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玩得花(沈评绿)

    “烦死了,不画了。”沈评绿把手里的毫笔扔出去,笔尖点在画纸上晕开蓝蓝一块儿墨点。

    地上一块雪色软垫,坐在软垫上的兰渐苏,将手中画册翻到下一页,抬眸看了一眼沈评绿:“怎么了?”

    大早上把他喊过来,说是要作一幅绝世罕见的画,画着画着,这位前任大丞相,倒来脾气了。

    “已磨了一个多时辰,还是磨不出我要的颜色。”沈评绿视线向桌上一块儿孔雀蓝的石头挪去。

    兰渐苏放下画册,唉了一声走过去:“研这种墨石要有点耐心,要是一会儿就磨出你想要的颜色来,还能被称为珍宝么?”

    他拿起那块炫目艳丽的石头,在砚台上耐心地研磨起来。这块寒霜石,是钟道人从西侧小岛的冰窟里掘出来的。原先当宝物凝练了十天半个月,凝练不出个什么东西来,才发觉不过是平凡作画用的山石罢了,便扔给沈评绿。

    沈评绿却发现它是书中曾记载过的,极难获得的作画原料,异常欣喜地拿回来研磨,要磨成画汁。怎料磨去大半天,都磨不出什么色彩。

    兰渐苏一下一下认真磨着石头。

    沈评绿杵在他身旁看了一会儿,从看兰渐苏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到看兰渐苏的侧脸。

    寒霜石在砚台里被研磨的声音,抓耳地刮刮响,窗栏外的蝉鸣声带来初夏的气息。

    天有些热。

    怎么看兰渐苏都没流汗?

    沈评绿心说,这就是心静自然凉吧。兰二爷,心可够静的。

    “做什么一直看着我?”兰渐苏斜眸瞟他。

    沈评绿错开视线,若无其事道:“没有,没什么。”他打了个呵欠,命令小喽啰似的,“你先帮我研墨,我进去休息一会儿,一刻钟后进去叫醒我。”

    边呵欠着,沈评绿边拉开厢房的门,进房后将门闭起来。

    兰渐苏无奈地继续替沈评绿磨墨,一刻钟后,砚台中的颜色,看起来总算浓烈不少。

    他放下还剩半截的寒霜石,敲了敲厢房的门。

    没人应,估计还睡着。

    兰渐苏悄悄拉开房门。

    “丞……”忽然噎住。兰渐苏犹如被人堵了喉咙似。

    窗外一大片浓郁夏意,屋内却是浓艳的无限春光。

    抬了抬手,沈评绿朦胧双眼向兰渐苏求助道:“解不开了……二爷能不能来帮帮我?”

    兰渐苏站着没动,抱起双臂道:“你自己怎么绑上去的?”

    “就是……”沈评绿抿抿唇,说,“就是用嘴巴咬的,咬得嘴都酸了。”

    —和谐—

    兰渐苏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将地上那幅画拿过来:“相爷,要不要来看看这幅画如何?”

    良久,趴在地上的沈评绿才发出一声不甘心地:“哼……”

    作者有话说:

    和谐片段在微博老地方哦,下一章是柿子大肚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