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在杀死兰波的那一天, 所看到的场景,就算已经过去了数年, 太宰治也未曾忘记过。

    明明背景是相当吵闹的战斗——中原中也和兰波的攻击不管是谁都会对周边的建筑物造成伤害, 就算没有建筑物, 也会引起像是地震一样的情况。

    但是就在这种情况下,太宰治的耳边却像是什么都听不到,反而给他一种现场格外安静的感觉……

    因为他的目光全然被那把非人的刀剑吸引住了。

    不是他和鹤丸国永关系有多好——仅仅只是, 那个场景太过于美丽。

    银白色的像是萤火一般的光点在空气中缓慢消散,金色阳光从缝隙中透出, 深红色的空间墙像是玻璃一般碎开。被鹤丸国永握在手中的银白色的刀刃从刀尖的位置出现裂缝,碎片掉落下来却未曾落地,只在半空中就变成光点消失了。

    那是和人类无关的死亡之美。

    银白色的纯粹鹤羽沾染上血液,明明双眼中还透着浓浓的生气, 却毫无反抗的接受了死亡。就像是稍纵即逝的烟花, 在释放出一瞬的美丽后就会消散,只在旅客的心中留下些许的痕迹。像是虚幻的泡沫一般, 在一不小心的触碰后, 就会就此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银色的光点漂浮在空中又缓缓消失,那双灿金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的恐惧,也没有遗憾, 只有些许的无奈, 以及放松。

    太宰治原本是不理解的,因为他能感受到,他比谁都要清楚, 鹤丸国永这把刀剑并没有多少想要死亡的谷欠望,但是他却依旧选择了主动走向归途。

    要不是那把刀剑真正从眼前消失了,太宰治甚至会怀疑其实鹤丸那家伙根本就没死。

    不——正因为刀剑从眼前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碎片,仿佛一切都是他的幻觉,太宰治才可以确定,那家伙绝对没有真正的死亡。

    至于去了哪里,也许是重新陷入了沉睡吧?

    等中原中也终于通过他的计划杀死了兰波,揪着他的领口逼问着鹤丸国永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太宰治才悠悠地看了一眼中原中也,就像是想要看到小矮子后悔愧疚的模样,恶意地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中也,你听说过神明的堕落吗?”

    中原中也揪着太宰治领口的动作猛地一松,“什么?”

    “——嗯,我就知道中也不会接触这方面的信息的。”太宰治勾起嘴角,没有被绷带绑住的那只眼睛中透着属于黑手党的黑暗,“虽然我也只是猜测啦,但是出现了所谓的付丧神,不管怎么样,我也都要了解一下相关的知识嘛。”

    “你还记得吗,中也。”太宰治说道:“【鹤丸国永】是一把刀,一把会拥有着【主人】的刀剑。”

    “如果是森先生杀了先代,那么就是所谓的【背叛】,从而他就会被港黑追杀,这就是所谓的后果。”

    “可是,作为刀剑的鹤丸,杀害了自己的【主人】,那么——”太宰治轻轻地笑出了声音,“你觉得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

    在中原中也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太宰治说道:“漫画里不是都很喜欢将原本善良纯洁的角色【黑化】嘛,本并非邪恶一方的人堕落为邪恶的一方,然后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性格和外形。”

    “哦对了,在前段时间,鹤丸那家伙买了一堆染发剂,还是我帮他染的呢——”太宰治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位置,只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然后那一天晚上,鹤丸就杀了先代。你说,他是想因此来掩盖什么呢?”

    >>>>>

    “太宰?”织田作之助敏锐地注意到了自家友人的不对劲,有些疑惑地看了过去。

    “啊——还不是织田作你啦,直接就把答案给暴露出来了。”太宰治用着仿佛是在撒娇的语气说道:“我还想让谷崎猜一下我要说什么呢。”

    谷崎润一郎满脸的问号,“所以,太宰先生的意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太宰治笑着说道:“是哦,就是字面意思。”

    “这么说起来,我和鹤丸也是很早就认识了呢~”太宰治用着回忆的语调说到。

    “原来大家都认识那位鹤丸先生啊……”大概是不是人的这个信息量过于沉重,中岛敦选择性地忽视了这一点,有些好奇地问道:“那鹤丸先生是有什么工作外出了吗?一直都没见过他呢。”

    在中岛敦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房间里在一瞬间变得相当安静。

    在中岛敦的神色开始变得慌张之前,太宰治主动地打破了这片寂静,“对了,敦,关于鹤丸的问题,我建议你不要在乱步先生面前提起哦。”

    “你们背着名侦探再说什么呢——!”江户川乱步大咧咧地推开了大门,瞥了一眼谷崎手中的文件,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懒洋洋地说道:“那个委托有些问题,等下我也会过去的。”

    “啊,是!乱步先生。”谷崎润一郎这么回答道。

    因为突然被太宰治要求不要在乱步先生面前提起,但是刚刚的话题却都在那位鹤丸先生身上,所以导致现在中岛敦的反应格外奇怪。

    就算不是江户川乱步,随便来一个人,都能发现他身上的问题。

    因为话题没来得及转变,再加上太宰治本身的恶趣味,导致房间里在这个时候变得格外的安静起来。江户川乱步显然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他鼓起脸说道:“你们以为就算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们刚刚再聊什么吗!”

    江户川乱步用着一种奇怪的目光凝视着中岛敦,没有立刻开口,他停顿了一会儿才说道:“昨天下午,打扫了我办公室的是你吧,阿敦。”

    被提到名字的中岛敦身体一僵,“是、是的!非常抱歉乱步先生……没经过您的同意就……”

    “那种事情都不重要啦。”江户川乱步点的饮料终于被送了上来,他背倚在沙发上,放在桌面上的饮料因为加了冰块,在杯壁上凝结了一层水珠往下低落。一直以来都表现着天真烂漫性格的江户川乱步,在这个时候的语气却格外冷淡,“反正也没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

    中岛敦看着江户川乱步的反应,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而到了这种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道歉。

    而听着这莫名其妙的道歉,江户川乱步拿起桌面上的饮料,说道:“和敦你无关,该对名侦探道歉的又不是你。”

    江户川乱步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饮料,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面上,重新站起身,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嘟囔道,“就算道歉,乱步大人也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他。”

    “名侦探就没有见过那么蠢的、明明机会就把握在眼前,却不知道利用的家伙——”江户川乱步的情绪突然变得烦躁起来,他指着谷崎润一郎手里的资料,“现在就出发,谷崎你来带路!”

    江户川乱步足够聪明,一眼就能看破一切真相,可是偏偏,鹤丸国永却是非人类的、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存在……啊,虽然异能力本身就不科学啦。

    但是——这些都不是理由。侦探是负责调查案件的职业,他们往往都是在案件发生之后出现在案发现场的。

    可对于江户川乱步这种程度的侦探来说,在意识到事件发生前,他就有无数的机会可以去阻止。就像是在武装侦探社成立之前,江户川乱步提前将可能的危险处理掉了,导致当时作为保镖的福泽谕吉失去了工作。

    鹤丸那家伙和所有人的距离都控制的很好,虽然看起来像是朋友,但是却没有到达朋友的程度。

    就算自己消失,也不会给任何人带去太大的影响,最多只会有稍微的遗憾,但随着时间推移,所有人都会慢慢忘记当时的心情——可是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让江户川乱步格外得不爽。乃至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还无法忘怀。

    明明是一个不会思考的笨蛋,那种时候就不会去咨询名侦探吗?在太宰治来到了侦探社,在那最后一张拼图落下后,江户川乱步瞬间就明白了一切。

    “不想堕落成邪恶的一方——就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江户川乱步继续大步向前走,“这是将乱步大人当成笨蛋看待吗?就算只有这一点,我也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谷崎润一郎也是第一次知道乱步先生能走的那么快,他抱着资料追在最后,大声喊着:“乱步先生,您走错方向了!!”

    而依旧坐在原位的中岛敦,因为没有被叫到名字,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依旧僵坐在原地,再一次确定自己又搞砸了事情。

    全程低着脑袋吃咖喱的织田作之助这时候才抬起头,“啊,乱步先生和谷崎已经走了吗?”

    面对两位将他领进侦探社的前辈,中岛敦下意识就有些依赖他们,这种时候他自然也会不知所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那双泛着些许金色的紫色双眼中透着的是全然的信任,对于中岛敦这种反应,太宰治轻笑了一声,“放心,乱步先生并没有对你生气。”

    “他只是……对于几年前自己没有及时解开的谜团,至今依旧耿耿于怀罢了。”

    太宰治看向窗外的阳光,微笑地对着还坐在原位的两个人说道:“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啊。”

    作者有话要说:织田作怎么被救的呢,因为什百离开导致世界再一次波动了起来,然后太宰治就通过书知道织田作要死了,偏偏这个时候他已经认识对方了。

    所以也就算是什百救的!(开始强词夺理)

    下一个世界是弹丸对物吉,这次我不搞推理了,上一本写弹丸我头发掉了一大把OAO

    感谢在2020-05-13 21:29:41~2020-05-13 23:30: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江池陆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aka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