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看着布加拉提从停止呼吸的状态到悠悠醒来, 乔鲁诺回想起什百第一次在他面前使用这个替身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不得不说,骨喰同学这个替身真的非常好用。

    布加拉提醒来第一反应,就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立刻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了。几人交流了一下信息, 布加拉提很自然地将问题转回到在遭遇迪奥之前的他们的对话。

    和乔鲁诺等人合作了一次, 现在空条承太郎也承认了乔鲁诺他们的能力和心性, 自然也加入了话题,听到他们想要分成四路前往寻找迪亚波罗——空条承太郎想起了自家友人波鲁那雷夫之前的遭遇!

    尽管当时只是口头上叙述, 但是一想到同伴曾经在自己没看到的地方遭遇了残缺肢体不得不伪装形象找他, 再加上刚才的那个叫做乔可拉特的——使用大型扩散的霉菌导致无辜市民死亡的事情。

    新仇旧恨,向来记仇的空条承太郎真的是一点没有忘记。

    刚刚好他们这里,布加拉提小队可以分为三个队伍,而他自己这边可以前往另一个位置,去寻找第四个女孩。

    乔鲁诺和福葛说得没错, 能让乔可拉特这种人出动, 谁能保证无辜女儿是否会出事?

    可是就在他们分散开的时候,空条承太郎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于, 名为鲶尾的刀剑付丧神的电话。

    空条承太郎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将目光落在了一直安安静静不怎么说话的骨喰身上, 并且试图像最开始那样, 拒绝鲶尾的到来。

    【可是我已经到意大利了。】熟悉的语调带着空条承太郎完全陌生的凝重, 【承太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鲶尾很少会直接喊他的名字,向来都是喊他为jojo的, 对面继续说道:【我能感受到——我送给花京院的御守……但是、但是……】

    鲶尾完全说不上来自己的感觉,那是仿佛是身体被撕裂,心脏被碾压, 在御守破碎的那一刻,在对面的那个人受伤的时候,连同他一起,感受到了强烈的痛楚。

    明明没有理由,没有证据,但是鲶尾就是知道——他的半身,他的兄弟,就在他所没看见的地方,收到了严重的伤害。

    明明以前他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的。

    鲶尾垂下眼,趴在轮船的栏杆上,海风吹过他的刘海,他甚至有种预感,在今晚,或许一切都会结束的预感。

    他的直觉向来都是很准的,所以他用着一种轻松的语调说道:“我说,承太郎,你是不是察觉到了,其实我——”

    鲶尾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很轻,但是空条承太郎还是捕捉到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明白了,你过来吧。】

    【我不会拦着你的。】

    鲶尾弯着眼睛笑着道:“对不起哦,jojo。”

    就像是迪奥能意识到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具现化的东西,同样作为替身的一种表现的鲶尾,又如何会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份?

    虽然表现出来的性格,鲶尾一直都是活泼的,爱闹的,甚至还是喜欢恶作剧的,但是,他又的的确确是敏锐的、善于侦查的胁差。

    就算一开始不知道这一点,在过去了这么久,鲶尾也能自己捕捉到答案。

    十年时间,他是真的找不到自己的兄弟吗?还是说——是他自己,下意识忽视了那些正确答案所在的位置?

    鲶尾自己也说不清。甚至明明没有理由,鲶尾自己直觉就是觉得,自己的兄弟,也在刻意避开他,不愿意和他碰面。

    虽然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不管发生什么,兄弟、家人绝对是最重要的。

    所有的外物都是无所谓的,现在兄弟出事了,那么他就必须、立刻到达兄弟的身边。

    就算结果是自己消失。

    “反正这十年也玩够了……”鲶尾放下手机,看着夜晚天空美丽的繁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并没有直达卡布里岛的飞机,鲶尾是在上了飞机之后,才意识到他明明可以找spw帮忙开个私人飞机直达目的地。可是毕竟人都在飞机上了,他总不能直接跳下去重新喊人吧?spw的速度再快,一个来回没准他这架飞机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鲶尾站在了卡布里岛的地面之上,看着一地的狼藉,察觉到在他到来之前,自己的小伙伴还有兄弟,已经遭遇了一场危机——随着御守之间微弱的联系,鲶尾毫不犹豫地往着某一个方向前去。

    如果现在打开福葛标注的地图,那么鲶尾的这个方向,真是乔鲁诺米斯达、以及骨喰所前往的,名为特里休.乌纳的女孩子的方向。

    这时候就要感谢付丧神非人的体质了,鲶尾用着自己最快最迅速的速度,在肉眼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往着目的地移动。

    御守的联系越来越明显,鲶尾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也越跳越快。就快见到了……就差一点。他在心里默念着这句话。

    ——他看到了。

    银白色的发丝落于他的眼前,和他相差无二的面容毫无表情。明明是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只在回忆里回想过的面容,在此刻也是那么的熟悉,仿佛这十年的分离从来都不存在。

    这就是他的兄弟吗?

    这就是他的兄弟啊。

    鲶尾往前迈出那一步,却发现自己的半身,身体僵住,下意识往他这边偏移的目光和克制住停止在原地的反应。

    “怎么了吗?骨喰同学?”站在兄弟身边的一个金发的少年这么问到。

    另一个带着编织帽的看起来和他们也差不多大的男孩也立刻拿起枪,警惕着周围的所有有可能的敌人。“在哪里!”

    银白色的身影沉默着,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明明已经意识到了另一个人的到来,他却似乎并不愿意承认。

    鲶尾停止了自己继续向前的动作,嘴角勾起无奈的笑容,被月光照射的紫色瞳孔中溢满了温柔。

    “果然是这样吗?”他低喃道。

    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兄弟刻意避开了他,就算曾经有机会相遇,也被对方直接斩断了可能性。

    原因是什么?无非就是——一旦见到了自己的兄弟、那个被替身所制造出来的幻象(假象),就会立刻消失——这个缘由了。

    如果是往常其他什么时候,鲶尾在发觉对方的打算,或许可能大概也许,会认同对方的选择,转头离开。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鲶尾是绝不会赞同这一点的。

    只有真正见到了对方之后,鲶尾才能如此明确的意识到,兄弟这个词汇,在他的心中到底代表了什么。

    他不否认自己只是一个幻影,但是他也绝不会自哀自怨自己是虚幻的假象。因为他是对方心中最重要的回忆,从来不是伪装的另一个人,这一点是绝对的。

    “可是失忆的感觉太难受啦——你明明比谁都了解这一点吧。”

    “一直像现在这样,明明知道自己或许缺失了什么,直觉察觉到了什么,而选择不去触碰……”鲶尾眨巴眨巴眼睛,“我怎么觉得、就一点也不意外呢!”

    因为他自己也会这么选择啊!

    “不过这一次我来都来了——别想着拒绝我啦。”鲶尾低喃着,然后将目光落于不远处另一个陌生却又勉勉强强熟悉的气息。

    那正是十多年前,将他转卖给迪奥的青年的气息。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了,但是他还是在第一时间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鲶尾很自然地选择了迁怒。毕竟你想啊,如果不是这家伙,他和兄弟也不会分开这么久。

    要知道这个替身的效果,不管是制造出来的幻象(鲶尾),还是被影响的本体(骨喰),在一开始都不会意识到答案,如果他们一直在一起,那么根本也不会到达这个结果。

    可是偏偏他们之前有了这么多年的空隙,足够他们自己察觉到不对劲,并且意识到答案或者下意识避开了最优解的答案。导致现在兄弟根本不愿意见到他!

    哇,越想越气,所以他现在决定了,要把那个粉脑袋打爆!

    毕竟他都能察觉到,兄弟肯定也能察觉到,想想当年的事情,这个粉色脑袋和自家兄弟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也能预想到。无非就是jojo把迪奥打裂之前他和迪奥的关系而已。

    但是看着兄弟似乎更喜欢那两个孩子的样子,明明粉头发才是主人,而金发少年他们明显是粉头发的敌人,兄弟却没有对这两个孩子出手而是选择当成不知道……嗯行吧,他也不找理由了,反正他就是看粉头发不爽!

    不管怎么样,他就是要暴打这个粉头发!

    鲶尾磨刀霍霍向迪亚波罗,却没想到迪亚波罗竟然能发现鲶尾向他刺过去的那一刀并且避开——作为付丧神,还是那段幸福记忆中同样是时政修复历史的付丧神,比谁都要更加熟悉时间空间操作的鲶尾一看。

    他更气了!

    刚刚兄弟受伤的时候虽然只是御守传递而没有其他证据,但是他就是觉得伤了兄弟的人的能力和时间有关!

    新仇旧恨,哪怕知道那个时间敌人大概率不是眼前这个粉头发,但是鲶尾能说得通就没有迁怒这个词汇了。

    不管怎么样,先暴打一顿在说!

    “好,突击!”

    什百再一次停下脚步,感受着另一边发生的事情,不由地扶额。

    他怎么感觉,这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8-06 23:53:44~2020-08-07 23:57: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桦雾玉、伊卡洛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秀太夜仔要养猫 10瓶;六神花露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