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1992-2020 51

    两人转身下楼。公司已经来过两次电话,再拖下去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情,因此两人加快脚步,噔噔噔地往楼下赶。

    连乔生怕楼梯上有什么异变,便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徐忍冬紧随其后。

    然而刚刚拐过弯,徐忍冬莫名其妙脚下一空,整个人直冲冲地向前跌去。

    连乔察觉不对,刚转过头,却来不及反应,只听“咚”地一声钝响,徐忍冬已经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摔下楼梯时的生理反射让他两条手臂都撑在地上。脑袋倒是没磕到,就是两个手臂的神经都被震得发麻,膝盖也狠狠磕在地上,疼得钻心。

    连乔大惊,急忙去扶他,担忧的同时责备也脱口而出:“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可是当他的视线无意中扫过楼梯时,表情却又变了。

    此时徐忍冬已经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低声道:“对不起,我太急了。”

    连乔摇头:“不对,不是你的问题,楼梯缺了一块。”

    徐忍冬一愣,回头望去,这才发现,刚才自己踏空并不是粗心大意,而是那一段楼梯,真的凭空缺了一块。

    整整两级台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像被某个饥不择食的贪吃鬼狠狠咬了一大口,看上去无比突兀。

    可是前一秒种连乔下来的时候,楼梯明明还是好好的,偏偏就在徐忍冬下来的时候消失了。很显然,这异变是针对徐忍冬发动的。

    若非他心中警惕,只怕这一摔就直接一头撞在墙壁上面,头破血流还算轻的,当场撞死都有可能。

    徐忍冬叹了口气:“估计和地铁那会儿一样。”

    连乔:“嗯。环境在变。不要再耽搁了,我们赶紧走吧。”他朝忍冬伸出手,“上来,我背你。”

    徐忍冬却推开他的手:“不用。别浪费体力,我自己能行。”

    连乔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两人继续朝楼梯下面走。这回两人不再急着赶路,都对脚下小心再小心。好在后面的楼梯没再发生什么异变。

    两人顺利来到了楼梯底下。徐忍冬的车就停在门口,两人站在轿车前面,犹豫了起来。

    开车还是走路?

    刚才徐忍的摔下楼梯,受了点伤。虽不至于伤筋动骨,但走路难免受影响。

    可如果开车,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将会是更加致命的。万一刹车突然失灵,或者方向盘不听指挥自行转动,那他们连逃都没处逃。

    保险起见,两人还是决定步行上班。

    从他们公寓到公司的路程,步行大约需要半个小时。这一路上还有地铁公交等等其他公共交通设施。有了前车之鉴,他们当然也是不敢坐的。

    此时已经将近九点半,小区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照理说这会儿虽然不是上班高峰期,但也不至于空旷成这样。

    两个人谨慎地在小区道路上行走着,警惕着四周。

    “连鸟叫都没有。”连乔说。

    “嗯。世界像静止了一样。”徐忍冬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确认秒针还在转动,这个世界的时间确实还在缓慢流逝。

    可他就是有种……整个世界都停下脚步在等他的感觉。

    这感觉很诡异。

    当两人来到小区门口时,果然看到了更为诡异的场景。

    马路上也静悄悄的。但和小区不同的是,此时马路上站满了人。上班的上学的,遛狗的遛娃的,什么人都有。

    然而路上所有的行人,都像受到某种指示一般,停下脚步望向这里。明明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活人,此刻却如木头一般,表情僵硬,眼神呆滞。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一个点,那就是徐忍冬身上。

    这场景让他想起了在九连环里看到的美貌侍女。但此时又和那时不大一样。那时他独自一人,身处幽暗诡异的土楼里,他清楚知道自己是在鬼怪世界,因此有一种微妙的距离感。

    然而此时他就站在自家小区门口,站在他每天上下班都必须经过的城市主干道上。目之所及都是无比熟悉的现实中的场景,可是一切又都和现实不一样。

    那些路人,那些车辆里的司机,都化作蜡像馆里的雕塑,栩栩如生,却满脸死气。

    更可怕的是,在这些人里还有许多熟面孔。他下楼散步时经常碰到的遛狗大爷,每天抱娃出来散步的大妈,还有睡过头的年轻学生……

    他们就这样盯着他。像盯着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不属于这里的人。

    徐忍冬心里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感。他深吸一口气,强逼自己迈开步子。就在他走动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竟都跟着他转动,令他后背一下子起了白毛汗。

    他很讨厌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何况还是被这些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盯着。

    连乔叹了一声,与他十指相扣:“腿还好吗?走快一点吧。”

    徐忍冬点点头,加快了脚步。

    就在他行走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随之重获了生命。那些泥塑一般的路人非但眼神跟着他转动,就连身体也开始僵硬地活动起来。

    忍冬连乔下意识地握紧了武器。好在他们并没有朝两人聚集过来,而是仍旧按照自己原来的路线行进。该上班的上班,该遛弯的遛弯。

    ……看来这些人暂时没有要攻击的意思。

    两人一边警惕着周围的环境,继续朝公司走去。

    尽管身处室外,两人却觉得无比压抑,因此这一路上都没说话,只是闷头赶路。

    沿着这条主干道,一直走下去就可以到达徐忍冬的公司。走着走着,两人忽然发觉前面人行道上围着一大群人,不知在看什么,把人行道堵得结结实实。

    无论他们在干嘛,好奇心害死猫。徐忍冬道:“我们绕开。”

    连乔“嗯”了一声,两人便穿过马路,来到另一边的人行道上。

    正要继续往前走,忍冬忽然察觉到某种异样。与此同时连乔惊叫一声:“忍冬!”

    徐忍冬心里一紧,只觉连乔猛地把他往后一拉。他踉跄几下,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觉头顶一阵劲风。随后“哐当”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水泥块从天而降,硬生生砸在了面前的石板道上。

    一瞬间,尘土飞扬。徐忍冬感觉到有什么湿漉漉热乎乎的东西溅上了他的裤子。

    他下意识地后退两步,低头一看——裤子上溅满了鲜血碎肉,热烘烘地冒着腥气。

    “……”胃里顿时涌起一股呕吐欲。徐忍冬喉头耸动,待面前尘埃落地,这才看清,原来那巨型水泥块下还压着个人。

    这人大半个身体都被碾碎了,只留一个脑袋、两条手臂在外面。身下渐渐晕开一大团血。

    “没事吧?”连乔问。

    徐忍冬抿着嘴唇摇了摇头。他抬头望向上面,果然,在二人头顶上是一座巨大的吊机。吊机下方的牵引绳空空荡荡,在半空中微微摇晃着,很显然那个水泥块是从吊机上掉下来的。

    方才他们只顾着避开人群,居然没注意到身边就是建筑工地。幸好连乔反应灵敏,否则此刻躺在水泥块下面的就会是徐忍冬了。

    “……”徐忍冬心有余悸,抿了抿嘴唇,说,“快走吧。”

    连乔露出一个有些担忧的表情,却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那个倒霉路人大半个身子都被压在水泥块下面,毫无疑问已经没救了。然而,在经过那个倒霉路人身边的时候,徐忍冬却清晰地看到,那个路人仰起头,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然后朝他伸出血肉模糊的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他要邀请我去哪里?

    徐忍冬心头剧颤,低声把这事跟连乔说了。连乔头也不回,眼睛直直盯着前方,口中淡淡道:“别理他。今天恐怕全世界的恶意都会聚集到你身上,你一定要内心坚定,别受他们影响。”

    徐忍冬忍不住地苦笑。

    他当然知道,在2020年的这一天,一切无法预料的危险都会向他涌来。他自己就是危险本身。

    如果和他分开,连乔会不会安全一点?

    这话都不必说出口,他也知道连乔不会赞成。事到如今他和连乔已经是彼此活下去的动力。要让连乔抛下他独活,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在伤害连乔。

    因此徐忍冬没再说什么,只是握紧了连乔的手。

    之后的路程,可以说是有惊无险。有突然从人群里钻出来手握尖刀的神经病,有人行道中间莫名消失的窨井盖,甚至还有一言不合就突然炸裂的商店橱窗玻璃。

    危险是危险,但对于保持高度警惕的两人来说,还不算什么。只是这些东西都冲着忍冬而来,忍冬有时避无可避,身上到底还是挂了彩。

    历经千辛万苦,两人总算来到公司楼下。

    徐忍冬稍稍松了口气,连乔盯着办公楼入口,忽道:“这一路上怎么都没遇见鬼。”

    徐忍冬拧起眉头。确实,他们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都是现实生活中可以发生的种种危险。与其说是危险,不如说是意外。而先前那些死去变鬼的队友,到现在竟然一个都还没出现过。

    徐忍冬叹了口气:“恐怕他们都在公司里等着我呢。”

    连乔抬起头,看着几十层高的办公大楼,撇嘴道:“这楼这么高,万一有个火灾什么的,想逃都逃不掉。”

    徐忍冬失笑:“你可别立FLAG了。”

    连乔吐吐舌头,朝他笑笑。于是两人并肩进入了办公大楼。

    公司位于15层。两人推开玻璃门,惊讶地发现,公司里看起来竟然一切如常。

    大家都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埋头苦干,即便两人风尘仆仆地赶来,大家也只是匆匆抬头瞟了一眼,随即再次沉浸到自己的工作上去,好像对两人毫不在意。

    同事的反应和外面那些诡异行人产生了巨大反差。这让徐忍冬简直有些感动了。

    “换人了。”徐忍冬说。

    连乔一边和他并肩走向属于他们的办公桌,一边在心中想道:今天是2020年,身边的同事果然都替换成了忍冬在现实里的那一批。

    连乔忍不住叹了口气。

    徐忍冬和这些同事关系一般,平常接触也不多,可以说是没什么感情。何况这里是鬼怪副本,忍冬心里有数。即便是朝夕相处的同事,真要对他们动起手来,忍冬也该杀就杀,绝不会心软。

    连乔那一声叹息,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何而叹。他只是觉得有些心疼。

    两人来到办公桌前。徐忍冬打开电脑一看时间,这会儿已经接近中午了。桌上摆放着几本文件,上面贴着便签,是徐忍冬今天要做的工作。

    忍冬瞟了一眼,说:“不知道如果消极怠工会怎么样。”

    连乔也感慨道:“都世界末日了还要上班,你还能更惨一点吗?”

    忍冬认真想了想,说:“能的。那就是在世界末日加班。”

    连乔:“……”你说得很有道理。

    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路走来,两个人的神经始终紧绷着。此时终于得以稍稍放松。

    然而完全放松警惕也不可能的。徐忍冬着手处理工作事务,连乔就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警惕着周围。

    忍冬刚处理完一份报表,同事们忽然“哗啦”一声拉开椅子,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两人反射性地抽出武器,未曾想同事们并未作出什么奇怪举动,只是笑嘻嘻地聚到一块儿。

    “大家都来尝尝,看我做的饭团好吃吗?”一个年轻女同事手里托着一个小巧饭盒,里面装着各色饭团。连乔记得她是叫做刘晓琪。

    众位同事纷纷欢呼,伸手去拿饭盒里的饭团,吃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

    刘晓琪朝忍冬二人招呼:“你们也来啊,别客气。”

    忍冬和连乔对视一眼,连乔微微摇了摇头。忍冬当然也不可能轻易去吃副本NPC在世界末日送给他的东西,于是客客气气地说:“我们两个就算了。肠胃不好,不太能吃冷的东西。”

    刘晓琪失望地撇撇嘴:“哦,这样啊。那你们中午吃什么?”

    连乔接茬道:“我们出去随便找点东西吃。”便和忍冬一起起身朝大门走去。

    同事们嘻嘻哈哈地称赞着刘晓琪的手艺,都对两人的离开没什么反应。及至两人走到门口,才有人喊了句:“徐忍冬,别走太远啊。午休只有半个小时,你之前都旷工那么久了,要是下午再迟到,老板肯定记你一整天缺勤。”

    忍冬应了一声,和连乔一起走到办公室外面。

    公司位于15楼。电梯是不可能坐的,他们之前是爬楼梯上来的,累得要死,这会儿实在是不想为了一顿午饭再爬楼梯。好在背包里还剩一些压缩饼干,于是忍冬带着连乔来到楼梯间,坐在楼梯上,就着矿泉水吃起饼干来。

    连乔看他轻车熟路的样子,笑道:“你原先是不是就经常躲在这儿吃饭?”

    “嗯。”忍冬一边拆着饼干包装,一边淡淡道,“午休时间办公室有点吵。所以我经常躲在这里休息。”

    这会儿是正午,阳光充足,透过落地玻璃窗照在两人身上。暖烘烘,懒洋洋的。

    楼道上空无一人,安安静静,却因为阳光灿烂,而并无丝毫鬼气。

    连乔的情绪稍稍放松下来,笑问道:“你们公司平常氛围就这么好吗?”

    忍冬道:“大概吧。我没怎么在意。”

    连乔:“那如果你是在外面,你会吃她的饭团吗?”

    忍冬摇摇头:“那也不会。因为我是真的肠胃不好,吃那个我会拉肚子。可是饭团这种东西,用微波炉热过了又很难吃。”

    连乔道:“那如果她做的是别的东西呢?比如爱心曲奇……爱心小蛋糕什么的……”

    忍冬听着听着觉出味来,不禁有些诧异:“你在吃醋?”

    连乔笑嘻嘻地抬起手,拭去他嘴角的饼干碎屑。视线着迷地在他唇上逡巡,声音里有一丝妒意与迷恋:“你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惦记。你公司里那个小姑娘,我早就发现她喜欢你。只是你……”他顿了顿,好笑地摇了摇头,“算了,当我没说吧。不然你又要怪我吃飞醋了。”

    忍冬无奈道:“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还在想这个……”

    连乔扭头望向窗外,手指却仍与他十指相扣。阳光落在他柔和的笑脸上,温暖得竟令人有些恍惚。

    “我只是突然觉得,像现在这样,和你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幸福得像梦一样。”

    “这不是梦。”徐忍冬道,“虽然是在副本里,但对我们两个来说,我们坐在一起,手握着手,这就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事。我们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他说着说着,脸上微微泛红,却还是忍着羞涩继续说了下去,“我们互相属于彼此,已经很久很久了。”

    不知是那一句话触动了连乔,他回过头来,怔怔地看着忍冬。他的眼里闪过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转瞬即逝,让人难以捕捉。

    下一秒,他又笑了。凑过来,在忍冬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嗯。我们已经属于彼此,很久很久了。”

    两人吃完饼干,稍作休息之后就打道回府。刚走出楼梯间,便迎面撞上过来扔垃圾的刘晓琪。

    刘晓琪一眼看见两人手里的压缩饼干包装袋,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

    徐忍冬不大懂她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一边把垃圾扔进垃圾桶,一边随意地问她怎么了。

    刘晓琪撇撇嘴:“你们中午就吃这个呀?”

    徐忍冬道:“中午就随便吃一吃,这不是午休时间短么?”

    刘晓琪:“那你为什么不吃……”话没说话,她眼神一黯,摇头道,“算了,没什么。”便扭头回了公司。

    徐忍冬莫名其妙,转头问连乔:“她这是怎么了?”

    连乔:“我就说嘛,你这个人,有时候真是迟钝得气人。也不知道你是真的傻还是故意装傻……”

    徐忍冬在原地思忖片刻,恍然大悟。表情顿时变得很尴尬。

    两人回到办公室门口。徐忍冬伸手推门,手刚放上去,却“嘶”地一声缩了回来,脱口而出道:“好冷!”

    连乔皱起眉,从背包里掏出便携甩棍,用棍子顶开了玻璃门。

    门一开,里面便吹出一股强劲冷风来。两人都一哆嗦,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怎么回事,空调怎么突然开这么冷?”徐忍冬搓着胳膊。

    连乔抬起头,在他脸上轻轻一抹,笑道:“这哪是空调,简直是冷藏库。”

    徐忍冬一愣。因为他在连乔手上看到了正在融化的雪水。

    仅仅是刚才那一阵冷风,竟然让他的眉毛瞬间结了一层冰霜。

    眼前一层白雾,将办公室内部的场景遮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恐怕此时的办公室里面又发生了某种异变。然而看还是要进去看的,毕竟他们临走前同事还特意提醒了“午休只有半小时”,这要万一明知故犯又迟到了,恐怕就不是耳朵里扎针那么简单。

    两人从背包里掏出冲锋衣穿上,拉紧拉链,握着武器走了进去。

    穿过白雾,眼前出现了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景象。

    整个办公室真的变成了一个超低温冷藏库,所有东西上都结着白白一层冰霜。日光灯虽然亮着,但办公区域里灰蒙蒙的,有一种冰天雪地的肃杀感。

    几位同事仍然坐在办公桌前,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他们的头发上、衣服上全都结着冰碴子,他们却像全然不茬,只是敲键盘的动作略显坚硬。手指上甚至皲裂开了干巴巴的口子。

    两人提高警惕,小心翼翼地从同事身边走过,发觉这几个人都变得像冷藏库里的冻肉一样,表情呆滞,眼球浑浊。宛若一群麻木的僵尸。

    都变僵尸了居然还在坚持工作,真是其心可嘉。

    徐忍冬莫名觉得好笑,试着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同事们动作迟缓地回过头来,嘴角一撇,算是搭理过他。

    这和片刻之前的热情截然相反。不过他们都从活人变成僵尸了,态度转变也合情合理。

    徐忍冬裹紧了冲锋衣,却仍然觉得冷,扭头对连乔道:“这地方温度太低了。”

    “可惜已经出不去了。”连乔努努嘴。忍冬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这才发现他们方才走进来的那扇玻璃门,此刻竟已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堵结结实实的厚重冰墙。

    徐忍冬皱着眉头,回到冰墙前面,拿撬棍敲了敲。冰墙上发出沉重闷响,光是听声音就知道这堵墙不可能靠蛮力打破。

    完了,被关冷藏库了。

    他抱着胳膊,心里有些无奈,却不后悔。毕竟该来的躲不掉,他们如果不按照副本的思路来走,副本只会给予他们更重的惩罚。这一点,徐忍冬比谁都了解。

    逃不掉的。只能面对。

    “那么问题来了。”连乔环顾四周,沉吟道,“怎么从这里出去呢?”

    徐忍冬想了想,指着领导办公室道:“我去请个假?”

    连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