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什百和中原中也面面相觑,明白之后绝对打不下去了,什百就卸力不再防备和攻击,因为如果他在继续下去,就会有一种跳梁小丑的感觉了——那是他身为演员无法接受的ooc。

    明明中原中也的重力和性格在这种时候是最适合的了……什百有些沮丧地看着手里大概到了中伤程度的本体刀,触碰着上面已经不再继续扩大的裂痕。有一种微妙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是错觉吗,嗯,是错觉。

    中原中也神情复杂,看着这把站在他眼前收敛了全部情感,低垂着脑袋,以刘海遮掩了神色的刀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终于有些明白小林正章离开前为什么要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语了——了解一个人,不是看他说了些什么,而是要去看他做了什么。

    如果说是为了完成亡主的遗命,鹤丸国永要来覆灭他们羊,中原中也并非不能理解。毕竟那个□□的港黑boss,是会因为别人一句稍微失礼的话,就将一切全部消灭的暴君,那个男人做出什么都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鹤丸国永真的想要对【羊】造成伤害,只要挑一个他不在的时间,亦或者单独一个一个解决,拿羊的成员威胁他,那么他真的全无反抗能力。

    就像是那个见到小林正章的夜晚,以羊的成员威胁他离开——这才是最正确的属于黑手党的肮脏行为。

    但是为什么,在有捷径的时候,这把无情的刀剑会将这件事告诉他,并且引起了他的警惕,随后还以一种赴死的态度,和他战斗?明明上一次见面,鹤丸国永就知道了他的能力是重力,一旦接触到他的身体,在锋利的刀剑也只会在一瞬间被折断。

    中原中也呼出一口浊气,他突然问了一个和现在毫无相关的问题:“你真的杀了那些红头发的孩子吗?”

    什百下意识抬起头,神情微愣住,并没有平时那么明亮的灿金色瞳孔对上中原中也,语气也染上了疑惑,“啊?”

    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中原中也的问题,什百眨眨眼睛,露出了浅笑,歪着头用着不怀好意的口吻问道:“中也君是想为那些孩子报仇吗?哦,这么说起来——那天见面的那个孩子,至今还是漏网之鱼啊~”

    什百用拿着有裂痕的刀剑的那只手握成拳敲向另一只手掌,做出恍然的表情:“我记得那个孩子也是羊的成员吧,刚好,这次我就一道将他们都解决好了!”

    中原中也下意识就感受到了一股愤怒冲上血管,因为什百这种随意的、轻而易举就能说出杀死他同伴的话语。可是同样的,中原中也知道这不能责怪对方,毕竟对方只是一把为了战斗而生的刀剑。

    没有人应该去责问一把杀人的武器——只不过因为对方拥有了人类的身体,所以才会叫人下意识忽略了这一点。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同样猜到了什百对他的问题会有的态度,中原中也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冷静,用着那双如天空一般蔚蓝美丽的眼睛看着什百,说道:“小林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我了。”

    虽然模糊不清,也并没有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该传达的情感,小林正章的的确确都交付给了中原中也。

    什百慢了两拍才反应过来中原中也中的小林是谁,作为演员,他看得出来中原中也没有撒谎,这也不是什么演技。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什百找了个可以倚靠的位置撑住自己的上半身,随口回答道:“那又怎么样?”

    “中也君是想用这件事威胁我吗?”什百冷淡地伸出手摩挲着眼前因为染了血而被凝结在了一缕的头发,将其重新分散。做完这件事,他才垂下眼睛,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橘发少年,金色的瞳孔里只余机械器物一般的无机质。

    “那么,中也君的算盘可就打错了哦。”什百满不在意地说道:“毕竟这个街道,所有的红发的孩子都已经消失很久了呢。”

    “嘛,话说回来,中也君突然提起这件事,也是让我稍稍有些吓到了哦!”用着欢快的语气这么说着的什百,却并没有做出相应的表情。

    不过这一次,中原中也倒是没有被情绪影响,反倒是带上理所当然:“果然是这样吗……”

    什百茫然地看过去,一瞬间没有理解中原中也跨度极快的话题转换。不过就算这个时候没有反应过来,注意到中原中也的态度改变,什百就好像明白了过来。

    什百:等等,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等什百说话,中原中也带上衣服自带的兜帽,转头就打算离开这个位置,并且在离开前对着什百说道:“这里是安全的,等港黑接你回去吧。”

    什百没有应声,他沉默着看着中原中也离开的背影,然后才完全卸力顺着墙壁坐到了地面上,自顾自地嘀咕道:“现在别说港黑来接我了,没追杀我都算好的了。”

    黑发的付丧神叹了口气,也没敢继续像平时那样随意地抱着自己的本体刀,只敢轻轻地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中原中也后面再怎么放水,他在一开始也是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毕竟同伴这个词汇真的是他的逆鳞。什百刚刚基本上就是在中原中也的雷区来回蹦迪,还顺带跳了一支探戈。

    而刀剑的身体又太过于脆弱,什百又的的确确是想碎在中原中也的手中,自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自卫,所以才导致刀剑上的碎裂痕迹如此突兀糟糕。直面了中原中也的蛮力和重力,现在还仅仅是中伤,已经是非常出乎什百的预料。

    可能是他小看了刀剑付丧神,也可能是他高看了中原中也的心狠。

    刀剑付丧神存在的基础就是本体刀,在上面的细碎伤口都会直接体现在他现在的身体上——什百当了二十年的普通人,成为审神者之后,直面时间溯行军的也不是他,他就算武力值再高,也不过就是坐在办公室上给时政打工。

    所以也就是说,在来到这个世界前,什百其实并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害。同样的,在这五年间帮港黑首领办事,什百也没遇到过像是中原中也这种仿佛完全克他的异能者,而单纯的比较武力值,也没有人可以和他比,毕竟他现在可是连子弹都能切开的刀剑哦!

    而比打群架的话……这个用词好像一瞬间格调就没有了,不过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和其他什么帮派对上的话,什百背后也有着一整个港黑的支撑,完全不在怕的。

    而现在,本体刀和连接着的身体上的痛苦是相应的,那种隐约重合的仿佛灵魂要随之消散碎裂的痛苦,伤口的刺痛,流失血液的感觉,都让第一次尝试到这些的什百有些不知所措了。

    正因为很少感知到疼痛,什百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其实会那么怕疼。

    还是那句话,如果他刚刚直接碎在了中原中也的手里,那么现在他早就回到了时政了!也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什百闭着眼睛叹了口气:“早知道刚才就完全不防备好了,直接正面对上,现在也就一切结束了。”

    什百没有去触碰放在腿上的还未收鞘的刀剑,他伸出自己带着黑色皮革露指手套的右手,向上抬起,完全遮挡住照射进这个位置的月光,他轻声自语道:“原来身体受到伤害,是这样的感觉吗?”

    明明讨厌疼痛,不喜欢血腥味,什百却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他唯一遗憾地就是自己没有更狠心一点,如果刚才真的对中原中也下了杀心,不管对方其实有多么不愿意,也不可能让一把存在威胁的刀剑继续出现在他的身边吧。

    这么说起来……什百恍然地坐直了身体:“我刚刚就不应该承认,继续攻击才对啊!”

    “哎呀哎呀,第一次做这种事,稍微有些不顺手呢。”什百笑了出声,然后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角落的三花猫打了个招呼:“哟,我们又见面了,小先生~”

    “会在这里看见你,还真是一个惊喜呢!”什百试着伸出手去触碰着三花猫的脑袋,这只少见的雄性三花猫意外地没有抗拒,甚至还主动靠近了什百,轻轻“喵”了一声。

    触碰着猫咪柔软的毛发,什百的心情也变得愉快了不少,他本就是偏向于顺其自然的性格,唯一能让他产生强烈激进的情绪波动的,也就只有自己的家人了。

    这次既然失败了,只要下次在找机会就没问题了。抱着这样的心态,什百也呼出一口气。却完全没想到,原本乖巧的猫咪,却是突兀地咬住他放在腿上的本体刀的刀柄,迈着猫咪特有的速度,消失在了原地。

    突然就失去了本体刀的什百,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睛:“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