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

    方杉沉浸在好梦中,睡姿一点也不文雅,还有蹬被子的坏毛病。魏苏慎才盖好被子,一只鸡爪就伸了出来。

    魏苏慎对肉食没有偏爱,但看到金灿灿的爪子,喉头可疑地动了一下……想啃。

    没有上床,反而靠在椅子上,右手轻轻按压太阳穴,摊上这么个系统,有些事也该做好心理准备。

    方杉醒来时活动了一下僵硬的翅膀,扯着嗓子叫了两声。

    昨晚在梦里刷了一晚上的怪,虽说是睡了一觉,现在却只有精疲力尽之感。

    “累了?”魏苏慎表情异样。

    方杉背对着他,正沐浴在朝阳下,没有看到后者的神情。

    “还好。”公鸡嗓中充斥着沧桑:“即便是梦里,我也不忘为宿主打下一片江山。”

    魏苏慎冷不丁问:“哦?我表现的如何?”

    方杉缓缓转过身,不明白他问这句话的意思。

    魏苏慎笑容诡谲:“有没有及时补血?”

    方杉怔了。

    都不用解释,心虚的表情落在对方眼里,就坐实了猜测。

    来自对门的关门声打破寂静。

    魏苏慎打开门,正好看见小男孩背着书包走出来,准备去上学。

    披上外套,跟在他身后下楼。

    小男孩年纪不大,但基本的警觉是有的,下意识加快脚步。

    魏苏慎长腿一迈,走在他前面,小男孩反倒放心。

    下楼后,呼吸新鲜空气,开始慢跑,瞧着就和晨跑中的人没有两样,期间‘不经意’从口袋中滑落张百元。

    “大哥哥,钱掉了。”小男孩捡起来,追过去。

    魏苏慎掏出一张十元面额的给他:“谢谢你。”

    小男孩推据两下,无果后才揣进兜里。

    有了初步接触,魏苏慎自然而然问道:“去上学?”

    小男孩点头。

    魏苏慎笑了笑:“关于功课,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

    小男孩开心道:“真的?”

    魏苏慎‘恩’了声,状似无意道:“我刚搬来不久,这栋楼虫子是不是很多?”

    小男孩愣了下。

    魏苏慎:“昨晚打扫卫生时,发现不少虫子尸体。”

    小男孩连忙道:“我家也是,突然冒出来好多虫子,明明妈妈每天都有做清洁。”

    有了共同话题,小男孩开始不间断的抱怨,颇为委屈地说和自己无关。

    “我最近没有再乱丢吃过的食物。”

    魏苏慎眼神阴暗:“妈妈不信任你,可以和爸爸说。”

    小男孩失望道:“爸爸出差了。”

    魏苏慎:“什么时候回来?”

    小男孩笑着道:“快了。”

    说完刚好走到分岔路口,似乎是看见同学,小男孩叫了谁的名字,朝远处一个同样背书包的孩子追了过去。

    魏苏慎掉头往回走,隔着一段距离就看见楼下草坪上,一只大公鸡悠哉地散步。

    “小心被人捉去宰了。”

    方杉平静道:“一般人没这个本事。”

    语毕自行飞到魏苏慎怀里,大有把对方的胸膛当做窝来用的意思:“打听到什么?”

    魏苏慎随便说了两句:“依照儿歌里的意思,他爸爸恐怕不是出差这么简单。”

    方杉:“这么多虫子,难免让人和尸体联想在一起,要去看看么?”

    魏苏慎摇头:“任务只要求做满七天的租客。”

    他有预感,麻烦迟早会主动找上门。

    ·

    肖家。

    冷峻的男子看了看肖骏:“发生了什么事?”

    肖骏低头不语。

    “自回来后你便心神不宁。”

    若是旁人,他懒得管,但小儿子是家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不得不多一些关注。

    “我这次出任务,碰见大哥了。”

    冷峻男子目光中有一丝波动,但很快消失不见:“你大哥资质有限,被家族除名怨不得别人。”

    一旁的美妇抹了下泪,多问了一句:“他……还好么?”

    自己儿子,就算再不成器,也不希望有什么闪失。

    肖骏抿了抿唇。

    冷峻男子皱眉:“可是出了什么事?”

    肖骏嘴唇动了好几次,半晌后才发出声音:“大哥找了一只灵宠。”

    要不是开口的是小儿子,冷峻男子都想骂一句胡说八道。

    灵宠。

    无数驱鬼师梦寐以求亦是求而不得。

    肖家如今也只有家主和一位叔父有,他们可以说是家族的顶梁柱。

    肖祁那般不成器,如何能有一只灵宠?

    “是真的。”若非亲眼所见,肖骏也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当时师父也在场,是一只德行败坏的公鸡。”

    冷峻男子只听进去了前半句:“以刘平的实力,不可能认错。”

    静默许久,轻叹一声:“有没有问他是如何收服灵宠?”

    肖骏面色古怪:“说是对方看他可怜,缔结了契约。”

    沉默。

    遍地的沉默。

    连肖骏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这借口听着是假的不能再假,倘若真的有那般容易,他情愿天天被赶出家门!

    一天三次都嫌少!

    “他现在人在哪里?”

    肖骏摇头,表示不知道:“师父邀请他去天机门,被拒绝了。”

    冷峻男子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又舒展,没有多说什么。

    肖家势力极大,找到一个人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更何况魏苏慎压根没有出城,不到半天时间,他的下落就被知晓。

    “天南街?”男子屈指在桌上敲了两下。

    肖骏看父亲面色严肃,忍不住道:“我听师父说过,这里最近不安稳。”

    不安稳是含蓄的说法,说穿了不外乎就四个字:死人,闹鬼。

    “过去看看便知。”

    肖骏:“您要亲自去一趟?”

    男子望着他。

    肖骏试探道:“我去?”

    连他师父都特意提了一嘴,肖骏打从心底不愿意过去凑热闹。

    男子叹道:“罢了,我和你去。”

    ·

    肖家发生的一切,魏苏慎无从得知。

    他现在就是看着日历过日子,不去主动招惹邻居,偶尔和小男孩聊上几句。

    这天,小男孩蹦蹦跳跳上楼,主动和魏苏慎打了招呼。

    “我爸爸要回来了。”用炫耀一般的语气说。

    魏苏慎笑笑:“这是好事。”

    小男孩用钥匙自己开门,面上一直挂着笑容。

    方杉从后面走来:“我有预感,麻烦要来了。”

    魏苏慎双眉一扬,冷淡道:“废话。”

    他就没指望能在这里平平静静住满七天。

    方杉幽幽看着他:“你骂我,你竟然骂我。”

    魏苏慎头也不抬道:“门就在那里,可以随时离家出走。”

    方杉咯咯笑起来,甩过去几个鸡蛋,要不是魏苏慎反应快,绝对会被砸一脸。

    等他黑着脸一一接过,方杉已经下楼独自散步。

    魏苏慎定定凝视双手……所以说鸡蛋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喧嚣繁华的世界,一只鸡寂寞地游走。

    “父亲,那就是大哥的灵宠。”

    一道声音飘过来,打断方杉的伤春悲秋。

    寻声望过去,就看见一名高大的男子缓缓走来,一看就是久居高位,眼里仿佛谁都看不见。

    “您别靠近!”肖骏道:“这只大公鸡坏的很!”

    方杉歪了歪脑袋,瞧着还挺可爱。

    肖志桐没有将肖骏的话放在心上,一只灵宠再厉害,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方杉张开翅膀,主动飞过来。

    “果然是灵宠。”肖志桐眼神一变。

    普通鸡可飞不了这么高。

    没有一点点预兆,手上多出不少粘液。

    肖骏脚下一滑,喃喃道:“我就知道,就知道会这样……”

    肖志桐还没生气,大公鸡先扯着嗓子哀嚎一声,不到片刻,魏苏慎便出现在楼下,见状冷笑:“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来了一个偷鸡贼。”

    肖志桐到今天这个地位,哪里被忤逆过,压抑着怒气喝道:“住口!”

    魏苏慎冷眼望着他手上的蛋液:“幼小的生命都不放过,无耻。”

    此情此景,肖志桐算是明白为何小儿子特意强调德行败坏。

    魏苏慎一挑眉:“赔钱。”

    肖志桐看人的眼神有些危险,正欲发作,单元门那里传来动静。

    “大哥哥。”小男孩的声音脆甜。

    魏苏慎回过头,就见他已经放下书包,还换了身衣服:“出来玩?”

    小男孩点头:“和同学约好了。”

    魏苏慎突然走到他身边,装作压低声音,实则每个人都能听见:“看到没有,那是我爸爸。”

    小男孩看过去,看了点头。

    魏苏慎:“他总是骂我,还想要偷我的东西,但我打不过他,你说该怎么办?”

    小男孩用手掩唇,凑到他耳边神神秘秘道:“妈妈说了,在外面上班的人脾气都大,关在房子里就好了。”

    稚童的笑声很有感染力,却莫名让人觉得心里发寒。

    小男孩和几个伙伴就在不远处玩耍,魏苏慎瞧着前方的欢声笑语,唇角竟然也缓缓勾起。

    待他收回视线,目光落在肖志桐身上:“抱歉,我的鸡弄脏了你的手,快上楼洗洗。”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后方肖骏打了个冷颤,低声提醒:“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魏苏慎抱起大公鸡:“不敢?”

    激将法,而且是最拙劣的激将法。

    但是却很好使。

    肖志桐眸色暗了暗,随他走上去。

    肖骏觉得不妙,又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去,瞪了眼魏苏慎,跟在最后面。

    魏苏慎暂时就是用来回奶的治愈系牧师,方杉虽然有唤灵体质,但也仅止于此,双方都是半吊子水平。肖志桐是真正厉害的,一进楼就感觉到不对劲,眯了眯眼似乎有所发现。

    方杉黄豆眼跟着一紧,和魏苏慎交换了一下眼神——

    可以利用。

    驱鬼这种事情,让别人去做,功劳他们来揽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