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番外之其他cp的故事

    【苍狼vs艾哲】

    苍狼和艾哲是在JJ直播平台上认识的。

    两人分别来自两个不同的城市, 但是很巧地几乎同时跟JJ直播签了约,溪魅便让他们组成了搭档。

    刚签约的时候,两人的水平差不多, 甚至艾哲的枪法要好一些。

    所以艾哲最常对苍狼说的一句话是:“跟着大哥走有肉吃!”

    最开始的时候, 苍狼信了艾哲的邪,每把都屁颠屁颠地跟在艾哲后面,艾哲往哪儿冲他就往哪儿冲,艾哲打哪儿他就打哪儿。

    所以那会儿,他对艾哲挺依赖的, 觉得没有艾哲,自己一个人别说拿第一,连第一个圈都进不了。

    他们签约的时候是冬天,上午起床困难, 所以直播全在下午。

    但是,随着气温的上升,苍狼醒得越来越早,就向艾哲提议要不然上午也播一会儿。

    艾哲答应了。

    ——是的, 他很没有b数地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上午, 苍狼妥妥被艾哲放了鸽子。

    但因为前一天苍狼已经发微博说了上午会开播,他不想食言。所以,即便没有艾哲, 他也硬着头皮播了两个小时, 没想到效果还不错——5把里3把拿了第一。

    以至于下午艾哲睡醒后, 两人双排的时候, 艾哲明显发现苍狼打得更有自己的主张了,就像一只啥也不会的小狼崽一夜之间学会了自己捕猎一样。

    艾哲觉得自己不再被苍狼需要了,兀自失落了好久,觉得水友们给他送的礼物都不香了。

    于是,下播后,他给苍狼打了个电话,主动道歉:“抱歉,我今天睡过头了,你没有生气吧?”

    “没啊,谁没睡过头的时候呢?”苍狼不以为意,“明天你能早起吧?”

    艾哲知道自己不能,但是,一来,他不想让苍狼失望,二来,他已经睡过头了一天,觉得第二天怎么也该有个表示,所以硬着头皮说了个“能”。

    可惜,第二天,他终究败给了自己的瞌睡虫和懒癌晚期——他又放了苍狼一天鸽子。

    只放一天鸽子,苍狼真的不会放在心上,觉得艾哲就是睡过头了。

    可是连放两天鸽子,是个人都会觉得——你是不是故意玩我呢?你对我有什么意见?

    苍狼是个性子很直的北方人,上午下播后,给艾哲先后打了三个电话,等他终于接了之后,直截了当道:“你做不到的事能不能别答应?你这样很讨厌你知道吗?”

    艾哲很委屈,但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只能说:“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苍狼不喜欢这么不干不脆,要是换了别人,他肯定会说“别,你爱睡就睡,老子可以单排”,然而,对方是艾哲,想到他带飞自己那么多把,苍狼还是忍着难受答应了:“行吧。”

    事实上,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觉得艾哲能放他两次鸽子,就能放他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上午,苍狼上语音的时候,发现艾哲已经在线了。

    那一刻,苍狼所有的气都消了,相反对艾哲很有好感,觉得孺子可教也……不是。

    总之,苍狼非常愉快地进了语音:“今天很早嘛,要先来一把不?”

    “早……”艾哲的声音有气无力,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苍狼觉得他是刚起,没在意。

    直到他眼睁睁地看着艾哲连续两把落地成盒……

    因为是双排,两人又都是主播,担心艾哲的水友会觉得无聊,所以,只要艾哲阵亡,苍狼都会第一时间自雷。

    连续自雷了两把,苍狼总算觉察到艾哲的异样:“怎么了?今天身体不舒服?”

    “嗯……有点头晕。”艾哲回应,“可能睡眠不足吧,我去泡杯咖啡。”

    “别泡了,你去睡吧。”苍狼无奈,终于信了这个世上真的有这么一拨人是没有上午的。

    “那你直播怎么办?”艾哲问。

    “我可以单排啊。”苍狼脱口而出。

    听到这句话,艾哲瞬间清醒了:“我去泡杯咖啡!等我!”

    苍狼:“……”

    后来,艾哲还是在直播的时候睡着了,呼噜声整个直播间都能听到。

    再后来,苍狼知道了,艾哲那天根本就没有早起,而是熬了一整个晚上没睡,就为了第二天不再放他鸽子。

    证据是艾哲当天凌晨4点多的时候还点赞过他的微博。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南方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苍狼说。

    艾哲:“禁止地图炮!”

    苍狼:“不是……你起不来就起不来,跟我说清楚会怎样?简简单单一件事咋搞得这么复杂?”

    艾哲没说话。

    一开始,他觉得有个约定可以激励自己爬起来,所以答应了苍狼,没想到让苍狼对自己失望了。

    为了弥补,同时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并非故意,再加上苍狼的“独立”让他有了危机感,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苍狼约定,没想到反而让苍狼更加失望。

    他觉得这件事后,苍狼该讨厌他了。

    然而,苍狼的下一句话是:“你一个人住?”

    艾哲愣了愣,“嗯”了一声,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苍狼:“一个人住瞎熬夜,万一猝死怎么办!你几岁啊咋还跟个小孩子似的不让人省心?”

    艾哲:“艹,你管我!老子26了!”

    苍狼:“艹!你踏马居然26了!老子28了天天管你叫哥!”

    艾哲:“叫声哥又不会少块肉!”

    苍狼:“你住哪儿呢?我搬来和你一块儿住!”

    艾哲:???

    有那么一瞬间,艾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觉得苍狼说的应该是“我们见面打一架吧!”

    然而,苍狼口齿清晰地重复了一遍:“你住哪儿?我也一个人,我们住一块儿吧,彼此好有个照应,反正做直播哪儿都能做。”

    “干嘛啊突然要搬过来?”艾哲警觉道,“你们北方人都这么直接的吗?”

    “刚才谁说禁止地图炮来着?”苍狼翻了个白眼,“我住过来就能随时跑你家了,免得你再熬夜,猝死在家里谁也不知道!”

    艾哲:“……”

    最终,艾哲在一番思虑过后,同意了让苍狼搬过来,并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他:“我家挺大的,你来了之后先住我家吧,改天租到了房子再搬走。”

    苍狼:“行。”

    就这样,苍狼第二天就收拾好行李去了艾哲的家,然后住着住着就……和艾哲擦出了爱的火花。

    要问苍狼是哪个瞬间爱上的艾哲,苍狼也说不上来,可能是他去叫艾哲起床,结果被艾哲拖倒在床上一起睡到下午的时候,也可能是夜深人静艾哲做了噩梦非要跟他挤到一张床上的时候。

    但是,要问苍狼是什么时候对艾哲有好感的,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了,甚至早在见面之前,和艾哲一起双排的时候,他就觉得艾哲这人挺仗义性格挺好的。

    同样的问题问艾哲,艾哲就很清楚,自己是在苍狼“独立”后,觉得自己不再被苍狼需要的时候,就敏锐地觉察到了自己对苍狼的感情。

    后来跟苍狼熟了,发现他有着一手好厨艺,家务全包,体贴又全能,艾哲当时就想——这么好的男人以后不可能再遇到了,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就这样,两人从同事变成了室友,再从室友变成了伴侣,一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艾哲怀疑过苍狼问他要地址是在馋他的身子,但是,和苍狼熟了之后,艾哲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苍狼是真的担心他一个人住会出什么事。

    所以住过来后,一直到艾哲主动爬上苍狼的床,苍狼都没对艾哲做过什么。

    两人在一起后,因为都不想出柜,再加上艾哲的女友粉比较多,所以他们一致决定隐瞒这层关系。

    可惜,他们的关系最终还是被网友扒出来了,哪怕他们嘴上坚决否认,也还是诞生了一个叫狼猪cp粉的群体。

    “算了,顺其自然吧。”苍狼说,“就算你的粉丝全掉光,还有我呢,我养你啊。”

    “你不养我难不成去养猪啊?”艾哲本能地回应了一句,但是刚说完就忍不住笑了。

    是的,有苍狼在,他们的关系真公开了,他也无所畏惧。

    *

    【陈蔚vs柳伟哲】

    柳伟哲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还在上初中的时候。

    那会儿的他父母还没离异,父亲有家暴倾向,每次喝醉了回到家就把他和母亲暴揍一顿,所以他即便放学了也不敢回家。

    他一个人在家附近徘徊着,想做作业,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把作业从书包里拿出来。

    可没做一会儿,便叹了口气,合上了作业本。

    快要入冬了,晚上的气温实在不适合露天做作业。

    没办法,柳伟哲只能收拾好东西寻找别的地方做作业。

    他去了一家网吧。

    因为他从小长得秀气,再加上还没变声,所以,即便穿着男装,网管也认错了他的性别:“小姑娘,这里不能乱进的哦,有身份证吗?”

    “身份证……我没有。”柳伟哲忐忑地回应着,能明显听出声音的颤抖。

    他真的很怕跟人交谈,尤其是陌生的大人。

    他心想,班主任经常去网吧抓逃课打游戏的学生,也没听说过他们进网吧需要身份证啊?

    不等他想好该怎么应对,几个男生嬉笑着走过来,看到他吹了声口哨。

    “哟,学霸怎么也会来这里?”

    “啧啧,老师还让我们向你学习呢,结果你也来网吧啊?”

    柳伟哲看到他们,第一反应就是逃,所以转身就跑。

    原本他不跑,他同学可能也不会追。

    可他一跑,他同学第一反应就是:“追!别让他跑了!”

    网管一脸懵逼地看着一群小屁孩以疾风一样的速度冲进网吧,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追上去:“谁让你们进去了!”

    可他才追了几步,就听到了呼叫:【3区212号机有客人需要帮助,重复一遍……】

    网管“啧”了一声,只能转身走向3区。

    于是他不知道,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柳伟哲在走廊里被他的同学抓住,按倒在了地上。

    初中的孩子,心智并不比小学生成熟多少,嬉笑打闹的时候因为没有分寸,很容易做过火。

    “扒了他扒了他!看看他究竟是不是男生!”

    “万一没有那个怎么办?我们就是在性骚扰了。”

    “没关系啊,反正我们未成年!”

    “不要碰我!”柳伟哲感觉到自己的裤带被解开了,他拼命蹬腿,一脚蹬在其中一人的胸口上,把他蹬开,然后翻转身体挣扎着往前爬。

    可他没爬出多远,又被人揪住裤子拖了回去。

    那一刻,柳伟哲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力气上,他都处于劣势,又偏偏慌不择路地逃到了这么个偏僻的角落,都不知道该向谁求助。

    然而,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扒光羞辱一番的时候,一个少年冲了过来:“卧槽你们在干嘛!”

    少年一边“卧槽”着,一边抡着书包就往柳伟哲同学脑袋上砸:“你们这群禽兽!放开那女孩!”

    柳伟哲:“……”

    “你谁啊?!”被砸的人立刻把注意力从柳伟哲身上转移到少年身上。

    少年看起来小小一只,但是反应快得很,发现这群人要打他,转身就往外跑,边跑边喊:“叔叔!网管叔叔!这里有人强|奸少女!”

    就这样,少年请来大人帮忙,成功赶跑了那群欺负柳伟哲的人。

    柳伟哲从地上爬起来,拉好裤子,抬眸和少年对视,记住了他的脸。

    可惜,没能问到他的名字。

    不是来不及问,也不是问了对方不肯答,仅仅是因为——当时的柳伟哲情绪太过波动,根本忘了问,甚至根本忘了该怎么说话。

    一年后,柳伟哲的父母离异了,母亲鼓起勇气带着他逃离了家暴的父亲,远走高飞。

    柳伟哲的高中相比初中还是过得比较安稳的,至少放学后不用再犹豫要不要回家。

    只是他母亲学历不高,只能找一些粗活累活干,工资也少得可怜,所以两人经常一天只吃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

    好在柳伟哲比较争气,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代价却是——供他上学的学费,全是他母亲从各个平台上借的。

    所以,为了还债,一到周末,柳伟哲就会到处找活干,又是当家教又是在学校咖啡店打工,忙得不可开交。

    *

    一开始,陈萧只是觉得自己床对面的室友性格有些阴郁,因为他不爱说话,甚至根本不理人,刘海长得都遮住眼睛了,也不知道是想遮挡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和他新交的女朋友一起去学校的咖啡店,在咖啡店里见到了柳伟哲。

    “你居然在打工。”陈萧觉得很诧异,“干嘛?缺钱?”

    他只是随口说了个比较可能的猜测,本以为柳伟哲不会理他,没想到柳伟哲脱口而出:“还债。”

    “要还多少?我可以帮你。”陈萧觉得这是个他跟室友套近乎的好机会。

    柳伟哲的性格暂且不提,他的课堂笔记做得是真的好,和他关系好了没准儿能借到他的笔记?

    柳伟哲愣了一下。

    他刚才在冲泡咖啡,听到陈萧的问题,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听到陈萧的下一句话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觉得有点羞耻。

    原本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但是,听到陈萧想帮自己,他还是动摇了一下。

    最终,在把咖啡递给陈萧的时候,他说了句:“回寝室再说。”

    陈萧:“OK~”

    陈萧和他的女朋友在咖啡店里坐了半个小时左右,从咖啡店离开后不知道又逛了哪里。

    总之他是晚饭后才回到寝室的。

    因为是周末,所以另外两个室友不在,整个寝室里只有他和柳伟哲两人。

    柳伟哲斟酌了一下,总算把自己欠债的事说了,把欠下的总金额也告诉了陈萧,陈萧估摸着这个金额在他可以负担的范围内,便道:“这笔钱我先借给你吧,你把欠下的债都还了,然后我这边等你有钱了再还。”

    “如果我一辈子都还不了呢?”柳伟哲不敢相信真的有人愿意帮他还债。

    陈萧笑了笑:“都是室友,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装这个b的时候,陈萧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散发着金光。

    然而,两个月后,发现自己生活费告急的陈萧不得不问自己的父母要钱,得知自家儿子把自己一整年的生活费都借给室友后,他父母把他暴揍了一顿!

    ——这件事,陈萧硬是死撑着没跟柳伟哲说。

    但其实,柳伟哲是注意到了的。

    因为周日下午回到寝室的陈萧,脸上明显红肿了一块,这让他看起来有点婴儿肥。

    但也正因为如此,柳伟哲突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和一个人。

    他迟疑了一下后试探着问:“你小时候去过网吧?”

    “没啊。”陈萧一边回应一边把书包放到椅子上,“上周的笔记借我抄下吧。”

    “好。”柳伟哲乖乖地从自己包里把上周的笔记全部拿出来,交到陈萧手上,同时心想:可能是忘了吧,毕竟这么久远的事了。

    也可能根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不过……陈萧跟当年那个从他同学手里救下他的少年,真的长得好像啊。

    *

    两人大二的时候,陈萧迷上了SGH,成天跟朋友们语音四排,闹得寝室里不得安宁。

    为了玩SGH,陈萧错过了好几个他女朋友的电话,以至于他女朋友忍无可忍地跟他分手了。

    陈萧难过了两天,第三天就又陷入了SGH不可自拔。

    柳伟哲:“……”要游戏不要老婆……真的是活该单身。

    或许是因为玩游戏的设备不够专业,又或许是因为养成了不好的游戏习惯。

    大三下半学期的时候,陈萧的手就不太行了,经常玩了没多久就痛得不得不休息。

    然后大四的时候,他和莫辰、蓝彦一起成立了CLM俱乐部,把他弟陈蔚拉下水不说,还向柳伟哲递出了橄榄枝:“我这儿有一份可能、大概、或许不太占用时间,但绝对高薪的工作,你要不要来试试?”

    陈萧的邀请,柳伟哲当然不会拒绝。

    不管陈萧借他钱是为了什么,在柳伟哲看来,陈萧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所以,于情于理,柳伟哲都没有拒绝这份工作的理由。

    所以,柳伟哲第一次踏进了CLM俱乐部。

    这个时候的柳伟哲,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言行举止,都越来越像个女的了。

    大学教给他最重要的一课就是勇敢做自己,所以他开始留长发、穿裙子,对室友就说“省得再有人问我是男是女,烦死了。”

    柳伟哲是被母亲一手带大的,再加上小时候长相阴柔性格软弱,一直被男生排挤,成天跟女生混在一起,所以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越来越偏向女性。

    不过他知道自己是男的,也没有变性的意愿,打扮成女的更多是因为他喜欢裙子,觉得很漂亮,而男生穿裙子很奇怪,所以只能打扮成女的。

    莫辰第一次见到柳伟哲的时候,真没看出来他是男的。

    而那一天,也是柳伟哲第一次见到陈蔚。

    陈蔚做完自我介绍后,柳伟哲的第一反应是“哦,原来陈萧还有个弟弟。”

    那个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多想,对陈蔚也没有任何特别的感情。

    但是后来,尤其是陈萧退役之后,柳伟哲投注在陈蔚身上的关注越来越多,觉得这个人情商高性格暖,重视友情和羁绊,懂得安慰人,又是个活跃气氛的小能手,还挺讨人喜欢的。

    不过柳伟哲还是没多想,觉得自己是爱屋及乌,因为对陈萧有感觉,所以才那么关注陈蔚。

    直到——陈蔚向他表白。

    有一件事柳伟哲必须承认,就是他在深思熟虑之后最终接受陈蔚表白的时候,并没有喜欢上他,仅仅是对陈蔚有好感,觉得可以跟他试试。

    人对自己并不深爱的人,要求总是比深爱的人要高很多,所以柳伟哲制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要求给陈蔚。

    不过这些要求,确实是柳伟哲认真思考了很久后提出来的,是他真心觉得自己的对象需要做到的。

    ——他确实没有安全感,所以希望自己的对象起码能做到填补他内心的空缺。

    原本他还担心陈蔚会因为他的要求提得太过分知难而退。

    万万没想到,陈蔚不仅一口答应下来,还有些乐在其中~

    陈蔚:我现在正在跟小猫去星巴克的路上,小新当上队长后真是越来越懒了,自己想喝咖啡,居然让我们出来买,太过分了!(不过钱是他付的,吐舌~)

    陈蔚:哇,路边有人卖萝卜丝饼!好久没吃了,简直是童年的味道!

    陈蔚:好了我跟小猫回到俱乐部了,买了七杯咖啡,见者有份~可惜你不在,你在就也能蹭一杯了。

    陈蔚:没事~改天你想喝的话我单独帮你买!

    陈蔚:我现在去上个厕所~

    柳伟哲:……这种就不需要汇报了。

    事实证明,汇报行程对一个话痨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不过陈蔚的这个习惯能一口气维持那么多年,也是让柳伟哲惊叹不已。

    几年后,终于拿到硕士学位,开始攻读博士研究生的柳伟哲对陈蔚说:“以后你不用事无巨细地向我汇报了。”

    他本意是想表达自己对陈蔚的信任,没想到陈蔚当场哭丧着一张脸说:“为什么!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柳伟哲:“……”

    陈蔚:“你说!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无奈,柳伟哲只能在陈蔚脸上轻啄了一口,安抚道:“我爱你。因为爱你,所以信你,因为信你,所以才不需要你再汇报了。但如果你想汇报的话,我也不会阻止,随你喜欢。”

    “原来是这样。”陈蔚松了口气,然后便把柳伟哲搂进怀里,撸猫一般地顺了顺他的一头长发,“我也爱你,所以才什么都想跟你分享,我每次向你汇报行程的时候,都不觉得这是个负担,反而有种你一直注视着我的感觉,让我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充实。所以,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好。”柳伟哲应着,全身放松地靠在陈蔚身上,唇角不自觉地扬了一下。

    *

    梦,突然醒了。

    柳伟哲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躺在自己身边的陈蔚,他还没睡醒,侧躺着面向他,半个肩膀裸|露在被子外面,显示着他没有穿衣服。

    柳伟哲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忘了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梦,似乎就是把自己经历过的一切又重温了一遍。

    然而,在陈蔚觉察到动静睁开眼睛的时候,柳伟哲突然就想起了初中时遇到的那个少年。

    他迟疑着问了句:“你小时候去过网吧?”

    陈蔚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那会儿上着学,家里不允许用电脑,想打游戏只能去网吧啊……”

    柳伟哲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哥没去过?”

    “他?他忙着学习呢……”陈蔚吐了下舌头。

    陈蔚不太喜欢在柳伟哲面前提学习,因为他的学历在柳伟哲面前完全不够看的,太打击人了。

    然而,柳伟哲听完这句话,非但没有露出任何鄙夷的神情,反而脸上写满了“恍然大悟”。

    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柳伟哲再次开口,问他:“你小时候是不是救过一个人?一个被人欺负的男……女孩?”

    “嗯?你怎么知道?”陈蔚惊讶了,觉得柳伟哲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才对,“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哥跟你说的?不对啊,我偷偷去网吧的事连我哥都没告诉……”

    “没什么。”柳伟哲闭上眼睛,凑近陈蔚,脑袋在他胸口处蹭了两下。

    原来,命运从那一天起就预示了一切。

    “不是,你到底为什么会知道?”陈蔚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柳伟哲迟疑了一下后,回应:“我突然梦见了你的过去,可能是我太爱你了吧。”

    陈蔚:“原来如此!”

    柳伟哲:“……”蠢死你算了。

    不过……

    谢谢你,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