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乔鲁诺.乔巴拿!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比起在两天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初中生的乔鲁诺, 阿帕基又是前警察又是现黑帮的, 不管是经验还是身体素质都在乔鲁诺上面, 才刚进来没一会儿, 乔鲁诺就像是被遏制住命运后颈的小猫咪一样, 被阿帕基提了起来。

    这大约就是什么天生的不对盘吧,从乔鲁诺出现在眼前起,阿帕基本能就觉得这个小鬼很讨厌。生命从来不是儿戏,像是打游戏一样,随意的掺和其中,原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也要莫名其妙的加入——可能这也是阿帕基讨厌乔鲁诺的其中一点。

    前警察的直觉,让阿帕基总有一种, 眼前这个还没到他肩膀的小鬼, 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个小鬼竟然进入了boss命令禁止的高塔!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阿帕基相当地暴躁,乔鲁诺也相当自然地踩雷,完全没有正确认识到阿帕基的心情,还说道:“我真的一点也不想重复已经说过一次的话语, 阿帕基先生。”

    “在我看来,这是完全没必要的。”乔鲁诺抬头看着那双有些类似金属质感的紫金色眼睛, “我被布加拉提先生拒绝了, 我并没有加入你们的小队,所以我做什么都与您无关吧,阿帕基先生。”

    阿帕基更加恼火了,“你这小鬼!”

    福葛赶过来之后喘着气, “你们、你们两个跑得也太快了吧?”

    “不对,比起这个,我们还是赶紧出去吧,在boss发现之前!”

    在福葛说完之后,米斯达突然叫了一声,在这个空旷的什么都没有的大厅里,好像还带起了一阵回音。

    福葛有些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他可以说是这个小队里面最理智又最暴躁的那个人,只不过他一直在强迫自己收敛脾气而已。福葛深呼吸了好几下,才转头看向米斯达的位置,低声吼道:“你在做什么,米斯达!”

    米斯达正慌张蹲在地面,打算捡起从他帽檐里不知为何掉落在地面的子弹,“抱歉啊,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子弹突然掉了下来……”

    可是刚才,根本子弹掉在地面的声音根本没有出现。米斯达甚至没有察觉到子弹掉落的感觉——要知道,他是将子弹放在帽子里面的,如果真的掉在地上,他应该第一时间注意到才是。

    不过米斯达刚将目光放在了掉落在地面,身体就有些僵住,连带着声音都带了点颤音,“我说啊……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

    福葛:“哈?你想说什么?”

    米斯达紧紧盯着地面的四颗子弹,“从刚才起,我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糟糕的预感……你们知道的,4真的是很不吉利的数字啊……”

    福葛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能说的明白一点吗?米斯达。”

    米斯达抬起头,“我是想说,我们的动静应该不小吧……为什么,boss和布加拉提都没有反应呢?”

    福葛怔住了,而一直在周围戒备,盯着附近的纳兰迦突然尖叫了一声,比刚才米斯达的声音还要尖锐,福葛立刻就想要暴躁的吼回去,但是却没想到纳兰迦却先他一步,用着带着哭腔的颤音,对着他们喊道:“那个、那个倒在地面的……是布加拉提吧?!”

    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大厅里面有不少的柱子,完全遮挡了他们的视线,阿帕基也没有继续拎乔鲁诺领子的想法了,赶忙往着纳兰迦指着的方向冲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面的布加拉提,空洞的腹部流出的血液仿佛要将地面染红。

    乔鲁诺也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但是他要比完全注意力都在布加拉提的尸体上的阿帕基更敏锐的注意到了同样落在地面的——属于他的瓢虫胸针。那是他交给骨喰同学的。

    他交给骨喰同学的胸针为什么会落在布加拉提的伤口里?骨喰同学是想让他治愈布加拉提吗?不可能的,布加拉提已经死了,就算将伤口治愈,也不可能救活了?那么,骨喰同学将胸针放在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

    乔鲁诺有些想不通,但是他比对了一下布加拉提的伤口,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让黄金体验附在他的身上,用拳头轻轻敲击了一下那个染上了布加拉提血液的瓢虫胸针。

    阿帕基抱着布加拉提已经冰冷的尸体,像是重病难医的病人好不容易找到了救命稻草的医生,连瞳孔都有些扩散,对着乔鲁诺说道:“乔巴拿,我记得你的能力是创造生命……你一定有办法的!算我求你的,求你救救布加拉提!”

    乔鲁诺将手放在布加拉提的伤口之上,无声地将自己的瓢虫胸针重新落在原来应该在的位置,对着阿帕基说道:“抱歉,阿帕基先生……我并不能让死人复活……”

    纳兰迦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他抱着脑袋,“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了,骨喰呢?奥索他去哪了?他们不是来见boss的吗?”

    米斯达喃喃自语,“我不都说了吗……4真的是一个糟糕的数字……”

    福葛怔怔地站在原地,他比谁都要先冷静下来,他将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瞳孔紧缩,他捂住了嘴巴,“难道……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他立刻对着阿帕基命令道:“阿帕基,快用你的忧郁蓝调回放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看清楚到底是谁杀害了布加拉提!”

    阿帕基神情恍惚,但是被福葛这样一句话惊醒,他好像在颤抖着,又好像没有。阿帕基深呼吸了两下,忧郁蓝调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可是就在这个蓝紫色调的替身出现之后,在所有人的眼前,一道几不可察的银光闪过,替身的脖颈上出现一道深刻的伤口,替身的伤害落在替身使者本人的身上,血液喷洒出来,落在了地面。

    乔鲁诺乔巴拿立刻召唤出黄金体验,想要治愈阿帕基的伤口——可是根本来不及,他直觉地后退了两步,他的衣服上后知后觉出现了一道划痕,连带着薄薄一层血色。而就是这短短几秒,错过了及时治疗阿帕基的机会。

    福葛命令道:“纳兰迦!”

    纳兰迦配合默契的召唤出自己的替身,航空史密斯是能探寻二氧化碳的替身,纳兰迦指向了楼梯口的位置,“在那里!福葛!”

    福葛:“米斯达!””知道了!“米斯达抽出自己的枪,对准了楼梯口的位置,子弹射出,六只小小的替身坐在子弹上方,用着活泼的语气回应着米斯达。米斯达的性感子弹是相当特殊的能和主人交流的替身。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子弹凭空越过了一段距离,六只替身莫名地出现在了楼梯口的位置,六只替身中脑袋上标注着1的那只替身对着米斯达喊道:“这里没有人!米斯达!”

    纳兰迦也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航空史密斯,“这不可能!他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他在——”

    福葛察觉到不对劲回过头,“在哪里?纳……纳兰迦?!”

    和阿帕基的那一幕重叠一般,他所最熟悉的伙伴摔落在了地面,血液瞬间染红了地面。福葛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召唤出了自己的替身紫烟,那是一个相当狂暴的替身,是可以释放并且利用杀人病毒进行攻击的替身,只需30秒,对手就会立刻发病死亡。

    福葛自己本身也不对这个病毒免疫,所以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放出替身。

    纳兰迦倒在眼前的场景对于福葛的刺激太大了,可是就算他放出了紫烟也没有用,银色的胁差根本不害怕伤害人类的病菌,米斯达的替身也因为子弹而离开了自己的身边。这个机会真的不利用都难以理解。

    银光一闪,乔鲁诺的眼前再也没有一个活人站着。

    金发的少年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他反而冷静了下来。“骨喰同学,是你,对吧?”

    整个大厅格外的安静,乔鲁诺苦笑了一下,“……我实在想不出你对布加拉提先生他们出手的理由。但是我看的出来,那个伤口,并不是你导致的。”

    “……是组织的boss命令你这么做的吗?我的能力你也知道,只是很普通的‘治愈’能力,没有任何攻击性,我本人也不过是个普通人的初中生。”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愿意出来吗?骨喰同学。”

    随着乔鲁诺话音落下,房间里似乎更加安静了。一道银色的声音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乔鲁诺的身后,冰冷的刀刃落在他的脖颈上。

    “看来我也会死呢……”乔鲁诺闭上了眼睛,“可以请你告诉我理由吗?就当是满足我最后的遗愿吧,骨喰同学?”

    银发的少年似乎叹了口气,他清朗冰冷的声音落在了乔鲁诺的耳边,“因为,我是boss的刀。”

    乔鲁诺的呼吸消失了,什百抽出自己的刀刃。

    “做的不错,奥索。看来你的确没有背叛我。”一直躲在暗处的迪亚波罗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什百低垂着眼睛,就像是毫无情感的器物一般跟在了迪亚波罗的身后,离开了这个高塔。

    就在他离开这个位置之后,一只黑猫无声无息地踩着楼梯口的栏杆,那双如绿宝石一般的竖瞳扫视了一番趴在地面的几具尸体,它轻轻地喵了一声,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而趴在地面本该失去呼吸的乔鲁诺,在黑猫消失的那一刻,立刻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恭喜什百达成团灭护卫队成就www

    你们可以猜下什百的替身能力!

    ps:我现在再perfectillusion和in the end之间来回蹦跶,到底替身名字叫什么好呢。感谢在2020-07-15 23:57:58~2020-07-16 22:2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佐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吐槽青蛙 10瓶;杨 3瓶;紫丁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