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诶?啊……这样吗, 我知道了。”花京院典明在订完机票之后,收到了友人空条承太郎的电话。

    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日本见小舅舅的计划稍稍延后, 先去意大利给波鲁那雷夫找回场子。

    花京院典明看着结束通话的手机,神情有些苦恼。他绕了绕自己的刘海,无声地叹了口气,推开了酒店隔间的大门, 里面的鲶尾还在很快乐地整理行李。

    鲶尾头也没回,就知道是谁进来了,笑着说道:“你和jojo电话打完了?”

    房间里沉默了几秒钟,鲶尾有些意外没有得到回答, 他回过头, 此刻花京院典明并没有收敛自己脸上的表情,鲶尾歪着脑袋问道:“怎么了吗?你的表情不对劲, 花京院。”

    花京院典明微微皱着眉头, 脸上的担忧并没有怎么掩盖, “承太郎刚刚打电话过来说, 徐伦发烧了……”

    这个消息让鲶尾愣了下:“叫医生啊!怎么突然就发烧了?徐徐没事吧?”

    说完这些, 鲶尾立刻意识到, 事情这么简单的话, 花京院典明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眯着眼睛继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花京院典明没有说谎, 直白地说道:“鲶尾你还记得波鲁那雷夫吧?他在意大利出事了, 我和承太郎要过去一趟。”

    鲶尾双眼一眯,抓住了重点:“jojo要把发烧的徐徐一个人留在家里?”

    “你这样说话我都分不清你在说哪个jo……额,承太郎的妻子还在美国呢,应该不算是把徐伦……”花京院典明捂住了额头, “好吧,我也不给承太郎找借口了……虽然我劝过了,但是你也知道的,承太郎他——”

    鲶尾撇了撇嘴:“jojo那臭脾气我当然知道!当时就是他把我揍了一顿——”

    花京院典明无奈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问道:“那鲶尾你呢?要和我们一起去意大利吗?”

    “你和jojo都要去意大利是吧?”得到了花京院典明的回复,鲶尾思考了一下之后摆了摆手,“算了,我去美国吧,你们安心去意大利,徐徐和她妈妈我会保护好的。”

    花京院典明:“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鲶尾鼓着脸抱怨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就是小心以后徐徐都不认你们了!”

    “那就麻烦你啦,鲶尾。”花京院典明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感谢的手势。

    明明对话没什么问题,但是鲶尾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花京院典明适时打断了鲶尾的思绪,笑着说道:“我给你定个机票吧,徐伦看见你大概也能精神一点。我会和承太郎尽量速战速决,早点回去的。”

    鲶尾想了想,觉得花京院典明没有欺骗或者隐瞒自己的理由——更何况还是徐伦生病的事情,就不再继续思考,应了一声,打算乘坐最近的班机去美国。

    确定对方没有察觉到不对劲,花京院典明无声地呼出一口气。说实话,鲶尾看着大条,实际却是相当的敏锐,一点点的不对劲,都会立刻被他察觉到。

    只是区别于鲶尾是否会去关注而已。

    承太郎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我阻止鲶尾一起去意大利?花京院典明似乎没有注意到,哪怕抱有这些疑虑,但是他还是下意识遵从了空条承太郎的决定。

    隐瞒鲶尾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花京院典明没有说一句谎言,只是言语间的态度慢慢引导鲶尾选择这么做而已。

    不过等把鲶尾送上飞机,并且和空条承太郎汇合之后,花京院典明才相当延迟地从对方口中知道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他不敢置信地重复道:“波鲁那雷夫找到了鲶尾的兄弟?!”

    “那不是一个好消息吗?我得跟鲶尾说一声,他都已经找了这么多年……承太郎?”

    空条承太郎阻止了花京院典明打算拿出手机的动作,眉头微皱:“再等等。”

    花京院典明抬头:“说起来是承太郎你让我阻止鲶尾一起过来的——现在可以说原因了吗?”

    花京院典明是空条承太郎的友人,同时也是鲶尾的朋友,和鲶尾认识了那么久,花京院典明比谁都知道对方到底多么想要找到自己的兄弟。

    空条承太郎的表情并不算好看,但是他却说不上理由,只是按着帽子低声道:“呀嘞呀嘞,你就当是我的直觉吧。”

    他皱眉:“波鲁那雷夫说,另一个家伙状态不对。而且我总觉得,这次去意大利没有那么简单。”

    花京院典明沉默地盯着空条承太郎看看好一会儿,才松口:“算了……反正都已经到这里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波鲁那雷夫有和你说好联系的地点吗?”

    与此同时,鲶尾已经独自乘坐飞机到达了美国。乔斯达家从来不缺钱,空条承太郎在美国的房子也不小。只不过他一有学业要忙碌,其二还有替身使者的事情需要他解决,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不怎么回家,直接住在了学校附近。

    见到空条徐伦是很简单的事情,鲶尾早在乔斯达家的所有成员中混了个眼熟,现在小小的女孩子红着脸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看着被打开的大门,等捕捉到进来的人是谁之后,脸上显而易见带上了失落。

    鲶尾看出了这一点,没表示什么,只是弯着眼睛笑着道:“我来看徐徐啦——难道徐徐不想要见到我吗?”

    徐徐的读音就是jojo,事实上,会这么称呼徐伦除了她妈妈之外只有鲶尾。从这个角度去解释,就已经能证明鲶尾和徐伦之间的关系相当不错的事实了。

    不过话说回来,空条承太郎不称呼徐伦的小名jojo,不过是因为他自己也被称呼为jojo,如果这么喊徐伦的话,总觉得是在喊自己。

    披散着头发的小女孩摇了摇头,声音带着这个年纪的孩子特有的奶音,不过因为发烧的关系,导致声音变得有些哑,她反驳道:“才没有——”

    鲶尾伸出手探了探徐伦的额头,乔斯达家的人身体素质向来很好,很少生病,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像是这样的人,一旦生病起来,就会变得格外严重。

    大概因为不是人类的关系,鲶尾的体温偏低,对于发烧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降温的存在。空条徐伦无意识地蹭了蹭鲶尾的掌心,眉宇间带着疲惫和委屈。

    空条徐伦很懂事,可这并不能否认空条承太郎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这件事——这个孩子有理由委屈并且对此发脾气。只不过这个年纪的孩子,比起生气,大概更多的还是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不回来看自己,也绝不会理解那个将一切都藏在心里的老父亲的深思熟虑。

    虽然话是这么说,鲶尾也是能理解空条承太郎的想法,这又是他们的家事。但是在看到徐伦这样的状态之后,鲶尾突然就有些不开心了,在他看来,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种族,亲人都应该是最亲密重要的存在。

    所以鲶尾弯下腰,偷偷地和空条徐伦说道:“徐徐,等你病好了,我带你去找你爸爸,我们一起把他揍一顿!”

    空条徐伦选择性忽视了后面一句话,只注意到了鲶尾说的找爸爸这个单词,原本没什么精神的神情立刻改变,那双乔斯达家一脉相承的绿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吗!”

    谁能拒绝这样的孩子?鲶尾当然是满口答应,看着徐伦精神气明显好了一些,鲶尾才放下心,然后无意识就想到了自己和花京院之间的对话。

    可是不管怎么想,鲶尾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问题。

    真的只是他的错觉吗?鲶尾抱着空条徐伦床头的海豚抱枕,在心里默默地思考着。意大利有什么特殊的……等等,说到意大利的话,当时那个粉发的男人……好像说的就是意大利话——!

    鲶尾抱着海豚抱枕的手一时有些发紧,他好像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果然,还是要去一趟意大利吧!可是就在鲶尾站起身的那一刻,空条徐伦半梦半醒地问道:“鲶尾也要走吗?”

    黑发的少年动作一僵,他重新坐回椅子上,脸上露出了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活泼笑容,“怎么会呢,我可是答应了别人,会好好保护徐徐的哦!”

    糟糕,答应了花京院,而且徐伦这个状态他现在根本走不掉……鲶尾在心里叹了口气,放开被自己蹂躏的抱枕,从空条徐伦的床头拿起一本童话书:“徐徐想要听我讲故事吗?”

    >>>>>

    意大利。一家露天的咖啡店。

    什百并没有喝咖啡的习惯,但是意大利盛产咖啡馆,随便都几步都能见到一家,所以现在坐在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他的对面正做着开着笔记本,不知道在上面敲敲打打做些什么的多比欧。

    什百端起咖啡,正打算喝下去的时候,心脏猛地缩紧,动作一顿,咖啡杯子差点从他的手中摔落。

    多比欧从电脑面前抬起眼,金棕色的眼睛对上什百:“怎么了吗?奥索。”

    什百将溢出杯壁的咖啡用纸巾擦了擦,垂下眼睛摇了摇头:“没什么,是我没拿稳。”

    多比欧感叹:“奥索你会出现这种失误,还真是少见啊。”

    什百用杯子挡住自己有些抽搐的嘴角,目光似有似无地看着另一边的桌子。

    那个什么……乔鲁诺,就算你变了装,你那头卷曲得那么有特色的刘海,化成灰我也认得。

    作者有话要说:预收文《我的马甲真不是NPC》求预收!

    顺带求作者收藏!蹦蹦跳跳

    感谢在2020-07-20 23:55:03~2020-07-21 23:58: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想加作者好友的人 10瓶;云起泽芜空朔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