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三花猫这突如其来的操作,让什百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倒也不是什百反应能力不过关,单纯是身上的伤口让什百的思维都有些被影响到了。

    毕竟也不能奢求一个在和平年代长大的孩子对于受伤这件事情习以为常——不过随着未来扮演的时间越来越久,这件事也会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刀剑的本体和现在的身体是有联系的,什百不能离本体太远,只要超过一个区间,他大概就会感受到类似于灵魂和身体分离的痛苦,然后强行回到本体刀内。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现在必然要去追自己的本体刀,从三花刀嘴巴里将其抢回来。

    可是正因为本体刀和身体有联系,什百能感觉到,那只少见的雄性三花猫仅仅只是把他的刀待离了只有几米的位置就停下了,然后安安静静将本体刀放在地面上,好像就单纯地想要引他往那个方向走。

    之前的感觉没有出错啊……什百突然么想到。他非此世之人,并且是对能量体感知相当敏锐的审神者,从第一眼就能分辨出爱丽丝和中原中也的特殊情况。

    所以什百也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那只三花猫的特殊性,对其的第一反应就是所谓的“猫妖”,只是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妖怪的概念,所以下意识忽视了这件事。反过来仔细想想,这个世界没有妖怪,可是不代表没有将人变猫、猫变人的特殊异能力啊。

    就算没有察觉到恶意,但对于任何人来说,这个时候都应当警惕起来——毕竟本体刀对于现在作为刀剑付丧神的什百来说,太过于重要了。

    然而这只是普通人应当产生的想法,而不是什百的。现在的什百,最优先的目的就是换.世.界.啊!不管是因为什么方式出事死亡,他都会直接回到时政,那么连死都不怕,现在还有什么事情能激起什百的情绪呢?

    他不知道三花猫的目的,也就代表着连时政也不可能会知道,那么回去了之后,可以最大限度的将时政的目光从他身上摘下。不管从哪方面看,什百现在都完全没有着急的必要。

    也正是意识到了这件事,什百完全没有反抗、或者去追三花猫的打算,他只是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逐渐变得透明起来。

    这个世界没有修复池,也没有所谓的审神者进行打磨(更何况什百自己就是审神者),也就代表着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什百用灵力自己解决。一旦他在受伤的时候陷入沉睡,此刻作为刀剑付丧神的本能,就会让他自己回到刀剑里面,进行本能的自愈。

    因为之前从来没有受过伤,所以连带着什百也忘记了这件事。

    三花猫蹲在原地,回过头看了一眼,没有察觉到有人跟上的动静,大大的猫眼里染上了疑惑。结果他还没奇怪多久,就立刻得到了答案,因为就在他的眼前,这把原本稍显暗淡的还没来得及回鞘的太刀上,突兀地闪现出了一瞬间银白美丽的光芒。

    三花猫用猫爪子触碰着这把裂痕满满的刀剑,相当人性化地叹了口气。下一秒,明亮耀眼的光芒包围了猫咪的身体,化为了一个拿着拐杖的中年人。

    带着帽子的中年人弯下腰拾起这把心存死志的刀剑,慢慢地回到了他抢了刀剑本体刀的位置,捡起另外一半的刀鞘,摇了摇头,离开了这里。

    >>>>>

    温暖,舒适,仿佛是幼年时母亲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脊,什百迷迷糊糊地感受着不属于他的力量包围着他的躯体。是非常纯粹纯净的能量,跟时政靠前的那些审神者相比较也不会占下风。

    他原本是在做什么来着?什百茫然地这么想到。太过舒服的感觉连带着让他的思维都变得迟钝了起来。

    叛逃……中原中也……三花猫——那只猫妖!什百猛地睁开眼睛,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在没有自主修复的前提下,为什么他能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基本上是从中伤到达了轻伤的程度?

    而且隐隐约约感受到的类似于刀剑付丧神缔结契约相似的感觉……意识到这一点,什百立刻就炸毛了!如果现在是本体,什百大概连尾巴都直直地竖了起来。

    就算不提现在刀剑付丧神是可以和人类达成契约的前提——什百自己本身,就不算是完全的人类,这也让他对于这些相关的事情相当敏感。

    如果单纯的只是“表演”所谓的主从,什百无所谓,他五年的演员生活基本上什么样的角色都有尝试过——但是如果真的搞出这种事,什百是绝对拒绝的!

    也基于这个原因,什百几乎是立刻就现出了身形,抢过房间内的那个银发男人放置在膝盖上进行修复的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本体刀,头皮发麻炸起地一瞬间缩到了墙角的位置死死地盯着这个男人。

    端坐在房间主位的银发青年,有着相当沉稳可靠的气质,就算刀剑大变活人,也没有引起他一丝一毫的惊讶神情。他放下手中的工具,平静地看着这位抱着刀、神情警惕的刀剑付丧神。

    注意到对方的反应,做完这些动作的什百,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

    正常情况下,因本丸会被召唤的刀剑们,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依赖这审神者的灵力才能正常生活。以此作为交换,被审神者召唤的刀剑男士们才会在基于以上的条件、契约,听从审神者的命令去战斗。

    可问题是现在的什百并不是正常的付丧神,先不提他压根没有和这个银发男人缔结契约。就算真的缔结了,这种所谓的契约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力,只要审神者想,随意就能主动断开,毕竟他们不是需要外力才能生存下去的刀剑分灵。

    尤其是这个没有妖怪概念的世界,也同样没有完整的契约传承,所有跟灵力相关的一切都过于粗糙——而且作为时政最后的保障,就算前往了灵力及其充裕的平安京那个时代,有着完美的相关传承,时之政府也不可能会让宝贵的审神者莫名其妙被异世界的人拐走。

    哪怕是安倍晴明这种程度的阴阳师出现,也绝不可能和现在由审神者扮演的刀剑付丧神们缔结真正的契约——甚至于,只要审神者想,他们可以通过这种表面的契约,让他人对他付出完全的信任。

    也就是说,什百刚刚完全就是身体本能的应激反应了。

    等明白过来,什百再次用灵力确定了一下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出什么不该多出的东西之后,轻轻松了口气。并且也意识到了对方就是帮助他恢复的好心人。

    什百原本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那双瞪得圆溜溜的灿金色眼睛不再饱含警惕,抱着刀剑的手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用力,他对着眼前依旧沉稳地坐在原位的银发青年,用着稚嫩乖巧的声音轻轻道了句谢:“非常感谢……”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

    在身体和精神放松下来之后,什百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他茫然地低下头,看了看好像和他身高差不多的刀剑,还有抱着刀剑的胖乎乎的小手,以及——这从一开始就不对劲的、比平时矮了一大截的视角。

    福泽谕吉垂下眼睛看着陷入了震惊情绪的什百,大概只有一米高度的孩子有着一头半黑不白的显得脏兮兮的短发,耳侧的头发略微有些翘起,脖颈位置的却是相当服帖地附在上面。

    一双灿金色的眼睛里是属于非人的无机质感,只是因为里面此刻显而易见的情绪波动让其显得没有那么特殊,更是增添了一分孩童可爱的稚气。

    什百会从正常人的体型变成这个状态是有原因的,简单来说就是福泽谕吉想要修复他此刻的本体刀,就算是无意识的,所谓的异能力也随着他修复的行为缓慢地渗透进了刀剑本体中。

    而福泽谕吉他的异能力,又偏偏是只能对自己的部下发动的、效果为使他们获得“调整异能的力量,使之能受控制”的抑制力量。然而什百一不是他的刀,二不是他的部下,这种温和的力量也就产生了全然相反的效果——

    就算什百并不知道福泽谕吉异能力的特殊性,但是他也能感受到体内虽然没有多出什么契约,但是确实多出了一股并非属于他的能量。两者相混淆,导致什百对自己的身体控制力没有一开始那么轻而易举。

    又因为一开始的应激反应,让他直接恢复了人形没有多关注这一点,这才导致了这一悲伤发生的事实。头发的颜色也是因为还没有完全修复完全才会导致的,等一切结束之后应该会完全恢复成最初纯粹的白色。

    最简单的例子,就比如有些审神者,如果无法完全控制好自己的灵力,就会直接体现在他本丸的刀剑身上,比如变小啊,多出什么兽耳啊,甚至干脆性转啊。

    什百现在就是这个状态,年幼的付丧神眨眨眼睛,作为接受能力极高、并且接受过培训的审神者,他很迅速的接受了这一点……个毛线球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