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吃完饭后, 言大嫂来了打麻将的兴致, 拉着柳依依, 余胜男,言蹊就在客厅围成一桌摸起牌来,几个女人一台戏, 边打牌边八卦, 气氛再热闹不过了。

    安之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赢的都是萧雨桐,厅里都她得意洋洋的笑声。

    这时, 言以西向她招了招手, 安之跟着他来到了二楼, 顿时一懵。

    房间里言以东一脸严肃,言以南对她眨了下眼,言以西也走过去坐下。

    三堂会审?

    安之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大舅舅,二舅舅, 三舅舅。”

    而且她下意识站直了。

    “坐下吧。”言以东开口道。

    安之暗自深吸一口气, 慢慢挪动步子,挑了个离他们最远的位置坐下。

    屋子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

    言以东不说话, 言以西和言以南早就习惯了由他们大哥先开口, 所以他们也保持沉默。

    安之自然也不敢先开口。

    四个人就诡异地僵持着。

    言以东不是不说话, 他最擅长找人谈话了,他以前不是没想过,当言蹊结婚, 他要和他的妹夫好好地进行一番谈话。大概是“如果你以后敢对我妹妹不好话,老子三兄弟会让你生不如死”之类的话。

    但是打死他都想不到,他现在要对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

    他该如何开口呢?

    他甚至一时都不知道如何开头。

    他迟疑的时间太长,以至于言以西默不作声的用眼尾瞥了他一眼。

    安之小脸的神色都是掩盖不住的紧张。

    言以东清清嗓子:“咳,你和小五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

    他顿了顿,查看安之的表情。

    安之攥紧手指,酒窝深深的陷入,她说:“我会好好照顾她和爱她的!”

    安之在三位看她长大的长辈面前,在言蹊的哥哥面前,尽力想要证明自己的勇气和爱,从她清亮的双眼中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也许还会有点紧张不安。

    但真诚而动人。

    言以东过了几秒才缓缓点了点头。

    萧雨桐说的对,他拿言蹊没办法的,逼急了反而会伤了他们兄妹的感情,还会让家里其他人为难。

    言以东不止一次地想如果爷爷奶奶在世他们的决定是什么?肯定也会同意的,毕竟他们二老是那么宽容包涵的人。

    他脑海中浮现爷爷临终时跟他说的话。

    现在他是一家之主了,家以和为贵。

    除了同意他还有别的办法吗?

    另外的办法就意味着他要被家里人孤立了。

    言以东内心的思潮翻江倒海,表面越发严肃,长时间不说话。

    连言以南都偷摸着瞄他。

    安之又咽了咽口水,又慌又急地开口:“我以后都听她的,工资也都交给她……嗯,都听她的……”

    她都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只能重复之前的话。

    言家三兄弟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言以南首先憋不住“哈哈” 拍桌笑。

    言蹊打了几圈发现安之还没回来,她边摸牌边回头望了望。

    萧雨桐说:“ 应该是被你大哥叫走了。”

    言蹊:“叫她去做什么?”

    “谈话吧。”

    “噗,跟未来的妹夫谈话吗?”柳依依打出一张八万。

    余胜男笑,手上不停:“碰。”

    萧雨桐:“你大哥总得做做样子,放心啦,他不会对小安之说重话的。”

    “话说回来,你们那个……”柳依依冲言蹊挤挤眼:“和谐吗?”

    余胜男闻言挑了下眉,停下摸牌的动作,看向言蹊。

    言蹊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说:“要谈这么久?”

    萧雨桐摆摆手:“你大哥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不要担心,还有……”

    “你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就那个和谐问题……”

    柳依依噗嗤笑道:“小五,你看大嫂也好奇,你要解答我们的疑问啊!”

    “是的呀,让他们男人和安之聊他们的,我们来聊我们的。”余胜男笑嘻嘻。

    “我懂你的意思,”柳依依拍了下余胜男的手臂,“这代表言小五是个受。”

    “姿势又不代表什么。”余胜男笑。

    “ 那也对,我有时也喜欢在上面。”柳依依小声说。

    萧雨桐边听边笑,“我是不太懂女人和女人啦,男的和男的我还知道一些。”

    “大嫂,要不我们找片看一下?”柳依依提议道。

    “还是小五告诉我们吧?”萧雨桐瞄向言蹊。

    言蹊盯着面前这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我去找她。”言蹊牌也不打了,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走之前她语气淡淡地道:“如果真论攻受的话,我才不应该坐这边呢。”

    其他三个女人看着她上楼叽叽喳喳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嫂,就是说小安之被小五吃干抹净了。”

    “哎哟,哎哟……”

    言蹊径自走到二楼,在门口听了两秒,里面没有什么声音,她推门而入。

    安之背对她坐着,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她似乎大松了口气,露出笑容。

    言蹊走过去搭着她肩膀,扫视了一眼言以东他们:“你们说完了没有?”她唇角有一丝微笑,但是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

    言以东道:“说完了。”

    言以西和言以南同时接收到她警告的目光。

    言以西:“……”

    言以南急忙摇头。

    “你先出去。”言蹊抚了抚安之的肩膀,俯低头对她轻语。

    安之乖乖点头。

    言蹊等到她出去后叉起手臂冷着脸对着她大哥说:“ 你是不是也有话对我说?”

    言以东也同样冷着脸:“ 就怕你不听而已。”

    言蹊语气说不上来多好:“只要你不反对我们。”

    言以东硬梆梆地说:“ 我不反对,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可比她大多了,所以难保她以后爱上别人后跟你分开。”

    话和他的语气一样很不好听。

    气氛太紧张了,言以南拿了个苹果递给言以西,言以西又推给他,言以南把苹果握在手里。

    言蹊语气寡淡:“我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

    言以东:“那就好,我也没啥说的了。”

    言蹊:“好。”

    言以东:“好。”

    沦为背景的言以西和言以南:“……”

    言蹊走出去后,几兄弟都沉默。

    言以西打破沉默:“就这个脾气,不嫁男人也好。”

    言以南咬了一口苹果:“没关系,不嫁娶一个也好,大哥,你就当小五娶老婆了呗。”

    言以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言以西笑了下,突然说:“要是小北在,他也会同意的。”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个冬天的午后,他们四个围着婴儿床,小小的女婴在里面咬着手指睡得吐泡泡,白嫩的脸颊鼓鼓的,头发细绒绒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意识到他们有了一个小妹妹。

    小言以南好奇道:“ 我可以揭开她裤子看一下吗?”

    小言以东说:“不可以,她穿着尿布呢。”

    小言以西道:“女孩子不能随便摸的。”

    小言以北说:“妈妈要我们都要疼妹妹的,妹妹好不容易才来我们家。”

    小言以南:“她为什么要来,她可以不来的,现在我们两个不是最小的了。”

    小言以东道:“小南,不能这么想,我们是哥哥了。”

    小言以南:“ 大哥,你本来就是哥哥啊!”

    小言以西道:“你现在也是哥哥了。”

    几个人围着婴儿床说这话,小女婴被吵到,踢了一下脚,也没醒,继续睡。

    小言以北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脸颊 :“她真可爱,可妈妈说妹妹以后要到别人家里去的,我不想她去别人家。”

    他侧头对他的哥哥们讲:“我们把妹妹永远留在家里吧。”

    小北没有机会和他们一起长大,他永远停留在9岁的年龄。这么多年他们兄弟三都很少提起他,此时却不约而同想起了当年他说的话。

    言以东再也没说一句反对的话。

    萧雨桐拉着她们打麻将打晚了,让他们留下来在老宅过夜。

    三楼言蹊的房间里,屋里开着空调,非常凉爽。

    安之洗完澡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沉浸在家里人都同意她和言蹊谈恋爱的欢乐中,兴奋得傻笑不止。

    言蹊在旁擦乳液,被她逗得发笑:“有这么开心吗?”

    “对呀!”安之眼睛亮如星辰,看着她笑。

    言蹊坐上床,捏她的脸:“小傻瓜。”

    熄了灯睡觉安之还在言蹊怀里蹭来蹭去,抓她的纽扣,挠她的头发,玩她的衣角。

    “小兔子,你不睡觉吗?”言蹊抓住她的手腕。

    “不睡,要亲。”她嘬起唇闭上眼睛。

    言蹊勾着嘴唇笑,注视着她。

    安之闭着眼睛压着声音道:“我嘴都酸了。”

    言蹊抿嘴笑,就是不去亲她。

    安之等得不耐烦,睁开眼睛扑过去主动亲。她捧着她的脸“狠狠”地吸吮言蹊的唇一番,然后心满意足地倒回枕头,“够了,这下可以睡觉了。”

    言蹊眯了下眼,按住她的肩膀,压低身子,声线也低低地:“ 我还不够……”

    她的手摸进她的睡衣,抚摸她的小腹,流连了一会儿,逐寸往上。

    安之身子一颤,刚想说什么。言蹊已经撩起她的衣服,揉摸着她的粉团,同时汶上她那嫩软的肌肤,另一只手滑到她的腰,反复摩挲,手指滑到她的棉小裤。

    安之粉唇合不上地呼着气:“姨姨,不是在我们的家里……”

    三楼不止住着她们,还有言以南一家。

    “嗯……”言蹊没有停下来,含住她的粉点,舌尖画圈,手指也若无若有地沿着她的小裤边缘滑动。

    安之不敢发出声音,忍得辛苦只能咬住自己的手指。

    言蹊吻着她的双乳,往下舔吻她的小腹,又回头含住她的耳垂,眸里笑意盈盈,呵气道:“可我想要,陶陶不想么?”

    安之被她的语气激得全身起了一身栗,这不像她闷骚的姨姨啊,她很少这么直接的,安之的脸颊升起两团粉晕,她发觉她的内裤已经被褪到大腿处。

    “唔……”安之睫毛都湿透了,两腿半屈,情不自禁地夹紧腿,发出泣声。

    言蹊的手指抵住少女的私缝,轻轻抚摸,有蜜液沁出像是邀请。

    可安之咬住唇,眼泪汪汪。夜深人静,一点声音都会被听见,何况龙凤胎还在同层楼睡觉。

    “姨姨……别……唔……”

    言蹊的手指频繁地摩挲着,安之听到水泽声更加躁得要哭了,她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又怕自己忍不住叫声,情急之下只能双手捂住嘴。眼巴巴地恳求言蹊。

    言蹊本来只想逗逗她,可现在安之衣不遮体,楚楚可怜地望着她,她是在恳求不要继续,可言蹊手指的滑腻分明是在恳求她继续。

    言蹊的眸光暗下去,挨近她,亲了亲她脸颊,低语:“陶陶,要小声一点哦……”

    安之细细地惊呼一声,眼底都是迷离的水汽,房间幽静安和,窗帘无风不动,地上一格格的月色。

    她的双腿在言蹊温柔绵长的动作下根本合不拢,只能迎合她的动作。

    无雨的初夏夜晚,就剩肌肤之亲带来的斜风细雨。

    六月的气温炎热,安之后天就要赶回波士顿,这一个月来的时光快速而甜蜜。

    她在家里收拾简单地行李。言蹊去了一趟电视台,赶回来跟她吃晚饭。

    天气热,午餐是绵细清爽的绿豆粥,就着酱菜,和煎得酥香的秋刀鱼。

    吃完,洗完碗。

    两人现在的节奏都让彼此十分舒服,即使是琐碎的日常也很幸福。每次离开安之都很舍不得,舍不得言蹊自己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吃饭。虽然目前她们都能习惯异地恋,但总得有将来的计划。

    她问:“等我拿到博士学位,你是想要我回来吗?”

    言蹊微笑问她:“你的意思呢?”

    “如果你习惯在邶城生活,我可以回来找工作。”安之就像她说的,完全听从言蹊的意思。

    “不想申请哈佛的博士后了?”言蹊问。

    安之说:“你比较重要。”

    言蹊眸中含笑, 凝视着她:“你最重要。”

    她揽过安之,柔声道:“我希望你能做你喜欢的事业,其他的一切不用操心。”

    安之突然心中柔情万千,她蹭蹭言蹊的肩膀,微仰着脸望着她:“那么你跟我走吧,我想留在美国,我想要跟你登记结婚。”

    安之握住她的手,“你愿意吗?”

    言蹊回望她,温柔地笑了下,说:“我包里有个东西,你替我拿过来。”

    安之眨了眨眼,被她打断有些泄气,不过仍然乖乖地去。一打开她的包,安之愣了下,映入眼帘的是Tiffany &Co.的盒子,她呆呆地拿起来,转头看言蹊。

    言蹊就在她身后,她拿过盒子,打开,一枚银白色的铂金戒指静躺其中,花瓣的碎钻拥着一颗圆形的主钻,很美又有仪式感。

    安之深吸了一口气,完全惊呆了。

    言蹊拿起戒指套到她指间,尺寸刚好,散发着柔婉光芒,她满意地点点头,抬眸凝视着安之,笑着说:“我愿意,我跟你走。”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番外会在实体书。所有晋江不能完整写的也会在实体书。到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感谢。

    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包容和帮助。

    祝好。

    期待有缘能在下本书见,也盼望你们到时还记得我。

    比心心。中秋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