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小白鹅

    喜欢许炽淮这件事, 温时念死活不肯承认。

    许炽淮才不管那么多,无意间说漏嘴的话才是真心的。他认定温时念对自己动了心,顿时满面春风, 眉梢都是带笑的。

    后来, 许炽淮又哄了温时念半天, 向她解释自己是交过很多女朋友没错, 但那些女人都不是他主动招惹的,交往时间短则三五天,最长也只有一个月不到, 他和那些女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从前他和家里老头关系不好, 在外面玩得疯多半是为了气他老爹, 以后有了温时念, 这方面一定会收敛,砸资源这件事更是只对她一个人做过。

    他蹲在温时念面前, 竖起三根手指头发誓:“我发誓, 我真的和那些女人再没有一点关系,以后也不会有,念念,你别生气了。”

    温时念的眼泪早已停歇,可眼眶仍是红红的,她看着许炽淮, 本来已经坚定的决心被他认真的模样所动摇。

    她站起来, 拖过自己的行李箱, 不紧不慢地开始拣东西。

    许炽淮见她不为所动, 揉了揉眉骨满心无奈,“所以,你还是要走??你明明都喜欢我,你干嘛非要离开我?”

    温时念头也不抬,认真叠着自己的衣服,“谁说我喜欢你?”她顿了顿,又说:“不整理行李,明天怎么进组?”

    许炽淮:……!!

    “理理理!我帮你一起理啊!”

    许炽淮在小公寓一直呆到深夜,温时念收拾行李他就死皮赖脸跟在她身后摇尾巴,不停追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你最喜欢我哪一点”“什么时候做我女朋友”之类的问题。

    温时念假装听不见,耳尖却越来越红。

    小恬回家,正巧在公寓楼上遇见了许炽淮。

    许炽淮明显心情不错,悠闲地转动着车钥匙,看见她居然还冲她笑了笑,关怀下属的语气也是如沐春风,让她回去好好休息,明天陪他的念念进组。

    他的念念??

    小恬傻眼了,还没搞清楚大老板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楼下,许炽淮已经开着他的玛莎拉蒂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回到家,温时念成大字趴在床上,头发被她挠得堪比鸡窝。

    小恬问:“你这到底是要进组呢还是要解约呢?”

    温时念脸埋在被子里,声音嗡嗡的,“我……解约费太贵付不起,就先进组拍着吧。”

    小恬:“……”

    她算是看明白了,解约什么的都是借口,这根本就是两个小情侣闹矛盾在拿合同出气呢!

    嗨!白担心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她家念念要是成了老板娘,那她离发财也不远了!!

    小恬在心里默默计划要如何做大老板的僚机-

    新剧组在魔都开机,温时念第二天一大早的航班进组。

    许炽淮本来也想要跟着去的,奈何公司一大堆事情等着他处理,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只好选了两个新助理安排过去照顾温时念的生活日常,平时电话加微信不定时骚扰。

    他从前也是在外面玩惯了的人,各种姿色的女人见了不少,从来没有一个像他的念念一样让他牵肠挂肚,许炽淮知道,自己是栽在这只懵懵懂懂的小白鹅手里了,堪称大型花花公子翻车现场。

    自从那天把话说开,温时念对他的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不再一味地躲着他了,接他电话也不急着挂断,没有戏就会耐心地陪他聊两句。虽然语气还是那样怯怯的、有些怕他的样子,但许炽淮明显感觉到春天在向他招手。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许炽淮接到消息说剧组那边拍摄顺利,可他一日见不到温时念就一日坐立难安的。

    这好歹也是一部以都市为背景的感情戏,女主和男主角怎么着也会有个亲密戏份,想到上一次温时念和那破流量嘴唇贴得那么近的画面,许炽淮整个人都要抓毛了,处理完手上最后的工作,立刻买了最近的一趟航班飞去魔都。

    到达剧组的时候,正是午休息,温时念捧着剧本在和男主角对台词,对得太过投入,完全没察觉许炽淮站在几米开外盯着她看了足足三分钟。

    还是制片人眼尖地发现投资方来了,召集导演组和几个主演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我们投资方炽耀传媒的许总。”

    许炽淮整整领结,一脸“你怎么回事你老公来了也不热情欢迎一下”的傲娇小表情看着温时念,而温时念只是抱着剧本默不作声。

    制片人向许炽淮挨个介绍主演,介绍到温时念的时候,许炽淮抢先道:“这个不用你介绍,我们认识。”

    制片人笑笑:“看我都忘了,时念好像是炽耀旗下的艺人吧,许总肯定是知道的。”

    温时念刚想装作不熟说一句“许总好”,就听许炽淮说道:“她是我女朋友。”?!!

    在场众人一脸震惊望向温时念,怎么在剧组大半个月了也没听人提起过这件事啊。

    导演心想,完了,平时没少骂她。

    温时念也是一脸“别看我”“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的懵逼表情,手上的剧本都快被她给捏破了。

    她把许炽淮扯到一边,问:“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女朋友了?”

    许炽淮理直气壮:“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那不就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温时念:“……”

    简直要被他非同寻常的思维给闪到腰。

    “我还没有答应你。”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许炽淮急了,“亲都亲过了,为什么不答应?”

    温时念被他说得脸颊绯红,“你别乱说。”

    “那你要怎么样才答应我?”

    那边大家炯炯的小眼神八卦而真挚地望着他们这边,温时念不想在人这么多的地方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低声嘟囔一句“你都没有好好追过我,我怎么答应你”就埋着头跑来了。

    许炽淮皱眉,脑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什么叫我没好好追过她?我不是送了她资源,我还给她送了那么多礼物,这难道不叫追?”

    助理咳了一声,低声提醒:“许总,温小姐和之前那些女孩子不一样,不是光送物质就是追,你得有点行动。”

    许炽淮:“什么行动,我三天两头往她剧组跑这不是行动?”

    助理:“可能温小姐想要一个比较正式的仪式?比如一场约会?”

    “约会……”-

    今天晚上没有夜戏,温时念坐在藤椅上看着助理帮她收拾回酒店的东西,又环视了一遍四周,仍然不见许炽淮的身影,事实上从下午她和他说完那番话之后没两分钟,许炽淮就不见了。

    她问助理:“你看见许总了吗?”

    助理摇头。

    温时念顿时有些失落,心想许炽淮不会这么没耐心,被她拒绝一次就甩头走人了吧?

    正想着,剧组外传来一阵跑车轰鸣,一辆颜色骚包的兰博基尼停在剧组门口,吸引了无数目光。

    车门打开,许炽淮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下车,正了正领带,引来少女阵阵尖叫。

    他笑了一下,径直走到温时念面前,送上玫瑰花,“不知道这位小姐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来一场约会。”

    如果说下午剧组里还有人在讨论温时念到底是不是许总的女朋友,那眼下这一幕堪称是实锤!

    这是什么让人少女心爆炸的玛丽苏求爱现场!!简直羡慕到晕过去!!

    boss,您还缺不缺洗车的?求带走啊!!

    温时念愣愣接过玫瑰花,人还懵着就被许炽淮带上了车。

    不得不说许炽淮真的很会,怪不得那么多女人喜欢他,这哪个女人受得了。

    跑车一路飞驰来到江边,许炽淮推门下车把钥匙抛给跟在他们车后的助理,又绕到驾驶座替温时念开门。

    温时念:“我们去哪里?”

    许炽淮勾唇一笑,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你到了就知道了。江边风大,别着凉。”

    沿途是魔都最耀眼的风景,这边不是人群密集的地方,一路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行人经过,夜色昏暗,没有人认出温时念。

    江风拂乱了她的头发,她干脆扯掉了发圈将头发放下来散在肩上,发梢一下一下地蹭着许炽淮的肩膀。许炽淮心痒,伸手去抓,头发顺滑地从他之间溜走。

    走到一条游艇边,早有服务生等候在边上,见他们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游艇是精心布置过的,鲜花美酒,粉色气球做点缀,花瓣铺满了整个房间。

    许炽淮搂住温时念的肩膀,拉开椅子带她入座,打了个响指示意服务生可以开始上菜了。

    温时念打量着四周,翕了翕唇问:“这是干什么……”

    许炽淮替她倒了小半杯红酒,放下酒瓶一脸认真地看着她,“念念,我是在追你啊。”

    温时念:“……追我?”

    许炽淮咳了一声,拿出精心准备的礼物,在她面前缓缓打开,“温时念小姐,请问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游艇离岸,江上激起一片浪花,霓虹璀璨的夜景慢慢倒退。眼前的男人有让人心跳加速的魔力,温时念紧张地揪着手指,问:“如果我不答应,你打算怎么样?”

    许炽淮:“你不答应游艇就不靠岸,开到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为止。”

    温时念:“……你怎么能这样?”

    到了这个紧要关头,许炽淮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再耍赖了,死皮赖脸地问:“那你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温时念红着脸,“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许炽淮笑,“这么说你答应了?”

    温时念来不及回答,身体蓦然腾空,周围天旋地转。她被许炽淮拦腰抱起,在游艇的房间里转转圈。

    “噢!念念是我女朋友了!是我女朋友了!”

    许炽淮激动地喊,声音高亢,巴不得整个外滩的人都听见-

    游艇上的这场约会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原因是温时念被许炽淮给转晕了,加上船只摇摆不定,胃里难受,没能吃下多少东西就匆匆往回开了。

    游艇靠岸,许炽淮牵着女朋友的手下船,温时念有些害羞,缩了缩手,“别,人多。”

    许炽淮:“怕什么。”

    他现在是被恋爱冲昏了头,巴不得现在就被狗仔拍到,明天就上个热搜让全国人民知道他谈恋爱了。

    两人手牵着手漫无目的地走在江边,小助理默默跟在五米开外保护,不敢打扰。

    许炽淮问:“接下来下去哪里?”

    温时念不敢太直接地说自己没吃饱,就随便说了一个可以买零食的地方,“要不我们去商场吧。”

    许炽淮打了个响指,“没错,我们去商场,你喜欢什么我统统给你买下来!”

    内心暗暗赞叹,自己真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宠妻狂魔本魔了。

    啊~~恋爱的感觉,真他妈好!

    两人进了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家商场,温时念如今小有名气不敢逛太久,就买了一些能填饱肚子的小零食就打算回去。

    商场出口有长长的一排娃娃机,温时念无意间看见一只胖嘟嘟的小白鹅,瞬间被它给萌化了。

    许炽淮:“呵,长得和你还挺像的,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

    温时念来了些小兴致,扫码换了游戏币,可她没什么经验,连玩了好几局,把把都抓空。

    许炽淮途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正好看见温时念抓了个空,他笑了笑,随手把西装外套和手机塞进温时念怀里,从她手里拿了两个游戏币。

    “我来帮你抓一个!”

    娃娃机里的钳子大概是被商家动了手脚,松松垮垮的,眼看着好不容易抓起一个,钳子摇摇晃晃,又把娃娃给甩了下去。

    许炽淮不信这邪,和这娃娃机杠上了,今天不给女朋友抓一个娃娃就不打算走了。

    温时念本来想说算了,有抓娃娃的那个钱都可以买几个了,但看见许炽淮为了想送她一个娃娃而认真的模样,心里又觉得无比甜蜜,不忍心打破。

    握在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许炽淮刚才进来得太急,手机都忘了上锁,明晃晃地停留在微信界面,温时念垂眸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消息列表里清一色的女生头像,第一个对话框有一个红色消息提醒的小圆点,一个名叫cici的女生发来消息:【怎么,想我了?】

    温时念的心缓缓往下坠。

    她不是一个喜欢翻男朋友**的人,可这关系到她的男朋友对她是否真诚,她来不及多想,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那个聊天框。

    屏幕上只有两条消息,第一条是许炽淮在五分钟前主动发过去的:【电话号码发过来。】

    cici回:【怎么,想我了?】

    短短两句话,或许是朋友之间正常开玩笑也并不出格,可直觉告诉温时念他们曾经暧昧过。

    她退出聊天框,发现这并不是许炽淮平时联系她的微信,头像不是那只哈士奇,而是他自己的自拍,昵称单名一个淮字。

    是他的小号。

    温时念盯着手机屏幕渐渐红了眼睛。

    许炽淮还专注于和他的娃娃机战斗,找到其窍门后终于抓上一只小白鹅。

    “yes!念念你看……”

    他回头,温时念已经不在他身后,而是走到助理身边,将他的手机外套都塞了过去,然后独自朝商场出口走去。

    许炽淮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助理拿到手机之后看了一眼却是立刻明白了,拿着手机跑过来,“许总,温小姐看到了这个!”

    许炽淮盯着屏幕,咬牙骂了一句,“操,乔烨你个狗儿子,老子要被你害死了!”

    他来不及多想,几乎本能地追上去,走出商场旋转大门,温时念已经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走了。

    “念念!”

    许炽淮在车后追了一段,清清楚楚能看见温时念的背影,可她就是没回头。

    他喘着大气拿出手机拨打温时念的电话,操!占线,正在通话。

    许炽淮气得想问候乔烨全家-

    温时念坐在出租车里,眼泪打湿了脸颊,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走了,或许应该找许炽淮问问清楚的,可是她不敢,她是怯懦的,她害怕知道答案,害怕自己分辨不清许炽淮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他明明曾经承诺过不会再和那些女人有联系了。

    可他却瞒着自己偷偷有一个小号,并且还在用。

    上车没多久,温时念的手机就一直在响,她以为是许炽淮打来的,没想到却是妈妈的号码。

    她抹干了眼泪,怕妈妈听出自己哭过,特意咳了咳嗓子,没想到接起电话,温妈那头哭得比她更凶。

    “念念,怎么办啊念念,你爸爸他出事了!妈妈现在在救护车上,医生在抢救……”

    温时念一瞬间如坠冰窖。

    “师傅,掉头,去火车站!”

    将近等了二十分钟,许炽淮才打通了温时念的电话,彼时他已经开车在回酒店的路上,他猜想温时念除了剧组的酒店应该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电话一接通,许炽淮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暴脾气高声道:“温时念!你能不能听完我的解释再给我判刑!是,我曾经是有一个小号,可是认识你之后我再就没用过了!”

    “那女人的电话号码不是我要,是刚才乔烨给我打电话有事找她,所以我才帮他问的!我和那女人真没关系,我也没想到她会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啊!”

    他一口气说了一长串,回应他的却是漫长的沉默。

    许炽淮心里更没底了,着急追问:“温时念你在听吗?”

    电话那头蓦然爆发一声哭泣,温时念泣不成声:“许炽淮,我爸他出事了。”-

    温时念事业步入正轨之后,拿了一笔片酬给温父用于厂子的资金周转。

    这两个月,温父的厂子渐渐有了起色,温父每日忙于生意间的应酬常常喝到不省人事,凌晨三四点才回家。

    温妈担心他的身体,说这样喝下去身体扛不住,可温爸说没事,生意上喝酒是少不了的,让她别担心。

    到底年纪大了身体不如从前,温父这天像平时一样忙于应酬,三两白酒下肚以为自己能抗一抗,没想到当场突发脑溢血,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温父被连夜送到省城医院,温时念乘飞机赶到病房的时候温父住在重症病房,仍处于昏迷之后。

    温父是家的顶梁柱,他这一倒下,温妈吓坏了,只能抱着女儿一直哭一直哭。

    温时念不是多刚强的性子,可事到如今她只能选择坚强,跟着医生办完所有手续,在病房守了一整夜,一步也不敢离开。

    直到早上八点,医生宣布温父脱离生命危险,温时念才松了一口气,趴在病床边浅浅地睡过去。

    睡梦,有人把她搂进怀里,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念念别怕,我来了。”

    温时念眼角湿润,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决堤,她搂住许炽淮的腰,任由自己在他怀里崩溃。

    温爸的情况不稳定,一直没有转醒的迹象,医生建议转院。

    许炽淮联系了帝都最权威的医生,在那种有钱也挤不进去的医院为温爸安排了一间vip病房,又包下私人飞机将温爸接到帝都。

    这些日子,他一直陪伴在温时念身边,给她力量做她支柱。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温爸终于醒过来,经过检查一切指标都恢复正常,只要日后不再酗酒,注意休息就没有大问题。

    温爸情况稳定下来之后,温妈把女儿拉到一边促膝长谈。

    这段时间以来,许炽淮对他们家所做的温妈都看在眼里更记在心里,她早就看出了女儿和许炽淮的关系不一般,也猜到许炽淮的家境一定很特别,只是当时碍于温爸的病情,什么都没说。

    “念念,你老实跟妈妈说,你和他是不是在一起了?”

    温时念点头。

    “那他是做什么的?这私人飞机可不是普通人能承担的起的,还有这医院,每天有多少人想住都住不进来。”

    温时念:“他是……他是我们公司的老板。”

    “老板?那他不会已经结婚了吧?”

    温时念窘迫地不行,“妈,你想什么呢,他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没结婚。”

    温妈这才放心,“那就好。你能遇见真心对你好的人,妈妈就放心了,这些日子他帮了不少忙,你帮妈妈好好谢谢他。”

    温时念点点头,“我知道了。”

    温父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温时念将父母安顿在自己的小公寓,方便温父每月定时复查。

    出院那天许炽淮亲自开车来接,将温爸温妈送上楼,全程细心照顾。

    温爸醒来后和许炽淮见过几面,得知许炽淮在自己病重的这段时间出了不少力,很是感谢,临走前还让女儿送他下楼。

    密闭的小电梯里,两人并肩而立,许炽淮的大掌紧紧包裹着温时念的小手。

    温时念:“我有话想对你说。”

    许炽淮笑了一下,“我本来也有话也跟你说的,这样,你先说吧。”

    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温时念沉吟片刻,道:“这些天因为我爸的事一直没找到机会和你聊一聊。那天……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问都不问一句就跑,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这段时间为我做的一切。”

    许炽淮不正经地挑了一眉毛,“怎么谢?”

    温时念知道他又在打坏主意了,连忙捂住嘴巴,“不许你亲我!”

    许炽淮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小气鬼,你都是我女朋友了,为什么不能亲。”

    温时念用手指指了指头顶,“有监控。”

    许炽淮伸手遮住头顶上方的监控,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浅浅一吻,“这样总行了吧。”

    温时念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撇开脸去。

    许炽淮得意地笑了几声,转而捧着温时念的小脸,认真道:“你不用和我说谢谢,真的。我对你爸妈好,是因为我已经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家人。”

    “还有我也要和你很认真地再解释一遍,那些女人我已经全部删了,包括那个微信小号我也已经注销了,从此之后我和她们不会有任何联系。”

    “念念,我知道我从前算不上一个好男人,爱玩,不安定,让你没有安全感。可那都认识你之前的我。认识你之后,我真的没有再做过任何对不起的你事,你就是我的羁绊、我的约束,我保证上次那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温时念:“怎么保证?”

    许炽淮神秘一笑,“我有样礼物要送给你。”

    出了电梯门,他迫不及待地拉着温时念朝跑车走去,打开后备箱,取出一个精心包装过的、长长方方的东西。

    拿在手里还很有分量,温时念问:“这是什么?”

    许炽淮:“打开看看。”

    温时念撕了包装纸,里面是一块沉甸甸的木板,居然是……

    “搓衣板?!”

    许炽淮:“没错,就是搓衣板,以后这就是我们家的家法!以后你要是再发现我和任何女人有纠缠,你就可以拿这个罚我。”

    温时念拍了两下搓衣板,还挺结实的,看来能跪很久。

    她笑得双眼弯弯,“这可是你送我的,以后你要是让我伤心了,你就给我跪在书房。”

    许炽淮勾唇,“行,一言为定,但我也有一个要求。”

    温时念:“什么要求?”

    许炽淮突然搂住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下巴摩挲着她的发丝,任由自己沉溺在她的温软,不想挣脱。

    “念念,不要再从我身边逃开了。”

    ————全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