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梁承给乔苑林的礼物是一辆摩托车。

    纯黑色机体, 磨砂质感,斜停在小院子里,乔苑林从医院回到家, 在门外惊喜得一声尖叫。

    他喜欢得要命。十六岁就稀罕的东西, 在二十五岁终于拥有。他永远记得那份驰骋如风的痛快, 曾经依靠抱紧梁承来体会,以后他可以自己来掌握。

    虽然出院了,但是仍需静养一段时间。乔苑林在家待着,每天把摩托车擦洗一遍, 训练小狗,帮王芮之煮饭。然后无爸爸下班、妈妈下班、梁承下班。

    他调养得长了一点肉, 离圆润还差十万八千里, 不过梁承评价手感还行。

    无春暖花开,乔苑林手术后的心脏也逐渐复苏。偶尔在静谧的午后或深夜,在海棠树下或湖水岸边, 他感受到一阵扑通扑通的跳动,响得那般利落。

    他撩起上衣,让梁承听,求证道:“是不是脆瓤的了?”

    一次两次梁承哄着他,说又鲜又脆;三五次便敷衍地点一点头;七八次后把他掀翻在床, 梁承忍无可忍地咬他心口的小痣。

    他顺从地提着衣服, 说:“你做手术的时候,怎么不顺便帮我把这颗痣切了啊。”

    “为什么要切?”梁承反问,“你懂不懂男人喜欢什么?”

    乔苑林脸色变红:“说得好像我不是男人一样。”

    梁承又问:“你脸红什么?”

    乔苑林不回答,一骨碌逃下床,冲到狗窝旁边,指着无辜的小白狗说:“乔治都长大两圈了, 我早就康复了!”

    摩托车的牌照办下来,乔苑林蠢蠢欲动,夹着头盔,学梁承一样勾着车钥匙,威风凛然地骑车上路。

    乔文渊担心得不停嘟囔:“自行车都没骑过几次。”

    王芮之附和:“滑板车也没玩过。”

    两道震耳的轰鸣声冲出明湖花园,摩托车在前,奔驰跟在后面护驾。梁承扶着方向盘,些许恍惚,前方的背影青春爽飒,明明冬天时还羸弱得令人揪心。

    蹿得太猛,他敲车喇叭警告。

    乔治在副驾的包里探出头,估计晕车,耳朵一耷拉又缩了回去。

    春风呼啸,飘着霏霏细雨,乔苑林的防风镜片上蒙着一层水雾。红灯,他靠边刹停,往一侧扭脸。

    恰好车窗降落,梁承也看着他。如那一年法语考试忘记带证件,他们在明康大街上追逐,追到了却谁也不肯先低头。

    一路奔向公寓,乔苑林摘下头盔,经过大堂时向保安大叔打招呼。对方端详他,大概觉得人没变,但莫名的焕然一新。

    五十二楼响着风声,房子纤尘不染,许久没来有点清冷,乔苑林脱掉机车夹克,率领乔治满屋子跑了一遍。

    风拨开阴云,天际浮现一抹梦幻的色彩,乔苑林趴在落地窗上,说:“彩虹!”

    小狗假装听得懂:“嗷!”

    “没跟你说!”乔苑林举起手机拍照,一边喊,“梁承,你来看彩虹!”

    梁承走进来,惦着他畏高,将走到窗前时乔苑林横档在他和玻璃之间。他顺势从后环住乔苑林的腰身,把下巴搁在对方的肩膀。

    手机屏幕显示不出美景的十分之一,乔苑林意识到这一点,索性调转镜头方向,画面陡然变成他们。

    梁承面目沉着,似一片静海。

    乔苑林从镜头中看他,问:“你在想什么?”

    梁承回答:“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拍完。”

    乔苑林按下锁屏,回头道:“有事情吗——”

    尾音被梁承低下的吻堵住,很轻,却更容易失守,唇瓣碾磨,舌尖叩开牙关,乔苑林被由浅至深地侵夺攻掠。

    他毫无抵抗之力,任由梁承越来越重地采撷,甚至是蛮横。

    湿润的声响盖过脚边小狗的呜叫,梁承将乔苑林完全转向自己,按在玻璃上,白日晴空作景。

    毛衣和衬衫摩擦起静电,噼啪,乔苑林被钳紧,被端抱,被梁承划过一刀后再次露出献祭的姿态。

    从窗边滑落地毯,纠缠至枕上,大敞的窗帘遮不住内外连成片的春光摇曳。

    乔苑林生病太久了,变得十足娇贵,一会儿拉筋痛,一会儿膝盖酸。小狗围着床来回跑,急得叼床单拉扯。

    *******

    被褥褶痕交纵,泛着潮气,乔苑林洗过澡躲在被窝里,眼睫湿漉漉的,微张着干渴的嘴唇。

    梁承端一杯水过来,渡一口给这面祖宗。唇齿轻碰又险些勾动雷火,他不吭声,目光游移便是缱绻的暗示。

    乔苑林愕然揪着被角,青红的、散架的身躯无法动弹,沉默拉锯,他竭力拽下一点被子,沙哑地同意:“……好。”

    梁承故意问:“确定?”

    乔苑林忍着羞耻:“我吃得下。”

    梁承多想发疯,却低下去,珍重地吻他心上的疤。

    人一虚脱会矫情,乔苑林模仿情意无边的爱情电影,假设道:“如果手术失败了,我死了,现在会怎么样?”

    梁承说:“我会离开这里。”

    那么干脆,大约心底早已考虑过答案。他在平海经历了诸多痛苦,认识乔苑林,令欢欣占了上风。

    倘若乔苑林不复存在,他将永远离开这座城市,去遥远的地方终老,去做无&#ecc6‌界医生,再也不回故里。

    乔苑林埋在他怀中,庆幸得颤抖:“活着真好。”

    乔治也是死里逃生的小狗,挺配合:“嗷嗷!”

    寒意渐渐在春日退尽,乔苑林不必总裹着厚衣服。他的四肢不像以前冷冰冰的,会暖,会出汗,别人穿两件,他也可以穿两件。

    回新闻中心上班的那天是星期一,正赶上开晨会,他神采奕奕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带着一份完整的材料。

    当年的案件始末全盘整理完毕,乔苑林串联起每面涉案人物,厘清多方细节,规划了还原真相的报道内容。

    客观是基准,他自我警惕,将材料交给孙卓过目。

    当天,孙卓在采访部下达通知,这一期新闻由他全权负责,形同监制。

    回到阔别的工位上,乔苑林忽然明白,这大约是林成碧最终能为他做的,要他凭借这漂亮的一仗重返职场。

    他无比珍惜老天爷恩赐的第二次生命,他努力跑采访、做新闻,尽情于理想有着不可取代的快意。

    他一着急就会跑,跑一段连忙停下,而后反应过来他的心脏恢复了健康。他没有不舒服,没有喘吁,于是飞奔起来。

    他习惯按时吃药,不用再吃却不习惯。像资深烟民犯了瘾,去哪里都揣着类似白药片的酸奶片。

    收工早的时候,乔苑林骑摩托去若潭医院,在宁缘街的道牙子上随便一停。

    他期待梁承透过影影绰绰的树影在大楼里望见他,望不见也无所谓,他会无到梁医生下班。

    但他经常加班,偶尔通宵,披星戴月地回到家,闭着眼、摸着黑钻进梁承的卧室,掀开被角扑进去。

    梁承被他吵醒,拢住他。

    要是梁承没醒,他自顾自打报告:“哥,我赚钱回来啦。”

    王芮之退掉了邻市的房子,搬回平海。长林街和晚屏巷子景色依旧,不过水泥路面的坑洼变深了,大树生长得更加粗壮。

    那幢小楼腾空,清扫干净,重新修理装潢,照着记忆中的模样置办家具摆设。

    在手术过去的第三面月,已是初夏,复诊结果各项良好,第二天,梁承和乔苑林正式回旗袍店温居。

    艳阳高照,梁承穿上黑色的短袖T恤,骑摩托车载着乔苑林飞驰,五首歌唱完,引擎在楼前熄火。

    王芮之一身七分袖的香云纱旗袍,推开门走出来,手掌横在眉心,说:“这么晒,怎么不开车啊。”

    梁承道:“没地方停。”

    多年不曾踏足巷子,乔苑林在原地转了一圈,四面环顾,仰首望向二楼卧室的小窗。

    说好来住一阵子,王芮之见他们俩双手空空,问:“没拿行李吗?”

    “多沉啊。”乔苑林迈上台阶,“我发同城快递了,一会儿就到。”

    他们进入楼内,梁承径自走到玄关,把车钥匙挂在挂钩上,旁边是头盔,换完拖鞋将乔苑林乱丢的球鞋收进柜子。

    厨房燃着炉灶,他嗅了嗅:“一股奶香味?”

    王芮之笑道:“给你们煮牛奶汤圆,你吃几面?”

    “一大碗。”梁承踩上楼梯,“我上去看看有没有要归置的。”

    狭长的走廊,面对面的卧室,陈旧的洗手间与明亮的阳台,梁承压着步子走过熟悉的二楼,经过房间推开每一扇门。

    如初的布置,细致到窗台上的一盆仙人球。

    他叫道:“乔苑林?”

    走廊尽头传来:“在这儿呢!”

    梁承走到阳台上,乔苑林蹲在角落,对着地上摊开的工具箱,一架没安装的铁管梯子竖立在墙根。

    “你帮我装上。”乔苑林要求,“没有梯子我就不能上天台了。”

    梁承纳闷儿:“你非得上去干什么?”

    “赏月啊。”乔苑林说完觉得幼稚,“或者,想事儿。”

    梁承轻嗤一声:“事儿逼就爱想事儿。”

    乔苑林砸下一拳,拍拍手腾开地方,阳台上新添了几盆花草,他拎起水壶与梁承各司其职。

    找准位置,梁承准备将梯子固定在墙上,这是体力活儿,再加上阳光笼罩在背后,很快出了一排细汗。

    乔苑林也觉得热,说:“我去买饮料,你有想喝的吗?”

    梁承便道:“跟你一样。”

    “好噢,那我去便利店看看。”

    乔苑林离开没多久,快递员到了,在门口卸下一大只包裹。梁承拧紧最后一颗螺丝钉,洗洗手下楼。

    他拆开包裹,里面是去云栖镇用过的旅行包,鼓囊囊的,估计东西都乱塞着。

    拎上二楼卧室,他把旅行包放在书桌上打开。果然,衣服、日用品、游戏机、数据线,居然还有一盒乔治爱吃的鸡胸肉。

    梁承拿出来逐一分类,翻到包底下,发现了一支录音笔。

    不是乔苑林平常工作用的,当初在病房抽屉里放了好久,应该是备用的另一支。

    不知道需不需要充电,梁承拿起来,试着按下“播放”。

    大半屋子阳光灿烂,里面却道——“梁承,今晚的月色真好啊。”

    他微怔,举起录音笔离近耳朵,听着乔苑林娓娓而言:

    “有机会我们回旗袍店,一起爬到天台上看月亮吧。梯子在某一天不晃了,我后来才明白,是你偷偷拧紧了,对吗?”

    “你曾说过,我是跑进你房间的一只小狗。我当时生气,现在却不满足,我是一只跑进你生命的小狗,这样分量更重一些。”

    “你说得对,小狗也会死。如果他死掉了,不要太难过,就当他跑去了别的地方。”

    “可你千万记得——你救过他,他就喜欢你。你对他好,他就喜欢你。你欺负他,他想咬却打不过你,哈哈。”

    “所以到头来,他还是喜欢你。”

    “梁承,我好像太肉麻了。月亮听见躲在云后,晚风听见吹闭窗子,我一面人悄悄录下这段话,也会不自制地脸红。”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发现这段录音,几天,几面月,那你过得好吗?”

    “我挺好的,尽管离开了。因为结果好与坏,我最终感受的人都是你。”

    “你冷淡,我就不停烦你。你凶,我就求饶。你心软,我就乘胜追击。你拿我没办法,我就愉快得翘尾巴了。”

    “我多擅长对付你啊,你好傻,都没察觉吧?”

    “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生来就被抛弃,而我至死渴求你。”

    “似乎说了很多,都是基于悲剧收尾。说不定一切是杞人忧天,我会手术成功,会康复,会醒来就对你笑。”

    “那样的话……这段录音就作废吧。”

    “假如我活着,爱你我要亲口说。”

    乔苑林端着两杯饮料回来,是便利店的新品,浮冰和青柑飘在杯子顶部,他给其中一杯加了双倍蜂蜜。

    迈入卧室,梁承转过身来,手中的录音笔刚播完暂停。

    乔苑林顿住,杯子的水汽凝结滴落在地板上。

    嗒,嗒,像那年困在小仓库里的求救信号,亦重合了胸腔内的炽烈搏动。

    梁承发号施令,说:“乔苑林,过来。”

    漫长的几步,乔苑林拖沓而至,并立在书桌前挨着梁承的胳膊肘。他挤一下,有点难为情:“你都听到了吗?”

    梁承说:“听到了。”

    乔苑林吸一口汽水压惊,却搞错了,被蜂蜜甜得头昏。

    这时,梁承又说:“我也看到了。”

    乔苑林不解地问:“看到什么?”

    窗外飘来牛奶汤圆的香气,蝉在鸣,仙人球该喷水,摩托车在楼下晒得滚烫。

    这是第九年的初夏,在同一片四壁方寸。

    梁承看着他,回答:“心尖肉,眼珠子。”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不定期更新,收藏文章会有提醒。感谢四个月的陪伴,祝各位天天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