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番外2

    “光棍节你还出门儿啊?”老妈在电话里说。

    “光棍节就不能出门儿了?”林城步打开车门,“我晚上回家去吃饭吧,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你回来吃就行,你爸说这辈子都不想再吃你做的豆腐了。”老妈说。

    林城步笑了,这阵儿师父给豆腐改良,有些改良失败了的林城步会拿回家去做,想看看有没有挽回的可能……其实还挺好吃的。

    “今儿我不上班,没有豆腐。”林城步笑着说。

    “你过了就行了别琢磨做菜了,”老妈说,“回来的时候给你爸带瓶酒吧,家里没酒了。”

    “好。”林城步应了一声。

    光棍节出门并不是他特意安排的,只是约了李大柱拿张超市打折卡给老妈。

    光棍节怎么了,光棍节才要出门儿呢,出门去鄙视那些成双成对的小情侣……

    “哎……”车开出小区的时候林城步叹了口气。

    今天是周末,街上的小情侣还真挺多的,开个车等红灯都能看到旁边车里的姑娘给男朋友抽空喂零食。

    烦得很。

    什么破日子都能过成节,什么节都能过成情侣吃喝秀恩爱节。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过不下去了。

    绿灯一亮,林城步就冲了出去,没眼看了都。

    好想恋爱啊。

    从出门儿到现在,往青合街开的这一路,林城步的脑子里就跟卡了带似的,来回来去就这一句。

    其实也不是今天,这种感觉已经很长时间了,细算起来,几年是有了,从出柜之后。

    他一边觉得没压力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找个人谈恋爱了,一边又怎么也找不着能谈恋爱的人。

    Q群加了不少,群里聊得挺好,一转私聊十个有八个都直接报资料准备约炮,还有俩一发照片立马就幻灭了,都轮不到第二步。

    烦躁。

    烦死了。

    下午的青合街没什么意思,酒吧没开门,烧烤没开门,啤酒屋没开门,就几家小服装店和餐吧在营业。

    林城步打了个电话,在街口等着。

    李大柱来得很快,见了他就点了点头,也没说话,直接递了个信封过来。

    “你演戏呢,”林城步接过信封,“不知道的以为咱俩接头来了。”

    “好货,”李大柱很配合地马上说,还拉拉衣领往两边看了看,“两张,一张打折卡,还一张现金卡。”

    “现金卡不用了吧。”林城步忍不住也跟着他往两边看。

    “拿着吧,上回去春稚吃饭给那么大折扣还没谢谢你,”李大柱说,“主要这现金卡只能在你家旁边那一个超市用,太远了不想跑。”

    “谢谢了。”林城步把信封放进了外套内兜里。

    “我走了,下回有好货再联系你。”李大柱入戏很深地说。

    “不聊会儿了啊?”林城步往青合街那边看了一眼,“请你喝点儿什么……”

    “不了,我媳妇儿还在商场逛着呢,我得过去拎包,”李大柱笑笑,转身快步往购物广场那边走过去,“还是单身好啊。”

    “好你大爷。”林城步挺不爽地说了一句。

    寂寞的午后啊。

    单身的狗啊。

    现在回家有点儿太早了,跟老妈大眼瞪小眼地没什么意思,林城步犹豫了一下,决定去喝杯奶茶。

    奶盖奶盖。

    奶盖绿茶。

    寂寞的午后啊……狗啊……

    冰凉的绿茶和又香又腻的奶油让他因为思春而无比烦躁的情绪得到了稍许的安抚。

    他拿着奶茶顺着青合街慢慢溜达。

    这会儿人都在购物广场那边堆着,得到五六点钟才会有人过来,吃吃饭喝喝酒泡泡吧。

    林城步对酒吧没什么兴趣,但也跟朋友来过几次。

    当时他还挺想去赫赫有名的青合街18号看看,但朋友说那儿人太多,而且朋友看中的那个仙女般的吕纸在另一个酒吧……

    林城步往前面看了一眼,18号就在对街凹进去一块的地方,现在只能看到一个角。

    不过哪怕是在这种没有人气的白天,18号那股子装逼成功的范儿也依然能强烈地感受得到。

    林城步往前又走了几步,18号门脸完全出现在眼前。

    他的脚步停下了。

    心跳在这一瞬间突然很有存在感。

    之前东瞅瞅西看看的目光也突然变得目标明确。

    18号门口的消防栓上坐着一个人。

    林城步甚至看不清这人的脸,但午后阳光下有些落寞的身影却莫名其妙充满画面感和吸引力。

    他走到了18号正对街,街很窄,从这里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人。

    头发有些凌乱地扎在脑后的,从前额随意垂下几绺,叼着的烟升起的烟雾里看不真切的眼神,懒洋洋伸长了的腿……

    太帅了。

    太酷了。

    林城步感觉子弹穿胸而过,自己此时此刻一定是目光如炬,起码能烧着一张A4纸。

    也许是因为灼热的目光,也可能是自己一动不动杵在这儿的时间有点儿太长了,对面的人把烟头弹进旁边的垃圾筒后,抬头往这边看了过来。

    林城步看清了他的脸。

    帅。

    就一个字。

    我可以重复一千次。

    虽然那个人本来看不真切的眼神在这时变得清晰,传达出来的信息只有两个,冷淡,以及“我没有看到你”,林城步还是在这时决定,过去。

    过去干嘛?

    不知道。

    要说话吗?

    要个电话?

    问问你对男人有没有兴趣?

    挨揍了要跑吗?

    跑了以后还来吗?

    一直走到了那人跟前儿,他都不知道自己过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好烦啊每天都很烦,想谈恋爱。

    就是这个人。

    林城步觉得看到一个人的时候脑子里窜起的谈恋爱三个字清楚地表明自己对这个人绝对是一见钟情了。

    多么神奇,这种事儿居然会落在自己身上。

    前阵儿同学聚会的时候还有姑娘感叹自己沉迷一见钟情多年最后居然相亲结婚。

    他当时还很不屑地觉得言情小说害人不浅,像他这种多年来只看菜谱以及内心里只有菜谱的人,就不会考虑这种问题。

    啪啪。

    打脸了。

    大概是站人跟前儿发愣的时间有点儿长,消防栓上的人终于把目光放在了他脸上。

    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仿佛他只是把目光停在这儿休息。

    林城步在这种平静地注视之下突然有些紧张,张了三次嘴都没说出话来,扔缸里就是条鱼。

    在那人的目光休息够了移开时,他终于开了口:“大叔……借个火。”

    也许是这人有些颓废的气质,也许是他看上去起码两天没刮的胡子茬,也许是……自己紧张过度脑子短路了。

    总之叫的是大叔没错。

    林城步做好了转身离开的准备。

    “你跟我说话么大爷?”那人开口,冷淡的表情有了变化,透着不耐烦,就像是被打扰了思考人生。

    林城步点了点头,这个声音也挺性感的,虽然跟表情一样充满了不耐烦。

    那人扫了他一眼,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扔了过来。

    林城步赶紧接住,一声谢谢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人已经站了起来,转身走到18号门口推开了门。

    他抓着打火机跟了过去,为什么要跟过去……就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一样,不知道。

    那人回过头:“不用还。”

    看清他手上没拿烟之后又说了一句:“还没营业。”

    门顶着林城步的鼻子关上了。

    他没有动。

    不是因为被拒之门外,而是因为刚才的距离很近。

    虽然整个人都透着拒人千里的冷淡和平静,但林城步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这样的长相,跟这样的气场非常般配。

    林城步退后了几步,坐到了消防栓上。

    说不清是什么,但他的确是莫名其妙就被这人身上的气场给吸引住了。

    哪怕是回过神来之后,这种吸引力也还是没有减退。

    如同在黑暗的思春之路上突然出现了一片耀眼的光亮。

    坐在消防栓上抽完了一根烟之后,林城步过去推开了18号的门。

    的确是没营业,空调也没开,灯也没开,只有一个服务员站在吧台后边儿擦杯子。

    看到林城步进来之后,服务员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句:“先生我们还没有开始营业。”

    “我知道,”林城步走到吧台前,“我想打听一下……就刚才,进来的那个人……他……”

    “刚才进来的人?”服务员看着他,“你是说小午哥吗?”

    “小午?”林城步说。

    “嗯,元午,我们这儿的调酒师,”服务员继续擦杯子,“有什么事儿吗?”

    “他……在吗?”林城步问,默默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

    元午。

    元午。

    元午。

    “没在,”服务员说,“刚已经走了。”

    “走了?”林城步愣了愣。

    “后门走的,”服务员又看了他一眼,“您有什么事儿吗?”

    “我……没有。”林城步回答。

    服务员笑了笑,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今天晚上他会在的,周末他都会在,你可以晚上过来,不过要早,他在的时候人都多。”

    林城步坐在饭桌前,吃两口饭看一眼墙上的钟。

    “是吧?”老妈拍了拍他的胳膊。

    “嗯?是什么?”林城步看着老妈。

    “我说你姐最近厨艺大长!”老妈瞪了他一眼,“一顿饭你都迷迷糊糊的到底在想什么啊!”

    “是!”林城步用力点点头,“没错!”

    “别跟他说话了,”林慧语皱皱眉,“梦游似的。”

    “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老爸看着他问了一句。

    “没事儿,”林城步夹了一筷子菜,他还真没注意林慧语的厨艺是不是有所进步,“我能有什么事儿。”

    “肯定有事儿,只是不乐意跟你们说,”老妈斜了他一眼,“我跟你说,你不想说,我们还不乐意听呢。”

    “真没事儿。”林城步叹了口气。

    “吃完饭是不是要马上出门儿?”林慧语笑着问。

    “……是。”林城步说。

    “看看!”老妈喊了起来,“急着出门儿呢。”

    “这么大的人了,”老爸笑了笑,“晚上有个活动什么的不很正常吗?”

    “我跟你说啊儿子,”老妈盯着他,“我可是听说你这圈子乱得很,你跟个傻子似的……”

    “我没圈子,”林城步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也不傻。”

    傻不傻的……还真不好说。

    吃完饭立马放了筷子赶赴酒吧就为看一眼街边偶遇的一个人,这事儿说出来其实还真挺傻的。

    林城步到青合街的时候,这里元气已经复苏,各种灯光闪烁,音乐声此起彼伏,街上的人也来来往往的,虽然主力还都是情侣,但他的心情却没太受影响。

    18号也一改下午阳光里那种颓败中透着酷劲儿的风格,灯光和黑色,低声嘶吼的音乐,就像在说这条街就我这儿最有逼格,我还有个超级帅酷的调酒师。

    调酒师。

    林城步走进18号的时候才抓住了这个重点。

    他一直琢磨着的就是元午元午元午的名字,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元午是个调酒师。

    多么……林城步想起了在网上看到过的一个调酒教学视频,那位跟名字跟发型师同一风格,打扮也师出同门的老师。

    元午居然是个调酒师。

    看来调酒师也是有区别的,一种是录教学视频的调酒师,一种是元午这样的。

    18号里已经不少人,看来下午那个服务员的提醒是很真诚的。

    他找了个能看到吧台的小桌,要了杯果汁……早知道今天不该开车来,这种时候喝果汁真是太没有情调了。

    好在灯光很暗,他桌上的果汁也不是太明显。

    就是时间有些难熬。

    在喝完第三杯果汁感觉想要去上厕所的时候,林城步终于看到了从吧台旁边的走廊里走出来的元午。

    没错,他只见过元午一面,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元午的特征太明显,气场也与众不同,在混杂的人群里,他很显眼。

    林城步突然发现自己坐的这个位置,离吧台还是有点儿远了,同时他也发现,有人已经站起来走到了吧台前。

    于是他果断地起身抛弃了他的果汁,几个大步跨过去,抢到了吧台前面的一张凳子。

    破凳老高,又小,还没靠背,坐着非常不舒服。

    但林城步还是坐得很享受,因为一抬眼就能看到元午,甚至能看清他的睫毛。

    元午站在吧台后,手里拿着个量杯轻轻转着,目光从眼前的人脸上扫过,林城步在跟他目光相接的时候冲他笑了笑。

    但元午没有反应,就跟没看到似的连停顿都没有,目光就这么滑了过去。

    日。

    林城步有些失望,但还是要了杯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酒,盯着元午。

    元午调酒开始得很突然,低头一扬手的时候,林城步甚至还以为他是要打人,旁边一个姑娘的手机闪光灯一闪,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这就开始了?

    元午果然跟他看过的教学视频里的调酒师不一样,除了外形完胜,整个调酒的过程都让人呼吸不畅。

    每一个动作都像一个黑体的帅字,还是ctrl+B的。

    林城步努力地想要跟他的视线对接,想让元午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一见钟情这种烂大街的梗,后续发展也同样需要各种偶然和主角逆天的存在感。

    可始终没有成功,元午的眼神一直有些飘。

    一切都是随意和心不在焉的,林城步甚至没有办法猜到他到底在看什么,又到底有没有在看。

    手机早就拿出来了,吧台前好几个人都举着手机,有人在录,有人在拍,但林城步一直看得出神,在元午的表演结束,把手里的杯子往他面前一砸,他才被吓了一跳,按下了快门。

    屏幕上定格的是元午的略微有些往左偏的侧脸。

    直挺的鼻子非常漂亮。

    等退回拍照界面的时候,林城步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元午今晚的第一杯酒,就放在了他面前。

    他立刻放下手机,怀着激动的心情准备伸手去拿。

    与此同时,一只戴满了各种蜘蛛蛇骷髅戒指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拿走了杯子。

    “谢谢小午哥!”身边开着闪光灯拍照的那个姑娘笑着喝了一口。

    你大爷啊!

    林城步眼珠子都快掉杯子里去了,居然这么抢酒喝!

    还有没有人性了!

    还能不能照顾一下终于在深秋里体会到了春天滋味儿的单身狗的心情了!

    等林城步从愤怒中挣扎出来的时候,元午已经离开了吧台,从走廊离开了。

    他顾不上别的,一口喝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跟着也进了走廊。

    走廊这边写着顾客止步,有几间办公室,林城步看到了正往最后一间办公室里走进去的元午,他赶紧跟了过去。

    但没等靠近,一个男人拦在了他面前:“厕所从吧台左手边过去。”

    林城步停下脚步,看了这人一眼:“不好意思,我不是上厕所……”

    “找元午可以明天再过来,”男人笑了笑,看着他,“不找元午的话……可以到我办公室喝一杯。”

    办公室?

    林城步愣了愣,这人是18号的老板?

    “我……找元午。”林城步回答。

    “明天见。”这人回身进了办公室。

    林城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看到走廊旁边有个小门,大概就是元午今天下午离开的时候走的那个后门。

    他犹豫了一下,从这个门走了出去。

    这是18号的后院,没有眩目的灯光,嘈杂的音乐和人声也一下变得非常遥远,林城步感觉自己的脑子这时才猛地一下松了下来。

    他在墙边的一个水泥墩子上坐下了,点了一根烟。

    这边没有客人出来,停了几辆车,林城步扫了一眼,目光停在了一辆黑子的挎子上。

    很低调的复古款。

    不知道为什么,他马上就确定了,这是元午的车。

    几分钟之后,他的判断得到了满分回复。

    元午从后门里叼着根烟走了出来,直接一抬腿上了那辆挎子。

    林城步从下午到刚才,满心里全都是想跟元午搭上话的冲动,但在现在看到元午的这一瞬间,他却突然不敢动了。

    元午把烟吐到地上,用脚踩灭了之后,转过了头,视线终于跟林城步的接上了。

    “干嘛的?”元午问了一句。

    “我……”林城步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从兜里拿出了打火机,“还你这个。”

    元午往他手上扫了一眼,又抬眼看了看他的脸:“是你啊?”

    “嗯,我刚才……”林城步清了清嗓子,“看你……那什么……挺帅。”

    元午没说话。

    “我叫……林城步。”他又清了清嗓子。

    “哦,”元午应了一声,发动了车子,在一阵轰鸣声中窜了出去,“晚安。”

    其实林城步不确定元午有没有说这声晚安,但他还是回了一句:“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番外就这样吧!哦也也!终于结束果奔的作者愉快地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