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番外5

    这一天,“光耀”遇到了建队以来的大危机。队里两个高手,今天极有可能吵架加打架。

    冉闻宁早早就在等待队长的起床,准备第一步把池拓拦下来,自己这边先好好道个歉缓冲一下池拓的怒气。

    他家梦境做事太离谱了,居然硬配鸳鸯。冉闻宁很怕池拓和晏麟起冲突,到时候队里出个事故那就麻烦了。

    尚柯这天早上一出门,就见到冉闻宁在三楼等人。他奇怪地看了眼队友,又望了眼池拓的房间,问道:“你在干嘛?”

    冉闻宁转过头,神情严峻地说:“尚柯,如果等会儿有事情,你帮忙拦一下。”

    “什么事?”

    尚柯看冉闻宁有苦难开,他不知道具体情况,便说:“我先去食堂带点饭,过会儿再回来。”

    “行。”

    冉闻宁跟尚柯告别后,就继续蹲守在队长门外。

    过了十分钟,池拓的房间才有了动静。冉闻宁立马起身,他反复琢磨着台词,希望等下别出差错。

    门内传来了脚步声,冉闻宁的心瞬间紧张了。他紧紧盯着那条门缝,在它变大的过程里,他的压力史无前例地增长起来。

    然后,他见到了池拓,一个看似和往常没多大差别的池拓。但再观察得仔细一些,冉闻宁就注意到池拓的衬衫扣错了一个扣子。

    队长今早显得非常茫然好像经历了一个离奇的夜晚。但很明显,池拓除了迷惑,还有一半情绪是生气。

    在看到冉闻宁时,池拓突然歪了下头,他暗下眸子,问道:“晏麟呢?”

    “池拓,你先听说我,这事他有错,他一定要给你道歉。”

    冉闻宁连忙开口,但队长明显不想搭理他。

    “你让开。”

    池拓一把推开冉闻宁,想要下楼找人。

    冉闻宁赶紧拽住池拓,他劝道:“它本质上是梦境,对人情半懂不懂,昨晚的事情就不应该插手。我已经骂过他,也打过他了,晏麟知道自己错了。”

    事实上,冉闻宁想说的真心话是:池拓你不要招惹他啊, 人家一个高界位梦境,真要来脾气,你分分钟就没命了!就算再生气,你也不能冲动啊!

    “那你也给我一起过来。”

    池拓看冉闻宁缠着他不放,干脆拉着队友一起下了楼。

    在一楼客厅,池拓见到了晏麟,那人就站在原地,默默看着他们两人从楼上下来。这位梦境从表面上来看,他根本毫无悔意。

    池拓放开冉闻宁的手,他直接来到晏麟面前,冷声质问道:“你对悠也做什么了?他昨晚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来找我?”

    “他接受了一个梦境属性。”晏麟回道。

    看着晏麟那副冷漠的样子,池拓感觉自己的怒火在燃烧起来,他咬牙道:“你敢说自己不知道那个属性会造成什么影响吗?”

    晏麟看到冉闻宁在不断给他投眼神,示意别乱说话。他想了想,还是回道:“它是类似‘激烈'的低界位属性,如果意识存在欲求的话,就能够激发它。”

    “你真不愧是梦境。”

    池拓看到旁边的冉闻宁,指着队友问道:“你对冉闻宁也会使用这种恶心的能力吗?”

    晏麟对冉闻宁自然不会使用,实际上,他之前就没用过那个能力。对于这种精神类的属性,晏麟向来兴趣不大。

    见对方沉默不语,池拓继续说:“悠也又是得罪你什么了,你要这样对他?”

    在这话面前,晏麟觉得自己得解释下。他没管冉闻宁的眨眼暗示,说道:“我有询问过小鹿悠也的意见,他是自愿的。”

    “你觉得自己这话会有人信吗?”

    池拓质疑道。

    他清楚记得悠也在梦里的样子,那人不受控制地索要,像是待哺的孩子。这样的哥哥让池拓很心疼,也让他很怜爱。晏麟这时已经没耐心了,他觉得自己遭受了误解,搞得只有他罪恶万般一样。他明明事前提醒过那个日本人,而且在这事上,池拓根本没必要搞成那样。

    他对池拓说:“小鹿那时候的意识不强,根本搏斗不过你。你如果不愿意,完全没必要顺从他。”

    “而且他受梦境影响不严重,意识很快就能清醒过来。你只要忍过那段时间,也能阻止这件事,这本来就只是一个简单的测试。”

    冉闻宁站在旁边,他听到这里时,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那就是在昨晚的事情上,晏麟、小鹿悠也、池拓,这三个人其实都有过错。

    晏麟没顾后果下放了能力,小鹿悠也心太大接受了能力,而池拓明明可以避兔,但却没有克制自己。这件事在头和尾上,晏麟和池拓两个清醒人责任都挺大。

    “行了,晏麟你别说了。”冉闻宁赶紧插在两个人中央,他看到池拓脸色不好,大概是被晏麟戳穿了一些东西。

    他拍了拍晏麟肩膀,提醒说:“你给池拓道个歉吧,你昨晚答应我了。”

    然后,冉闻宁又转向队长,劝道:“池拓,你能不能原谅一下他,这件事上大家就不要再吵架了。”

    冉闻宁铺了个台阶,但见双方都不肯退让,他都想给这两人跪下了。真要细细追究起来,最无辜的人是小鹿悠也,剩下两位一个都别想推卸责任。

    他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真的快被挤压死了,只能再次催促道:“晏麟!池拓!”

    在冉闻宁这声喊完时,宿舍的大门刚好被人打开。

    尚柯帮队友带了早饭。他推开门,就看到晏麟和池拓在对峙,而冉闻宁夹在中间,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正在着急地团团转。

    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尚柯明显感到了一种强大的修罗场。屋内的氛围好像在吵架,这三个人也不知道在搞什么。

    尚柯默默迈回脚,把早饭放在地面,后退一步说:“我去散个步,你们自己拿一下。”

    砰一声,宿舍的门又被关上了。

    “晏麟。”

    冉闻宁拼命捏晏麟的手指,想让自家梦境妥协一下。

    在他的催促下,晏麟终于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不过道歉的时候,这个男人压根就没看池拓,打心底里他还是不服气。

    “早知道就不试验小鹿喜不喜欢你了。”

    晏麟随口抱怨了一句,便拉着冉闻宁想回房间。

    “你等会儿。”

    池拓一愣,什么喜欢?他喊住晏麟,问道:“你说试验什么?”

    晏麟根本懒得搭理池拓,他鄙视地看了眼池拓,回绝道:“才不告诉你。”

    “你等一下。”

    池拓感觉这里有大文章,但晏麟不想解释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不过在最后几步台阶里,冉闻宁回过头给池拓眨了下眼,表示自己会帮忙问的,让队长放心。

    等冉闻宁全盘问完晏麟后,他这次算是完全搞明白了:“所以说,小鹿以为自己不喜欢池拓,但他其实可以喜欢男生。”

    晏麟:“他的欲求很弱,还得依靠梦境才能显露,不过的确有那种倾向。”

    “拓拓原本的机会其实很大,不过现在事情弄得有点麻烦。”

    冉闻宁总结道。他不清楚那两人在梦里具体发生了什么,实在不行的话,也只能顺水推舟了。

    事实上,在昨晚,池拓他们没有进展到最后。

    就如晏麟所说,小鹿悠也的受影响时间很短,而且力气不大。池拓当时被悠也扑了个整,他失去重心倒在地上,接着反手拽住了那人的双腕。

    因为被控制,悠也只能坐在池拓身上,没法俯下头。

    “哥哥?”

    池拓看得出这人的意识很迷离,就像是无助的动物。他知道自己应该压制住悠也,不然醒来,他们两个人大概率都会后悔。

    可是鬼使神差的,他松开了双手,让悠也亲了下来。这个吻不温柔,可下方的人还是默默接受了。

    在悠也伸手想要往下的时候,池拓才稍微制止了一下。幸好这晚只是一个吻,但也很遗憾,这仅仅只是一个吻。

    没多久,小鹿悠也就清醒了,他看到池拓躺在草地上,而自己正跪坐在对方腰上。他来不及多思考,就听到那人开了口。

    池拓嘴唇带血,无奈地说:“哥哥,你太粗鲁了。”

    一直到今早,在池拓手机上,他的聊天界面还接收着悠也的“对不起”。他起床时大概猜到了怎么一回事,因而又生气又沮丧。

    池拓生气别人这样插手悠也,但也沮丧对方那时不是真心的。可在刚刚,晏麟却说这是一个试验,目的就是为了试探悠也究竟喜不喜欢池拓。

    他想追问仔细,但那位梦境已经不想表态了。池拓只能耐心等待冉闻宁的回复,幸好队友过了半小时就重新出现了。

    冉闻宁看池拓等得挺着急,就赶紧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很简单,就是晏麟想问小鹿喜不喜欢你,然后小鹿觉得自己没那种想法,为了证明这点,他使用了晏麟手上的能力。”

    “结果就是,他其实对你有一定兴趣,只是连本人都没察觉。”

    池拓一开始听得有些激动,不过听完他觉得这当中有问题,便说:“哪有属性可以精确到这么细致,况且它还是一个低界位能力,这只能说明悠也是潜在的双性恋。”

    “你这么说也对。”

    冉闻宁又对队长道了一次歉,他道:“我不太清楚你们发生了什么,所以小鹿那边还没有去联系,反正我先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池拓不喜欢外人插足自己的私事,就说:“你们不用再管这件事,我会解决好的。”

    他拿出手机,看到小鹿悠也还在道歉昨晚的事情。原本池拓想和悠也说清楚,他并没有怪罪对方,在这件事上,池拓才应该向悠也说对不起。

    但他打完那句话后,却在输入框停顿了很久。池拓盯着屏幕,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其实有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

    如果他想要抓住的话,就不能把这件事轻易解释过去。

    虽然只是一个初吻,但如果利用的好,它也能创造一些别的价值。毕竟它告诉池拓,悠也和他不是百分百的不可能。

    池拓经历了第二次鬼使神差,他默默删除了那些文字,最后发出去的内容变成了“哥哥,你要对我负责”。

    隔了几分钟,小鹿悠也那边才回道“我需要做什么?”

    做什么?等会儿,我应该让悠也做什么?池拓猛然感到脑内空白,他没有任何经验,而冉闻宁这时候管自己出门了,宿舍一楼什么人都没有。

    队长只能先应付着发了一个不开心的表情,然后迅速跑上二楼。

    池拓敲了好几下门,才把屋内那尊大神请出来。他见到晏麟那一刻,没管他俩之前还在吵架,就直接脱口而出:“我有点事要请教你。”

    “你干什么?”

    晏麟感觉莫名其妙,他还没问清楚,就被池拓拉到了隔壁书房。

    这天上午,冉闻宁只是出去拿了个快递,结果回来就找不到晏麟和池拓了。整个宿舍好像只剩下了他自己,直到中午尚柯回来,才有人关心了一下冉闻宁。

    “他们人呢?你怎么一个人在客厅?”尚柯受不了那种修罗场,他一直在外面晃悠到午休,才溜回了宿舍。但他回来后,房子里就只有一个孤独的冉闻宁。

    冉闻宁摇了摇头,说:“我找不到人。”

    “你男朋友呢?”尚柯问道。

    冉闻宁指正道:“我不知道晏麟在哪。还有,他不是我男朋友,是老公。”

    尚柯冷不防被塞了口狗粮,他无视了后半句话,说:“你直接打个电话吧。”

    “他手机在我这里。”

    冉闻宁举了下晏麟的手机,无奈地说:“我感觉自己好像被遗弃了。”

    “话说你们三个人今天到底在干什么?我怎么觉得有点心慌呢。”

    尚柯摸了下胸口,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周围有可怕的事要发生。

    冉闻宁解释道:“晏麟和池拓闹了点矛盾,现在没事了,只是我找不到他俩。”

    “我打一下池拓电话吧。”尚柯刚要动手,他和冉闻宁的身后就传来了动静。回头一看,池拓和晏麟刚好从二楼走下来。

    晏麟没什么表情,照旧面瘫冷漠脸,不过池拓显得很专注,他下楼的时候还在看手机。他们两位只是很正常地在走路,但是却自带了一种强大的气场。

    尚柯当场就皱了下眉,他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这两人让他有些害怕。

    一旁的冉闻宁则很无语,他问道:“你们在干嘛?”

    当时的冉闻宁还不知道,这两个男人以后会经常交流,他们每次交流的东西,那都没法往外说。

    等他意识到这件事时,时间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这几个礼拜,池拓会在休息日的时候,消失那么一两天。冉闻宁刚开始没留神,直到三周后,他在西创园见到了小鹿,才察觉到了问题。

    冉闻宁当时走在园区内,远远就望见一个熟人站在大门口。他发现这是小鹿后,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日本的职业成员要来中国?

    过了一会儿,池拓就出现了。冉闻宁走的是公园路,植物多,因而那两人都没注意到他。他燃起了八卦心,便作贼心虚,悄悄躲在后面。

    结果那两人说的是日语,冉闻宁一个字都没听懂。他气的一拍大腿,恨自己成绩差。幸好冉闻宁看得懂表情,他感觉这两人挺暧昧的,特别是池拓。冉闻宁从来没见过队长笑得这么柔情,那真是用了毕生的温柔去看另一个人。

    他脑内随便一琢磨,就猜测拓拓这是得手了。冉闻宁没想到晏麟居然能给他们拉线成功,这简直是梦境奇迹啊。

    不过这中间是不是漏了一环,冉闻宁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看完后,悄无声息地溜回了宿舍,准备把这个重大消息分享给晏麟。冉闻宁关上门,开心地说:“我看到小鹿来找拓拓,他们感觉在一起了!”

    晏麟坐在床上看书,他应了一个“嗯”字。

    “你不觉得很神奇吗?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冉闻宁取走了晏麟的书,想要和自家梦境聊天。

    晏麟没法看书,只能回道:“我早就知道了。”

    冉闻宁皱了下眉,狐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池拓觉得自己没经验,就来问我要如何和男生相处。”

    晏麟坐起身,他看到冉闻宁的表情更夸张了,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冉闻宁仔细回想起来,好像一周里是有几天晏麟和池拓两个人是共处的。他那时候以为这两人在交接工作,就没去打扰。

    但现在想来,冉闻宁真是直接一个好家伙,这两人的友情居然升温在这种方面。

    “你都教了他什么?”

    冉闻宁想象不出晏麟能分享给池拓什么。这个梦境情商没拓拓高,还不如让池拓教晏麟。

    晏麟说:“给他推荐了几本书。”

    语毕,他还去了一趟自己卧室,把其中一本拿了过来,然后递给了冉闻宁。

    冉闻宁接过手一看,这怎么还是一本医用书?然后他翻了几面,五官就石化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这可是史诗级的大麻烦。

    敢情你俩交流就在分享这种东西?

    “你教他这事干什么?!”冉闻宁毕竟是过来人,那被晏麟折腾的不是一次两次了。

    而且他是知道拓拓尺寸的,从这点上来说,冉闻宁觉得小鹿会和自己一样受难。他道:“池拓能不能尊老爱幼点,他不能躺下面吗?你们干嘛都非得争着当攻。”

    晏麟认真说:“我只是提供书,没有给其它建议。”言外之意,他也不知道池拓到底是想睡上面,还是躺下面。

    但冉闻宁的直觉告诉自己,拓拓这人就是个攻。他想到今天队长和小鹿见面了,越发感到提心吊胆。最可怕的事情在于:池拓没有回来。

    冉闻宁等到晚上十点,他看时间点不太妙,连忙拿出手机给小鹿悠也发了消息:今晚保护好自己,快逃!!

    这一个月来,为了弥补对池拓的伤害,小鹿悠也算是尽心尽责。他那时真不觉得自己喜欢池拓,可是在梦境的影响下,他还是强吻了这个弟弟。

    那个吻甚至不能算是吻,它应该叫做啃。小鹿悠也看到池拓流血的嘴唇,只觉得脑袋懵圈了,他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自己在梦里就像个禽兽。

    池拓那句“哥哥,你要对我负责”,彻底把小鹿悠也圈住了。他感觉很过失,就算只是个吻,那小鹿也得担负起责任。

    照理,应当是小鹿需要对池拓关心一些,但实际上,事情是反过来的。这一个月里,池拓小心到了极致,他的用词用语谨慎了很多,好像生怕错失机会。

    小鹿这时才隐约感觉到,那个吻其实不重要,这个弟弟对他有想法,池拓只是在趁此靠近自己。

    看来“光耀”的晏麟特意来问他,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小鹿悠也自认为难以接受男生,但人是他主动啃的,根本没法逃避。他只能硬着头皮,回复着池拓的消息。

    然而意料之外,他们的进展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大概是两人认识太久,已经过于熟悉了,只用了一个礼拜,小鹿悠也便习惯了新的相处模式。就像晏麟说的,他或许真没看清自己内心。

    在月底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来看望一下池拓,然后说清楚一些事情。

    这个事故,到后来已经是顺水推舟了。有些东西的界线,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他们两个人,其实不需要再被那件事捆绑了。

    现在差不多是晚上九点,但小鹿悠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就想下次再说。他看池拓还没有回去的打算,便负责地说:“有点晚了,我先送你回站点,这里过去还挺远。”

    “悠也今晚住哪里?”

    池拓问道。

    小鹿没多思考,回道:“你们站点附近的酒店,我到时候随便找一下。”

    池拓犹豫再三,还是说:“我有两天假期,今晚可以不回二队站点。”

    这话一出,他们两个人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小鹿和池拓相互看着对方,没有人想要率先开口,这个不回去的意思,可太明显了。他们之间其实没有确定关系,这步对他们来说,还遥远得很。

    一种致命的尴尬,开始围绕着两人增长起来。

    隔了好久,还是小鹿叹了口气,说道:“池拓,你还是回去吧。”

    他可不能再仗着池拓喜欢自己,对弟弟做出过分的举动。

    抛出这个拒绝后,小鹿悠也见到池拓整个人都僵住了。那人的喉结微微上移,想说什么但又硬生生咽了下去,然后,他的耳尖明显变红起来。

    池拓骨子里是一个内向的人,由于腼腆,他对人礼貌客气。但在今晚这件事上,他感到自己的性格给他造成了阻碍,他好想说出来,可是话到嘴边却滑了下去。

    池拓很心急,如果再不说的话,悠也就真的要把自己送回去了。

    小鹿悠也等了半天,他看到池拓快死了,这人吸了好几次大气,都没把话成功说出来。看来今晚不是一个好日子,可惜了那么圆的月亮。

    “我先送你回去吧。”

    小鹿悠也放弃了,他拿出手机,打算帮池拓打个车。但在他低下头的瞬间,那个男人终于被逼急了。

    "今晚月色很美,哥哥也是。”

    这几个字不太响亮,还带着点磕磕绊绊,但这句话用尽了别人二十多年的勇气。

    池拓去“伊甸园”的时候,都没感到那么困难过。他说完那一刻,就觉得全身没了力气,只想躺在大马路上休息。

    但这些都是小事,最糟糕的事情是,池拓迟迟没等来悠也的反应。他当场就知道自己失败了,内心的沮丧简直不言而喻。

    他不敢看对方的表情,干脆转了身,说:“哥哥不用打车了,我自己回去。”

    语毕,池拓就沿着马路,往反方向走去。他其实没打车,只是纯粹不想面对悠也,就一个人默默背对着哥哥向前走。

    在走到五十米外后,池拓没忍住向后望了一眼,然后他见到悠也还在原地。

    他们四目相对,虽无一句,却胜似有话。

    片刻后,池拓看到悠也叹了口气,接着迈动步伐跑了过来。距离快速拉近,他当时紧张得不行,生怕悠也是临门一脚,想把这门彻底关上。

    “走吧。”

    小鹿悠也拉住池拓的胳膊,想要拉着那人一起过马路。

    池拓没反应过来,问道:“去哪?”

    小鹿悠也:“找地方住。”

    五年前送出的围巾,终于在今日串联起了两个人。

    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小鹿悠也才看到了冉闻宁那条消息:今晚保护好自己,快逃!!

    他一愣,瞬间明白了这意思。小鹿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刚过三十岁大关,就要迎来真正的中年挑战。

    小鹿接受了池拓,但这种事对他来说,还是初次,也不一定能适应。他看了眼还在洗澡的池拓,等对方出来后,才问道:“池拓,你是不是一个坏弟弟?”

    “你为什么这么问?”

    池拓不明白自己头上为何落了口黑锅。但悠也抱着枕头不解释,就直勾勾盯着池拓。

    他不明所以,在拿起手机后,见到上面有条冉闻宁的留言,那里清清楚楚写着:拓拓,你不能对小鹿下黑手!!

    池拓算是懂了,他感觉是晏麟那里和冉闻宁说了什么,然后冉闻宁又转告了悠也,这真是令人无语。不过当下和别人无关,池拓扔开手机,问道:“悠也谈过几个女朋友?”

    “两个,工作后就没谈了。”

    小鹿悠也不知道池拓干嘛问起这个。

    “悠也很受欢迎。”

    池拓感慨了下,又问道,“哥哥和前女友什么都做了吗?”

    小鹿悠也把下巴埋进枕头,点了点头。他以为池拓会有心结,毕竟自己那方面算是老手了,而池拓什么都是初次。

    但是出人意料,池拓只是挂了点笑意,说:“那哥哥要多教教我。”

    池拓自然会尊重悠也,但他也的确是一个有坏心思的弟弟。如果哥哥没有明确想法,那人后面的第一次他可就要准备拿手了。

    而在西创园内,冉闻宁总结了一句最精妙的话。

    他知道池拓今晚没回来,就对着晏麟说:“你们两个当攻的就是坑蒙拐骗、狼狈为奸。”

    作者有话要说:主副cp结柬啦,双喜临门,让我们恭喜尚柯,获得队内最佳夺笋奖关于拓鹿,其实是小鹿坐在上面嘤呜,所以大家不要站反以及,吴昆峰和松岗小百合。因为迷失胃周期可以好几年,很难在番外两个月的时间线里交代清楚他俩。吴昆峰的情况比小百合要严重很多,反正,你们懂的……关于原本的be线1、邵佐正常,差别不大2、拓鹿这条线,晏麟没去救小鹿,小鹿真的死了。池拓把能力交给冉闻宁后,便去往梦境,没有再苏醒3、麟宁这条线,晏麟没有拿到轮回, 冉闻宁用长枪击杀了梦境之主,让人类的时间能够多延续几百年, 世界最后会变成科技与梦境的搏斗不过我最终呈现的是he的版本,这个比较完整。如果写be,会出现很多难填的坑,文也会变得很冗长,结局大概率是开放式的,甚至需要写二代主角来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求个评分,感谢名位看完番外,下一本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