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对于一把刀来说,什么最重要?

    什百抱着鹤丸国永的本体刀,在耳边的嘈杂战斗声音终结之后,重新响起开始整理收拾的动静后,拿着刀伸了个懒腰:“终于结束了呢——比起无聊地在这里监视,我还是更想要成为其中冲锋陷阵的一员啊!”

    青年弯起眼睛,那道绮丽的金色仿佛叫人移不开视线,好似是这黑夜中唯一亮眼的色彩,过于俊秀清丽的外形和无法忽视的气质,让他只是存在与此,就可以窥见些许千年前的时光。

    “哟,我记得你,你就是小队长吧?”什百对着抱着一把冲锋.枪向他走来的黑西服的港黑成员笑着道:“既然已经结束了,把报告完成交给管理这个部分的干部,这种任务对于【首领】来说连惊吓都算不上,太过无聊的事情还是没有必要报告上去的。”

    “是!鹤丸大人!”

    “基本上就这些,那我就直接回去啦,后续应该没有什么是需要我继续监察的了吧?”什百踩上台阶,宽大的衣袖因他的动作被风吹动而鼓起,就好像是一只真正的鹤一般。

    青年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下去过,但是小队长却依旧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发凉。因为不管对方表现得再怎么和善,也没人会忘记这个人——不,应当说这把刀的凶名!

    名为鹤丸国永的刀剑,是几年前一次港口黑手党收缴自己的战利品时,得到的一位富豪所收藏的皇室御物的仿造品——至少,他对外都是这么称呼的。

    然而当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晓,这个富豪竟是骗过了外人,这把刀才是【鹤丸国永】的真品,反倒是应当好好收藏在宝库的皇室御物是所谓的仿刀。

    这位不知名的富豪欺瞒了所有人,将珍宝收敛于库,直到港黑的收缴才让其重见天日。

    原因是何?当然是因为,仿刀怎么可能会出现所谓的刀剑付丧神呢!

    什百对此表示:这个世界的鹤丸本体还真是对不起了,让你平白多了一个仿刀的称号。

    ——只要见过那场面的人,绝不会否认这个事实。

    当【鹤丸国永】被【首领】拿在手中观赏时,粉红色的樱花花瓣如幻觉般在眼前炸开,在场的人员以为是什么暗杀的手段,第一时间就拿起了枪支对准这个位置。

    【首领】也下意识松开了手,直到一道纯白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其中,并且伸出手接住了快要摔落的刀剑。

    那道身影不是突然出现的,反而更像是又什么特殊的力量,连带着四散的樱花花瓣凝结构成的。就像是石子落于湖面,哪怕是在细小的石子,也会引起波澜,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纯粹强大的力量的冲刷。

    模糊的身影终于开始明晰,映入眼帘的是鹤般的矜贵端雅,纯粹的洁白让人感觉他不应当出现在这里。

    同样如羽的睫毛轻颤,睁开时,映射着窗外月光的清冷,澄澈干净却又带着如同器物的毫无感情的质感,不似人类的灿金色瞳孔没有在场任何一人的倒影,唯独只专注地看着站在首位的港黑【首领】。

    没有人类情感的鹤对着【首领】单膝下跪,嘴角轻勾,用着清朗的声线说道:“我是鹤丸国永,因为打造于平安时代,活到现在侍奉过许多主人。”

    “嘛,就是说我相当受欢迎的意思呢。”自称为鹤丸国永的青年笑了,他抬起头,对上了【首领】那双狠厉阴沉的双眼,脸上的笑容更加扩大了几分,他问道:“那么,您也会是其中的一位吗?”

    没有人注意到他用的是反问句,他从未承认过【首领】是他所要侍奉的【主人】。只是从那一天起,原本就暴虐的【首领】手中多了一把可怕锋利的刀剑。

    有了这把刀后,【首领】的暴走变得更加严重,横滨一带一度沉陷在暴虐和恐怖之中,那段时间被称之为“血的□□”,是无论是谁都记忆犹新的惨剧。

    而没有感情,没有人类的同理心的鹤丸国永,便是【首领】手下最好用的一把刀。他从不会反驳首领的命令,所有的任务都完美完成。

    就比如因为一个红头发的少年在首领的车上乱涂乱画,于是街上所有的红头发的少年都被一个不留的赶尽杀绝了。

    因为有敌对组织干部隐藏其中的可能性,有个集合住宅的所有居民都因此付出了生命。

    在【首领】提出通告时,说但凡是对港口黑手党恶言相向的人,一律会被处于死刑——因为这个,被处刑的人至少有上千人,其中不乏有因冤案被杀了的人。

    这条街在这段时间,充斥着疑心疑鬼和背叛。

    而处刑人,便是助纣为虐,从不会反驳首领命令的【鹤丸国永】。

    雪白的鹤,早已经染上了血的印记。

    如果反抗就是死,若有异议一样是死,夜晚的暴君,以及他的刀剑,是所有人都不会忘记的噩梦。

    什百才不会在意自己在别人心目中是什么模样,反正被迫害的又不是他的名字。

    反倒正是这种方式,【鹤丸国永】的身份,早已经被众人承认,他的任务,也基本完成了大半。

    仿佛就像是反驳他的想法,一直处在精神世界中的狐之助因为感受到了关键词,用着机械化的声音表示道:

    【任务一:保护这个世界应有的特定历史。(待定。)】

    【任务二:了解并记录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未完成。)】

    【任务三:对这个世界的命定之子完整地介绍自己的名字及身份。(未完成。)】

    什百:…………

    什百沉默地移开了视线,假装没有听到这段话语。

    “其实刚才就是完美的介绍自己的时机。”什百踩在及其危险的圆柱栏杆上,很轻易地保持着自己的平衡,却依旧学着普通人的样子做出摆开双臂的动作。

    因为有狐之助在,他可以知道是否有着机械物品,又因为自己的妖力(灵力),可以感知到他人生命体的窥探,所以这种没有外人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太宰治……大文豪竟然会成为混黑的,真不知道我以后应该怎么重新面对课本上的知识——不对,我已经毕业了。”

    什百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在看到森鸥外、尾崎红叶的时候,我就该意识到了,同名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巧合可以解释的了。”

    他的思维跳转的极快,又迅速把话题带回了最开始:“刚刚我不能向太宰治自我介绍,因为在这个时候,刻意提出鹤丸的名字,太奇怪了……”

    “不过我想,对他报上名字的时机……应该就在这段时间了。”

    “在妖怪面前,你的杀意可是完全没有掩藏好啊,森医生。”什百摇摇头,所诉说出口的话语轻易就被风给吹散了,这里也没有任何的听众。

    什百不介意杀人,也不在意这件事。在他看来,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你死我活。

    更何况,他是完美的演员,在成为审神者之前,他是当代知名的偶像爱豆。什百的演技表现方式和同期的夜凪景、明神阿良也有些像,是体验派融入型的,但是外形和包装却又是如同百城千世子一样的一线艺员。

    在认真扮演【鹤丸国永】时,他就会将自己当成没有生命的需要被人使用的刀剑,对于人类的生命毫不在意。

    反正刀剑被锻造出来,本就是为了用于战斗的。

    使用人是谁,要斩杀谁,都是不需要去在意的。

    那双金色的眼睛垂着,什百继续以这种危险的姿势站在栏杆上,直到一个怯生生地带着帽子的少年躲在墙角的位置,用着不确定的音调喊了一声:“鹤丸哥哥?”

    什百顿时泄力,屈膝在栏杆的位置蹲下:“还真是吓到我了啊。”

    什百以一种无奈的表情看着一脸惊喜小跑到他面前的少年,然后在他冲过来的那瞬间,空着的那只手抬起,直直地用力地弹了一下少年的脑袋:“不是都说好了离开横滨,不要再回来了吗?”

    “好痛!”少年吃痛地捂住额头,但是在注意到什百脸上的神情后,嘿嘿地笑了一下:“鹤丸哥哥不用担心,我都是躲着人走的!也没有暴露鹤丸哥哥你!”

    “而且!”少年像是炫耀一样摆了摆右手腕上的蓝色细带子:“现在有个很厉害的组织会保护我的!”

    什百没对少年的话语表达出什么意思,他就算蹲在栏杆上,也比少年高了一截,所以什百很顺手地把少年的帽子取下,使劲地揉乱了少年的头发:“这种可不算是什么有趣的惊喜啊!”

    少年没有任何反抗的打算,他的笑容单纯,脸颊上显露出可爱的两个酒窝。他乖巧地看着什百,那一头没有继续被帽子遮挡的显眼的红色短发,在月光下张扬着自己的强烈的存在感。

    当时也是这样,红头发的少年这么想到,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仅仅是因为天生的红头发而被港黑首领迁怒。

    他哭着求饶,眼看着那雪白锋利的刀刃袭来,却又停滞在了半空。

    如鹤的男人将刀收鞘,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你了吗?”

    “——不过,我接下来的话可不是开玩笑了哦?”

    那双灿然如朝阳的金色瞳孔对上他,带着刀剑的冰冷锋利,青年一字一顿对他认真说道:

    “不想死的话,就在黎明到来前离开横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