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迪亚波罗, 这个与恶魔同音的名字, 在波鲁纳雷夫的心中如同扎根了的箭一般, 是绝不会忘怀的。他在面对这样一个恶魔时, 犯了本不该出现的两个错误。

    其一, 他孤身调查这样一个已经完全透入了意大利的黑色组织,却未能及时通知自己的伙伴。

    其二,在明明已经知晓了这个组织boss的真面目的前提下——没有料想到这个青年的能力,已邪恶得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被恶魔击中,从悬崖跌落时,时间仿佛被拉长了。下坠的破空声像是火车行驶时的鸣笛,在他脑内呼啸而过, 只一瞬, 那一切都消散了, 连失去双腿右手右眼的痛楚,也消失了。就如摄像机拍照时留下的大片白光,让人短暂的无法思考。

    可是他还活着,在他跌落在悬崖下的一块大石上, 他听到了自己细微的、强烈的心跳声,击鼓一般, 在耳边响起。强烈的痛楚后知后觉席卷了全身, 每一根神经都仿佛被烈火灼烧。他能感受到,自己的血液肆无忌惮地向外流淌着,不消一会儿,他或许就会流尽身体的最后一滴血, 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没有能……战胜他的希望吗……”这是轻微到,连波鲁纳雷夫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在死亡临近前,他依旧是在思考着打败对方的办法,在这绝望之下,想要将他的消息传递到自己的伙伴手中。

    简·皮耶尔·波鲁纳雷夫,他是一位真正的骑士,他的一生都充满了苦难。前半生为了寻找杀死妹妹的凶手踏足埃及,从而结识最重要的犹如自己生命般珍贵的伙伴。哪怕到了现在,也为了防止“箭”落入坏人之手,努力打败邪恶而战斗着。

    在生命的终点,波鲁纳雷夫仿佛回到了几年前,那在黄沙之中遭遇的起伏危机,那就在身边的可以信任的交付生命的伙伴。

    可是现在,波鲁纳雷夫,只有一个人。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波鲁纳雷夫的空洞目光凝在了悬崖上看向他的邪恶化身。只是这一次,他却无意中注意到了不知何时站在恶魔身侧的银发少年人。

    波鲁纳雷夫的双眼已经模糊了,但是他却觉得,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一个孩子……是在哪里呢……?

    【哈啊——我知道了,你们就是那种在游戏里面打败大boss的勇士是吧?】

    【你问我叫什么?唔,叫我鲶尾就好啦!你们中有人是日本人吧?有没有觉得我的名字很熟悉呢!…………那边的法国人印度人就算了,怎么你们这两个高中生也……我懂了!你们的历史一定很糟糕!】

    【所以我也很无聊啊,他们基本都当我不存在,我好想我的兄弟啊——如果他也在的话……不,还是不要了,这里太危险了。】

    【虽然很抱歉,但是我也是你们的敌人啦。拜托你们务必努力打败我的顶头上司吧,这样子我就能算是战利品,投敌变成你们的了!】

    【当然,这句话的前提是,要先打败我。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恭喜你们,成功打败大boss,需不需要我蹲在宝箱里面充当一下奖品……痛!你打我做什么!】

    【……你问我的兄弟?那家伙、怎么说呢,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吧。】

    【嗯,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但是我知道,他就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到他的。】

    高高扎着马尾的黑发少年的笑容仿佛还在眼前,但是模糊的视角已经再也无法变得清晰,波鲁纳雷夫只是在心中苦笑……我好像找到你的兄弟了,鲶尾……

    在他心中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挂在衣服里面的一个并不显眼的紫色御守,突然散发出了微弱的银白色光芒。站在悬崖之上的银发少年,目光也若有若无地落在了那本该是尸体的身躯上。

    黑暗覆盖了整个世界,波鲁纳雷夫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耳边的海啸声响起,夜晚海风的冰冷,让波鲁纳雷夫的身体早已经失去了知觉,连麻木的疼痛都消失了。

    他后知后觉地睁开了眼睛,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或天堂或地狱的场景,只对上了一双充满着疑惑和迷茫的紫色眼睛。银发的少年眨了眨眼睛,用着平淡的语气说道:“你果然还活着。”

    波鲁纳雷夫的呼吸在一瞬间停滞了——就算有鲶尾的滤镜又如何,他比谁都明白迪亚波罗的邪恶,也明白“武器”没有自我般的服从命令的本质。难道这个孩子,是迪亚波罗确定他是否真正死亡的后手吗?!

    明明拥有着一模一样的一张脸,但是银发少年的脸上只能显现出完全相反的非人的冰冷,唯独那双纯粹干净的眼瞳,似乎显露出了些许其他的情感。

    他像是猜到了波鲁纳雷夫的疑问,又或者只是在自我解释他现在的行为,“boss认为你不可能还活着,并没有对我下达多余的命令。”

    “没有人类在像你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活着。”银发少年张开手,落在修长漂亮的手心里的物件,是波鲁纳雷夫极为熟悉的紫色御守,他问道:“这个,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波鲁纳雷夫没有回答,并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现在根本不能说话,他断肢的位置并没有被包扎,只是不知道为何缓慢已经开始止血不在往外流淌。但是就这样的情况,他根本没有自救的可能性。

    就像是不理解现在的状况,银发少年等了好一会儿没有得到答案,才茫然地看了倒在地上的波鲁纳雷夫一眼,“……你没办法说话吗?”

    如果是几年前的波鲁纳雷夫,现在大概会憋着一口气跳起来指着他吐槽“你看我现在是能说话的样子吗”——这种表现。

    但是现在确实经历了无数,早已经成熟警惕起来的波鲁纳雷夫,他只是闭上了眼睛,一副听天由命,任由处置的反应。

    银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将破碎的御守重新放回波鲁纳雷夫的怀里,转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一句轻声得如同对自己的耳语一般的“再等一会,会退潮的。”

    波鲁纳雷夫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说出了这样明摆着说出了背叛迪亚波罗话语的胁差,入眼的却只剩下背影的纤细身躯。

    波鲁纳雷夫咬牙选择了相信对方的话语,大概过了半小时吧,波鲁纳雷夫已经没有计算时间的能力了,原本高高没过岩石的海水竟然真的像是对方的话语一般开始退潮。

    不管是不是阴谋,波鲁纳雷夫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失去了双腿右手又如何?他还有一只手,他可以用爬的,拖着这样的身躯离开这里。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波鲁纳雷夫在沙滩上艰难往前爬时,怀中放置着御守的位置,似乎隐隐约约带着一点温度,连带着身体的痛楚,仿佛都被减轻了。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在离开了悬崖的位置,波鲁纳雷夫警惕了许久,想要联系外界,却发现自己的身份早已经消失,不管是电话邮政,还是传播媒体,他都联系不到自己的伙伴,他被这整个社会孤立了。

    他只能藏在一个农村的废旧居里面,隐姓埋名。

    大概过去了一个月,在波鲁纳雷夫休息的时候,却突然注意到了细微的动静,自从被迪亚波罗打败,原本热情活泼的骑士便好像消失了,他警惕着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波鲁纳雷夫保持着平稳的呼吸,他的替身,同样只剩下一只手的银色战车(SilverChariots),却突兀地出现在了外来者的身后。

    乌云消散,不再被遮挡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房间,照亮了银色战车的身躯,还有来者一头同样明亮的银发,“是我。”他这么说到。

    波鲁纳雷夫并没有放松警惕,替身也并没有消失,“你来做什么?!”

    银发的少年站在月光之下,透过银色战车身躯中的分析,将目光落在了波鲁纳雷夫的身上,“看来你已经能说话了。”

    时隔一个月,少年再一次说出了同一个问题,“那个御守,是从哪里得到的。”

    波鲁纳雷夫皱眉,他下意识用手按住了放置着御守的位置,“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又凭什么要告诉你!”

    少年似乎被问倒了,完全出乎波鲁纳雷夫预料的,很礼貌地用着日式的礼节微微鞠躬,“抱歉,是我太突然了。”

    然后他就走了。

    波鲁纳雷夫:???

    这次之后,大概过去了两个月,少年不再突然出现,而是很认真的敲了门,经过波鲁纳雷夫同意才进入房间的。波鲁纳雷夫一时间也说不上到底是夜晚突然出现让他感到惊吓,还是在大白天容易被人看到的前提下这么礼貌的进来更吓人。

    少年手里拿了一个和波鲁纳雷夫同款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相当崭新的紫色御守。“我可以用这个和你交换吗?”

    波鲁纳雷夫冷漠地拒绝了,但是他似乎已经抓到了和少年对话交谈的感觉,他在对方离开前留住了他,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知道答案?”

    少年眨了眨眼睛,回过头,用着空茫的语调回答道:“我不知道,只是觉得很熟悉。”

    波鲁纳雷夫屏住了呼吸,他好像意识到从一开始就在这个少年身上感受到的违和感,到底是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08 23:25:37~2020-07-09 13:02: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片叶砂 140瓶;墨元 20瓶;怎么看全过长用户名啊、庖丁解鸽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