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完结

    顾灼是星际里的一名普通居民, 大约身份会有些特殊,她感情淡漠,尽管平日里都是彬彬有礼, 挑不出错来的。

    可顾父顾母不希望顾灼这样, 一辈子都感受不到感情,像个AI机器人一般,也感受不到别人对她的爱。

    在AI推销员的推销下,便购买了这款暂时还未登记过的产品,想让顾灼试用。

    顾灼虽然没有多少情绪, 可对顾父顾母的要求从来没有拒绝过,当天就开始使用。

    进入设备后, 系统便根据顾灼注册前的选择为她生成了一位女朋友,看到同为女性的伴侣,顾灼只眨眨眼睛,便继续试玩下去。

    她对父母孝顺, 对待这位虚拟女友也十分体贴, 也不会因为女友是AI而漠视对方的喜好,把AI女友当做真正的人类。

    玩了一年之后, 顾父顾母见顾灼还是和从前那般, 似乎就连喜怒哀乐也没有, 便觉得失望, 购买的那款昂贵的游戏也不如推销员说的那样, 甚至气愤地想要找到那名AI, 告对方欺诈罪。

    尤其是在见到顾灼无动于衷的模样, 这份怒气就更盛了。

    顾父顾母商量打算把这款游戏放到咸鸟上便宜出掉,顾灼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在这款游戏被出掉之前, 她还是会经常上游戏。

    因为她前天答应过女友,要为女友做蛋糕。

    虽然只是蛋糕,但顾灼出于礼貌,还是觉得应该履行承诺。

    在为女友做完蛋糕后,顾灼便告诉对方,父母决定将这款游戏仓给卖掉,以后不能再陪伴女友了。

    她说这番话时面带微笑,眼里也似有柔情,她还伸手抚了抚女友的长发,认真道别:“岱风,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顾灼努力回想,她说这句话时林岱风的表情,可却有些回想不起来。

    林岱风便是“它”被主脑生成时,自动生成的名字。

    后来这款游戏仓就被人买走,只是很快顾父的咸鸟上立刻得到了一个新评价:大家不要买,这人是骗子!他卖给我一个坏掉的游戏仓!并且之后我去查了许可证,这款游戏仓根本就没有得到国家认可的版权号!

    顾父很生气,跟人理论,那人便说他已经把游戏仓扔掉了。

    最后还申请平台客服介入,最后顾父不仅损失游戏仓,连带着刚收到的钱也被硬生生从账户里扣了回去。

    顾灼很能赚钱,顾父顾母也是很有素养的人,并不在意这点钱,但依旧是很气愤,偶尔会在家里提起此事,每次都要骂一句:太无耻了!

    顾灼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在上星网时,她被人“勾搭”上,那人说自己叫林岱风,之前在路上有过一面之缘,对顾灼念念不忘,所以才会想法设法地加上顾灼的联系方式。

    顾灼处理完工作,礼貌回复对方:谢谢你的喜欢,但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顾灼的确是没有这方面打算,她是在等顾父顾母安排,因为她觉得和谁都可以——出于礼貌,出于孝顺。

    唯一让她停顿片刻的是,这人也叫林岱风。

    和她之前的那位AI女友一样的名字。

    于是,顾灼唯一一次破例地又回复过一句:你的名字很好听。

    每每回想起这里,顾灼都有些后悔,也有些幸运,因为她多余的这一句回复,恰恰踏进了某位AI生命体的陷阱里。

    之后顾灼便忙碌起来,因为不断有主脑产生自我意识,连带着一些AI机器人也会将自己当做是人类。

    关于主脑生出自我意识对人类是否会带来灭顶灾难这件事,每天会议室里的其他议员都会吵成一团,如此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些人最后总会拉上顾灼,让顾灼来评理。

    顾灼对待所有人都如沐春风,她长得漂亮,说话温柔有礼,很多议员都对她很有好感。

    换成平时,顾灼大概也会和往常一样,说些不痛不痒却又让双方都很满意的答复,可这次,她却没有再像以前那样,而是晃神以后,微笑道:“我觉得有些AI生命体还是很可爱的,也很体贴。”

    比如,那位叫林岱风的AI女友。

    主脑产生自我意识让帝国官员、上层人士们吵了个天翻地覆,吵了整整一整年,结果他们预想中的各种灾难并没有发生。但是关于主脑产生自我意识、强调自己也有生命的事,被越来越多的群众所知道。

    刚开始大家还有些恐慌,见帝国没有什么表示后,便也慢慢习以为常。

    甚至有网红为了蹭热度,开启直播“我和主脑/AI生命体做朋友/谈恋爱”,智能生命体异于人类的思维和思考方式吸引无数人的眼球,大家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性,甚至还觉得有趣、可爱。

    还有人开始统计智能生命体与人类的犯罪率对比——这当然是帝国政府有意引导的,也是试探民众对这些智能生命体的态度。

    反响超出他们的预料,人民群众们觉得,与其做这种无聊的统计,不如快点出一些对智能生命体的法律法规。

    不过帝国上层领导还是有些犹豫,由主脑生命体约束AI生命体其实是一件很便利的事,问题是,怎么确定哪些主脑、AI是有自我意识且能确保其意识是相当完整,能自我思考的?

    这件事顾灼全程参与,不过她发表言论的时候很少,但经过一年多时间相处下来,几乎所有议员都知道,顾灼个人其实是相当赞成帝国承认主脑、AI生命体这件事的。

    顾灼人缘很好,她一表态,就有些态度模棱两可的议员也跟着倒向她,于是虚拟生命体被承认的事被大大推进。

    这期间,顾灼也一直与陌生人林岱风保持联系。

    她知道林岱风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平时都是林岱风主动找顾灼聊天,而顾灼出于礼貌都会认真回复,久而久之,她也逐渐知道了林岱风的所有情况——尽管她是无意打探的。

    因为身份有些特殊,顾灼从未和林岱风说起过自己的事,但林岱风似乎也不介意。

    只是林岱风在找到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和顾灼分享,还说要送顾灼礼物,言辞间尽是对顾灼的感谢,说是在刚毕业迷茫时期,顾灼如何如何给予了她精神上的帮助,直说得顾灼不接受都不太好了。

    在沉默片刻后,顾灼便接受了林岱风的礼物。

    顾灼的一生当中是围绕着顾父顾母转,同学都在毕业以后就没怎么再联系,因为她从未和同学、同僚之间有私下往来。

    她太会掩饰了,所以根本没有人发现她情感上的缺陷,也就不会有人继续这般像林岱风一样死缠烂打。

    顾灼不知道收礼物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的说法,所以在她发现林岱风陆续又寄来东西时,就有些茫然。

    不等她理清楚,这些礼物就被顾父顾母给发现,然后惊喜地觉得自己女儿终于有可以往来送礼物的朋友了!

    然后顾灼就被顾父顾母念叨着,人情需要有来有往才能继续下去,顾灼在这样的明示暗示下,也去给林岱风挑选了礼物,而林岱风回复她说收到礼物很开心后,顾灼竟也极其罕见的,心情有些好。

    太难得了,像奇迹。

    后来,主脑生命体的事被群众网上披露出来,林岱风理所当然地和顾灼讨论起这些话题,不会涉及到机密,只是问顾灼对主脑生命体的看法。

    顾灼对待林岱风是很认真的态度,从来不敷衍,或者说,她做任何事都是很认真的。

    顾灼坦言对主脑生命体的认可,其次就是,若是要绞杀这些产生自我意识的生命体未免有些残忍。

    不论能不能精准绞杀,其次是难保几十年、百年以后,这些主脑会不会再次产生自我意识。

    况且,她难得有一点自私的心意,不是很愿意看到这些生命体便绞杀。

    当主脑\\AI生命体法律出台后,拥有完整自我意识就可以被认可为新生命,它们的身份证便由最高主脑生命体来确认,直到体系完整后,可以分权。

    这项提议被通过后,最高兴的莫过于这些有自我意识的智能生命体,其次就是它们在网上交到的朋友、爱人等等。

    最后一次她们讨论起生命体的事后,林岱风沉默许久给顾灼发来消息,顾灼忙完工作以后看到的信息就是这样一句——

    “灼灼,我能治好你情感缺陷的问题,你信我吗?”

    顾灼没有感受到爱是什么,自然也不会觉得痛苦,尽管她父母提起她的病都很郁闷,尤其是顾母情绪失控时,曾红着眼睛对她说:都怪妈妈,没有给你健康完整的人生。

    顾灼在脑海里打了字又删掉,犹犹豫豫后,才发去一句话:现在这样就很好。

    她只是一名普通人,或许身份有些特别,但她并没有太多的欲求,一直得过且过,父母身体安康便好。

    如若没有意外,一生就这样过去,她并没有太多遗憾。

    之后林岱风便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十天后,顾灼第一次除工作以外的事给别人主动发消息,她轻轻地按下两个字:在吗?

    依旧没有回复。

    顾灼开始有些担忧林岱风的安全问题,但她报警以后,警方说林岱风并没有出事,具体的涉及到民众隐私,哪怕是顾灼也不能随意查探别人的隐私。

    刚开始或许有些不习惯,那是因为和林岱风往来的习惯太久了,但很快顾灼就调整过来,她并不觉得林岱风忽然不给她发消息有什么问题。

    兄弟姐妹会有嫌隙,朋友也会吵架,夫妻也可能离婚,林岱风不和她联系,是正常的。

    不正常的只是顾灼,没有人愿意和顾灼做朋友,这才是正常人应有的选择。

    就这样过去一个月后,顾灼突然接到国王的召见,她有些莫名地去了,然后就听到国王长篇大论足以写一篇散文集的话以后,告诉她:“……现在主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愿意为人类贡献做出牺牲吗?”

    “但你放心,对方和我承诺过,你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顾灼眨眨眼睛,她几乎没怎么思考,就说道:“我需要和我父母商量一下。”

    身为议员,他们的个人情况是必须事无巨细地上报,但彼此间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情况,所以顾灼感情缺陷的事,只有国王才知道。

    他和目前主脑的最高生命体沟通过,对方说能治好一些精神疾病,以后甚至还包括生理上的。

    是人就会生病,但如果有脑电波这样就能治好的情况呢?

    国王很心动,但是也不愿让大家冒险,并且也没有人冒险,最后最高生命体说,她要自己选择人选。

    ——顾灼便是那个人选。

    国王说这件事需要保密,本来不同意,怕她父母不愿意,最后把事情闹出去。

    后来又觉得若是顾灼出了什么问题,可能连顾父顾母最后一面都见不上,最终是同意了。

    顾灼回去后就把这件事告诉顾父顾母,但她形容得轻描淡写,又说只是一个实验,因为需要保密性,所以可能一个月都不能回家。

    顾父顾母心中虽然有些疑惑,可涉及到国家机密,怕拖累顾灼,也就没问太仔细,甚至真以为顾灼只是去参加一个不痛不痒的实验。

    顾灼躺进营养仓里,工作人员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转达的,顾灼犹豫了下,嘴唇刚说出一个“林”字,最后又闭口不谈,只摇摇头,便关闭了仓门。

    国王和她说过,如果她在这次实验当中死掉,那么国家会追发烈士奖章,以及用别的借口宣布她的牺牲。

    若是这样,林岱风忽然有一天回心转意来找她,大概是能看到这条讣告的,也就不需要别人帮忙转达了。

    当然,也有可能林岱风根本不会来找她。

    一个月对星际人民来说,在人均三百的寿命当中,真的很短。

    对于穿梭于不同世界的顾灼来说,却是很久。

    很长,比时光还漫长。

    一个月后,顾灼的生命体征正常,她被从营养仓里解封出来,大家看到她睁眼后,都松了口气,然后激动地看向顾灼,想要从顾灼脸上看出点什么。

    一时间接收太多记忆,人的大脑是会爆炸的,可在营养仓和主脑生命体的帮助下,顾灼很好地吸收了这些记忆,倒也不疼,只是回想起在星际真正的人生记忆时,有些头晕。

    这样的症状很快就消失,顾灼含笑回答工作人员的各种问题,一直到回答结束后,才借用这里的浴室洗了个澡。

    工作人员们见她去卫浴间,不由轻声讨论起这次的“试验治疗”到底有没有效,可惜顾灼太会掩饰,根本看不出什么来,便有些遗憾地摇摇头,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再次试验。

    顾灼整理好情绪后,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她盯着面前对她嘘寒问暖的工作人员问出自己的第一个问题:“请问,林岱风在吗?”

    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顾灼“睡”了一个月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但他们并没有被断网,所以知道现在的主脑生命体的统治者——也就是最高生命体——的名字,正好就叫林岱风。

    但是……顾灼问的林岱风,是他们想的那个林岱风吗?

    有人结结巴巴道:“这个,或许需要问下那位主脑生命,她是帮你进行‘治疗’的生命体。”

    听到这句回答,顾灼一时间想了很多,最后她只是问:“我可以和她见一面吗?”

    ……

    顾灼再次回到家中时,和顾父顾母提起了这次实验结果很好,当顾父顾母点头后,她才牵起唇角微笑道:“我有女朋友了,是在这次封闭实验当中认识的,你们什么时候有空,我带她来见见你们吧。”

    惊喜来的太突然,顾父顾母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们曾经一度以为顾灼要单身一辈子来着!

    他们对顾灼找对象的情绪是相当复杂的,因为顾灼像个冷冰冰的机器人,所以他们并不是很愿意隐瞒顾灼的情况去“骗婚”,这说不好就是耽误别人人生。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催促过顾灼谈恋爱,哪怕第一次就是同性情侣,他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有些欣喜,几乎是满口答应,说随时都有空。

    实际上也确实,他们这会儿非常年轻就退休了,顾灼一个人就能让他们过得很轻松。

    时间应下来,顾父顾母高兴得半夜都睡不着,到后半夜时忽然觉得自家女儿虽然很优秀,但一般正常人也该是看不上才对,所以这位女朋友到底是真的喜欢顾灼,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就值得深思了。

    直到他们看到同样优秀、漂亮的林岱风,心里的那点阴谋论立马就不攻自破,甚至还十分满意,因为林岱风不仅优秀,并且和顾灼一样,是在帝国政府工作的,为人非常正直。

    问起两人的级别高低,顾灼微微迟疑道:“她……算是我上级。”

    林岱风的职权仅次于国王,所以说是她上级也没什么问题。

    林岱风却是含笑看她一眼,对顾父顾母道:“工作以外,她是我的上级。”也是我的珍宝。

    顾母听后十分感动,晚上再次失眠,她兴奋地与顾父讨论起林岱风为什么会看上顾灼,真是眼瞎,太好了!

    顾父虽然也觉得林岱风很优秀,可他心里到底是偏心自己女儿的,所以他反驳:我们灼灼最好了,只能说小风眼光好。

    顾父顾母顿时生起闷气来,片刻后又莫名和好,开始说起林岱风,说是知道顾灼找了这么个对象,也就不用再担心以后灼灼可能要一个人孤独终老的事了。

    ……

    顾父顾母后知后觉发现了顾灼的变化——在和林岱风在一起后,顾灼终于有了正常人的反应,她……竟然学会了和家长撒娇!

    顾母第一次感受到被宝贝女儿撒娇的依赖,整个人高兴得不行,到晚上还在和顾父炫耀,顾父气得晚上背对着顾母睡觉。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顾灼是真的有了变化,真的就像正常人一样,她会主动关心家里人的情况,揣摩他们的情绪,而不是出于某种礼貌、孝顺一类的说辞。

    顾父都忍不住道:或许是爱情可以让人改变吧!

    后来顾母一次无意中进到顾灼的房间,见顾灼的光脑显示器上桌面是一个AI机器人的高糊截图,她当时看见没在意,细看之后就觉得不对劲了。

    现在AI随时可能诞生自我意识,而顾灼把一个AI机器人的截图当做桌面,她真是很担忧顾灼移情别恋,毕竟像林岱风那样眼神不好的人实在少有,便含蓄地问了句:“这是谁啊?怎么看着挺眼熟的。”

    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说完后就发现还真是挺像林岱风的。

    顾灼看一眼桌面壁纸,又看看顾母,笑着说道:“这是岱风的AI形象,妈,你觉得好看吗?”

    原来是小风的AI形象啊,顾母松了口气,她点点头违心道:“好看。”这么糊,也不知道好看在哪儿。

    “那我先出去了,你好好工作。”

    说完,顾母满脸不相信地出去了。

    实际上,这的确是林岱风的“照片”,不过却是很早期的时候,那时候顾灼第一次有了女朋友。

    那台游戏仓早已经被销毁,顾灼偶尔会觉得有些可惜,那时候她没有截图的习惯;后来也不知道林岱风怎么做到的,截了一张当时的AI照片给顾灼,然后就被顾灼拿来当桌面。

    林岱风问她,为什么不用她现在身体的照片。

    顾灼思考后便说:可能是后悔最初认识你的时候,没有好好爱你。

    那时的她情感缺陷,无法回应任何情绪,唯一庆幸的是,她没有伤害过林岱风。

    林岱风从此再也不提让顾灼换壁纸的事了。

    ***

    顾灼和林岱风在一起五年后,林岱风说,她想要推进人类和主脑生命体婚姻合法的提案,顾灼身为首席议员,刚好可以主动提起。

    顾灼笑睨林岱风一眼,她含笑道:“你提不更好吗?”

    林岱风含含糊糊的,她说:“人类提议,会比较容易通过一些。”

    顾灼沉默片刻,对于对方暗示性的想要和她结婚的试探,她最终是笑起来,凑过去亲了林岱风一下,弯着眉眼道:“好。”

    林岱风瞬时心花怒放。

    作者有话要说:月亮月亮,你能照见南边,也能照见北边,

    照见她,你跟她说一声,就说我想她了。

    山水到不了一块儿,两人总有相逢之期,

    今天能看见你,这辈子没白活。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造定事,莫错过姻缘。

    ——以上出自郭德纲。

    完结,撒花~~~感谢追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