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浪费(三)

    【多久了我都没变,爱你这回事, 整整六年】

    h市早就禁燃烟花了, 裴铮愣了下:“去哪儿看?”

    “别问, 问就自杀,”周嘉言跟他开玩笑, “快穿衣服吧, 叔叔。”

    周嘉言今天所做的一切裴铮都看在眼里, 他已经很久没过过这么有年味儿的春节了, 心里多少是有些感动的。依言没再问, 回房间套了件大衣出来。

    “就穿这个?”周嘉言看到他的装束啧了声, “穿羽绒服。”

    裴铮道:“我没有羽绒服。”

    周嘉言挑挑眉, 去自己柜子里扯了件羽绒服,披在裴铮身上。

    nike的,黑色长款,很普通也很青春的一款。裴铮虽然三十多, 但一直不显老,穿上之后就像个温柔帅气的高中生,看的周嘉言眸光一闪。

    他帮裴铮拉上羽绒服拉链,最后在他头顶亲了下,道:“叔叔,我带你逃课早恋。”

    裴铮也笑了:“明明我才是演戏的, 你倒是比我还戏精。”

    戏精周嘉言二话不说,带着他的高中生叔叔开车出去了。路上裴铮没问他去哪,少部分时间处理拜年的信息, 大部分时间都侧着头向窗外看,侧脸被路灯映的忽明忽灭,有种梦幻的柔和感。

    周嘉言沉醉于这种狭小空间内独处的温馨,故意将车子开的很慢。到地方时还差十分钟零点,他才被激起点紧迫感,赶紧拉着裴铮下车。

    “郊区?”裴铮问,“这儿放烟花应该没人管,烟花在后备厢么,我帮你搬。”

    周嘉言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缠在裴铮脖子上:“不用叔叔,你去房间等我。”

    裴铮:“房间?”

    周嘉言“嗯”了一声,不知从哪掏出个小遥控器按了一下,两人眼前忽然爆发出一片亮光。

    郊区黑漆漆的荒无人烟,裴铮不知道这亮光是从哪来的,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周嘉言正巧就在他身后,也没客气,直接一把将人捞进怀里。

    等眼睛适应了光线,裴铮这才发现,他身前不远处竟是一间小玻璃房,大概六七平米,玻璃墙壁上挂满了成串的小灯和白色羽毛,还有几张他的照片。

    照片是进去后看到的,裴铮转了一圈,问:“这些,包括这个玻璃房,都是你自己做的?”

    周嘉言“嗯”了一声。

    裴铮:“准备了多久?”

    “不到一个月,”周嘉言道,“这边有凳子和毯子,叔叔,你坐这儿等我。”

    周嘉言说完就出去了,走之前还不忘又替他紧紧围巾。裴铮被这间湾湾偶像剧式的玻璃房弄得很想笑,但到底是孩子的一片心意,还是弯着唇角,坐在玻璃墙前等着看他耍花样。

    周嘉言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反正在他的计划中,裴铮此时应该被这份不同于其他妖艳贱货的礼物感动到泪崩,擤着鼻涕哭唧唧。

    他非常愉悦地边吹口哨边搬烟花,绕着玻璃房摆了满满一圈。离零点还有一分钟的时候,他将烟花全部点燃。

    “咚咚咚——”新年的钟声敲响。

    “砰砰砰——”灿烂的烟花升空。

    周嘉言站在烟花外,咧着嘴边跳边朝裴铮挥手,鼻尖被冻的红红的,张嘴说了句什么。

    裴铮没听清,从他的口型推测他说的应该是“美不美”。于是裴铮站起来,也用口型对他道:“很美,谢谢。”

    其实是真的很美的,银色光芒尽数绽放于周身,仿佛自己就置身炙热的焰心中,陪它度过一生最灿烂的一刻。为了让裴铮看的更清楚,周嘉言把玻璃房的灯关掉,趁烟花燃尽前跳进玻璃屋,从后面抱住裴铮。

    裴铮回头看他,他便掉趁机叼住了裴铮的唇。他们在烟花的余烬里亲吻。其实除了上丨床外他们没接过吻,这是第一次。

    周嘉言毫不顾忌地掠丨夺对方的空气,裴铮被他亲的有些头晕,反手勾住他的脖子。

    这是一个信号——至少对于血气方刚的周嘉言来说,这是裴铮发出的邀请。他吻的更深更用力,亲到最后,手已经探到了对方胸口。

    即使隔着厚厚的羽绒服,裴铮也能感受到身丨后抵着自己的东西。喘丨息道:“别别在这儿,回车里。”

    周嘉言将他抱回车里。

    周嘉言已经憋的很难受了,但他从来不是急色的人,何况他现在的身份,说的难听点只不过是裴铮的情人。他用尽一切方法挑起裴铮的兴趣,渐渐地感觉到裴铮也有反应了,含丨着他的喉丨结低声问:“可以吗,叔叔?”

    裴铮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从车座间的储物箱里拿出一只方形的小袋子。

    周嘉言刚开始还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脸一下就冷了。

    车内的气氛也因他从旖旎瞬间变了调。周嘉言接过小袋子,嗓子带着点极力忍耐的低哑:“叔叔”

    他说:“你车上,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裴铮不说话。

    为什么有这东西,答案很简单,要么是以前用过剩下的,要么是现在也在用。周嘉言在他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说啊!”

    裴铮被他咬的皱了皱眉,可依然不说话。周嘉言被他的态度激怒了,撕开包装,用力挺了进去。

    起初是很痛的,周嘉言的动作带着惩罚的意味,两人都不是很好受。后来他还是不忍心看裴铮难过,放慢速度,疯了似的吻遍裴铮脖丨颈。

    “叔叔,”他喃喃道,“只要我一个不好吗?”

    “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告诉我,我改。”

    “是跟我做不够舒服么,我会尽力学的。”

    “叔叔,你答应过我”

    “别说了——”裴铮打断他,“只有小孩子才会信承诺。”

    周嘉言身体僵了片刻,然后堵住了他的嘴。

    所以说上帝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能给有些人最美的皮囊,却也能让他说出最残忍的话。

    这次是周嘉言最久的一次,一直都s不出来。

    裴铮被他折磨的反反复复很多次,软在他身上不停喘息。他抱了裴铮一会儿,替他清理好身体,也给自己时间冷静下来。

    到家的时间是凌晨四点,他们谁都没预料到,新一年的前四个小时居然是在外面度过的,用那种方式。

    裴铮疲惫地脱掉衣服窝到床上,周嘉言也跟了上来。要是平时裴铮会把他赶走,今天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真的太累,任由周嘉言从背后抱住他。

    他们之间的拥抱好像一直是这种姿势。周嘉言贪婪地嗅着他颈间的气味,小声道:“叔叔,你以前都是怎么过年的?”

    裴铮道:“找几个朋友,或者自己一个人。”

    “那以后——”说到这儿,周嘉言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猛地想起车里裴铮的话,小孩子才相信承诺。

    “以后怎么样?”裴铮问。

    “没什么,”周嘉言亲亲他的耳尖,“以后的每年,都祝你平安喜乐,顺遂无忧。”

    初一到初六裴铮几乎每天都有聚会,回来的时候都是醉着的状态,周嘉言一直留在家里照顾他。

    想做的时候就做,醉了的裴铮很容易被撩拨起欲丨望。令周嘉言比较欣慰的是,至少裴铮在酒局之后都是回来的,没宿在外面。

    初七,剧组开工,裴铮的生活助理过来接他。临走之前,周嘉言道:“叔叔,有需要的时候记得叫我。”

    裴铮给了他一个长辈似的拥抱:“保重,嘉言。”

    接下来的半年,周嘉言从未接到过裴铮的消息。他也不恼,想裴铮的时候就看看剧照,剧照解决不了的话就飞过去看他。

    每当这时裴铮都要请半天或者一天的假,没办法,周嘉言抱着不让裴铮找别人的目的,花样百出,每次都像要消耗掉他所有精力一样。

    周嘉言也确实如他所说,有在认真练习。裴铮经常能体会到不同的感觉,几次差点昏过去,连怎么进出浴室的都不知道。

    又到一年高考季,同时是周嘉言的生日。这次的生日周嘉言也是和裴铮一起过的,仍然在外地。

    周嘉言道:“叔叔,你记不记得”

    “记得,”裴铮道,“你的生日。”

    从十二岁被收养,到现在年满十九岁,整整六年多将近七年,裴铮终于记住了他的生日。

    周嘉言甭提多开心了,扑棱着爬起来,跪在靠着床头抽烟的裴铮身边,“那你给我准备礼物了吗?”

    “唔”裴铮顿了顿,“抱歉,嘉言。”

    “没关系,”周嘉言嘿嘿笑,手抚过裴铮指尖,“叔叔,烟是什么味道?”

    裴铮:“不是好味道。”

    周嘉言:“给我尝一口。”

    裴铮:“小孩子不能抽烟。”

    “叔叔,”周嘉言闻言腿一跨,就跨到了他身上,“我现在不缠着你要承诺了,你怎么还把我当小孩子?”

    这话要裴铮怎么答,成熟是思想上的,而不是做到了某件事、达成了某个目标就可以。他想了想道:“嘉言,成熟的人,是不会在没结果的事情上浪费时间的。”

    周嘉言歪头:“比如?”

    裴铮:“比如说,爱一个不会给你回应的人。”

    裴铮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淡,像是完全不懂这对一个一腔热诚的少年打击多大。而少年似乎习惯了,并没表现出任何难过的情绪,也平静道:“你说的不对,叔叔。”

    周嘉言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为了讨好裴铮,周嘉言很少反驳他的话,可这次他却反驳得异常坚定:

    “我不会因为你不爱我,就停止爱你,那不是真正的爱,更不是成熟。那是逃避、是懦夫的表现。不管最后你能不能给我回应,我都要争取一下。叔叔,我才19岁,只在你身边待了六年,我还有很多时间还有一生可以浪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