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年之后。

    新毕业的玩家刚进入解锁的新地图, 看着来来回回巡逻的血族强者,拉着引路人低声问道:“他们是在搜伯爵和闻无生么?”

    引路人是鬼族的,并不忌讳这个话题, 闻言点头。

    那天血族亲王在月亮潭边围杀伯爵和闻无生的场景, 无数鬼怪都看到了。

    伯爵和闻无生被虚影引着跳下月亮潭后, 亲王立即派了属下跳下去追, 属下却没找到人,亲王用能量把水抽干, 月亮潭底除了泥巴什么也没有。

    两个大活人, 硬生生不见了。

    整整一年多,血族亲王派出无数高手将鬼怪界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闻无生和伯爵二人的踪迹,随着时间的流逝,巡逻的血族强者越来越多。血族几乎动用所有的力量在找这两个人,还在鬼校里贴了悬赏令, 发现二人任何线索上报者有重赏。

    显然亲王也是怕到了极点,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伯爵万一没死,以他的实力,超越亲王指日可待, 没找到的时间越久,威胁越大。

    玩家看向另外一边巡逻的人, 小声道:“为什么咱们阵营也在找他们俩呀?是要先下手——”

    “当然不是!”引路人说, “那是巫月公主和白羽系长的人, 他们要赶在亲王找到他俩前先一步找到他们。”

    “原来是这样,”玩家说,“可是白羽系长不是鬼族的人吗?伯爵是血族的……”

    阳光下, 他肩上的白色环形勋章正而挺,熠熠生辉,他显然为自己归属的阵营感到骄傲。

    引路人上了年纪了,看得多,笑道:“哪有什么鬼族血族啊?”

    玩家不解:“可鬼族和血族的确摩擦不断……”

    “那是上面人的事,”引路人说,“咱们底下的,就我老婆,都是个血族。”

    玩家惊了一下。

    引路人说:“他们上面搞他们的,我们下面搞我们的,鬼王要说鬼族要覆灭血族,不用血族反对了,我们底下的鬼族第一个不同意,多少人和血族有私交啊。”

    他瞥了眼玩家肩上的勋章:“阵营什么的,你也就表面装装好了,私底下该干嘛干嘛,你看咱们白羽还带头和血族在一起呢。”

    玩家没想到是这样:“所以巫月公主和白羽系长……”

    引路人抬头看了眼暗无天日的天空,眼中悄然浮现一点羡慕,长叹道:“他们是闻无生和伯爵的朋友呀。”

    朋友。

    玩家心头跳了一下,好半晌说不出话,觉得肩上的勋章都黯淡了。

    朋友,那或许是比阵营更有意义的东西,跨越种族,跨越时间,跨越血缘。

    已经到了会议室了,引路人最后叮嘱说:“不用很着急变强,想干什么就去干,因为你会发现,变强并不等于快乐,鬼怪界没有比血族亲王更厉害的了,但他现在大概是全鬼怪界最夜不能寐的那个了吧。”

    他有点讽刺地笑了一下,事实上这一年多,无数鬼怪都在背后嘲笑这个高高在上的亲王。

    玩家点点头。

    身后一道风刮过,玩家下意识回头。

    不知是不是幻觉,他竟在这一眼里,恍惚瞥见了两道黑色颀长的身影。

    一闪而过,不见踪影。

    玩家揉了揉眼睛,心道见鬼,踏进了会议室。

    ……

    闻无生和伯爵瞬移往血族亲王的住处去。

    鬼怪界是千年不变的夜晚,阴森湿冷,闻无生沐浴着冷风,却心情颇佳:“居然都一年半了,总算出来了。”

    “你还嫌,你要是配合点,我们还能更早出来。”

    闻无生:“……”

    “每次都推三阻四的,是你自己不争气。”

    闻无生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没在这一年多里拍死伯爵真是修身养性、慈悲为怀。

    他这功德修的都能得道升天了。

    一年多的时间闷在小世界里,小世界除了对方和一些野兽外,什么也没有,什么事都得自己动手,闻无生的头发边沿被剪得有些坑坑洼洼,伯爵则是留了一头长发,长发在冷风里微微飘荡。

    事情是这样的。

    在小世界的前两个月,闻无生和伯爵基本除了干什么也没干,后来闻无生实在吃不消了,又闷得无聊,于是搞起了畜牧业和种植业,闲来无事见成天游手好闲的伯爵头发长了,还拿起了大剪刀准备亲自替他剪剪,让他感受一下自己的祖传手艺。

    于是伯爵在看了眼闻无生坑坑洼洼的头发后,毅然决然地留起了长发,一留就是一年多。

    伯爵拉住他的手,闻无生知道甩不掉,已经彻底佛系,任由他牵着。

    ……

    百年如一日的恢弘阴森大殿里,王座上的男人一脸憔悴,眼底乌青:“人找到了吗?”

    属下浑身发抖:“没……”

    亲王又看向另外几个属下,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

    “滚!都给我滚!!”亲王暴怒。

    属下如蒙大赦就要下去,亲王冷笑一声:“都回来。”

    属下惊恐万分,面色如土。

    “来人,这几个人办事不利,拉去惩戒殿!”

    “亲王……亲王饶命!”

    来了无数血族把人拖下去了,连拖的人往上首看了眼,眼里藏着浓浓的恐惧和厌恶。

    几个属下被拖到了门口,忽然看见了一对黑色人影,先是震惊失状,转而大喜,回头呐喊:“亲王!!我找到他们了!!”

    亲王蓦地从王座上站起,往大殿门口看去,那里出现了两个修长懒散的身影。

    “听说你一直在找我们。”伯爵说。

    亲王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用精神去探查二人的实力,却被一道更强的精神刺伤,一时心头大震,向来耀武扬威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恐惧。

    “你们……来人!”亲王喊道,“快来人!!”

    伯爵和闻无生也不动,等着人来。

    无数血族强者霎时蜂拥而至,围在亲王身侧,如临大敌地看着伯爵和闻无生,亲王暗暗松了口气,仍是一点点往后退着。

    伯爵注意着他的动作,眼神轻蔑。

    “拿下他们!重重有赏!”亲王喝道。

    前排的血族就要上,闻无生说:“等等。”

    他倒是没指望自己轻飘飘一句话能有什么效果,伯爵已经先一步用精神力定住了众人。

    众人脸上逐渐浮现了过于熟悉的恐惧,和他们之前对亲王的恐惧没什么不同。

    闻无生说:“伯爵83级了。”

    亲王在这一句里暴退,被闻无生定住。

    闻无生扬声道:“我知道你们服从于亲王,想杀我们。”

    “可伯爵是什么样的人想必你们也清楚,他是比较冷淡,不爱管事,但也绝不是滥杀无辜、残忍暴虐的人,对你们来说,替谁办事有区别么?不都是办事,那为那个残暴的畜生效命,为什么不为伯爵效命?”

    闻无生耸耸肩:“他已经被定住了,你们随时可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闻无生懒洋洋说完,就拉着伯爵的手走了。

    身后,在一阵弥长的沉默后,无数血族望着闻无生和伯爵离去的背影,攥紧手中的冷兵器,看向了一动不动的亲王。

    他们的漆黑的眼里泛着异样的光,看亲王的眼神,有如饿狼看食物。

    背后是一阵惨叫。

    ……

    玄学院。

    “这个破门!闻无生你等等我,你别走那么快!”

    玄学院的门能鉴别出鬼怪,如果认定是鬼怪,门就会滴滴响个不停,同时玄学院的整个警报系统都会发作。

    因为鬼怪界和人界的入口还没打通,所以伯爵进入人类世界,实力会削尖百分之九十五异样,一时间根本进不了这个门。

    闻无生像模像样地往前走了几步,实在怕伯爵一怒之下拆了玄学院,忍笑往回走:“别急,我等你。”

    “这个破门!”

    “你轻点,院长的地盘,别被他听到了。”

    伯爵恹恹道:“知道了。”

    闻无生:“待会儿记得好好表现。”

    伯爵反问:“那你晚上怎么奖励我?”

    闻无生:“……”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人是怎么可以脑子里只有这档子事的。

    玄学院里正上课的纷纷朝这边投来了或好奇或紧张的目光。

    正上课的孙晚秋很快出来,见是闻无生,怔在了原地,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只呆呆地看着他。

    几个好事的学生跑了出来,见自己往日冷冰冰的女神老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一时还以为是海龟男朋友留学归来深情表白he的戏码,直到发现了那个男人和身边长发男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他们暗松一口气,原来内部消化了,一下子替他们解决了两个未来可能的强劲情敌,为本就悬殊的男女比例做出了深刻的贡献。

    孙晚秋冲过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闻无生叹了口气,很轻地拥抱了一下,说:“我回来了。”

    孙晚秋只不住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就知道你不可能死,你是闻无生呀……”

    她看向闻无生身边的伯爵。

    伯爵表情微郁:“警报。”

    孙晚秋这才后知后觉整个玄学院的红色警报还在响,忍着笑,忙过去关掉了。

    时隔一年半的重逢,两边都有点陌生拘谨。

    “都回去上课!看什么看!”

    学生们都缩头缩脑回去了,孙晚秋这才有时间和闻无生简单说几句。

    很快,轮子滚过地面的声音传来,闻无生朝长廊里看去,那里,叶泽明推着院长出来。

    院长见是他们,并不意外地朝他们一点头,像是料定了他们终有一天会回来见他,如释重负地笑了。

    ……

    实验室里。

    “不介绍一下吗?”院长和闻无生聊了一会儿,善意地瞥向一边的伯爵,眼里透着一丝满意。

    这人从进来到现在,沉静优雅,他和闻无生说话,这人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耐心地听,是和闻无生很般配,颇有岁月静好感。

    闻无生无奈:“院长,您不早知道了吗?他,我那颗红鸾星。”

    伯爵稍显疑惑地看向他。

    闻无生拉着伯爵坐到沙发上,怕伯爵乱说话,倒了杯热水,塞进他手里,用眼神示意他光喝水就行。

    院长作为长辈,欣慰地笑了,过后道:“其实我很早很早就看清了你的姻缘线,结局是共赴黄泉。”

    闻无生一怔,伯爵也看了过来。

    “那你当时依然让我回去?”闻无生说。

    其实如果不是那串手链,他和伯爵的结局的确如院长所说,是共赴黄泉。

    院长笑笑,似是想通了他一直以来想不通的问题,眼睛里透着睿智的光:“其实鬼族没人比我更会看天命预知未来了,可我看了半辈子的天命,却发现天命时不时会败给人的意志,预见的未来也不一定是未来。”

    “所以你让我回去了?”闻无生说。

    “是啊,”院长说,“在你身上我想通了,如果天命是绝对正确的,那么我阻止你去,你也会按照命运死亡,如果天命不完全对,那么我让你去,你也不一定会按照命运死亡,所以不如顺其自然,支持你,因为命运总有转机。”

    “你们是自己修来的。”

    伯爵乖巧地依偎上闻无生。

    闻无生咳了下,揽住他,他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所以其实我出生的时候,你就知道我——”

    “对,”院长点头,“其实你最初的十几年,我一直在暗中,因为你的父亲只希望你当个普普通通的人,他疲倦于提防和杀戮,所以不希望你知道那个世界的存在,不希望你走他的老路,他不想我走进你的生命,让你奔波劳碌一辈子。”

    “那后来?”

    院长哭笑不得:“我本来是打算按照他的托付办的,谁叫你那么混蛋,天天和人打架,我捉摸了一下,觉得你蹲监狱蹲个半辈子,还不如让你去鬼怪界了,所以就……”

    闻无生:“……”原来如此。

    原来有那么多的阴差阳错。

    伯爵也绷紧嘴角。

    又聊了许久,二人终于从实验室出来,院长坐在轮椅上,望着并肩走着的二人,越发满意,和身后的叶泽明道:“闻无生眼光真挺不错的,伯爵现在的性格比他转生前好太多了,闻无生没让他爹丢脸,输给血族那家伙的儿子,给我们长脸了。”

    院长难得舒心,哈哈大笑。

    知道一点实情的叶泽明嘴角微微抽搐。

    ……

    闻无生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往射击店走。因为是人类世界了,他们也不方便瞬移,就慢慢走。

    伯爵:“这都多久了,你房租应该过期了?”

    预感马上要晋升无家可归流浪汉的闻无生说:“不行先回去住一段儿。”

    “算了,呆这儿吧。”伯爵说,“血族那边我让长老们长期代理,我们在人类世界生活。”

    闻无生微诧看他。

    “看我干什么,我在哪住无所谓,不过……我有个要求。”

    闻无生已经学乖了,早就收回多余的感动,等着他的但是,闻言心道果然:“什么?”

    “你得跟我结婚,我打听过了,你得有房有车无贷款,还有聘礼不能少,还要酒席婚宴,请司仪宾客……”

    闻无生:“…………”

    他咬牙低声道:“都一年多了,你还跟我计较这个?你怎么不问我要金银首饰三大件,再加台洗衣机加辆自行车?”

    伯爵无辜看他,不理会他的抗议,继续往下说:“两个世界都结婚,这边我嫁你,那边你嫁我,公平不公平?那边我出聘礼,你想要多少随便提,怎么办归我管,你不能反对,只能听我的。”

    闻无生一听就知道这小吸血鬼都合计好了,这大办特办的样子实在不符合自己以往的风格,闻无生有点受不住:“有必要这么麻烦么?”

    “我在你这边是黑户,你这边还不接受同性婚姻,我和你都不能领证,你给我办个婚礼怎么了?”

    闻无生:“……”

    这么一说居然很有道理,闻无生都替伯爵委屈。

    “不是,”闻无生无奈,“名分这种虚的,咱们没必要争,咱们自己过得好就成……宝贝儿,你想要啥我都给你。”

    “我想要你跟我结婚。”

    闻无生:“……”

    闻无生哭笑不得:“我看你也不是热热闹闹的人,怎么就非得……你知不知道结婚很累的,乱七八糟的仪式从早忙到晚的,还要被乱七八糟的人闹来闹去……”

    “你不想我被你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知道?”

    “我没有……”闻无生一鲠,忽然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一时忍笑忍得难受, “咱们不搞那虚的,他们早晚也知道的——”

    “你结不结?”

    “……我结。”闻无生一脸严肃。

    伯爵这才满意一笑,边走边说:“婚戒不要银的,会烧到我,也不要金的,颜色太土了……”

    闻无生:“……”纯白铂金完美解决问题。

    伯爵:“房子要买坐南朝北的,不要坐北朝南的,光线太好了,我会很不舒服。”

    闻无生:“……”坐南朝北的房子,房地产商是傻逼吗?

    伯爵:“想什么呢?”

    闻无生:“没,在记呢。”

    伯爵蹙眉:“坐南朝北的对你不好,你需要阳光,这样,我们买坐东朝西或者坐西朝东的。”

    “然后婚礼的话,白羽那边也要请,他能出很多彩礼……”

    “……”闻无生充分展现了他无比敬业的职业素质和表情管理能力,听伯爵一路吩咐到了射击店外。

    正值午后,风和日丽,春风轻吹。

    射击店的门居然开着。

    闻无生:“是不是换老板了?”

    伯爵眼尖地看到射击店门内的周允,过了半晌:“再加一条,你赶紧把你那小伙计辞了。”

    闻无生:“…………”

    ……

    在应付完哭哭啼啼的周允和跑过来哭哭啼啼被伯爵无情赶走的巫月后,闻无生终于松了口气,看着一点都没变的射击店,心头充斥着满足感。

    周允一直不相信他死了,拿自己的钱替他开着射击店,避免了他无家可归的结局。

    闻无生摸了摸被哭湿的衣领。

    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又不是原来的样子。

    因为多了一段经历,多了一个人,人生重获光彩。

    又是几位客人进来,眼见前台一个英俊的男人靠着一个长发飘飘身材修长的美人,美人嘀嘀咕咕,男人小鸡啄米般点头,不由盯着多看了会儿。

    其中一位客人认出男人,惊喜道:“闻老板你终于回来了啊!”

    “是啊,好久不见。”闻无生随口搭话。

    客人见他和美人举止亲昵,惊喜暧昧道:“这位是老板娘吗?姑娘真漂亮,闻老板好福气啊!”

    老板娘在春风中回头,含着“你是不是瞎”的怨气,貌美如花。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感谢相伴,评论会发红包感谢。

    这本在脑子很乱的时候写的,还是越写越开心的,什么也没想,就这么写下来了,是个没试过的基调和内容,有非常想写的cp。

    能力问题,这是我努力后这个故事能展现的最好的样子了。

    最后再说一声感谢,祝大家天天开心!

    求个五星好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