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乔鲁诺继续眨眼睛, 一脸乖巧地说:“骨喰同学,可以请你将手从我的额头上移开吗?”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个时候应该会是收回手,然后一脸不好意思地抱歉。可是什百不是正常人, 就和他刚才不知道抱着什么心态敲地面一样, 他现在眼睛仿佛充斥着那在夜晚也发着光的金色卷发, 三个甜甜圈般的造型,诱丨惑着他伸出罪恶的双手。

    光是看银发少年那副认真的表情, 根本不会有人想到他现在似乎玩丨弄别人头发上丨瘾了的事实。什百看着乔鲁诺的卷发, 有些可惜地感叹:“如果有呆毛就更好了。”

    乔鲁诺:“……”

    乔鲁诺:“没有呆毛真的非常抱歉了。”

    乔鲁诺没有理会自己被弄得有些凌乱的刘海,双手一撑就从下面钻了上来,随着他出来的还有布加拉提等人。乔鲁诺压根没有询问什百为什么还在这里的想法,瞥了一眼他身后的那半截尸体,就直白解释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上岸的时候, 波鲁那雷夫第一个踩上地面, 结果他的半边身体就直接融化了,乔鲁诺认出这是他曾经在科普书上看过的一种名为蝗噬虫霉、亦或者冬虫夏草之类的霉菌, 并且知晓这些霉菌的特征,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只有高处才能不受到霉菌侵蚀的事实。

    随后, 乔鲁诺用黄金体验帮波鲁那雷夫补了一下身体, 之前女装是为了隐藏, 这一次乔鲁诺直接帮波鲁那雷夫变回了原本的状态,顺便连喉咙也换了回去,波鲁那雷夫不会在发出女性的声音了。

    波鲁那雷夫恢复之后, 空条承太郎和花京院典明都松了口气,光是同伴受伤这件事,就让他们两个相当的火大, 可惜空条承太郎的替身是近距离,而花京院典明的替身受伤同样会影响本体,被霉菌感染的话,花京院典明也会失去行动能力。

    所以空条承太郎他们只能决定绕圈站在高处的位置找到替身使者,将其解决。乔鲁诺则是选择留在原地,并且他发现了不止有一个敌人,地面在塌陷,想要让他们到达霉菌适应的环境当中。

    就算乔鲁诺的替身修补的再快,也绝对跟不上霉菌的侵蚀,这个时候,乔鲁诺却突然想起来太阳,低温和泥土,都能有效抑制霉菌生长。布加拉提不可能看着乔鲁诺被霉菌侵蚀,于是站出来拉开了地面的拉链,来到被泥水土块覆盖的地底,不出所料,霉菌侵蚀的速度果然降低了。

    在地底解决一个和泥土作伴的替身使者非常艰难,但是对方的大脑似乎并不怎么好用,只要找对了方向,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什百这边倒是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毕竟只要光看现场,就能分析出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什百脸上已经快要干涸的血液,乔鲁诺从口袋里找了一下,只是这几次出行都太过着急,身上并没有带纸巾手帕什么的。转念一想,毕竟大家现在都是战斗过后的狼狈,现在又不是什么郊游,倒也没必要多么矫情。

    “骨喰同学,你这么直接站在了我们面前,是代表……”乔鲁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什百垂下眼:“他的名字叫做乔可拉特。”

    乔鲁诺一愣。

    有着一头漂亮的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似乎是在回忆,他说道:“在几年前,我亲眼看着他屠杀了一整个……那些人都是无辜的,就和现在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一样。”

    银发的少年在茫然,在纠结,但是却并没有为自己现在的行为后悔。

    乔鲁诺柔和了眉眼,伸出手,揉乱了什百的头发,赞同道:“嗯,他该死。”

    “如果不是骨喰同学你先动手了,我会让他感受一番我的治疗的。比如将双手双腿变成萝卜?”

    乔鲁诺用着最温柔的话语说出了最恐怖的话语。

    什百却是盯着那双放在他脑袋上的手臂,往后略略退了一步:“你是在报复吗?”

    才在前一会儿被什百搞乱了刘海的乔鲁诺笑脸盈盈:“怎么会呢?”

    去探寻周边的布加拉提等人也回来了,一脸疑惑地看着似乎在打闹的两个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发生了什么吗?”

    乔鲁诺收回手说:“并没有。”

    然后转移了话题,“布加拉提,有什么发现吗?”

    布加拉提摇了摇头:“大概是因为霉菌的关系,这附近几乎没有活人了。”

    乔鲁诺的瞳孔一暗,说道:“既然如此,我们要尽快找到迪亚波罗,避免继续牵扯到这些普通人。”

    “会将这样肮脏可恶的替身使者放出来——如果不是因为骨喰同学,或许这整所城市,都会被霉菌侵蚀。布加拉提,你认为这样残忍的人,能成为热情boss的人,会放过也许会威胁到他的女儿吗?”

    布加拉提瞳孔一缩,他之前如何也都没有想到这个角度:“你是说boss会选择杀害自己的女儿?”

    他下意识否认道:“不,这不可能,就算是boss——为了一己私利伤害一无所知的无辜的女儿——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在黑手党里面,家人实在是太过特殊的角色了。

    自从选择了背叛,福葛的大脑就用在了最适合的地方。若不是这么必然的、无法回头地站在了这条船上,按照福葛的性格,他或许半路就会离开。不成功就会死亡,有了这样的威胁,福葛就在在后来大脑冷静了下来,也只能继续跟着大家往前了。

    所以此刻,福葛倒是很冷静的脱离了情绪,分析道:“乔鲁诺说的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布加拉提,你应该也明白的。”

    “按照现在霉菌的扩散范围,boss真的能确定百分百不会伤害到他的女儿吗……不,就算提前将女儿转移了,那么现在因为霉菌死亡的无辜的人,又应该怎么算?”

    随着乔可拉特的死亡,霉菌已经消散,至少现在这些的位置,看起来是安全了的。中途消失的空条承太郎也回来了,空条承太郎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看起来双腿在颤抖,看起来一脸惊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男性。或许是因为他之前站在高处,而恰巧避免了被霉菌感染。对待一个普通人,空条承太郎此刻的行为似乎稍微有些过分了,于是花京院典明代替了空条承太郎,用替身将这个人绑了起来,并且温柔解释只是问点事情,不用紧张。

    他们两个人对于在场突然多了六个人这件事,似乎一点意外都没有,反而是波鲁那雷夫大叫了起来。

    现在是夜晚,很多细节都无法看清,从波鲁那雷夫的角度,只能看到几道纤细的长发飘飘的背影,站在他的面前。法国男人天生的浪漫之心跳动了起来,手中没有玫瑰花,波鲁那雷夫只能用甜蜜的话语夸赞这些各有特色的美人。

    原本还在和福葛乔鲁诺对话的布加拉提一愣,他恍然想起什么,直接解开了衣服。之前为了避免被迪亚波罗发现,护卫队这几个人都被乔鲁诺稍微变装了一下。可是乔鲁诺自己本身也知道,他的替身会让人感受到强烈的痛苦,最重要的是,乔鲁诺不能确定他死亡之后,他的替身是否还会继续产生效果。

    他自己也就算了,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变装导致布加拉提他们出事,乔鲁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赞同的。最终,乔鲁诺用旁边的椅子,制造出了一对单独的肉团——就像是硅胶胸垫一般,以假乱真。

    虽然经过乔鲁诺之手,这本身就已经是真的了。

    布加拉提本身就自带蕾丝胸衣,头发拉长一点,面部用化妆品修饰一下——别问化妆品怎么来的,问就是某个涂口绿的暴……咳,还是乔鲁诺在出门的时候顺手捞回来的。

    也幸好他们的骨架都不是很大,而纳兰迦和福葛更是未成年,身体都没有长开,就更好解决了。

    至于声音的问题,稍微学习一下变音就行了,实在不行当个哑巴也没问题,毕竟又不怎么需要说话。

    甚至连身高,除去阿帕基以外,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超过180cm,变装实在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所以此刻,在波鲁那雷夫这个法国男人面前,一个长发飘飘、发型还编了一束马尾的身材极好的气质温柔的女性,在他们这边的几个大男人面前,解开了上衣的拉链,露出贴身的蕾丝胸衣,蕾丝并不能遮盖什么,两团白皙柔软的肉球似乎要——我***它们真的掉出来了!!!!

    波鲁那雷夫的世界观,在这一刻似乎崩塌了。他对于女性美好的幻想,在这一刻破碎了。

    阿帕基黑着脸把布加拉提的衣服拉了回去:“这种事情没必要这样解释。”

    布加拉提倒是没有什么想法,就算脱衣服否脱得一脸正气,并且耿直道:“我觉得这样更直观一些,毕竟也没必要继续隐藏了。”

    在刚才,从乔鲁诺身体里面拉链里出来,并且解决了boss亲卫队的事情,情报或许已经到达boss的桌前了。

    同样顶着一头黑色长卷发,被波鲁那雷夫误会为女性的米斯达,那双瞳孔丝毫没有透出一点光芒,纯黑的双眼对上波鲁那雷夫崩溃的神情,用着刻意压低而显得格外浑厚的男性声音说道:“习惯就好,波鲁那雷夫先生。”

    “以后见到女孩子,请先确定他的性别,在决定是否要上去搭话。”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31 23:56:39~2020-08-01 23:51: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卡洛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浅川的鹤 55瓶;乱步 10瓶;森之妖精奈亚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