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桃李酿春风

    这帮人进门之后,领头的便看见云裳在曲长负面前跪着。

    当下冷笑道:“我说城东庄子里的那些人怎么被救走了,原来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我把你从养大,你倒处心积虑地联络外人害我!”

    云裳大惊道:“什么?城东庄子里的人……我、我有啊!”

    她是想让曲长负救她脱离危险,又不是想当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又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这名矮胖男子正是思雨楼的幕后老板韦金财,城东的庄子正是平时训练新人的秘密基地,想到这回竟被抄了老窝,气恼之外更添慌张。

    本来认准了是云裳所为,气势汹汹就找过来了,结果听对方说的情真意切,又不觉犹疑。

    韦金财看曲长负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心思转动,笑着说道:“方才在堂上听乐公子口音,似乎是京城人士。不知道你可识得镇安伯刘雄飞大人?”

    曲长负道:“见过,不过听说此人失势了啊。”

    韦金财摸不清楚曲长负的底细,便想让知难而退,不要多管闲事,因此把自靠山的名字报了上来,想到这子不知天高,竟然不买账。

    也有些不客气了,冷笑声道:“失势?笑话!刘伯爷可是宋家军中大将,随着宋太师的外孙立下了实打实的战功才会被封爵。”

    “你当知道,宋太师这位外孙便是鼎鼎有名的曲长负曲大人,年纪轻轻就已经封侯拜相,连当今圣上都要尊称声老师,可不是般人能惹得起的!”

    云裳在旁边听着,心里分忐忑,也不知道自临时找来的这位“救星”会不会被吓住。

    她知道韦金财并非虚言恫吓。

    前年的战乱之后,天下平定,先帝被杀,最有可能继承皇位之人,唯有璟王和太子。

    百姓们原本还担忧这两个人为了争位再兴战祸,想到,璟王根本对皇位兴趣也就罢了,就连太子都放弃了那把唾手可得的龙椅,而自愿当名闲散王爷,在各地开办堂书馆,不再理会政事。

    甚至不知道是否为了杜绝人鼓动的心思,别说娶妻,王府上至今连名姬妾都有,更子嗣。

    在此情况下,由礼员外郎苏玄提议,众人将在战乱中侥幸被救下的程王幼子齐岚接回京城,拥立为新君。

    齐岚登基时只有岁,便将璟王封为摄政王,又对曲长负以“老师”相称,拜为太傅,分敬。

    过了年之后,璟王与曲太傅双双辞官而,皇上苦苦挽留,最后才硬是保留们的官衔,只许了两人年的时间在外游历。

    幸好此时已有苏玄为相,辅佐皇帝,倒也万事忧。

    听说璟王和曲太傅离京的那日,是被御驾亲自送到了城门口,皇帝扯着曲大人的衣袖痛哭不舍,最后还是被璟王硬提上龙辇赶回宫里的。

    如此圣眷,就算宋太师如今已经退下来了,曲大人不在京城,谁又敢说句们失势了呢?

    刘雄飞既然是这派系的人,想必春风得意的紧,轻易人能动得。

    云裳悄悄打量身边乐公子的神色,发现泰然自若,毫慌乱之色。

    曲长负笑道:“那我若是偏偏要惹呢?”

    来二的,韦金财也怒了,大声道:“那你今天就跟那个贱人起留在这里罢!”

    方才见识到了曲长负的武功,这回带来的也都是身手高强之辈。

    韦金财不确定云裳知道多,也不知道又告诉了曲长负多,为了稳妥起见,只能把这两个人都先控制起来再说。

    看青楼的护卫们围上来,云裳立刻往曲长负身后躲,见对方站起身来,夹手夺,便将个人手里的长刀抢入手中。

    曲长负将那人踢开,撞倒片,同时头也不回地反手,那刀就朝着身后的云裳劈了下。

    云裳整个人都吓得不会动了,在场的人也都是脸惊愕的怔住。

    曲长负虽然根本就看,这刀精准到了极点,云裳的外衣瞬间撕裂,向两边敞开,她胸口缠着的两团假物顺势滚落下来。

    云裳声尖叫。

    韦金财显然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面色阴沉,在场的名护卫忍不住脱口说道:“男的?”

    曲长负道:“是很惊讶吧,谁能想得到整个金淮城最艳丽的头牌姑娘,竟然会是位男子呢?只是你们二位内讧,要把我这种辜的客人拖进浑水里挡枪,真是很不厚道。”

    这还是多年来云裳的身份头次被拆穿,很显然曲长负来者不善,根本就是冲着这件事才会出现在思雨楼中。

    韦金财冷冷地说:“你都知道了什么?”

    曲长负道:“知道的不多。本朝规定官员不可嫖娼,你明面经营这家青楼,暗中拐卖年幼的男童女童,加以调教,待长成之后送达官贵人亵玩。这点,云裳有说全,也未曾冤枉你。”

    回头扫了云裳:“既然云裳果真是男子,那后面的事情我也可猜上猜。要如此男扮女装,多半是相貌确实生的美丽,整个思雨楼中有名女子能够比拟,你才想出这个主意来揽客。”

    “云裳年纪逐渐大了,男人的骨骼到底要粗壮些,又法真的接待喜欢女子的客人,再留下就要有用处了。如此身价,不赚上笔又很可惜……”

    曲长负慢悠悠地说道:“我方才见楼里好位姑娘色艺双绝,打扮也华贵,就估摸着,韦老板应当是开始培植新人了。你的打算,应该是在新的花魁被捧起来之后,将云裳也送到哪位贵人的府上吧?”

    云裳这样的出身,又是男人,论到了哪家府上的地位都不会高,遇上些有怪癖的人更是等于往火坑里面跳。

    这跟现在众星拱月般的生活差得远了,自然不愿意。

    “你告诉我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激我插手此事的托词。”

    曲长负对云裳说:“你既然已经预料到自的下场,那必然也同样知道韦老板多年下来从事的那些勾当。我猜以你的才艺经验,说不定平时还要帮着起调教新人,这些勾当里面,也不了阁下的掺和,对吗?”

    云裳想到此人由自的性别就能猜出这许多内情,时心头冰冷。

    请了这么个人来,本来是想让对方当个冤大头,结果反过来把自坑了。

    反应也很快,迅速退后步,冲着韦老板喊道:“你也听见了,这些事根本就不是我和说的!方才城东庄子被闯肯定和此人有关,还不先拿下再说!”

    韦金财如梦方醒,正要下令,曲长负笑了笑,略提了声音:“某位偷偷闯了人家宅子的梁上君子,怎么还不露面?当真忍心看我为你承担过失吗?”

    话音甫落,便听见声轻笑从窗外传来。

    紧接着道人影从窗口跳了进来,行动间衣袍翩飞,神采潇洒,正是靖千江。

    韦老板和云裳都愣住了,云裳脱口道:“你们认识?!”

    亏还以为这两个人当真是在为了自打架!

    靖千江挑眉道:“不管先前认识不认识,见了之后,谁还会惦记你。”

    云裳:“……”

    韦老板冷笑道:“哼,不管是谁来,今天都不能走——”

    声音骤止,猛地回头,看向突然从外面冲进来的群官兵,骇然发现带头的竟是金淮知府朱孝纯。

    朱知府大喝道:“大胆!竟然在摄政王面前持刀逞凶!”

    刚躺到床上就被靖千江的手下喊起来了,收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惊的晕倒,连靴子都穿差了色,匆匆忙忙狂奔而至。

    朱知府见到这场景差点昏过,再转头更是震惊:“曲太傅,您也在!”

    韦老板和云裳相互看看,都见到了对方青白交加的脸色。

    这两个人竟然会是摄政王和曲太傅???开什么玩笑!

    怎么会这么年轻,生的这么好看!

    曲长负道:“是啊,多亏朱大人前来相救,不然今日遭遇这般恶徒,我们怕是就要命丧于此了。”

    在场的人脑海中同时大声喊道:“你胡说!”

    哪个恶徒能有你恶!

    韦金财和云裳意识到自得罪了什么人,脑海中所有算计全成空,唯剩满腔惊骇惶恐。

    韦金财年轻的时候身上还有点功夫,将云裳推,吸引住众人的注意力,转身夺路而逃。

    冲出,恰好之前绸缎庄的那位王公子上得楼来,经过门口,韦金财慌不择路,上就要挟持。

    曲长负嗤笑声,抬脚便将身边的名青楼护卫踹了出,对方跌出房门,扑地时恰好抓住了王公子腿,将扑倒在地。

    韦金财阴谋落空,脖子上顿时被官兵们架了好柄钢刀。

    颓然闭上了睛。

    大势已。

    看那些护卫也被控制起来,而摄政王和曲太傅都有受伤,朱知府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两位个是皇上的叔父,个是皇上的老师,稍微蹭破点油皮,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顷刻间已经想了满肚子的溢美之词,正要过称赞,曲长负不想暴露身份,向人群中退了退,不动声色地比了个手势。

    朱知府立刻会意,将知情的手下约束住,处理靖千江派人从另边的庄子里抓到和救出来的人。

    这座青楼之所以能得靖千江和曲长负亲自出面,就是因为它背后牵扯的势力极为盘根错节,而且跟京城有着联系,必须有们这种分量的人撑腰。

    而现在要处理起来,工作也分繁杂。

    靖千江这才找到机会跟曲长负单独说话,凑过悄悄地道:“你怎么来了,进门的时候吓了我跳。”

    曲长负道:“听说这青楼背后跟刘雄飞有关,就过来验证下。”

    靖千江道:“刘雄飞?”

    想了会才记起这个人,说道:“当初就有些轻狂躁进,好大喜功,我对此人也直不太看好。这次若不是陛下看在你的面子上,将当初那名副将都封了爵位,又怎么能轮的上,这次处置了也好。”

    曲长负挑了下眉道:“你同朱知府交代交代罢,我嫌烦,先走了。在老地方等你。”

    说走就走,靖千江还有些不舍,下意识地抬手拦了下,就看到王公子匆匆忙忙地过来了。

    “乐兄,你要走啊?”

    之前被扑倒时崴了脚,此时走路瘸拐的又有些匆忙,看起来颇为好笑。

    曲长负道:“不错,王公子有事?”

    王公子感激地说:“当然有事,刚才若不是你救我,我怕是早已经身首异处了,那么我爹娘爷爷奶奶定会哭死不可,乐兄你救了我家的命啊!我还想请你回盘桓数日,多多亲近番呢!”

    “……”怎么到哪里都有这种人?

    靖千江皮笑肉不笑地将曲长负轻轻扯了下,说道:“王公子,要走了,就要离开这片地方了。恐怕法领受你的美意。”

    王公子劝道:“曲兄,乐公子这人急公好义,虽然看起来冷淡些,实在是个好人,你不要跟过不了。”

    靖千江咳了声,本正经地说道:“别误会,我觉得王公子你说的话非常有道理,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好了。”

    王公子:“?”

    然后睁睁看着靖千江凑过,非常快地亲了曲长负下,问道:“对吗?”

    曲长负高深莫测地看着说话,靖千江悄悄捏了捏的腰。

    曲长负慢吞吞地道:“不错。”

    靖千江道:“那,让我跟你起走好吗?之前说好了,输你就要陪伴左右的。”

    曲长负点了点头:“前面等你。”

    王公子:“……”

    曲长负说完之后,从靖千江的怀里退出来,施施然整衣服,又朝王公子点了个头,飘袂而。

    王公子目瞪口呆:“这也行?”

    这、这,能把两个冤家劝成情人,自的口才简直是……天呐!

    捂住了嘴。

    曲长负到了楼,见思雨楼的厮们脸茫然,正在官兵们的呵斥下,将之前客人们献云裳的宝物还回。

    中有名厮手里抱着幅字画,嘟囔着抱怨道:“这位客人将墨宝献上来之后就不知道哪了,比武也有参加,这时上哪里找?”

    曲长负知道之前有个人入选后并未跟靖千江比武,此时心中动,过将那幅书法拿了起来展开。

    上面有太多华饰,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纸黑字,可见笔下有情,胸襟万里,勾画之下,似乎已经写尽了所有的豪情与温柔。

    “秀骨青松,锋芒试手,遍看沧海悠悠。归来也,笑人心谁同,今古神州。

    星辰剑履,帷幄经纶,扫尽平生风月。银河挽、天星横度,万里风烟裁冰雪,人间第绝。”

    这字迹与今日在客栈桌下见到那张报信的字条,竟是如出辙。

    曲长负默,又是笑,早已知道这是谁最喜欢玩的把戏。

    当初苏玄最后设了局,以玉玺的下落为饵,派人通知齐徽,试探的选择。

    对于苏玄来说,前世曲长负因齐徽而死,始终是分值得记仇的件事,只是为了社稷安定不好杀之。

    如果齐徽依旧是那个为了皇位可以牺牲切的人,那也将不惜任何代价,在战乱平定前夕除掉对方,以免再伤及曲长负。

    这件事苏玄谁都说,就是已经做好了自承担切罪责的准备,而齐徽的选择,救了自命。

    随后,苏玄找到了程王世子齐岚,同曲长负商议之后,接回京,用心辅佐。

    如今同前世般,苏玄亦已经官至相位。

    曲长负出来之前还在京城,这阵似乎是为了江南带请愿减低赋税之事亲自出京察,也不应该是在金淮。

    曲长负正想着,依稀间似乎听有人喊了句“瑕”。

    抬头看,瞧着似乎不远处有道人影在那里温柔凝睇着自。

    再定睛看时,只有灯火阑珊。

    *

    等到靖千江办完了事,大步来到渡口,便看见叶扁舟停在江边的浅渚上。

    人轻衫广袖,站在船尾,正眺望天边弯月繁星,江风吹得乌发飞扬。

    们路从京城向南,游山玩水,看遍山河,每个地方都不久留,偶尔分开,就在最近的渡口处见。

    靖千江双足点,轻巧地落在船上,看了曲长负,又忍不住噗嗤笑。

    曲长负道:“我知道你在笑什么。怕是咱们走了之后,绸缎庄的东家要改行做媒婆了。”

    靖千江大笑道:“这行当能见尽天下有情人,也什么不好的。”

    人间三月,桃花正艳,这样随口谈笑,便看见淡蓝色的远山上,那漫山遍野的灼灼夜色,在夜色中也是热烈欲燃。

    更远处的江面上有两三点渔火漂泊,夜雾如同飘絮,浮荡在水面上。

    而扁舟随水,人影成双,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便如同的剪影,天高地迥,尽归入世风尘里的出世客。

    曲长负道:“你听上仿佛很羡慕,可惜输了我当随从,后悔也晚了。来,商量下,我们接下来哪?”

    靖千江笑着说:“随从随从,自然是公子哪,我跟到哪。”

    曲长负笑道:“我要踏天涯,行海角,往人之不敢往,穷难之所穷。”

    靖千江手抚胸,向倾倾身,说道:“奉陪到底。”

    长天浩瀚,江面辽阔,扁舟伴着两人笑语,朝向着千山万水中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