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栗杰要留在城中村等待即将过来的同事们,尚扬决定先和金旭到养老院去确认一下那边的情况,至少确认吴凤兰没有处在危险之中。

    乐观地想,高小军未必就知道雇凶的源头是吴凤兰。即使是公安们现在也还不能百分百就确定连环雇凶的猜想就一定为真,还没有证据,知道真相的就两个人,一个吴凤兰,她自己不记得,一个吴培力,又失了踪。

    “从这个角度说,”尚扬于刑事侦查一事上也越来越沉着和专业,道,“假如高小军真的去了养老院找吴凤兰,反而更能证实我们的推测,说明高小军还真的从吴培力那里,问出了真正雇凶的买家,这样他才会去找吴凤兰‘讨薪’。”

    金旭:“嗯。”

    尚扬察觉到他兴致不高,似乎不想讨论这件事。

    两人暂借了栗杰的警车,由尚扬驾车,刚离开城中村去吴凤兰所在的养老院。

    尚扬初时没明白金旭这时的状态是为了什么?虽然金旭一直嘴上说着休假不想查案,却是本能地投入其中,不亚于先前任何一次的积极性,是直到现在才忽然表现出了真正的没兴趣。

    尚扬问他道:“怎么了?累了?”

    金旭说:“没有。”

    “现在就只有你和我,”尚扬道,“有什么不能说的?”

    金旭安静了数秒,道:“怕你批评我。”

    尚扬忽然明白了,说:“是不是你不想去养老院?……不想和吴凤兰有接触?”

    到养老院去确认情况的提议,是他提出来的,金旭没有表达异议,他们俩实际上都还在休假,不被职务和职责所限的情况下,金旭不大可能在任何事上反对尚扬,纵然尚扬的决定他并不喜欢。

    尚扬道:“那你等下要是不想见吴凤兰,就别进去,我自己去看看,问她几句话,其实她现在这记性,很可能问了也白问。”

    “见不见她倒也不重要,没所谓。一想到她是谁的妈,我就……”金旭道,“嫌疑人会不会找到她,会不会对她造成人身威胁,我就一点都不想管。”

    尚扬:“……”

    金旭道:“没想到吧?我人品就这样,心胸狭窄,记仇,以前在你面前表现得不在乎,好像早忘了,也都是装出来的。”

    尚扬啼笑皆非道:“你怎么还没忘了你这爱情骗子的人设?”

    “不想装了,让你看看真正的我。”金旭道,“实话告诉你,你不要批评我。去年抛尸案,一发现刘卫东被卷进去,我就开始幸灾乐祸,当时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以为他是躲在哪儿不敢出来,当时我脑补了好几出我怎么亲手抓他、送他去坐牢的大戏,结果他就那么无厘头地死了,害我‘空欢喜’一场。”

    尚扬:“……”

    金旭道:“你知道我青春期的事,我知道你早知道了,虽然我们没聊过。”

    “那都过去了,不想说就不要勉强。”尚扬道。

    “不勉强,愿意跟你说。是过去了,但我和那段经历没办法和解,这辈子也和解不了,”金旭道,“刘卫东是已经死了,假如他被杀的当时我就在现场,我可能也不会救他。”

    尚扬觉得这种假设没有意义,但不想反驳金旭,道:“也许吧。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坏人遇到危险,我可能就会袖手旁观。当然也可能真的遇到了,还是会救。我不知道。”

    金旭道:“别的坏人我不知道,刘卫东我是不救的。我也不想去保护他妈,凭什么我要以德报怨?做公安以前,我总还是个人吧?”

    尚扬没有回答,他知道金旭并不是在问他,只是随口吐槽。甚至这些话也都未必是他真实所想。

    到底要怎么做,金旭自己早已有了答案。不然他就不会选择做一个警察。

    而尚扬做了个决定,道:“我前面路口调头回去,把警车还给栗队,我们不去了,你联系下张副所长,请他跑一趟养老院。我们去玩别的。”

    金旭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愕然道:“这……这就不管了?不像你能做出来的事。”

    “你不喜欢,我还非要管吗?”尚扬振振有词道,“我在放假,在度蜜月,让我对象高兴就是我的头号大事。”

    金旭一时想笑,又有点笑不出,像做错了事还得到糖果奖励的小朋友,高兴又不安,最后说:“还是去吧,张志明都快忙死了,我只当是替他分担点工作。”

    快到养老院时,金旭还联系了古飞,让古飞把高小军的照片发一张来。

    古飞发了照片,并告诉他俩:高小军是个一米八六的壮汉,健身爱好者,具有一定危险性。

    “你问问古飞,”尚扬问了个一直让他很纳闷的问题,“为什么高小军不自己动手,要找小护士胡青曼去杀陈静?他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不比小姑娘更利落?”

    金旭问了,待古飞回复后,他转述给尚扬:“不清楚,高小军家里人对此完全不知情,说高小军平时最尊敬的就是医护人员。古飞他们猜说,可能是高小军不想亲自对身为医生的陈静下手,才找了胡青曼。”

    尚扬无语道:“他找胡青曼动手,就不算是他害了医生吗?”

    他俩刚到养老院,栗杰那边也有了新进展,吴培力出租房里斗殴后留下的血迹,经查证是吴培力本人的血液。并且刚刚有消息,派出所民警发现了吴培力那辆电动三轮车的踪迹,在郊区一个小工厂里,栗杰正要带队过去。

    “车子在郊区?”尚扬道,“没发现人吗?”

    金旭道:“说是一个鞭炮厂,存放的易燃易爆物品太多了,担心惊动到嫌疑人,万一狗急跳墙造成什么恶劣后果,不值。所以发现的民警没敢贸然闯进去,守在那边等刑警到了处理。”

    尚扬点头道:“明白了,很有可能高小军和吴培力都在这鞭炮厂里。”

    他们已在养老院门外,尚扬问:“那还进去吗?”

    金旭瞥了眼大门,说:“来都来了。”

    吴凤兰比大半年前更加苍老,精气神也差。她和金旭、尚扬是见过的,现在却一个也不记得,茫然地打量着两人。

    金旭抱着胳膊在旁边冷眼看她,尚扬则向她问了几个问题。

    吴凤兰知道陈静坠楼的事,新闻里看来的,提起这事还冷嘲热讽了几句,笑话陈静这扫把星是倒霉活该。

    至于她自己“丢失”的那笔钱,她仍没想起来是自己从卡里取出,还让尚扬这名公安对她保证,一定得帮她找回来。

    问了半天,都等于白问。

    尚扬只得和金旭离开,从房间出来后,尚扬道:“她都不记得自己犯过罪,等高小军吴培力落网,指证了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判。”

    她这种情况,等上了法庭,只要能拿出前额叶受损的医学证明,有极大概率能逃脱制裁。大脑受损,类精神病。

    金旭道:“那就不归我们警察管了。”

    两人走楼梯下去,正有工人扛着梯子上来,还背着维修工具包,他俩朝边上让了让,让工人先上去。

    这养老院的基础设施和条件都还不错,护工和工作人员也都比较负责任,白原当地社区基层对孤寡老人都挺照顾,三五不时就会来送些日用品,陪着说说话解闷,也是监督养老院不要苛待无儿女老人的意思。

    吴凤兰如果不要无事生非,安心在这里养老,她有退休金也有医保,其实离晚景凄凉四个字也还有段距离。奈何她自己想不开,既糊涂还恶毒。

    尚扬催金旭道:“你问问栗队,看他们找到人没有?”

    金旭却懒散起来,说:“不问,等他忙完,如果有进展,会找咱们说。那鞭炮厂挺远,他现在可能都还没赶到地方。”

    鞭炮厂。尚扬脚步一顿,猛然间想起什么。

    “怎么了?”金旭道。

    “刚才那个背梯子的工人!”他俩此时已经走到楼下,尚扬急道,“是硫磺!那工人身上很大的硫磺味!”

    金旭:“……”

    尚扬大步折返冲进了楼道,朝楼上奔去,金旭反应过来,急忙跟上他。

    鞭炮厂里有大量硫磺,曾经身处其中,会沾上味道。

    他俩冲上楼去,工人打扮的高小军正在威胁吴凤兰,吴凤兰的上半身被他推出窗口,腰腹担在窗台上,双脚离地,只要高小军稍稍一推,这老妪就会当场从窗口摔出去。

    这个房间,刚好也在六楼。

    万幸高小军并不是真要杀人,见有人来了,反而心慌,手忙脚乱起来。

    金旭逮住空档,上前一把将高小军和吴凤兰格开,谁知高小军手一松,吴凤兰重心不稳,竟是要栽下楼去。

    千钧一发,离窗口更近的金旭顾不得再管高小军,箭步上前,一把提住吴凤兰的衣襟后摆,把吴凤兰从窗外拖了回来。

    而高小军愣了一下,退后两步,想要夺门而逃,被尚扬拦在门口,他并没把比他体型小了两号、长相可欺的尚扬放在眼里,横冲直撞上前,想靠蛮力把尚扬撞开,然尚扬稍一侧身,擦肩而过时轻巧地拎住高小军一只手臂,反手一折,高小军惨叫半声,又忍痛抡着拳头想要揍在尚扬脸上,被尚扬拧着他的胳膊一个回身,砰一声仰面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郊区鞭炮厂,栗杰找到了被捆着手脚、挨了不知道几顿揍而昏迷不醒的吴培力。

    至此,坠楼案所有嫌疑人全部落网。

    吴凤兰以房子售卖款加存款共计六十万为酬劳,要侄子吴培力为她杀掉前儿媳陈静,并付给吴培力定金三十万,约定陈静死亡后,再给剩下三十万。

    吴培力又以二十万酬劳,雇佣了因催债认识的高小军去杀人,并交付给高小军定金五万元。

    高小军因家人生病,极度缺钱,接受了这二十万元的诱惑,但自己又没有行凶经验,下不了手,恰好发现被他催债的胡青曼也在陈静工作的医院实习,便心生一计,以免除高利贷利息为诱饵,诓骗胡青曼去替他杀人。

    高小军原本以为胡青曼未必能成功,等了几天没有消息,几乎已经放弃,却忽然听说陈静坠楼,惶惶不安的同时,又找吴培力催十五万尾款。

    而吴培力也满心以为高小军不敢杀人,正好吴凤兰脑子不行不记事了,他只当白拿了三十万逍遥快活,没想到高小军忽然联系他说“事成了”,被吓了一大跳,急忙拉黑高小军,打算假装此事与他无关,横竖不是他动的手,吴凤兰也不记得有过这事。

    高小军联系不到吴培力,来白原找人,在吴培力租住的民房里发生了口角,大打出手,吴培力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民房隔音较差,高小军担心引起邻居怀疑,就把被他打晕的吴培力塞进送水三轮车的车斗里,一路载着吴培力来到郊外,随意钻进一家工厂里,殴打吴培力,要求结付尾款。

    吴培力没钱给他,又经不住打,只好告诉他,真正雇凶的是他的姑姑,人在养老院。

    吴凤兰被金旭从窗口救回来以后,受了点轻伤,加上受了惊吓,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醒来连平日在照顾她的护工也不认得了。

    当天夜里,受害人陈静醒了,神志清楚,能正常与人交流,只是外伤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这当真是近来最好的消息了。

    白原市,鹿鸣镇。

    从前的镇中学早已拆掉,旧址亦被推平,那块土地上种了花草。

    初夏时节,郁郁葱葱,花开得极好。

    金旭站在那花圃前静默了片刻,对尚扬道:“上山吧,带你去我家看看。”

    山村村落不复存在,水电不便,村民前些年就搬到山下生活,只留下一丛丛破落的低矮房屋。

    金旭家房子的屋顶被多年风雨凿了个大洞,他和尚扬站在房子里,一齐抬头望向洞外的天空,碧空如洗,时有飞鸟。

    金旭指着这家里已经看不出什么的边边角落,告诉尚扬,这里以前是灶,那里是床,这里是柜,那里是箱。

    尚扬认真看着他所指的每一处地方,眼前似乎浮现出,小小的金旭在这家里做家务、干农活、看书学习的无数场景。

    村庄后更高的山上,一道陡而窄的山路,两座茕茕的坟。

    金旭在坟前跪下,磕头,祭拜离去多年的父母。尚扬在他旁边依样跪下。

    墓碑一角,立碑人那里写的仍是:子,金嘉轩。

    不是早年的旧碑,是后来修葺过,立的新碑,年份不过是六年前。

    尚扬恍然想道,原来金旭和金嘉轩,早已和解了。

    金嘉轩是在屈辱中长大的小怪物,是被风车击败的堂吉诃德。

    他最终战胜了屈辱,碾碎了风车,成为了自己的太阳。

    下午他带着尚扬在山间漫无目的地散步,看他小时候走过的,已看不出痕迹,但确实存在过的晴时飞尘雨天泥泞的路。

    午后烈日当空,两人在树下躲阴凉,金旭对着尚扬吹了一朵蒲公英,绒毛拂过尚扬白皙的脸颊,还有些落进他的脖颈衣领里。

    到得太阳不再晃眼,他俩从树下出来,尚扬满脸通红,十分气恼。

    金旭懒洋洋地替他摘了头发里的草,又好心替他掸衣服上的土。

    然则好心没好报,被尚扬暴打了一顿。

    从白原回去,到省会,金旭被上级要求暂时停职休息,是为了他的健康,要他把身体养好,再回来继续更好地工作。

    金旭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也难免有些郁闷。

    尚扬却无所谓地表示,休息是好事,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数日后,尚扬的假期结束,休长假的金旭陪同尚扬回了北京,打算一边休息养病,一边帮老婆做饭洗衣服。

    然而工作日一到,尚主任正式向所里提交了申请,想带一个亲选的徒弟,是地方省厅一个因病停薪留职的闲杂人员。

    于是尚主任身边就多了一个打杂学徒,师徒俩大半个月出差,全国各地做调研,小半个月回京,写报告,吵吵闹闹。

    眨眼又是一年春。

    学徒在春节前复职,回原本省单位报到去了,走得头也不回,十分绝情。

    研究所众人争相吃瓜:尚主任这可真是一腔真心喂了那啥。

    四季流转,春天再来时。

    大院里某局级单位从西北调来新人,极为美貌的一位刑侦专家。

    而研究所众人奔走相告:不得了了!那学徒和尚主任平级了!

    傍晚下了班,尚扬走过漫天杨柳絮,看到大门口,那个以后要与他在同个大院工作的新人,正站在春天的暮色里,静静等他一道回家。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