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番外1

    每天下午四点半左右,负责清洁的大姐开始打扫卫生,扫把在办公室窗台下面扫过的声音,就是江承宇的起床铃。

    他这间屋子本来只是办公室里隔出来临时休息的,但自从有了这屋子,他一个月里起码有二十天是在这儿睡的,省事儿,不用开车来回跑,约了人可以方便地睡……

    江承宇打了个呵欠,翻身摸出手机看了看,几个短信,几个未接,没有特别重要的内容,于是又把手机放回去闭上了眼睛。

    来个回笼……身边的人突然也翻了个身,把腿搭到了他身上。

    他皱着眉把这条腿掀了下去。

    手刚收回来,这条腿又搭到了他身上。

    “操,”江承宇有点儿恼火地狠狠一巴掌拍在这条腿上,“李……张……许……”

    忘了是他妈谁了。

    他回过头看了看旁边人的脸,吼了一声:“赵可!”

    “嗯。”赵可本来侧枕在枕头上,他一吼,立马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起来,”江承宇说,“我一个人待会儿。”

    “我回笼觉。”赵可说。

    “回你大爷。”江承宇瞌睡也没了,直接坐了起来。

    赵可也没再说什么,跟着也坐了起来,打了个呵欠:“你个渣渣。”

    “滚吧,”江承宇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进了浴室,“今儿晚上我有事儿,你自己玩吧。”

    “有什么事儿啊?”赵可问,“追人吧?”

    “不关你事。”江承宇说。

    “那个常语吧?”赵可说,“他很帅么?头回见你这样啊,床都上完了还这么上心的。”

    “滚滚滚。”江承宇说。

    “我拿点儿钱啊。”赵可在外面说。

    “钱包里有,”江承宇说,“给我留一百。”

    “我用不着这么多,”赵可拿着钱包走到浴室门边,“你成天带这么多现金干嘛,刷卡刷手机不都行么。”

    “老年人的习惯,”江承宇看了他一眼,“你今天有课吧,又浪一天。”

    “记这么清。”赵可从钱包里抽了点儿钱出来。

    “你有一星期没上课了吧,”江承宇刷着牙,“不是我说,好歹是个学生,有点儿学生样……”

    话还没说完,赵可已经一关门出去了。

    江承宇把嘴里的牙膏沫吐了出来:“操你大爷。”

    常语。

    这名字简直不能提。

    江承宇根本没想到自己浪了这么些年能栽在常语这么个小厨子手上。

    哦,不是小厨子,常语在一个什么什么五星酒店的西餐厅里混得还不错……江承宇有时候会觉得迷茫,会不会是因为林城步,所以对厨子这么有兴趣。

    连中餐西餐都不讲究了。

    不过自打上回元午复出表演那天没堵着人之后,他已经有好几天没见着常语了,这小子居然放弃了好不容易等来的元午的场子。

    虽然觉得不怎么挨着,但江承宇觉得他还挺有毅力的。

    洗漱完他换了身衣服打算出去吃点儿东西,刚走出门,手机响了。

    “喂。”他看也没看就接了电话,每天这个时间是他电话最多的时候,都知道他这会儿起床。

    听筒里传来一个有点儿低沉的声音:“我今天晚上要过去……”

    “常语?”江承宇愣了愣,居然敢打电话过来!

    “咱俩的事儿,等散了以后再解决。”常语说。

    “你说什么呢我没听清,”江承宇点了根烟,“在我这儿,你说了算?你以为你谁啊?”

    “别那么记仇,”常语说,“那天你也没说……”

    “说你大爷,”江承打断了他的话,“我跟你说小宝贝儿,你今儿敢过来我今儿就敢收拾你。”

    没等常语再说话,江承宇把电话给挂了。

    那天的事儿江承宇一想起来就有拎个人出来打一顿的冲动。

    不为别的,什么上下什么体位都好说,关键是他妈丢人。

    常语看上去也不像个野蛮人,平时聊天就包括刚打电话,都一副规规矩矩的样子,结果提枪上场的时候跟磕了药似的。

    也怪自己那天喝多了,进屋还没调情呢就有点儿犯晕,直接被这小子抡到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

    日!

    咬牙切齿地去隔壁西餐店里戳了块牛排吃完,回到店里的时候江承宇才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儿莫名其妙,居然吃牛排。

    “承宇哥,”大齐拿着一撂单子过来,“这是这个月吧台的……”

    “不看!”江承宇没好气地一挥手。

    大齐也没说话,一路跟着他进了办公室,把单子放在他桌上,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江承宇烧了水泡了壶茶,盯着桌上这撂单子看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坐到了办公桌后面。

    虽然他是个渣渣,但生意上的事儿还是很认真的。

    就是看到一半睡着了有点儿伤感。

    一个服务员来敲门说常语来了的时候,他正趴桌上半睡半醒。

    “承宇哥,是现在堵他还是晚点儿?”服务员站在门外搓了搓手。

    “你兴奋个屁啊,”江承宇看了他一眼,“盯着就行,他要走了跟我说,今儿不动他。”

    服务员关上门走了。

    江承宇洗了个脸,继续坐办公桌后边儿看账。

    一直到元午快结束了,他才出了办公室,去了大厅。

    常语还坐在老位置上,旁边坐着俩男的,江承宇见过,是他的朋友,不常过来,但是每次过来都坚持到最后。

    江承宇盯着常语看的时候,常语转过了头,目光很准确地跟他对上了,接着就冲他举了举手里的杯子,笑了笑。

    江承宇扯了扯嘴角,坐到了角落里。

    跟林城步扯了没多大一会儿,元午那边就结束了,过来打了个招呼,俩人就走了。

    江承宇自己坐那儿喝掉了一杯酒。

    常语今天似乎真是要来解决问题,元午都走了他也没起身,跟他一块儿来的俩朋友也走了,他才往这边看了一眼,拿着杯子走了过来。

    “江总。”他撑着桌子。

    江承宇扫了他一眼没出声。

    “长夜漫漫啊。”他说。

    江承宇站了起来,往办公室走过去,常语拿着酒跟着进了办公室。

    “你……”江承宇回过头。

    常语往沙发上一倒,胳膊架在靠背上看着他:“承宇哥,今天有话好好说。”

    江承宇本来是想揍他一顿,办公桌下面有各种凶器,木棒铁棒狼牙棒,还有刀,但回过头看到常语之后,他又改了主意。

    常语的衬衣领口绷开了,露出了锁骨往下的一小块胸口,衬着脖子上一个黑皮绳挂着的银色圆环,很……性感。

    江承宇觉得自己经常约炮,生理需要解决得挺好,不至于特别饥渴,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常语这样子,却突然有种必须大干一场的强烈愿望。

    先干完了再揍他,应该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想怎么好好说?”他走到常语跟前儿,弯腰凑近,一条胳膊撑在靠背上。

    “我……”常语向后仰了仰头,“看你的态度。”

    “我态度要不好,你还不能好好说了是吧?”江承宇从他手里拿了酒杯,把里边儿的半杯酒慢慢倒在了常语锁骨上,看着酒顺着锁骨流到胸口,再往下把衬衣浸透,“你觉得我现在这态度怎么样?”

    常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抬手勾住了他衬衣领口,往下一使劲,直接把扣子扯掉了一颗。

    江承宇把杯子扔到沙发上,低头看着他。

    常语没有跟他目光接触,只是一直盯着他胸口,手伸进去,指尖轻轻在胸口勾划着,然后在敏感部位上捏了一下。

    江承宇觉得自己这个先干完了再揍的决定很英明。

    他拽开常语的手,拉着他一推,把常语按倒在了沙发上。

    沙发很宽大,是江承宇很喜欢的一款,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违背了自己“这个沙发只用来坐以及看”的原则,打算在这上边儿把常语给收拾了。

    他往常语身上一压,手往下摸进了常语裤子里。

    常语的呼吸有些急促地在他耳边扫过,一把扯开他衬衣摸了进去。

    江承宇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常语身上有很多反常表现,比如会在沙发上做,比如他居然被强上了还想着先干后揍,比如现在他会吻常语。

    约炮就是约炮,江承宇分得很清,他约炮从来都简单地直入主题,以解决需求为主要目的。

    接吻是需要感情基础的,对着个炮友他一般吻不下去。

    但常语是个例外。

    而常语的回应也让他享受,透着饥渴的喘息和疯狂搅缠的舌尖,以及游走在皮肤之上忽轻忽重的揉捏。

    沙发宽大点儿还是很有好处的,比如脱衣服会很容易。

    江承宇看着常语的身体,狠狠地摸了两把,直起身指着他:“别动。”

    常语没说话,只是把手绕到他身后,在他屁股上抓了一把。

    江承宇跳下沙发,去抽屉里拿天使的小雨衣。

    刚走到办公桌旁边,他就后悔了。

    他听到常语从沙发上下来的动静。

    精虫上脑大意了!

    王八蛋!

    常语一把把桌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再一胳膊肘砸在他后背上时,江承宇真心实意地在心里对自己竖起了中指。

    江承宇你是个大傻逼。

    常语往他后背上砸这一下也是真心实意的,砸得他气儿都快喘不上来了,疼痛从一个点迅速窜满了整个后背。

    他忍着疼痛回手一拳抡在了常语脸上。

    但这个王八蛋连躲都有没有脸,生生用脸接下了这一拳顺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猛地一拧,再往上一提。

    江承宇都能感觉到自己跟个提线木偶似地趴到了桌上。

    完了!

    要被狗日。

    “江承宇,”常语死死抓着他的手腕,压在了他身后,一只手拉开了抽屉,拿出了里面的小雨衣,用牙咬着撕开了一个,“我问你。”

    “问你妈去。”江承宇只觉得肩膀巨疼,完全动不了,也不敢动,感觉再有一厘米的位移,他胳膊就得被卸下来。

    “你不爽么?”常语贴在他耳后问。

    “我干你你会更爽的。”江承宇说。

    常语没说话,膝盖顶进了他双腿之间,再往旁边一使劲,分开了他的腿:“承宇哥,好好享受。”

    ……

    办公室的门被人敲了两下。

    “干他妈什么!”江承宇躺在沙发上吼了一句,吼完了又皱皱眉,嘴里还有血腥味儿,他从茶几上抽了张纸擦了擦。

    大爷的还有血!

    而且他都记不清这是被咬的还是被打的,反正舌头和嘴都破了。

    “承宇哥,”外面的服务员小声说,“大厅两伙人打起来了,是报警还是……”

    “报他妈什么警!天天有人打架,天天报警么!警察不烦我还烦呢!”江承宇没好气儿地说,“叫几个人把他们给我打出去,打不出去就关大厅里揍!”

    “知道了。”服务员应了一声离开了。

    办公室里屋的浴室里传来水声,江承宇从沙发上起来,套上裤子,从办公桌下面抽了根橡胶棒,拎着进了里屋。

    爽么?

    实话实说挺爽。

    那又怎么样?

    老子干你的时候更爽!

    居然还敢大模大样地去洗澡?

    江承宇一脚踹开了浴室门。

    常语正低头站在喷头下冲着水。

    身材很不错,特别是在全身都是水,四周都是水雾的情况下,格外诱人。

    但江承宇此时此刻没有欣赏的心情。

    在常语回过头来的同时,他手里的橡胶棒狠狠地抽在了常语肩膀上。

    “操。”常语很低地喊了一声,拧着眉一个踉跄往旁边倒了过去,撞在了墙上。

    “爽吗小宝贝儿?”江承宇第二下抽在他腿上,这一下抽得也挺狠。

    常语猛地蹦了一下,捂着腿喊了一声:“啊——”

    这声音里透出混杂了恼火和疼痛的情绪让江承宇很满意。

    不过常语很快就抄起了浴室里的金属置物架,劈头盖脸地抡了过来,架子上的东西稀里哗啦地跟着飞了过来。

    江承宇赶紧退出浴室,但还是被架子在胳膊上砸了一下。

    接下去的场面让江承宇顿时回到了二逼的青春时代。

    常语从浴室里冲了出来,抄起了他放在茶几上的一个酒瓶。

    打架这种事儿江承宇并不怵,但他对近身肉搏并不在行,他更喜欢用武器,不过常语显然跟他相反。

    这人光着身子就敢迎着棒子过来,跟不怕疼似的。

    江承宇的武器很快就失去了应有的功能,他不得不开始跟常语对抡拳头。

    “是不是我让你揍一次你就能消气了?”常语把他按倒在地,掐着他脖子。

    “你太天真了。”江承宇对着他肋骨用指关节一顶。

    常语抽了口气,手上的劲松了松,江承宇趁机把他的手往旁边一拍。

    但没等他把常语掀开,常语已经压了上来,一只手掐着他脖子,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贴在他耳边:“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在想什么。”

    江承宇没说话。

    “我就喜欢干你,”常语低声说,在他耳尖上咬了一口,“非常喜欢。”

    “滚。”江承宇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常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松了手,起身拿了衣服穿上了。

    “别让我再看见你。”江承宇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脖子。

    “你不会想我么。”常语说。

    江承宇勾了勾嘴角:“会。”

    常语拉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操,”江承宇拿过手机拨了个号,“跟着他,叫两个人给他送点儿小礼物。”

    江承宇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到沙发上,感觉全身都在疼,也不知道到底哪儿伤了。

    妈了个巴子!

    他喝了一口酒,酒滑过舌头时一阵刺痛,皱着眉强忍着才没把一口酒吐出来。

    操!

    他把杯子砸到了地上。

    这叫什么事儿?

    连他妈洗澡的心情都没有了。

    大齐叫了人会怎么收拾常语他不清楚,但常语肯定会吃亏,他这几个人常年养在酒吧里,专治各种不服,常语打架不错,但毕竟是个厨子,还是个优雅的西餐厨子,打架手不够黑。

    正当他犹豫了一会儿想给大齐再打个电话的时候,窗外传来了一声闷响,伴随着玻璃裂开的碎响。

    接着就是他车子的警报器响了起来。

    江承宇从沙发上蹦到了窗户边,猛地拉开窗帘,就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很敏捷以及矫健。

    “怎么个意思?”江承宇看着追过来的几个人,“你们吃完屎了?”

    “让他逮个空跑了,”一个人说,“我们现在……”

    “你们现在继续吃屎去吧。”江承宇平静地说。

    “承宇哥,”几个人看着他,“他已经伤了,跑不了多远……”

    “下班吧,”江承宇拉上了窗帘,“晚安。”

    窗户的人走了之后,他拨了常语的号码。

    响了好几声那边才接了起来,常语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传出来:“检查战果么?”

    “爽么?”江承宇问。

    “爽,”常语说,“明天见,承宇哥。”

    江承宇断掉了电话,狠狠往沙发上一砸,见你大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