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什百本来就是偏向于武力解决一切的不理会麻烦的性格, 在精神方面的攻击,对他而言只要不是那种有着和他类似的经历,那么没有人能比得上穿越了多个世界的审神者。

    被同位体——干脆就叫做黑什吧, 被黑什影响的精神,让他一旦没有克制住, 就会无意识地往着本不该走向的深渊靠近。

    六道骸的幻术, 却是直接进入人类最没有防备的精神层面,所以现在,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暴打六道骸一顿, 并且学会这种可以保护精神的能力。

    是可以反复割的白菜!意识到这一点, 什百的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

    六道骸就像是预感到什么不详之事将要发生,背后一个激灵, 在下一秒感受到了非人类的力量透过太刀, 落在了他下意识变幻出来的三叉戟上。

    短刀轻盈, 速度极快, 但是相对比而言力量不足。此刻转换为太刀的药研藤四郎, 不仅还保留着原有的速度, 那种随时可以爆发出来的力量让什百不由得双眼变得明亮起来——

    虽然这个场面是那个黑泥一般的同位体造就的,但是意外的可能还挺有用的!

    可是就在什百想要更用力一分, 在三叉戟上仿若都要被他砍出裂缝之时——什百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喉腔中突兀漫出血腥味道, 让什百难以控制地咳嗽了起来, 让人怀疑会失血过多的血量落在地面。

    六道骸和什百都被这转折搞得一脸懵逼,这时候,明显弱于下风的六道骸什么事都没有,稍微用了点力气玩得很开心的什百,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太刀上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裂缝,还在向外延展。

    仅仅五分钟的锻造能带来什么?无非就是多出来的玉钢砥石等物在表面做了个样子,将一把原先的短刀强行揉捏成一把远超原本长度的太刀。就像是在请人吃饭的时候,桌子不够大,于是拿了张纸垫在角落,放了个寂寞。

    但是这片薄薄的纸受到损伤,并不会影响到原本的木桌。最多就是看上去糟糕了一点。

    什百运转灵力的时候下意识包围了这把太刀,原本的薄纸有了保护,但是没有强度没有韧性,只要稍用力些,就会被破坏,而原本完美流转的灵力也就出现了空隙。

    ……他果然不该小看来自于自己的恶意。那是全世界最了解他、仿若半身的的存在。

    明明身上没有丝毫的痛苦的感觉,但是却有一种用不上力的脱力感——什百突兀地刀尖落地插在地面上,裂缝无法克制地在继续扩大,连带着他并未这遮盖裸露出来的脚踝,似乎都出现了黑色的树杈般的痕迹。他捂住嘴,却无法克制从喉腔里溢出来的血液。

    对,是溢出——短刀的身体无法承载太刀形态时过量的血液。

    就像是俄罗斯套娃一般,此刻太刀的外形无非是包裹了其中的短刃,只要多余的躯壳破碎,那么他就会变回原本短刀的形态。亦或者可以用蛇蜕皮来解释。

    当时在锻刀炉的时间到底太过于短暂,又被人打扰,就算是充斥着恶意的黑什,也来不及做更多,反倒让什百就这么逃过一劫。

    什百重新运转起自身本体的妖力——作为审神者,召唤刀剑的时候,往往会使用更为清冽干净的灵力,作为半妖的妖力倒是显得有些斑驳,不过也正是因为是半妖,所以掌控两种力量也变得很简单。

    什百大概缓了两秒钟,力量重新充满身体。脱力感消散,但是什百并没有立刻站起身,而是顺势保持着这样的动作,想看看六道骸会做什么。

    什百是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但是六道骸不知道啊!

    他眼睁睁看着原本强大的付丧神突兀的虚弱下来,身上充满了各处没有防备的空隙,在回想一下这里是幻术世界,一切的表现都是精神力——无非就是眼前的付丧神,因本体磨短从而失去了强大的力量,并且变成了如此脆弱的模样。

    他甚至不用怀疑,都知道现在的付丧神是绝对的任人宰割的。

    若是六道骸真的那么做了,什百第一个就会暴起反击。但是出乎什百的意外,六道骸并未趁机对他出手,而是用着一种略显复杂的目光看向他,然后在什百勉强(装的)自己抬起头继续用警惕的目光看向自己时,六道骸又瞬间变脸,表现出一副嘲讽的模样。

    六道骸已经确定了付丧神的身份,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嘲讽道:“kufufufu……这就你引以为傲的保护主人的忠心吗?”

    “‘藤四郎吉光的短刀,锋利拔群却不会让主人切腹自尽’,我倒是明白了,原来是在那之前自己先断了?”明明是意大利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补课了日本的历史,或者单纯只是补习了药研的资料,六道骸高高在上地用着怜悯的目光看向什百,“还真是可怜啊。”

    裂缝已经蔓延到脸颊,甚至扩展到了紫色的充斥着不屈的清透瞳孔边,六道骸弯腰扶起了什百的下巴,那只明显带着粘稠混沌感、带着邪恶的标志着数字的红色眼瞳落在了什百眼中。

    紫发的少年轻笑道:“kufufu——这样的主人,恶意地将刀刃重铸而又磨碎,被这样对待的你,真的对他还抱有完全的忠心吗?”

    随着六道骸的话语,什百的眼神开始变得空茫起来,六道骸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暧昧地摩挲着什百脸颊上那依旧还在扩张的裂痕,声音轻飘飘地落在付丧神的耳边:“将你的身体交给我,成为我的仆人吧……”

    六道骸没注意到什百此刻仿佛看傻子一般看向他的目光,如果视线能说话,此刻什百的眼神表现出来的意思,大概就是:你这个瓜娃子在想peach吃?

    什百握着刀柄的手微微用力,却意识到对方虽然说得有些微妙,但是实际上,却是此刻他最需要的一种能力。

    替身能力完美幻象(Perfect Illusion)和幻术的搭配,绝对是一种近乎无敌的能力——只要那个黑什不是替身使者,那么什百绝对能阴他一回!

    抱着这种互相利用的心态,不就是演戏吗,什百让自己的眼神失去人类生命该有的光彩,顺而为之将自己伪装成被六道骸控制的可怜小刀刀。

    反正时政在手,所有契约都是单方面的,就算是危险的也不会伤害到什百。

    六道骸kufufufu的笑着,他得到了默认的答案,对方的精神放松,仿佛为他展开。三叉戟顺着裂缝划过什百的脸颊,并未流出一滴血液,但原本濒临破碎的太刀身体突然得到了保护,此刻却恢复成了太刀巅峰该有的能力,丝毫没有一点堵塞感。

    什百的双眼中重新泛出明亮的色彩,就像是六道骸适时收回了催眠一般,他试探性地挥了挥自己的本体刀,又感受了一下那种力量的补充。这个时候什百也回过了神,意识到了答案——这个凤梨头,好像是想帮他诶!意外的是个好孩子诶!

    曾经偶像时期在网络上看到的类似这种嘴不对心的人……被称为什么来着?好像叫做、傲娇?

    什百眼神顿时和蔼了起来,后退一步注意到这一点的六道骸脸上完美的表情一僵,差点碎裂,他嫌弃地瞥了一眼什百,有了契约在,他看起来顿时松懈了不少:“你那是什么眼神?”

    什百摸了摸自己光滑的面颊,并未理会六道骸这个问题。而是说道:“那么,我现在是应该如何称呼您?”

    太刀付丧神放松地将刀刃垂落在一边,似乎对六道骸付出了全部信任。

    黑发的付丧神早已沉溺在黑暗之中,不带有任何会被同类吸引或厌恶的光芒。精致的外表带着非人扭曲却又莫名干净的气质,那仿佛只将你一人落于视野之中的紫罗兰般的清透双眼对上邪恶的轮回之眼。落在一旁未曾回鞘的银白太刀,每一寸都是从火焰中锤炼而成,那是为了杀戮而产生的冷兵器。

    什百缓缓贴近六道骸的位置,没有人能拒绝身为神明的美丽而强大的刀剑,只将你一人放于心中的忠诚,原本冰冷的紫色瞳孔中闪现出靛青色的火焰,他并未收敛自己身上那最初的、生人勿进的可怕气场,却小心翼翼地未曾伤害到六道骸一分一毫。

    他看向六道骸,用着在意大利待了十多年被熏陶出来的说情话的语调,和刚才六道骸如出一辙的暧昧笑容,一字一顿地放慢了语速,说道:“主、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紫发少年却丢下一句自己的名字,就立刻让自己的身体消失了。

    原本还想继续演戏的什百愣在原地,他突然垂下头,捂住了脸,就像是被主人丢弃的忠诚之刃的不安,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可是下一秒终于憋不住,“噗呲”地笑了出来的声音,证明着事实并非如此。属于付丧神漂亮的眼睛里面闪现着笑意,什百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面肆无忌惮地大笑出声。

    他回想了一下刚才六道骸消失的身影,怎么看都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既视感——

    明明可以称呼对方为大将,但是持着一种“只要我不羞耻,别人就比我羞耻”的恶趣味的心情,什百自言自语地说道:“决定了,下次见面就继续这么喊他吧。”

    作者有话要说:说着不码我还是码字了x然后写到成为仆人那段,我满脑子,一起去跳桑巴。六道骸你的歌太洗脑了!!!

    感谢在2020-08-18 00:08:45~2020-08-18 12:28:3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桦雾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feelinara 104瓶;雅 70瓶;桦雾玉、方位名词 50瓶;朱砂泪、喵 40瓶;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月舞琳琅、源晴酱 30瓶;倾沐 27瓶;x□□z、灰机 20瓶;萤火之森WD 17瓶;人类之光 15瓶;Aki、絔綯、阡、冲田君激推bot、是奈斯不是奶丝 10瓶;初雪灵冰 9瓶;银鱼炒蛋 5瓶;雨羽雨羽 4瓶;一七、白毛狐狸、海洋梦里 3瓶;长眠呀长眠、膝丸的阿尼甲、空冥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