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last order

    数天后的深夜,雾切响子将转移之前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完了,她通知我前往黎明社如今的总部,一座屹立于太平洋上某座秘密孤岛中央的巨大建筑物之中。

    在一间亮堂而宽敞的房间里,她遣散了那些将转移设备调整完毕的工作人员,随后看向了我,而在她的身后,一面四五米高的银白色金属门框沉重地竖立在地上,庞大的体积使其具备了一股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铃奈则一言不发地站在我的身边,此刻,这个房间里只有我们三人。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我即将真正地离开这个自己土生土长的世界。

    虽然早有决断,但是当事情近在咫尺地放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心中还是难免患得患失。

    我用几次深呼吸抚平了心里的少许动摇,旋即开始思索,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没做完:

    公事上,我已经卸下自己短暂的指挥官责任,将工作交接给了另外一位值得信赖的黎明社战士,而在来到总部之前,我还特地留下了十几台无人强化外装。

    这些无人强化外装本身有着听懂简单指令的功能,经过我的授权,极少数黎明社成员能够指挥这些武器加入战斗,倘若授权者违背了我事先录入的一些规矩,就会彻底失去权限。如此一来,即使我离开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这个世界进一步地退治黑山羊教势力。

    私事上,经过这段时日打击黑山羊教的工作,我顺利地从某个黑山羊教据点中,获得了治疗红眼病的仪式所需的材料,随后在雾切响子的协助之下,成功地治愈了青叶的红眼病。

    这也算是了却我心中的一桩心病,如果无法在这个世界的黑山羊教势力中找到仪式材料,那我就只能在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再设法寻找了,可如此一来,就真的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按照雾切响子的说法,这种材料并不常见。

    应该道别的对象,我也全部认认真真地道别过了,已经没有落下的事情了。

    从此以后,我要进行的是,如今还看不到尽头的冒险,无论是打败黑山羊教,还是在近乎无穷的世界中,找到铃奈所在的世界,都是异常艰巨的挑战。

    但即便苦思冥想,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我也不可能找得出任何一个,能够让自己心服口服放弃的理由。

    雾切响子看着我,忽然说:“宁海,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未来的你,给你留了一句话吗?”

    “我记得。”我自然没有忘记这桩事情,“你还说过,要知道这句话的内容,我还必须满足某个前提。”

    “现在我可以把这句话的内容告诉你了。”雾切响子露出了微笑,“把你的鬼切拿出来吧。”

    我不解其意,但还是从阴影中召唤出了灰白色的报废鬼切,虽说已经报废,但这把长刀本质上终究还是黑色物质组成的,因此能够收入我的阴影中。

    雾切响子从我的手里接过长刀,轻轻地抚摸粗糙的刀身表面,过了一会儿,她说:“我手上的转移器只能再进行最后一次世界转移,如果定位到其他世界,我们就会彻底搁浅在那里,只有定位到未来机关总部所在的世界,转移器才能获得修复。”顿了一下,她又说,“但是,有了这把长刀……事情就不一样了。”

    “你不是说过,这把长刀的材质已经变异,无法拿来修复转移器了吗?”我疑惑地问。

    “长刀本身是不能用,但是这把从异世界而来的武器,本身就携带着异世界的定位坐标,即使材质变异了也不会改变这一点。”雾切响子若有所指地说,“我们可以用这把长刀,前往长刀的原产地,然后在那里获得修复转移器的材料,再行修复。”

    我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心情顿时翻江倒海,“等等,你的意思是……”

    “这就是未来的你,让我转告给你的事情。”雾切响子说。

    她的意思已经说得十分明白了,本来我们在离开这个世界以后,下一站会前往未来机关总部,但是有了鬼切本身拥有的定位信息,我们的下一站,可以直接定为那个铃奈所在的世界!

    我迅速消化了这个信息,随即意识到了未来的我给这个信息设置前提的用意,“原来如此……如果我选择的是蜗居在这个世界,对黑山羊教不闻不问,也对于……”我看了一眼身边的铃奈,“……也对于‘她’故作不知,那么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知道,我距离那里其实只有一步之遥了吗?”

    “真是多管闲事。”我发表了这个感想。

    雾切响子笑了笑,竖起鬼切。

    忽然,鬼切表面出现了淡淡的白光,而在她的身后,巨大金属门框内部也充盈起了白色耀眼的光芒。

    她启动了转移设备。

    “如果还有什么没说的,就趁现在都说了吧。”雾切响子对我和铃奈说。

    我回头看向铃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默默地旁观着我和雾切响子对话,此刻见我望过来,她看了一眼激活中的传送门,难受地抿了抿嘴唇,忽然说:“前辈明明说过,不会丢下我的。”

    我无言以对。

    她凝视着我的面孔,微微一顿,旋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说:“开玩笑,我只是开玩笑的。”

    “什么?”我忍不住愣了一下。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前辈的那句话,不是对我说的吧。”她说出了完全超出我的预料的话。

    “你……”

    我把目光投向了雾切响子,后者却说:“在三个月前的大战结束以后,她问过我守秘人和调查员是什么,我只是就事论事地回答了她的问题而已,没有透露更多的内容。”

    “前辈是调查员的事情,黑山羊教知道,黎明社知道,前辈本身也从未对我隐瞒过,因此我也对调查员的事情产生了好奇心。”铃奈如实回答,“很快,我就了解到,调查员能够穿梭到其他世界,以扮演其他世界的自己的形式参与剧本冒险,而被扮演的人则会在剧本结束以后重编记忆,将调查员的冒险,误以为是自己的冒险。”她缓慢地说,“在知道这些信息以后,我开始怀疑起了自己,并且在前段时间抽空回了一次中国,潜入当初与屋主战斗过的封印森林,最后果然发现了一些与记忆无法吻合的点。”

    我的心中难以平静,我没想到,铃奈能够调查到这一地步。

    或许是因为,我一直将铃奈当成需要保护的人,所以不知不觉忽略了,铃奈本身也是独当一面的驱魔人,她自身就有着非同凡响的调查力和执行力。

    三个月前,在那座举行胃之仪式的日本城市中,她就是凭借着这种能力,成功地以一己之力追踪到了正在逃亡的我。

    我沉默片刻,干巴巴地开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

    还没来得及说完,铃奈却没有让我继续说话,而是嗓音温柔地说:“但是,即便如此,难道前辈就是一个不值得我喜欢的人了吗?”她用反问的语调说了下去,“或许最初的火种是被守秘人种下来的,但是在那以后,现在的我心中燃烧的感情,难道不是来自于我自己的内心吗?”

    “我喜欢前辈,就算起始于虚假的也没关系,我愿意和前辈一起,创造更多真实的回忆。”她无比认真地说。

    这一瞬间,我居然生出了一股冲动,想要留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一时间,这种想法与旧的决心产生了矛盾。

    “话虽如此,果然还是有些难以平静。”铃奈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她看着我,迟疑了一下,旋即话锋一转,“所以……虽然还想继续和前辈在一起,但我确实还需要一段时间独处,好好整理自己的感情……在这段时间,前辈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还有……前辈,你不用觉得自责。”

    “无论如何,即使没有另一个我,我最终还是会前往那座森林,还是会被屋主暗算,陷入险境,而如果没有前辈,那我很可能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所以,前辈,谢谢你。”

    “正因为有你,所以我才能站在这里。”

    说完,她犹豫再三,还是转身走出去一段距离。

    最后回过头,远远地看向我们。

    “真是个处处为心上人着想的好孩子,但是这下你也一辈子都无法摆脱她了吧。”雾切响子在旁边说,虽然没去看她的表情,但是听声音,她好像在笑,难得她有这种好像幸灾乐祸一样的表现。

    “……嗯。”我闭上了双眼,转过身,然后睁开。

    雾切响子也转过身来,上前一步,与我并肩而立。

    我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备忘录里输入了一些文字,并且将提醒时间设置到了一分钟以后。

    一分钟以后,手机开始振动,备忘录弹了出来:

    ——新剧本即将开始,请做好准备。

    ——下一站:平安城。

    ——指令:一次令人感动的重逢(0/2)

    我头也不回地说:“那么,我去去就回。”

    “一路小心。”身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迈步跨入门中。

    白色的光芒填满了我的视野。

    ……

    反正我是超能力者,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