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番外5

    对吕儒律来说, 从前女友那拿回来的8000块钱简直像白送的一样,他拿去大街上洒都开心。他决定用这笔钱干些有意义的事,比如请他的基友们出去浪一波。除了【今天云哥弯了吗】里的几个人, 他还叫上了段野洲, 毕竟没有段野洲就没有他的8000块。

    段野洲问了句:【除了我们, 还有谁。】

    【以不变弯为己任:还有校花校草和他们的男朋友。(点烟)】

    【一碗野菜粥:这么刺激的?】

    【一碗野菜粥:那我得去见识一下了。】

    吕儒律又从自己的生活费里出了点钱, 找了一家好评如潮的农家乐, 准备请大家在那住一晚。

    出发当天, 吕儒律和大家约在停车场, 第一个到的是段野洲,他还是一身运动服打扮, 戴着棒球帽,鲜肉得不行不行。

    “云哥早啊。”

    “早, 吃饭了没。”

    “没, ”段野洲打了个哈欠, 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好困。”

    “你昨晚是蹦迪去了吧,我看你朋友圈了。”

    “是啊,”段野洲活动了一下脖子,“我本来不想去的, 但队友硬拉着我去。”

    “真的假的啊,”吕儒律音调拖得老长, “我看你蹦得挺开心的。”

    “没有,”段野洲一本正经道, “我是乖学生。”

    吕儒律嗤笑一声:“乖学生和蹦迪又不冲突。”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几分钟后徐宁和楚城来了。

    有关学校校花校草的八卦段野洲也听过一些。他还以为徐宁之所以被称为校花是因为他长得像女孩子,现在一看, 徐宁的脸确实漂亮,但也不是女孩子的那种漂亮,稍微带点古典美男的味道,身材精而不壮,是典型穿衣显瘦的类型。他身边那个叫楚城的男生一头利落的短发,五官英挺,就是看上去脾气不太好。

    几人互相介绍后,楚城问:“澜哥和秦书怎么还没来。”

    吕儒律凉凉道:“肯定是小情书在赖床撒娇,澜哥又舍不得喊他起床,机智的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徐宁道:“打个电话问问?”

    楚城拨通了秦书的电话,按下免提:“你们在哪呢,不会还没出门吧!”

    “出门了出门了,马上到,我已经看到学校保安大叔了。”

    吕儒律说:“那你让学校保安大叔接下电话。”

    秦书:“……对不起,我们马上出门!”

    “我他妈就知道!”吕儒律咆哮道,“你敢不敢准时一点?!你这是在浪费我们的青春!”

    谢澜之的声音响起:“上次一起出门是谁迟到了半小时。”

    吕儒律一秒变脸,成了关心体贴室友的好同学:“人生在世,谁还没个意外呢。大家耐心一点,包容一点,他们很快就到了。”

    楚城说:“我们都挺有耐心的,只有你一个人在瞎嚷嚷。”

    段野洲笑了起来,这群人还挺有意思的。

    谢澜之和秦书没让他们多等,秦书还特意给大家买了早餐。段野洲看到谢澜之,低声道:“操,真他妈帅啊。”

    “你这不是屁话,”吕儒律道,“不帅怎么会是校草。”

    “秦哥也是厉害,能把澜哥掰弯。”

    “哦,不是他掰的,是澜哥自己弯的。”吕儒律兴致勃勃道,“也是澜哥先追的小情书——没想到吧!”

    段野洲饶有兴趣道:“666,确实没想到。”

    他们一共六个人,只有吕儒律和段野洲单身且直。谢澜之开了一辆suv来,吕儒律当司机,段野洲自然而然地坐上了副驾驶。

    他们吃着早饭聊着天,都是好相处的人。因为段野洲是新加入这个团体的,话题大多围绕着他。段野洲本身也属于只要他想就能迅速和陌生人打成一片的性格,和他们交谈起来轻松随意,丝毫不显见外。

    楚城吃了一个秦书带来的粟米饺,对徐宁道:“这玩意儿还挺好吃的,你尝尝。”

    徐宁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笑道:“好吃。”

    秦书奋力安利:“那个小笼包也超好吃的!”

    吕儒律被早餐的香味搞得受不了,说:“有人还记得驾驶座上的云哥吗?”

    秦书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啊?我们驾驶座上有人吗?我记得我们的车是自动驾驶的啊。”

    谢澜之说:“你没记错。”

    吕儒律额头一跳,“艹,是花谁的钱去玩啊,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段野洲把一个饺子递到吕儒律嘴边,“来,云哥,赏个脸。”

    吕儒律目不斜视,调侃道:“小伙子动作挺熟练啊,没少喂妹子吧。啊——”

    “错了,我一般是被喂的那个。”

    徐宁说:“话说我之前听说过小段。”

    楚城问:“你听谁说的。”

    “同班同学。我们学院和体院学院常常搞联谊。”

    “卧槽,我怎么不知道?!”楚城瞪着徐宁,“你去过?”

    徐宁赶紧顺毛:“没有啊,都说了是听说。”

    段野洲仰着脑袋向斜后看,“他们都说我什么了?”

    “说你很会玩,”徐宁笑道,“讨学姐喜欢。”

    “这话说的,我现在也没学妹啊。”段野洲笑了下,“不过我的确更喜欢姐姐。”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谢澜之低着头闭目养神,秦书靠在他身上打游戏。等逆风得不行的时候,他把谢澜之叫起来,说:“哥你帮帮我,我被对面刺客切三次了,好气。”

    谢澜之不为所动,依旧闭着眼睛:“我是代练?”

    秦书哭笑不得,脑袋在谢澜之肩上拱了拱,“哥——”

    “自己打。”

    秦书前后看了看,发现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情,应该没人注意到他们,便凑到谢澜之耳边,小声道:“老公。”

    谢澜之弯了弯唇,睁开眼睛,“手机给我。”

    楚城和徐宁一人戴着一个耳机,正在看恐怖视频。楚城被吓得一愣一愣,san值狂掉,时不时就要“卧槽”一声,一个劲地往徐宁身上挤。

    徐宁无奈道:“你怕为什么还要看。”

    “因为大家都说这是猛男必看。”

    徐宁莞尔:“你不看也是猛男。”

    楚城脸色有些不自在,嘴上却很硬:“你知道就好,我很猛的,有些事只是我让着你。”

    吕儒律阴阳怪气地“哟”了一声,“原来是猛男呀。”

    正在喝水的秦书被呛住了,谢澜之拍着他的背,说:“你又在脑补什么。”

    秦书一脸正直:“磕cp的事能叫脑补吗,那叫产粮。”

    段野洲的棒球帽压得很低,闭着眼也跟大家笑。

    吕儒律听到他的笑声,说:“小段没睡着啊。”

    “没呢。”

    “那你看到了吧,两对情侣一条狗,做狗我是职业的。”

    段野洲说:“难怪云哥要拉我入伙,原来是不想一个人被虐。你这是把狗骗进来杀啊。”

    “实不相瞒,我想成立一个单身狗&直男保护协会,我觉得你挺有潜力的,想让你当个副会长,你意下如何?”

    “有工资吗。”

    “有啊,每天一个甜甜圈。”

    段野洲被沙雕到了,笑道:“成交。”

    秦书残忍地揭穿事情的真相:“云哥你别带坏弟弟。小段想脱单分分钟的事,人家是享受单身,和你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楚城难得的和秦书站在了同一战线,“狗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吕儒律干嚎道:“我他妈心态崩了。”

    坐了两个小时车,六人终于到了农家乐。农家乐位于山脚,空气清新,种了很多大棚蔬菜和水果,养了一堆鸡鸭鱼鹅,号称食材纯天然无污染,也不知道是不是智商税。

    吕儒律事先订好了菜,他们一到就吃上了饭。菜看上去是普普通通的家常菜,味道却很不错,楚城一连吃了两大碗米饭,越吃越急,搞得其他人的速度也不自觉快了起来。

    吕儒律吃得气喘吁吁,道:“徐宁,你不是说要帮楚城改掉吃饭急眼的毛病吗,这特么还和以前一样啊。”

    徐宁目光盈盈地看着楚城大口吃饭大口吃肉,脸上大写着“真可爱”三个字。“平时他已经好多了,他现在是饿了,一饿了就控制不住。”

    秦书以自己正常速度的一点五倍吃了一会儿,打了一个饱嗝,看着碗里剩下的犯愁:“我吃不下了。”

    谢澜之把碗推过去,“给我。”

    秦书动作麻利地把饭倒进谢澜之碗里,“谢谢哥。”

    段野洲吃的比楚城还多,但他吃相好看,看得人赏心悦目。

    饭后,大家休息了半个小时,开始两两一组自由活动。徐宁和楚城去附近爬山,还带了一个箩筐说要去采蘑菇。谢澜之和秦书拿上鱼竿去钓鱼,最后剩下吕儒律和段野洲大眼瞪小眼。

    吕儒律问:“你想干什么,哥陪你啊。”

    段野洲挑眉:“我想睡觉,云哥陪吗。”

    以前基友们还是直男的时候,吕儒律常常和他们开类似的玩笑。后来他们一个个有主了,还都是男主,吕儒律识趣地不再开这种玩笑。现在听到段野洲这么问,别说,他还挺怀念的。刚好他开了两个小时车也累了,搂住段野洲的肩膀说:“陪,必须陪!段公子都开口了,小爷今夜必定好生伺候。”

    吕儒律定了三间房,用草履虫的脑子想都知道谁该和谁一间。

    进了房间,吕儒律帅气地把包一扔,直接趴在了床上,“妈的累死爹了。”

    段野洲说:“要不要我给你放松一下。”

    “快来!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段野洲脱下外套,活动了下手腕,“来了,娇花。”

    段野洲跪坐在吕儒律身上,捏着他的后脖子,“这个力度怎么样?”

    吕儒律“嘶”了一声:“你轻点。”

    段野洲一脸无辜:“我没用力啊,这样就受不了了?”

    “你们体育生的‘用力’和一般人的‘用力’能一样么。”

    段野洲笑了笑,“行,我轻点。”

    段野洲放轻了力度,吕儒律舒服了,闭着眼睛哼哼唧唧。

    “你的肩膀也很僵硬,是不是拉伸一下?”

    “好啊。”

    段野洲拉起吕儒律的一条胳膊,猝不及防向后一拽,吕儒律猛地抬起脑袋,对着天花板一阵嗷嗷狂叫,引得院子里的狗也是一阵狂吠。

    事后,吕儒律又累又爽,躺在床上思考人生。段野洲也上了床,语气自然地说:“云哥躺过去一点。”

    吕儒律特享受两个男生肆无忌惮的感觉,不由地感叹:“当直男多好啊,可以随便和帅哥睡,每天还能不重样!”

    段野洲拿了一个枕头靠着,笑道:“精辟啊。”

    吕儒律滚到段野洲身边,说:“小段,世道艰难,你我一定要守住身为直男的底线,可不能再弯了啊!”

    段野洲看着手机道:“云哥放心,直得弯不了,弯得直不了。”

    “好!”吕儒律士气大振,“直男的荣耀,以后就由我们来守护!”

    两人睡到傍晚,其他人也回来了。徐宁和楚城没采到小蘑菇,但带回来了一堆叫不出名字的野果。秦书和谢澜之钓到了三条鱼,给每一条都取了名字,楚城总觉得这三个名字有点耳熟。

    天边夕阳烧得正美,如一团团燃烧的。徐宁拿出带来的相机,说:“我们大家一起拍个照吧。”

    农家乐的老板娘自告奋勇地帮他们拍,还想指挥他们摆出大妈拍照的标准姿势,不出意外地被无视了。

    男生们背对着夕阳,肩并着肩,冲着镜头,露出青春美好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