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违反常理的火焰从原本黑发少年消失的地方展开, 极致的高温笼罩着火箭筒所在的位置,却丝毫未曾燃起周围的草木。

    明明是清透干净的火焰,却完完全全遮蔽了在场所有人的视野, 只能看到点点不知材质的银色液体从火焰中渗透出来,明明什么声音都没有, 在场所有人却都仿佛听到了古时候匠人辛勤锻刀的时, 击打铁器而产生的清脆声响。

    沢田纲吉的超直感仿佛在在他脑中爆炸,警告着此刻那片区域的极度危险——可是, 在那个位置,应当是从十年后火箭筒回来的药研同学!沢田纲吉惊恐地看着丝毫没有下降的火势, 脚下却无意识地往前踏出一步。

    他伸出了手, 额前分泌而出的冷汗未来得及落下,就被火焰烤干, 明明还未曾接触, 他的手掌也出现了仿若烧伤一般的红痕。

    一直让他拼死去做后悔之事的里包恩, 此刻却是用枪阻止了他试图更靠近一步的步伐。向来可靠的小婴儿冷静地说道:“这不是现在的你能解决的, 阿纲。”

    沢田纲吉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像是融化一般滴落在地面的声音, 可是仔细去探寻, 却又还是什么都没有,明明没有证据, 但是沢田纲吉却喊道:“可是药研同学在里面啊!”

    他慌乱地寻求着自己老师的帮助:“该怎么办啊里包恩!”

    里包恩深深地看着这不符合常理的火焰, 低声道:“没办法了, 先试试看吧。”

    “去接水, 阿纲。”

    ……

    那是比骨喰时候遭遇的火焰更让人窒息的感觉,火焰灼烧着他的身体,仿佛将全身上下的骨骼全部粉碎又重装,身上的各个部位都传来恐怖的疼痛。

    就像是冻伤到极致会感受到灼烧, 疼痛到达了临界点的时候,厌恶疼痛的什百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姐姐,你知道神隐吗?

    我以前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只以为是我没有看牢,才导致她一不小心走丢了。

    但是一个月前,时政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突然想到了这件事。

    如果她不是走失,而是被“神隐”了呢?】

    【……有什么样的存在足够神隐强大的半妖?小妹就算当时还小,她也是拥有了自己名字的妖怪。】

    有什么样的存在,足够神隐强大的半妖?

    若不是神隐——而是欺瞒了半妖感官,以兄长的身份出现,那只有五岁、因为半妖的身份更习惯用感知来分辨他人的孩子,如何能分清对方的身份?

    什百终于弄清楚了,最初的一切,竟都是他自己的错误——

    十年后火箭筒的效果,在蓝波被交换时,什百就已经清楚了,时空的能力往往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替换到药研所在的十年后,亦或者是自己本体所在的十年后,什百却没想到会见到……另一个分支的自己。

    与其说十年后火箭筒的效用是将十年后的自己交换,不如说每次交换都会产生一个世界的新的分支,那所谓的十年后的自己,也不过是平行世界的自己。

    什百会和谁交换,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什百无法确定对方会是十年后的自己还是其他什么,但是那个有着今剑外表的少年——必然是他自己,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误的。

    时空乱流里的空间就如同英灵座一般,是在世界外围的,由空间的主人设定,其中的时间或许不会流逝。

    对方有着刀剑的外形,显然也是身处在这个时政的秘密任务之中,可是对方却以今剑的形态居住在他熟悉的本丸里。

    任务完成了?不可能。任务完成了他怎么可能还会继续保持刀剑的形态。

    任务没完成?那为何他会居住在本丸当中,还夺走了他的妹妹。

    什百想不通这一点,不管是任何时间的自己,他都不会认为自己会做出抢夺妹妹的事情,因为这会造就时空驳论。但是平行世界的问题太过复杂,什百也说不出个理所当然。

    什百无法再继续思考了,他的意识陷入崩坏,沉溺在那如同泥潭般的恶意当中。

    同位体相见,一方会压制另一方,甚至会因为碰撞导致其中一人的消亡。

    又因为是同一个人,两人的情感在一时间仿若融合,那是来自于同体的共情,会抓住黑暗之中点点光亮的什百,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全然的黑暗中挣扎的。

    火焰逐渐消退,沢田纲吉气喘吁吁地端着装满了水的水盆,和自己的伙伴一起,站在火焰外围,将冰冷的液体泼洒过去。

    狱寺隼人惊喜道:“真的有用!”

    可是沢田纲吉就是直觉知道,火焰开始消散却不是他们的原因。

    而是在他无法阻止之际,已经完成了什么他不理解的事情。

    清透干净透着些许蓝色调的火焰消散的一干二净,周围的草地没有产生丝毫的灼烧,更没有向外蔓延。原本于火焰中渗透出的银色液体也消失不见。

    可是此刻处在那个位置的人,却不是沢田纲吉认识的黑发少年——

    一个穿着长裤军装、看起来有一米八的青年,此刻抱着一把近一米的刀刃,眉头微蹙,正昏迷地倒在在火箭筒的旁边。

    皮肤在这月下仿佛散发着莹白的光芒,因刚才沢田纲吉等人的行为,衣服湿透,刘海黏连在脸上,整个人都透着一种虚弱的感觉。火焰的灼烧似乎从未出现过,那个男人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烫伤的痕迹。

    明明是没见过的人——但是这个模样,总觉得有些熟悉。

    沢田纲吉怔怔地,突然指着男人说道:“十年后的药研同学?!”

    被他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发觉了这个男人和药研外形的相似。再加上十年后火箭筒的能力所有人都知道,不就是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吗?

    那么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十年后药研,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了。

    “可是、可是明明都过去了五分钟了啊……而且刚刚十年后的药研同学也没有出来……”

    害得他以为十年后的药研同学已经去世了——不不不,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十年后火箭筒是不是又出故障了?”狱寺隼人不确定地说道,然后抓住蓝波的奶牛服的衣领,“让你随便乱用!”

    蓝波也被那火焰吓了一跳,现在要哭不哭地被狱寺隼人提着。

    或许是他们太过于吵闹,导致全身上下湿透的青年,眼睫微颤,似乎有了要醒来的迹象。

    里包恩说道:“安静!”

    那双被掩盖的紫色瞳孔缓缓睁开,从一开始就从对方身上感受过危险的沢田纲吉,此刻更是僵硬地连动弹都没有办法。

    那是如同被黑泥侵染的纯粹的黑暗,连作为世界第一杀手的里包恩,都要为之感到惊异的邪恶,清浅的紫色瞳孔浸透着纯然的恶意杀意,未曾出鞘的锋利刀刃仿佛要将此刻所有人都斩杀——

    因共情而被同位体感染了那恶意的情感的什百,无意识将自己遣还至最初承受着自己不适应的黑暗之中,承载着那数十年所感受到的一切,仿佛连同皮囊之下的血液之中,都是那纯黑的因子。

    青年揉着太阳穴从原地坐了起来,他的一举一动牵扯着在场所有人的神经,甚至里包恩的枪口也对准了青年所在的位置。黑发青年的神色显得有些空茫,他低喃道:“这里是……”

    一直在厨房整理工具的沢田奈奈,终于察觉到不对劲,手里还带着手套,茫然地从厨房的位置走过来。

    因那震撼太大,所有人都忘记了要拦住她。沢田奈奈疑惑道:“咦?这位是……客人吗?”

    她担忧地看着全身上下湿透的青年,说道:“真是的,纲君你们也不喊我,刚好我这里有干毛巾……”

    说着,沢田奈奈脱下手里的手套,拿着旁边的干净的干毛巾向着庭院走进。这个时候沢田纲吉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惊呼道:“妈妈等等!”

    可是出乎他们意外的,沢田奈奈靠近了黑发青年之后,没有受到一丝一毫地伤害,甚至沢田奈奈顿了一下,一脸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孩子,“怎么了吗?纲君。”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接过了沢田奈奈拿着的毛巾,那个黑发青年站起了身。原本坐在地上还不明显,等他站起来,那种来自于身高加成的恐怖,让所有人都为止心惊。低沉成熟的声音响起,所有人警惕着他的行动,却没想到他会说道:“非常感谢,沢田夫人。”

    沢田奈奈有些意外:“呀,您认识我吗?”

    黑发青年一顿,他的视线落在了在场所有警惕着他的人身上,目光扫过,不管是狱寺隼人还是山本武,都是一脸紧绷的模样。偏偏沢田奈奈就在他眼前,他们什么都不敢做,生怕激怒他,导致温柔的这位夫人遇到危险。

    什百重新将目光落在沢田奈奈的身上,收敛了自己身上所有的气势,让因他而改变的气氛顿时回温,他微笑道:“我是药研的哥哥,听他提起过您,他说您很照顾他。作为兄长,非常感谢您对我弟弟的照顾。”

    沢田奈奈脸上带起红晕,她捂住脸:“那孩子总是那么客气呢……对了,应该怎么称呼您?”

    “您叫我吉光就好。”

    不就是短刀变太刀吗,如果是药研的话,真的不叫人意外……个毛线球啦!

    什百觉得自己有点慌。

    作者有话要说:什百是猫妖啦,只不过黑什用的今剑的模样而已。

    会用今剑的形态,是因为小天狗和小孩子玩更方便呀!黑什他蛮厉害的,可以自主控制自己的形态。(咦我在剧透吗↓下面倒是的确是剧透了,不想看的不要看啦)

    ps:会先选择今剑的形态,是为了纪念我修改的大纲。原本设定里面没有黑什,就是一把今剑拐走了妹妹。今剑修行去了,刚知道自己是不存在的,好不容易想通回到本丸,自家本丸被时间溯行军搞了没了,因为他刚好在时空转换器的保护范围内,然后他家审神者救了他,他亲眼看着自己主人没了。

    浑浑噩噩地活了下来,却见到了和自己审神者很像的妹妹酱,今剑没打算做什么,就是想要和妹妹一起玩,却忘记了时空的问题,结果一玩就是十多年(实际上对他和妹妹来说只过去了几天),造就了什百找妹妹的主线。

    然后我看了看我原设定的黑什,觉得不放出来真的可惜,然后让黑什抢走了今剑的戏份,黑什是经历了一堆黑泥世界,因为意外脱离了和时政的联系,得到了转换刀剑形态的能力(就和现在的什百差不多,可是什百是由狐之助帮忙的),所经历的一切没有一丝希望,然后无意中遇到了平行世界什百的幼年,见到了唯一执念的妹妹酱,于是毫不犹豫拐走了。

    黑什是真的想搞死什百的,然后让妹妹真的归自己没人抢,被抢了妹妹的什百也是真的想搞死黑什。

    要不是妹妹刚好来了,黑什已经搞死什百了。

    什百觉得自己不会做出抢妹妹的事情,黑什毫不犹豫地打他脸。

    隔壁爷孙般的伴言和言发出邓布利多摇头.gif。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