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番外

    同安郡城西有一座大宅,  与郡中最繁华热闹的街道仅一墙之隔。大宅内外丹楹刻桷,极尽奢华,一看便知主人是个惯享受的。可惜有这么好的宅子,  主人却长期不在家,  宅内事务均有一个叫阿初的姑娘打理。

    年初,总是在外面浪的主人终于浪回了家,还带回来一个银发剑修。以往主人回家,住不了几日又要离开。这次他倒消停了,在家里一住便是半年。

    阿初对此表示非常欣喜。其一,宅子的新主人确实养眼,竟和她家公子不相上下;其二,  虽说公子离家时给他们留下了不少钱银,  府里这些年也不愁吃不愁穿的,但一直坐吃山空总不是办法。如今公子回来了,  他们总算可以重新开张做生意了。

    几年时光,  阿初已从胖乎乎的小姑娘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公子还是那个公子,一把懒骨头,  顶着一张容颜绝世的脸,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接生意只看兴趣和喜好。阿初一忍再忍,还是没忍住,拿着账本找到公子,  严肃地劝谏:“公子,  你再这么不务正业下去,  再有两百年,咱们府上就要破产了!”

    萧玉案枕着顾楼吟的腿,脸上盖着一本话本,  散漫道:“那两百年后再说罢。”

    阿初急得跺脚:“公子!”

    “唔,好困。”萧玉案拿开话本,打了个哈欠,“我要再睡一觉。”

    “公子才刚起床一个时辰!”阿初好气又好笑,“隔壁怀孕七个月的大娘都没公子睡得多。”

    萧玉案理直气壮:“隔壁大娘要干活,我又不用。”

    顾楼吟道:“你过来。”

    阿初指了指自己,“我?”

    “嗯。”

    阿初顿时受宠若惊。银发剑修甚少和除她家公子以外的人交谈,更别说主动同旁人开口了。阿初连忙走了过去,恭恭敬敬道:“顾公子有何吩咐。”

    萧玉案被她一连串反应逗笑了,半真半假道:“对顾楼吟毕恭毕敬,在我这儿却颐气指使的。当初是谁把你捡回来的啊,小白眼狼。”

    阿初脸一红,辩驳道:“我没有,公子诬陷我!”

    顾楼吟语气无奈:“别闹。”他递给阿初一小块芙蓉石,“拿去家用。”

    阿初替萧玉案打理家产多年,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这是价值连城的芙蓉石,单是这一小块就够他们府上锦衣玉食五年了。

    萧玉案道:“像这样的石头,他还有一山。所以两千年后我再努力也不迟。”

    阿初:“……打扰了。”

    从这以后,阿初再未在萧玉案面前提起勤勉二字。人家夫君有钱,轮不到她操心。

    这日,阿初外出归来,看到府外站着一个玄衣劲装的青年。青年看着大门上“萧宅”二字出了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阿初上前同青年搭话:“敢问公子,是来坐生意的吗?”

    “生意?”青年道,“不是,我是来找师兄的。”

    阿初问:“公子的师兄是?”

    “萧玉案。”

    阿初跟随萧玉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萧玉案有个师弟。她不敢怠慢,把人请进了府里。

    慕鹰扬坐在前厅,环顾四周的陈列,心道不愧是师兄的家,处处都透露着他的喜好。

    两口茶的功夫,萧玉案就来了。慕鹰扬站起身,笑眸璀璨:“师兄!”

    萧玉案:“嗯。”

    “五年之期到了,我来找师兄一同前往蓬莱地界,恭迎师祖师尊出关。我想让师尊醒来之后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我和师兄……”慕鹰扬说了半天,萧玉案一点反应都没。

    慕鹰扬心底升起一股异样,“师兄?”

    萧玉案:“……”

    慕鹰扬狐疑道:“你是我师兄吗?”

    “啊,慕公子来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顾楼吟走了进来,热情道:“许久不见,慕公子又长高了,干脆以后叫你高公子罢!”

    慕鹰扬看看“萧玉案”,又看看“顾楼吟”,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你们……互换了身体?”

    “不是互换,”用着顾楼吟脸的萧玉案道,“是我教会了顾楼吟换颜术。他变成了我的模样,我变成了他的模样。”

    慕鹰扬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评价这种行为,只好道:“这样好玩吗?”

    “当然,”萧玉案煞有介事道:“能随意换脸的乐趣,是你无法想象的。”

    顾楼吟道:“晚上换回来。”

    “知道啦。”萧玉案在顾楼吟脸上摸了一把,不由地感叹自己的皮肤真好。然而他再丧心病狂,恐怕也无法对着自己的脸石更起来。

    萧玉案邀请师弟在家中小住了几日,之后夫夫二人便和他一道前往蓬莱地界。

    五年来,萧玉案和顾楼吟常常造访蓬莱。即明真君忙于招魂无法脱身,满岛的招魂草都是由他们定期打理。他们不在时,萧玉案收服的雪狐会替他们守着招魂草和海边的小木屋,防止被野兽鸟虫破坏。

    慕鹰扬去招魂岛了。萧玉案和顾楼吟来到他们的小木屋,看到雪狐嘴里叼着一个鸡毛掸子,正在帮他们打扫。萧玉案摸摸狐狸头,说:“辛苦了。”

    雪狐眼神幽怨,身体却很诚实地在萧玉案掌心蹭了蹭。

    萧玉案打开衣柜,他们上回来留下的衣物干干净净,完好无损地放着。他拿出一套红衣,说:“见师尊时我还是穿红色的罢,显得喜庆。”

    顾楼吟颔首道:“好。”

    萧玉案换下身上的白衣,穿上红衣。束腰的时候,他感觉有点透不过气,纳闷道:“好像有点紧啊。”

    顾楼吟道:“你胖了。”

    萧玉案睁大眼睛:“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胖?是,他是过了段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但也不至于会胖啊!

    顾楼吟没想到萧玉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想了想,道:“你不想变胖?”

    “废话!”

    “那你没胖。”

    萧玉案挑眉道:“我看上去很好骗吗?”

    顾楼吟:“……”

    萧玉案的“胖”是相对的。他不过是比数月前胖了一些,整体还是偏清瘦的。顾楼吟喜欢他胖一些。他见过萧玉案最瘦的时候,瘦骨伶仃,形销骨立,穿上衣服衣袖都空荡荡的,一眼便能看得他心如刀绞。

    “这样下去恐怕不行。”萧玉案道,“以后我要管住嘴,迈开腿。不如你教我练剑吧,我看那个比较费力……”

    萧玉案话未说完,突然被顾楼吟抱了起来。萧玉案笑道:“你干嘛啊。”

    顾楼吟道:“你还是很轻。”他把萧玉案放在桌上,双手握住他的腰,“这里也很细,可以继续吃。”

    这个姿势,萧玉案比顾楼吟高一些。他低下头,在顾楼吟嘴边亲了一口,“我就不。”

    他们只知李闲庭会醒来,却不知他具体何时醒来,又会在何处醒来。三人守着招魂岛,这么多年都等来了,他们有的是耐心。

    那是一个春日,暖风微荡,招魂草的草絮像透明的玉屑飘在风中。暖风熏得一人一狐哈欠连连,给招魂草浇完水后,萧玉案以地为席,以天为幕,躺在青青草地上昏昏欲睡。雪狐趴在他身侧,悠闲地晃着尾巴。

    迷迷糊糊之中,萧玉案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他认识慕鹰扬的脚步声,熟悉顾楼吟的脚步声,都不是他们。那会是谁?

    在这个孤岛上,除了他们三人,就只剩下了……

    萧玉案没有在来人身上察觉到丝毫恶意。他努力想睁开眼睛,眼皮却像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

    他听到有人在唤他的小名:阿玉,阿玉。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

    春光刺目,他本能地用手挡住眼睛。在细碎的光芒中,一个人影渐渐在他眼中清晰。

    师尊好像还是他幼时的样子,谦谦君子,温文尔雅,看向他的眸子里满含暖意柔情。他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正是当年他留下的无关风月。

    他弯下身,朝萧玉案伸出手:“阿玉,到师尊这儿来。”

    萧玉案愣着神,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放在师尊手上。

    ——是真的。

    不是幻境,也不是黄粱梦。

    他的师尊,真的回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萧玉案的黄粱梦实现了一部分。

    他和李闲庭亭中对坐,中间隔着一棋盘。在萧玉案陷入绝境准备投子认输时,李闲庭道:“为师输了。”

    萧玉案笑道:“果然,师尊的反应和我梦见的一模一样。”

    李闲庭道:“阿玉常常梦见师尊吗?”

    “是,”萧玉案望着李闲庭的脸,“常常梦见。”

    李闲庭莞尔,“没白疼你。”

    李闲庭醒来之后回到了虚府。他的分魂离体太久,即便归体,也需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往日的修为。这段时日,萧玉案和慕鹰扬,还有顾楼吟都在虚府陪他。

    今日两个会做饭的下起了棋,一日三餐就落在两个不会做饭的头上。萧玉案和李闲庭棋都下了三盘,饭还没做好。

    萧玉案垂下眼睛,轻声道:“师尊,你后悔吗?”

    李闲庭探过身,轻抚着萧玉案的长发,道:“阿玉如今的性格,比当年我在天道中所见好上百倍,千倍。师尊欣慰还来不及,如何会后悔?”

    “师尊的分魂在我体内待了那么久,最常和我说的话,就是不要轻信他人,切不可动真心。可我最后还是栽在了顾楼吟身上。”萧玉案忐忑道,“师尊不会怪我吧?”

    李闲庭缓声道:“我的确没想到,你最后会对顾楼吟……”

    萧玉案可怜巴巴地说:“一开始我也不想的,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李闲庭笑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

    “师尊,”萧玉案坐到李闲庭身边,“顾楼吟很好,我很喜欢他,师尊不要不喜欢他呀。”

    “为师不喜有何用,”李闲庭道,“你们不是都结成道侣了?”

    萧玉案惊讶道:“师尊怎么知道?”这件事,他明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

    李闲庭道:“你身上全是他的味道,你自己感觉不出来?”

    “啊这……”脸皮比城墙还厚的萧玉案难得的脸红了,“话虽如此,我还是希望师尊能接受他。”

    李闲庭笑道:“只要阿玉喜欢,师尊自然没意见。”

    李闲庭对顾楼吟的了解不算多。在他看来,选顾楼吟至少比选不靠谱的萧渡要好得多。但即便小阿玉要选萧渡或者其他什么人,他亦不会反对。

    他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小徒弟能潇洒人生,做他想做的事,喜欢他想喜欢的人。

    萧玉案松了口气,问:“那师尊日后有何打算?”

    “为师想想啊,”李闲庭微笑道,“或许会再收两个徒弟吧。”慕鹰扬和萧玉案都已长大成人,不能一辈子留在他身旁。“天下之大,说不定还有一个小阿玉,在等我去救他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