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我说, boss是我的master。”听到米斯达这么问, 什百很老实的又说了一遍。

    比起日本里面主人的明确含义, master代表的含义更多一点, 老师、硕士、船长什么的都是可以用这个单词代指, 什百说出来的时候,也更自然一些。

    什百是一个敬业的演员,但是到底没有剧本,自从觉醒了妖怪血统之后,什百对于一些暗示性的、以前根本不会在意的词汇都更注意,像是猫咪一样对于这些事情更敏锐了,并且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傲慢。

    哪怕只是口头上的话语, 他也一点也不想给自己真的找个主人, 也一点也不想要成为家猫。

    且这种事情也无伤大雅, 在港黑的时候,他也很少会使用“主人”称呼先代,更多的是使用“boss”“那位大人”这种称呼。

    意大利语和日语完全不像,一个单词往往能蕴含多种意思, 情感表达也更为鲜明直接,用master表示主人, 什百到没有那么别扭了。

    米斯达表情有些微妙,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额,怎么说呢……感觉好奇怪啊?是我的错觉吗?”

    乔鲁诺捂住了额头,“这件事你完全没和我说过啊,骨喰同学, 如果方便的话,能请你解释一遍吗?”

    什百做出回忆的表情,“记忆只有一点,是黄沙,漫天的黄沙,是在废墟中……”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什百记得很清楚——毕竟他又不是真的骨喰,他本身,是从来都没有失忆过的。

    刀剑付丧神陷入沉睡,仿若只余下冰冷的刀剑躯壳,但是作为审神者的什百却知道,他们其实一直都在,每次和刀剑融为一体,那种灵魂之间的触动都不是错觉。

    或许在他没有注意过的什么时候,他的那些付丧神们,的的确确睁开过双眼,只是速度太快,什百没来得及捕捉到而已。

    十多年前的埃及,落日的余晖贴着沙漠的表面,阴影覆盖住了大地,只在缝隙之间透出一层细细的光线,眼前的一起切好像凝固了,时间暂停在了这一刻。

    那时候,在这平静之下,只有一双碎玉般的重瞳有着鲜明的色彩。那双幽暗的仿佛发着光的绿色瞳孔之上,叠着碎裂一般的尖锐玉色。

    时间被跳跃了,重瞳的主人站在了他的身后,将骨喰的本体置于他的脖颈之间。

    银发的少年轻轻闭上了眼睛,无视颈上的冰冷,对着这个恶魔,献出了刀剑因付出的忠诚。

    【骨喰藤四郎。现在就为了你来使用这力量吧。】

    【……你在说什么?】

    嗯,是一场相当灾难的初见呢!两个人一个说意大利语一个说日语,完全没有办法交流哦!

    什百是偶像,他自己没有承认,但是他也的确是一个优秀的演员——可是众所周知,在日本漫画里面,不管背景是哪个国家,他们说的绝对都是日语。置换到电视剧电影也是一个道理,什百除了母语的日语和必学的英语之外,是真的没有学过其他的语言。

    而日本的英语发音也一直是相当有槽点的,从小被这么教导的什百,也难以纠正这一点。

    结果人类生活十几年都没有纠正的发音,在认识现在的boss之后,被强行学会了正宗的、结果还是带着地方口音的意大利语。

    嗯,是多比欧教他的。在学会意大利语之前,迪亚波罗只会拿着一张照片,在上面用红色的颜料笔打个叉,然后让什百动手。

    “我见到了boss……他把我带回去了,还教会了我这里的语言。”什百用简单的一句话解释了前后。

    米斯达痛苦地蹲在了地面上,“糟了,不管怎么去想,我都只能想到……我说,这是拐卖吧?!”

    “语言不通,直接打包打走,失忆,还有那什么主人?!这不是很糟糕吗!”

    什百此刻外表的年龄怎么看都不会超过十五岁,学会意大利语,显然是在boss身边待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受伤又失忆,不管怎么样都会是很长的时间段,那个时候,骨喰这孩子有十岁都算是好的了!

    纳兰迦也被米斯达带偏了思路,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布加拉提,“那个,布加拉提,虽然我们是黑帮……但是我们不拐卖儿童吧?”

    连du品都沾染的组织,还有什么不能涉及的?布加拉提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纳兰迦这个问题。

    他看向了看起来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的银发少年,回想他们的初次见面,很冷静地说道:“不,这中间应该是有什么误会。骨喰,你还想起了其他什么吗?”

    什百点了点头,“迪亚波罗、是boss……”

    一直观察着电脑等着boss信息的福葛突然喊到,打断了什百的话语,“啊!boss发消息来了!”

    阿帕基瞥了一眼脸上还带着冷汗的福葛,“先看boss传来的消息吧,布加拉提。”

    纳兰迦向来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布加拉提果然没有猜错!boss竟然真的发消息过来了!”

    话题很自然地被偏移了,福葛将笔记本转交给布加拉提,瞥了一眼乖乖闭嘴的什百之后,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乔鲁诺安静地看着这一幕,表情若有所思,在福葛注意到之前收回了视线。

    乔鲁诺和什百很明白事理地站在了电脑的背面,没有去关注电脑屏幕上面发来的消息。在布加拉提等人看消息的时候,他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神情冷淡的什百,怎么说,总觉得……是故意的呢。

    骨喰同学,真的是波鲁那雷夫先生想的那样,是坚定的迪亚波罗派吗?

    是失忆的关系,还是说,有什么改变了骨喰同学的想法?乔鲁诺突然想到了波鲁那雷夫口中的那位“鲶尾”。

    布加拉提已经看完了讯息,他呼出一口气,将之前的事情全部从大脑清除,“骨喰,我带你去见boss。”

    “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从他捡到骨喰这孩子开始到现在,骨喰就一直都像是一个人偶一般,乖巧的听从别人的安排,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只在那时决定“寻找记忆”的时候,才看起来稍微有了“自我”。

    但是布加拉提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骨喰如同海螺姑娘一般勤劳,会为布加拉提准备晚餐和夜宵,会打扫房间,整理家务。少年乖巧而忠诚,如果他没有提前说明自己会晚点回去甚至不回去,骨喰都会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为布加拉提留一盏灯。在回家的时候,看着房间里的灯光亮着,收到一句带着困倦的“欢迎回来”,这是自从父亲离世之后,布加拉提就再也没有感受到的属于家的温暖。

    布加拉提好像有些明白故事里的那个渔民的心情了……巧的是,他其实也是一个渔夫的孩子。

    从那时候起……不,在火灾中捡到骨喰起,布加拉提就已经决定了要保护这个孩子,在他成长之前。

    布加拉提不知道boss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曾经所经历的事情,他崇敬着boss,对组织抱有绝对的忠心。就算因组织在他的地盘贩卖他最痛恨的du品,就算心中有强烈的矛盾,他也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忠诚。

    乔鲁诺想着也许能将布加拉提拉到自己这边,但是实际上这件事是不可能做到的,布加拉提对于组织和boss的忠诚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消灭的。

    ——如果,背叛他的不是boss的话。

    布加拉提捂住自己突然空了一个大洞的腹部,双眼睁大,身体支撑不住的单膝跪在地面上,不敢置信地看着站在建筑物阴影之下的身影。

    “奥索,在外面玩的开心吗?”阴影之下的粉发男人说到。

    什百茫然地看着说是带他来见boss,结果才刚到达这个高塔,就立刻重伤倒地的布加拉提,然后看向了阴影之处,看向了那缕落在外侧的粉色长发,睁眼闭眼之间,双眼中的迷茫消散,紫色琉璃般的瞳孔中再无情感,冰冷的像是器物一般,“抱歉,boss,是我的失误。”

    迪亚波罗似乎哼笑了一声,“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奥索,你是我的刀,你不该有感情,也不能因为可笑的记忆而背叛我。”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挽回你的错误。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我可爱的奥索哟?”

    什百对着阴影之处单膝跪下,“是,boss。”

    迪亚波罗的气息消失了,但是什百知道,这个警惕而小心的恶魔,在威胁消失之前,是绝不会离开这里的。什百瞥了一眼身边呼吸渐渐消失的布加拉提,起身之时手腕微微摆动了一下,投掷而出的一个瓢虫胸针落在了布加拉提被穿过的那个空洞之中,瞬间被血液染红,难以被肉眼注意到。

    站在高塔之外的石柱上的乔鲁诺呼吸一顿,他们不被允许一起进去,所以现在只能在外面发呆。乔鲁诺看了一眼没有反应过来的几个人,立刻往着高塔里面冲了进去,阿帕基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boss命令我们——”

    乔鲁诺回答道:“可是别忘了,我不是热情的一员,阿帕基先生!”

    阿帕基冲了进去想要拦住乔鲁诺,米斯达左看看右看看,“额……那我们应该?”

    福葛咬牙,“还想什么,把阿帕基拦住啊!”

    在他们进入高塔的区域之后,趴在高塔建筑外围盯着他们的一只黑色的猫咪,优雅地打了个哈欠。“喵呜~”

    游戏,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14 23:49:56~2020-07-15 23:57: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肆水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