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那个……吉光先生?”沢田纲吉小心翼翼地开口, 看着坐在他家沙发上的黑发青年。

    此刻的场景就如同白天他和对方正经地初次见面那般,不过这一次里包恩他们都在。因这场意外,导致原本各回各家的大家都留了下来。

    奈奈妈妈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现在在开心地准备着他家留宿的工具。因为其他空房间早就被暂住在他们家的一平蓝波碧洋琪等人占据,所以山本武和狱寺隼人, 今晚大概率会在沢田纲吉的房间里面打地铺。

    而且这一次对峙, 要比白天的时候,给他更大的压力。

    “继续叫我药研就好, 你不是已经认出来了吗?”

    黑发的青年用着和他幼时几乎没有区别的低沉声线说道,微微抬眼间, 那种成熟大人的气质展露无遗。

    沢田纲吉张了张嘴, 却是被这无意中表现出来的气场压制的说不出其他任何的话语。

    于是在这种时候,里包恩直接引导了话题, 主动问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点意外。”什百倒是回答地很干脆, “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里包恩对什百所说的话语不置可否。

    作为世界第一杀手, 他对于人的气息改变是非常敏锐的。如果说十年前的药研藤四郎只是一把单纯锋利的为了主人出鞘的刀剑。那么现在“长大”的药研藤四郎, 则是时刻浸透在危险中, 随时都有可能暴起对任何有威胁的人攻击的带着恶意的刀刃。

    付丧神这种生物如何成长?或许打刀太刀能磨短成为胁差短刀, 但短刀如何可能变成太刀?

    除了重铸之外,里包恩想不到其他任何的可能性。

    十年后的药研藤四郎, 在清醒之时的第一反应, 是看向了周围的环境, 只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身上带着连他都心惊的危险感觉。

    而且在随后看到沢田奈奈,立刻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势。能将气场收放自如的人,往往都有着深刻的城府。

    偏偏在这个时候,十年后火箭筒又被损坏, 导致十年前的药研不知所踪,让这个危险的家伙留在了这个时间线。

    什百拿起一片沢田奈奈准备的仙贝饼干,咸香的味道蔓延在鼻翼间,他有些感叹地说道:“总觉得,有些怀念啊。”

    虽然只过去了几分钟,但是那糟糕的感觉让什百莫名其妙地格外地感叹现在平静的生活,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接下去是不可能会轻松的。

    什百不信自己都找上门了,那个黑泥一般的同位体不会报复地搞死自己。

    但是他这个状态,反而让里包恩他们更加误会他的遭遇。

    毕竟就算是里包恩所想象的重铸,那也不可能是短短五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虽然事实就是如此),那么显然,这个人就不可能是他们这边的药研,必然就是因十年后火箭筒交换而来的十年后的人。

    刀剑最怕的是什么,不就是火焰吗?当时在火焰之中渗透出来的银白色液体,带着金属的质感……按照这样的思维去想,那不就是将刀刃融化成铁水吗!

    为什么你这把刀看起来好像还很习惯的样子啊!

    刀不能用人类的思维去换算思考,但是稍微思考一下那种痛苦,似乎也能明白为何对方刚开始会是这样的态度了。

    而且那句怀念……付丧神可以一直活下来,十年对于非人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了多久,但是这种情况下真情实感地怀念着他们,难不成……

    有些事真的不能细想下去,就算是经常和十年后的自己调换的蓝波,其实也从未透露过未来到底是如何模样。偏偏现在火箭筒损坏,没有办法把人送回去。

    什百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表现会给人带来这种误会,他只是单纯地在思考,短时间内自己如何可以变强,能让自己在下一次见到同位体的时候,暴打对方,能搞死就更好了。

    至于任务什么的——重要吗?有妹妹重要还是有比搞死自己重要?

    俗话说得好,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七分。什百有一定的底线在,不可能随意出手,反倒是那家伙,看着就放弃了自己。

    而这样想着,隔天沢田纲吉家里的一个叫做风太的孩子就失踪了。风太是黑手党知名的一个有着排名能力的孩子,他的能力有无数的家族想要拥有,毕竟排名可以知晓一些轻易得不到的情报。

    同时,当晚什百就得到了锻炼自己的机会。

    清醒梦,有着完美幻象这个替身能力——不过因为人设关系不怎么使用的什百,对于真实和虚幻是极为敏锐的。他在第一时间就察觉的了自己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可是废墟一般的背景,火焰灼烧着的寺庙,都像是牵引着“药研藤四郎”这把刀所拥有的情绪。越是潜意识,刀剑本身的情绪就越是鲜明。

    什百压制了这种感觉,对于火焰以及背景的环境,都无法让他多看一眼。

    大致是明白这样的幻觉无法影响到他,背景转换为了蓝天白云绿草地,清风拂过脸颊,一个带着一种独特韵律的优雅的男性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就是——”

    话音未落,什百手起刀落,现在他的本体就是药研·太刀·藤四郎,作为本体的武器就在自己身边也是理所当然的。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紫色的东西于余光中掉落在地面,不过一眨眼,就从什百的视野里消散,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什百能感觉到手中刚才的确砍中了什么,那个手感……什百的目光落在了来者那特殊的发型上,像是凤梨叶子一般的一撮紫色头发,坚挺地待在少年的脑袋上。

    什百未曾将刀收鞘,而是刀尖落在一边,用着没有丝毫歉意的语气说道:“抱歉,身体自己动了。”

    凤梨头少年额角蹦出青筋,但是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形象,接上了他之前未曾说完的话语,用着不怀好意的语气,带着莫名奇特的笑声:“kufufufu……”

    “你就是、那个并盛中学排名第一的‘药研’吗。”凤梨头少年刻意扫视了一番什百此刻的体型,嘲讽道,“我倒是不知道,并盛中学会允许学生留级好几年?”

    什百是一个正规转入学校的转学生,若是让风太排名学校强者的顺序,的的确确会包含他。

    不过他现在这个状态,到还真的挺让人误会的。

    什百微笑:“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如果你是说‘药研藤四郎’的话,那应当就是在说我了。”

    凤梨头——或者说六道骸,看向什百的目光显得更加警惕了。

    他是调查过并盛这个小镇的,手里当然也有学生档案上的标准照片,黑发紫眸的少年在照片上显然不是这个青年的模样。

    六道骸没有见到什百此刻的本体,他刚才的不管是话语还是那火焰也不过是一种试探。

    与其让一个没有接触过十年后火箭筒的人思考穿越时空的可能性,六道骸现在更认同对方是一个伪装自己是中学生的幻术师的可能性。

    术士和普通人之间的区分,还是相当好分辨的。有着将真实和虚假调换的替身能力的什百,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的确很适合成为一名幻术师。

    而什百的身份来源又太过于清晰,和神社相关又与某把刀剑同名,再加上意大利知名的彭格列黑手党的十代目就在这个小镇,让人不得不怀疑什百的来意。

    一个普通的单纯只是武力强大的学生,和一名有着目标有着秘密的幻术师(或者其他特殊能力者)对比,六道骸更警惕哪一边是显而易见的。

    可是什百到底不是真正的幻术师,或者说他还没来得及成为——因此,一不小心让六道骸翻阅自己才经历过的事情,倒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了。

    时政会保护审神者的精神不被外物影响,也会防止他人窥探。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的本体的经历绝不会被窥视,但是以并非短刀的太刀药研姿态所遇到的事情,倒是时政没来得及反应,导致没有那么多防护了。

    对于什百来说才在前一天经历的大火,再次展现在了他的眼前,六道骸仿佛没有隐私这个词语的概念。

    这一次,什百是以第三视角再次看到了他所经历的火焰,狭小的锻刀炉像是密闭的什么空间,玉钢砥石分批投入炉中,不似凡尘的火焰将其包围,让人窒息的高温是人都会感到不适。

    这个环境之中没有今剑形态的同位体,仅仅只是火焰和锻造——残忍的将一把短刀锻造成为太刀的过程。

    那是人类无法想象的痛苦,仿佛抽筋拔骨。

    六道骸虽未曾看到对方,却因幻术师的特殊性感知到了那个同位体的恶意,能意识到这一切并非什么好意,而是单纯的为了折磨而折磨。

    就像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无法逃离的一场悲剧。

    重铸绝不会是短时间可以达到的事情——而那痛苦对于眼前的黑发青年而言仿若才刚发生。加上调查出来的名为药研藤四郎的学生的少年外形。

    重铸后的磨短,得到这样的答案,似乎也变得理所当然了。中间所经历的漫长时间,却像是封印一般,被对方压制在精神的最深处。

    注意到六道骸的眼神,什百突然觉得背后有些恶寒。他冷着一张脸,对着六道骸所在的位置砍过去,锋利的刀气落点在锻刀炉的位置。

    “未经允许,窥视他人的记忆,是不是有些过于失礼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好像好久没有要过营养液了,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咩咩期待的目光.jpg

    感谢在2020-08-17 11:53:00~2020-08-18 00:08: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伊卡洛斯、桦雾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 20瓶;枫糖 2瓶;雨羽雨羽、南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