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什百趴在电脑面前, 嘴巴轻轻地张合了一下。

    罪木蜜柑躲在门后,看着似乎累极了才难得休息一会儿的金发少年, 手里抱着毯子, 悄无声息地走到什百的身后。正当她想要将薄毯盖上去的时候, 就看到少年半睁开无神地看着前方的眼睛。似乎只是单纯身体对于外界的反应。

    大概过了几秒,那双金色的漂亮眼睛才转动起来,出现了罪木蜜柑最熟悉的神采。这让罪木蜜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但是接下来,她犹豫了会儿也没有离开, 而是将刚刚的动作继续了下去。

    什百没有任何反应,随着罪木蜜柑将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他又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罪木蜜柑搬了个凳子坐到什百的身边,试探性地伸出手, 放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看着对方没有拒绝,才轻轻地按压了起来。罪木蜜柑是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 但是她医学相关的知识, 却不仅仅只是一个保健委员可以概括的。

    大概是气氛太过于温柔,又或者是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一直怯懦胆小的罪木蜜柑, 难得主动地用着温软的语气开口说道:“物吉同学真的很厉害呢……”

    “我总是想要帮大家的忙, 却总是笨手笨脚的将事情变得麻烦起来。”罪木蜜柑手中的动作越来越轻,语气也是,“明明物吉同学消失了那么久, 但是一回来,就能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做出这么多的事情。”

    属于保健委员的那双紫色瞳孔,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暗沉,没有一丝光亮,“如果物吉同学早点回来的话,那么大家可能也不会那么辛苦了。”

    “如果我也能像物吉同学那么厉害就好了……”

    “罪木同学才是。”什百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用着属于物吉的清朗声线温柔地说道:“因为想要帮忙,所以才会同意我的这个奇怪的请求吧?”

    “如果不是罪木同学的话,我的计划完全没有展开的机会呢。”什百趴在桌面上,微微睁开了眼睛,眉目间是相当舒缓的,没有任何着急的情感,闪烁着的金色瞳孔望着她,仿佛眼中在此刻只有她一个人。

    “今天是第几天了?”什百突然这么问道。

    罪木蜜柑怔怔地对上那双显得有些慵懒的眼睛,嘴巴张合了好几下,喉间都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直到少年的神情变得疑惑了起来,她才猛地将手松开,结结巴巴地、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红晕开口回答道:“是第七天……等明天天亮,大家就会醒来了……”

    什百伸了个懒腰,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用着格外理性的声线说道:“时间还真快呢。”

    罪木蜜柑看着什百慢悠悠地走到门口的位置,有些担忧道:“不再休息一会儿吗?物吉君你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过觉了……再这样下去,身体是支撑不住的……”

    “因为已经不需要在继续了。”什百回过头,手放在门把上,对着罪木蜜柑扬起一个和初见那天一般的笑容,像是王子一般的少年弯起漂亮的眼睛,金色的睫毛颤动着,他笑着道:“我的幸运,早已经传递到了。”

    “一切,都会结束的。”

    >>>>>

    未来机关并不只有一个基地,是人都知道,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他们就像是狡兔一般,钻了无数个地洞,藏身在许多的地方。

    一个星期并不只是77期生的身体不能沉睡太久,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正是未来机关另外支队的成员,尽管什百早在最开始就断了他们联系外界的网络,但是等其他支队的成员反应过来,并且确定事件之后,就会迅速地过来支援这里。

    更何况,什百可是在全世界直播呢。

    啊啊——这可能会是小贞、太鼓钟偏爱的盛大而华丽的结局吧?什百无意义地这么想到。

    虽然才过去一个星期,但是人类在饥饿环境中,并且在无法联系外界时,对于时间的概念总是不稳定的,什百的存在加重了他们的心理压力,只要稍作暗示,就会让他们产生已经过去了很久,外面不会有人来救他们的想法。

    饥饿,疲惫,怀疑,惊慌——所有的负面情绪堆积在一起,迟早会化作为绝望。什百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和黑白熊AI打交道的时间里,什百学会了太多的东西,而将这些学到的知识用在这些地方,实在是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希望的开始了。”

    “嗯……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语,我是不是也是被江之岛同学带坏了呢?”什百捏着下巴吐槽了一句,他想起来了初次和江之岛盾子见面时,那句有关绝望的开场白。

    他弯着眼睛对上了这个破旧的未来机关的基地的大门,“嘛,反正都无所谓啦。”

    【哒。哒。哒。】

    安藤流流歌捂住耳朵,蜷缩在墙角的位置,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刚好对准了传来脚步声的大门。自从因为曾经的友人的背叛,导致自己从希望之峰退学,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完全超乎了她所能思考的范围。

    只是等回过神的时候,她的手上已经染上了自己最爱的男人的血液,安藤流流歌恍惚地摇了摇头,她低喃着,“我会活下去的,我会活得比谁都要久……”

    安藤流流歌一闭上眼睛,就会回想起那双看向她时充满了爱意、温柔到了极点的眼睛。

    【咚。咚。】大门的位置突然出现了敲门声,在这灰暗寂静地房间内显得格外的恐怖。门口的方向,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安藤流流歌已经没有更多的思考的能力了。

    她只是被动地听到了一道清澈干净的少年的声音,用着乖巧的声调询问道:“有人在里面吗?我可以进来吗?”

    明明是锁着的大门,却在这句问话之后,轻而易举地被打开了。安藤流流歌那双无神的双眼中倒映出了一个仿佛发着光的孩子——这个身影,在这一瞬间和她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个人重合了。

    眼中的泪水再也无法忍受,安藤流流歌颤抖着双腿站起身,像是面对着脆弱的泡沫,连触碰都不敢,“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明明到头来,大家都是会互相背叛的……”安藤流流歌伸出手,却依旧不敢触摸到这如同幻象一般的身影,“小夜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背叛了。”

    安藤流流歌伸出了手,她真切地感受到了手指传来的冰凉的触感,就如同她的男友十六夜惣之助死亡时失去温度的尸体一般。但是感受到这样的温度,她抚上面前之人的脸颊,反而牵扯出了一道笑容,“所以我在你背叛我之前,先背叛了你……”

    “但是我发现,如果没有小夜的话……真的好辛苦啊……心里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就休息吧……闭上眼睛就好了。”什百看着这位用着恍惚的神情对着他的学姐,语气格外的温柔,就像是哄婴孩睡觉的父母一般,“如果累了的话,不用坚持的也可以哦。”

    “只要闭上眼睛,就不会痛苦了。”

    用着自己最为温柔的声线,什百放缓了语调,连带着眉眼也柔和了起来。听着什百的声音,安藤流流歌面带微笑,眼角还残余着晶莹的泪珠,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滴答。滴答。】

    这是什么声音呢?安藤流流歌没有思考的能力了,就像是踩在轻飘飘地棉花上面,她茫然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希望之峰的校服,正正对上了带着微笑的十六夜惣之助。樱花花瓣落下,她的好友忌村靜子同样站在身前,对她展露着腼腆亲昵的笑颜。

    这个世界没有背叛,没有绝望,她还是那个人人惊羡的76期的超高校级的学生,退学的事情从未发生过,她的友人也从没有背叛过她,这个世界是幸福而美好的。原来,她只是做了一个不愿回忆起的噩梦罢了。

    苗木诚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垂落在身侧的双手僵硬着,连动弹都变成了相当艰难的事情,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同为未来机关一员的同伴,超高校级的甜品师,安藤流流歌,此刻脸上带着安详的笑容,正轻轻倚靠在那个他从不愿意相信堕为绝望的学长怀中,少年的眉眼柔和,就像是对待着最亲密的恋人。

    若不是那刺目得让人无法忽视的刀刃还留在安藤流流歌的胸膛,这一幕,简直温柔到了极点。可是偏偏,最锋利的刀刃,从安藤流流歌的心脏穿过,滴落下来的血液在地面形成了一滩水汪。

    少年的神情有多温柔,此刻的场景就有多诡异。金发的少年轻轻地将失去了呼吸的少女安置在地面上,他半敛着的眼睛在这一刻睁开,双瞳清澈一如往昔,还残留着鲜血的胁差依旧在滴答滴答地发出液体滴落在地面的声音。

    他甚至还有心情对着苗木诚打了个招呼。

    明明是这样昏暗的背景,天生就是中心的少年依旧像是发着光一样,金色的发丝微微摆动着,看起来就像是和以前一样,从未有过任何改变。

    他的前辈,会带着暖洋洋的笑容和他聊天的重要的前辈,现在却用染着鲜血的的那只手,对他挥手笑着说道:“呀,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苗木学弟。”

    这简直是最糟糕、糟糕透顶的再遇了。苗木诚心想。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快结束了,有谁能想到最开始我真的没打算搞事,就让江之岛盾子死了之后什百停学就换世界的。

    感谢在2020-06-16 22:19:43~2020-06-17 23:47: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纳伊血墨 30瓶;大鱼是什么 22瓶;凌空落雪 20瓶;天蝎座的女孩1、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是小可爱哒 10瓶;安屠生事故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