。

    那是被称作“魔装兵计划”的机密计划,名叫凯金的男人被选作开发队长。

    凯金是铁匠出身的平民,却有着丰富的知识,为人勤奋,深受部下信赖。虽然有些过于热血,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上司。

    但是,我无论如何也看凯金不顺眼。

    并非因为他是平民出身。

    在那时,凯金的技术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名匠,所以我才对他心生嫉妒。

    凯金在祖业上立名,研究也取得了成果。与之相比,我只是个除了做研究以外一无是处的男人。

    出身侯爵家庭的我,注定将来会成为大臣。

    父亲健在的时候,我隶属于军队,从事研究工作,但家里人认为那只不过是不务正业。

    我很不甘心。

    我没有政治家的才能。既没有父亲那般沉着冷静,也不具备伽泽鲁王的领主风范。尽管如此,侯爵家的佣人们十分优秀,他们会铺垫好一切,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也能够在政治世界里充当好侯爵的角色。

    而且,大臣不止一名。

    伽泽鲁王和众长老会制定好国家运营方针,而我,只是可有可无的装饰而已。

    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为伽泽鲁王效力。当时我认为,已经没有什么事能让自己得到认可了。

    正因如此,我才很反感凯金。

    凯金即使去当个铁匠也能为伽吉鲁王作出贡献,而我却只能埋头研究,这也太不公平了。

    而且我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从事研究。

    父亲病倒了,病情日渐恶化,我成为侯爵家家主的日子也逼近了。

    如果不尽早拿出研究成果,就将一辈子都无法得到伽泽鲁王的赏识郁郁而终。唯有这点,是我无法容忍的。

    因此,尽管凯金主张研究要脚踏实地,我也无视了他的意见,强行推进实验。

    结果引起了计划核心“精灵魔导核”的暴走,实验以失败告终,而计划本身也被抹消为“不存在之事”。

    我陷入茫然,家人则替我在背后动了手脚。

    不知不觉间,凯金背负了所有的责任,被迫离开军队。

    回过神来,我已经成为了大臣。

    如此一来,已经无法坦白地道歉了。不知何时起,我走上了无趣的人生道路,似乎活着就是为了找凯金麻烦。

    *

    「那时候实在是抱歉了」

    突然想起这事,我向凯金道了歉。

    凯金听到后则一脸迷惑地看着我。

    「说的啥呢? 从莉姆露老爷那里拿不到模型增产的预算吗?」

    「不,这事已经得到批准了。陛下笼络了缪尔迈尔阁下,成功汇集了丰厚的资金」

    「那你道的什么歉?」

    「啊,以前的事了。把你赶出军队,还天天找你麻烦。不过有一半是部下们揣测我的意图干的好事,时隔多日,突然想起还没跟你道歉呢」

    「都多久之前的事了,而且你不是已经道歉了吗」

    凯金不禁苦笑。

    确实我来到这个国家时,已经道歉了。那毫无疑问是我的真心话,不过我还是想正式地向凯金谢罪。

    …………

    ……

    …

    在这个国家,令人惊讶的事接连不断。

    尽管只是借口,但我还是要说一句,真是忙得顾不上惊讶了。

    伽泽鲁王已经够自由奔放,然而莉姆露陛下则更加离谱,居然把重要的工作交给我这样的人。

    一开始的难题在于如何教育魔物,拜托我教他们读书写字算数的时候,我脑中甚至产生了个不敬的想法,怀疑这人是认真的吗?

    顺便一提,算盘是非常便利的计算机,多瓦尔贡也在用。莉姆露陛下做了试作品,用法基本一样,顺利地采用了。

    教育内容不止是基础学习。

    还拜托我教授礼仪。

    教魔物学礼仪?

    这人说些什么呢——我会这么认为,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我问了问是出于什么目的,莉姆露陛下只是笑着回答说。

    这个嘛,将来也想和人类进行交流。

    这办不到吧,我是这么想的,但我没有拒绝权,只好点头接下了任务。

    不过,这工作比想象的要有趣。

    以朱菜大人为首,哥布丽娜等女性们都积极地学习礼仪,男性也不甘落后,为了让外表看起来没那么凶恶,学会了如何礼貌地接客。

    魔物们比想象中更加好学,我教起来也很愉快。

    原本说好只是在研究设施建好之前帮下忙,不过现在也定期地进行讲习会,对我而言,都是很有意义的时间。

    在此期间,研究设施建在了被称作封印洞穴的地方。

    回想起来,当时只有最低限度的研究设备,不过一想到能够再次埋头研究就志高气扬。

    那时介绍给我的龙人族伽比鲁阁下,之后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友。他那天马行空的想法,刺激了我忘却已久的探求心。

    刚被带到这里时还有些不知所措,如今则对伽泽鲁王充满了感谢。

    可以断言,现在的我是幸福的。

    但是。

    也并非毫无问题。

    我现在正想去拜访凯金商量这事。

    ……

    ……

    一直记挂的抱歉也说出口了,直入正题吧。

    「是吗,你能这么说就最好了」

    「亏你说得出。而且,正题不是这个吧」

    「嚯,亏你知道」

    「那是当然。你以前就是这样,难以开口的事总是放后面,先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这么一说,或许确实如此。

    跟凯金也是老交情了,知根知底。如今也没有顾虑什么的必要,我决心说出正事。

    「其实,有个事想找你商量」

    「商量?预算都通过了,应该不是什么要紧事吧」

    预算确实挺重要的,不过这次是其他事。

    「当然要紧,比起预算更重要」

    「……嚯?」

    我自己也没想到会为了预算以外的事情这么烦恼……不过也罢。

    如果是凯金,想必会给出这个难题的答案吧。

    「其实,在莉姆露陛下的研究所……」

    「等、给我等下!是莉姆露老爷秘密进行的研究吧?轻易说出口也没关系吗?」

    有关系。

    这种事,用不着提醒也很清楚。

    可是,实在忍不住继续保持沉默。

    毕竟,那可是几百只恶魔族在进行受肉!

    其中还有上位魔将。

    而且是支配者阶级的。

    如此恐怖的存在,就在眼前进行受肉,而且还不小心看到了莉姆露陛下给他们命名,还请体谅一下我的心情。

    虽说有保密义务,不过这事是不是向伽泽鲁王汇报一下比较好……

    其实,莉姆露陛下也没有下封口令。

    而且签过技术协议,有我参与的研究成果,如实分享给多瓦尔贡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啊……

    「那就避免直说,抽象地请教一下。在那个研究所里,量产着足以和世界开战的战力,你觉得这事该不该和伽泽鲁王汇报一下?」

    凯金所言极是,所以我也把说法包装了一下。

    可是,凯金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还要激动。

    「等、等下等下等下——!贝斯塔啊,你怎么突然说出这种事!」

    「唔?很难懂吗?包装过头了啊」

    「蠢货!不是这回事,刚才的发言哪里包装了啊!」

    这不应该啊。

    重要的内容已经收起来了。

    「哈哈哈。没事,要是问起具体的内容,凯金阁下也得抱头苦思。所以,只是想听一下你直白的感想」

    「我可不会被一句没关系就盖过去喔?」

    你以前就是这样,一旦有伤脑筋的事就容易逃避现实——凯金毫不客气地说。

    但现在我得担心更重要的事,听不进他的忠告。

    「那么,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是藏在心里,还是老实向伽泽鲁王汇报呢。

    凯金认真地思考着我的问题,挠着头回答说。

    「贝斯塔,你是累了啊。今天就先回去吧,喝点酒休息一下如何?」

    凯金说罢,歪嘴一笑。

    啊,这家伙,逃避了啊……

    「这可算不上是回答啊!」

    「混账东西! 这么重大的案件,别拖我下水啊!」

    凯金说得对,但我也不能就此退缩。

    「别说这种话嘛,就当帮我个忙!」

    「不不不,我已经被放逐出国了,不像多瓦尔贡的贝斯塔侯爵大人,我没必要负起责任」

    「别这么见外。对我来说,凯金阁下现在也是我尊敬的上司!比起爵位,职位更重要。你以前不是这样带领部下的吗!」

    「啊,你这家伙! 所以刚才才跟我道歉吗,不愧是你,坏脑筋转这么快……」

    如此这般,我和凯金的攻防持续了一段时间。

    我想拉凯金下水,凯金则想逃走。

    但是,胜负已定。凯金责任感强,都说到这份上了,是绝对不会不负责任地逃避的。

    「嘁,知道啦。详细说来听听」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和我预想一样,凯金最终还是愿意和我商量了。

    我满足地歪嘴一笑。

    *

    地点转移到迷宫里的高级酒馆。

    说起矮人族,不得不说酒。

    与其说矮人族,我外表看起来更像是精灵族,不过酒也是我的嗜好。

    这个国家的好酒应有尽有。而且,店员也被贯彻了保密义务,即使不小心被听到了,也不用担心会泄露出去。

    这里是有安全保障的地方,最适合用来商量秘密。

    「那你自己想怎么办?」

    凯金这么一问,我也老实地吐露心情。

    「要是保持沉默,当真发生问题的时候就麻烦了。既然没有下封口令,我就有汇报的义务」

    听了我的回答,凯金点了点头。

    「也对。按照当初的协定,这算不上告密。而且,你的正式立场还是多瓦尔贡的侯爵阁下吧?」

    对啊。

    都给忘了,爵位并没有被祖国抹消,我自己也没有奉还爵位。当我在家中茫然若失的时候,是伽泽鲁王绑架了我,送到了莉姆露陛下这里。

    当时根本没有工夫去考虑祖国的立场。

    多瓦尔贡的贵族没有自己的领地,所有的土地都归属于矮人王,只是以出借的形式交给贵族们管理。

    况且,和其他国家相比,领地的概念也不同。

    多瓦尔贡的大都市分为中央、东、西三处,加上在山脉脚下延绵的庄园,以及利用天然洞穴建成的坑道内住宅群。

    贵族管理的是在坑道内划分的住宅群。

    换句话说,就是莉姆露陛下所言的户籍管理。贵族的职能在于管理所划分的居民,并从居民身上征收税金。根据爵位不同,管理的户籍数也不同。

    身为侯爵的我,其实有相当的收入。

    之前表现的如此失态,让伽泽鲁王彻底失望,被收回爵位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到现在,我还是一名侯爵。

    也就是每年的税收都正常入账,从上一辈就开始侍奉我家的优秀管家,把所有的麻烦杂事都处理妥当了。

    给家人的工资也从税收中正常支付,原本我就并非是被放逐出国,随时可以回老家生活。

    只不过,我没打算也没计划要回去。

    毕竟,这里的生活更有趣。

    而且,还有追随我而来的佣人们,生活甚至比在多瓦尔贡更奢侈。

    佳肴美酒。

    现在可以尽情地做研究,这种生活对我来说如同天国。

    唯一的难点是缪尔迈尔的钱包守得很死——啊,话题偏了。

    「唔姆,你说得对。从侯爵的立场来看,也不能背叛伽泽鲁王」

    「保持沉默也不等同于背叛,不过毫无疑问汇报是你的义务」

    也是啊……

    这种事,用不着说也很清楚。

    可是,问题在于怎么汇报。

    「那就,坦白直说? 这里培养着足以毁灭世界的战力——」

    「喂喂,你喝多了。可是,真的有那么严重吗?」

    嗯,这酒也很棒。

    停不住口,醇厚的口感,爽口芳香,这芳醇的口味,仿佛能让我从烦恼中解放。

    这个嘛,我想想。

    「你知道乌尔缇玛和卡蕾拉吗?」

    「喔、哦?当然知道,你醉了吗?别突然转移话题」

    「不、我又没转移话题,这种事,不喝醉都说不出口」

    「那这,难道说……」

    「正是如此。其实那几个小孩,也是其中战力的一部分」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就能理解管制冒险者的警察为什么这么强了。在警备队里也没见过,还以为是在哪里特训的秘密部队……」

    看来,凯金也多少理解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特恩佩斯特,没有人会跟警察动粗,也没有人对法院的判决提出异议。

    因为拥有压倒性的力量在管制着犯罪者。

    无论在谁看来都很明显,他们的战斗能力十分突出。用冒险者的标准来看,即使是末端的警察官,也超过了A级。

    「欸——?足以和世界开战的战力,是指警察?」

    「嗯。不觉得这伪装很完美吗?」

    「不,就算你这么问我也答不上来」

    凯金一脸困惑。

    也十分理解凯金的心情。

    能够毁灭世界的恶魔战力,居然充当着保护市民的警察。

    「就算向伽泽鲁王汇报了,你觉得会有什么反应?」

    「啊、啊这。那自然是……原来如此,怪不得说难以汇报」

    「对吧?绝对不会相信的。而且,还很有可能传出不好的流言,说我脑袋傻了。伽泽鲁王应该会相信我,但传信人都是石头脑瓜子,一定会怀疑我说的话」

    「确实」

    凯金嘀咕了一句,一口干了满盛的酒。

    他的眼神在抱怨着,这完全把我拖下水了啊。

    所以我轻轻笑着问道。

    「你觉得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嘛……坦白汇报也很伤脑筋啊。这事我也挺纠结……」

    之后保持了一阵子沉默。

    空酒杯里又盛满了酒。

    该怎么办才好,我和凯金两人抱头苦思。

    让我们从烦恼中解脱的,是过来叫我的迪诺大人。

    「喂喂贝斯塔! 就你们俩自己喝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也叫上我啊。还有,你请客喔。这样我就陪你商量个够!」

    迪诺大人一脸灿烂地说道。

    看着他的笑脸,我不假思索地问出了口。

    「那么迪诺大人认为该怎么做才好?」

    我们已经醉了。

    然后,有件事被我们给忘了。

    这个人其实也是魔王的一柱。

    「抛之脑后就得了。不就是责任,随便丢给其他人呗!」

    如果被人骂了,那只能怪运气不好——迪诺大人竖起大拇指自信地断言。

    「不不,这就过于……」

    凯金愁着脸似乎想说什么。

    「没事没事!老实说我也一样,有人叫我汇报这个汇报那个的,我统统没理。结果惹得他超级生气,就打算下次好好汇报。可是,跟谁汇报都是我的自由吧?随便找个人帮忙传信才是最好的办法,被骂的也是他,我可以堂堂正正地说有在干活。每天都过得悠然自得,我比较推荐哦!」

    迪诺大人说完自己想说的,就擅自点了酒开始喝了。

    看来,商量到此结束了。

    而那瓶高级酒,用不着说,是算到我账上了。

    呵呵,总感觉为这事烦恼的自己像个傻瓜。

    「好,我就用你说的作战计划吧!」

    「喂、喂,贝斯塔!?」

    「喔喔,不愧是我的上司,贝斯塔先生!」

    被魔王迪诺大人这么一说,不可思议地觉得有点自豪。

    「你肯定会被坑的。不能拿他的话当真啊,重新考虑!」

    凯金一直在那嚷嚷,不过这时,他的声音却也显得有些悦耳。

    「喝吧!今天我请客。何不尽情地喝到天亮!」

    「喔喔,这才对嘛!」

    「喂喂,没关系吗!?这里的消费,用干部的积分都够呛——」

    「现在不是计较这点小事的时候哦?大叔也给我闭嘴,这会就放开口喝吧」

    「你自己想喝而已吧!」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唔姆,当然没问题!凯金阁下,当是庆祝解决了烦恼。现在就大喝一场吧!」

    我神经大条地放出豪言。

    之后一场喧闹的酒会开始了,但愿明天无谓的烦恼不再增加。

    一边内心祈祷着,我和凯金、迪诺大人,三人干了一杯又一杯。

    *

    「贝斯塔阁下,你这是累了」

    传信的男子听了我汇报后说道。

    果然,别人是不会相信的。

    这结果在预料之内,不过现在的我也不后悔。因为在酒醒之后看到送来的账单时,我已经把一辈子的份都后悔完了。

    「或许是吧,哈哈哈。不过,该说的我都传达了」

    就这样,我结束了定时联络。

    之后——

    我的汇报被证实是真的,那时候也没听说有谁要追究我的责任。

    准确来说,似乎是有追责的,但因为有魔法通讯的记录,所有责任都压到那位不知名的传信人身上了。

    结果跟迪诺大人说的一样啊——不禁觉得,当时有找人商量真是太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