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什百说跳就跳,毫不含糊,在与谢野晶子满头问号的时候,拉住她的手腕,并且用着灵力包围了与谢野晶子的身体,免得因为冲力的关系造成不必要的受伤。

    与谢野晶子不是爱丽丝那样的异能集合体,也不是年幼的可以当做孩子看待的女性,从十五岁那年起就被经纪人小姐要求和女性(偶像包括粉丝,除非是营业需要,都要)保持距离的什百,也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和与谢野晶子触碰到多少。

    要不是因为跳楼不熟练还需要一定的接触,才能确保与谢野晶子安全着地,什百可能会更加保持距离也说不定。

    又有着什百的全程保护,与谢野晶子大概就是跳了一个没有束缚的蹦极吧?

    这个高度往下坠落的时间不过几秒,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烟花就在眼前火乍开,璀璨的光包围了他们的身体,身体失重,冷风拂过身体却不似刀割,相反让人感到格外的温柔,仿佛一切烦恼都在这一刻,随着风的律动消退。

    一直以来压抑的心情似乎也被这一幕刺激地释放了出来,只有站在高处,看着原本的高楼建筑不过是星星点点的大小,才能意识到生活在其中的人类,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与谢野晶子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她对着那些士兵深厚歉意也不会消失。但是这并不代表与谢野晶子未来的所有时间,全部都要为那时赎罪。

    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不该积压在身体里,迟早有一天就会崩溃的——什百见过这样的场景,所以不愿再看到一次。

    只要好好发泄出来就好了,不管用什么手段。

    夜晚就是什百最好的遮掩,他带着与谢野晶子轻盈地落在了摩天轮附近的花坛上,伸出手作为缓冲接住了与谢野晶子,无声无息,无人会注意——啊,如果摩天轮的工作人员在看到那个被打开的舱门,认为自己见鬼了什么的……

    嘛,那也是一个有趣的惊吓不是吗?什百在心中笑着道。

    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与谢野晶子很轻易就消除了,但是结束后她的第一反应,却不是对着什百责问他不经过同意就这么做出惊吓的事情,而是,用着相当感兴趣的目光表示道:“还挺刺激啊,再来一次,小鬼!”

    什百对此的反应是:“虽然和晶子小姐初次见面我的确是小孩子的样子啦,但是我现在已经恢复了——”

    与谢野晶子用着自己漂亮的眼睛微微仰头看着什百,笑了一声,“那你是想让我怎么喊你?”

    什百弯弯眼睛,“直接就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与谢野晶子伸出手,第一次在什百面前毫无防备地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是与谢野晶子,以后就多多指教啦——鹤丸。”

    什百握住那只纤细的手掌,也笑着道:“嗯……在侦探社的这段时间,还请您多多照顾啦!晶子小姐。”

    “所以接下来,我会继续为您带去新的惊吓的!”

    时间过得很快,在距离那次游乐园之旅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鹤丸?”与谢野晶子抱着一叠资料路过这边的时候,就看到了什百拿着自己的本体刀要出门的模样,回想一下侦探社从什百出现后的热闹生活,与谢野晶子下意识就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什百从来不会做出什么超出规格的事情,他自己心里有着比较的底线,但是在明知道有人在恶作剧的前提下,不管怎么样,是谁多少都是会有些警惕起来的。尤其是在社长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被惊吓到,而江户川乱步一眼就能看穿的前提下,什百所谓的恶作剧更多的就好像表现在了与谢野晶子的身上。

    对于与谢野晶子这种问题,什百无辜地眨眨眼睛,“这一次晶子小姐真的冤枉我啦——”

    与谢野晶子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抱着资料走到社长的办公室门口,“这样的话,回来的时候顺便帮我带一点东西吧,等下我会发到你手机上的。”

    什百甩甩自己手上的手机,笑着道了一句,“遵命!”

    等离开侦探社并且周围也没有认识自己的人之后,什百才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直都保持了热情的情绪,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件不小的困难。

    鹤丸那家伙到底是如何每天都保持着那样的活泼的?什百在心中嘀咕道。

    而现在,什百想要换世界的心情依旧没有改变,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完成任务,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离开,还有一个,就是在时政都不会察觉到问题的前提下,来一个出乎意料的死遁。

    不管是选择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一件相仿麻烦的事情,死遁的机会他本来就差一点就抓住了——但是会出现一波电话,叫人有些预料不及。

    而如果继续待在侦探社的话,短时间内这个算是属于半个政府官方的组织,也很难让他遇到什么能碰巧死亡的灾难。在侦探社里面的生活,要更加日常和随意。

    哦,其实还有一个极端一点的方法,背叛时政抢时空穿梭器,这样子他就可以随时随地想离开就离开了。

    但是如果失去了时政每天都会更新的时空坐标,那么危险程度就会直线上升,就算未来真的找到了那个孩子,他是否能安全地将其带回去还是一件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什百绝不可能会这么做。

    也是这个原因,在收到某人的消息,什百才会没有任何计划的出门。

    他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此刻的想法多么可怕,心情没有任何波动,他重新踏上了横滨另一片所属于港口黑手党管辖范围的地域。

    “唔,应该就是这里了吧?”什百站在胡同的位置看着这间酒吧,这个建筑就像一只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的什么动物的巢穴一样,悄悄地开在这个常人都难以注意到的地方,只占小小的角落,丝毫不会引人注意。

    什百推开没有关着的店面,随着木质门板被打开时传来的嘎吱声音,还有清脆的铃铛在耳边响起。

    顺着楼梯走下去,酒吧里的爵士乐悠长缓慢,头顶的灯光落下昏暗的暖光,什百踩着轻快的步子,让楼梯也随着他的动作传来木质用具被使用许久才会出现的声响。

    只一眼,这个房间所有的一切就无法掩藏的落入眼中,因为这个空间实在是太过于狭小了。

    而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的少年,正盘着腿坐在角落的位置,手里还拿着一个和背景的爵士乐一点也不相符的传出吵闹杂音的游戏机。

    任谁都会觉得,他在很专注地打游戏。什百看着这一幕,做到他身边的位置,对着站在吧台里面,应当是店主的中间人举起手,“一杯蒸馏酒,加冰,麻烦了~”

    店主对什百这一身显眼的、在这个地区不管是谁都不会陌生的打扮感到惊讶,连眉头都没有扬一下地露出一个礼节性的温和微笑,就开始准备什百所点的蒸馏酒。

    看着店主先生的这个反应,什百立刻就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要约他到这个位置了——因为这里的店主,绝不会对任何人多说一句话。

    哪怕前段时间就叛逃了港黑杀了港黑首领的鹤丸国永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了眼前,他也就像是没看见一样。

    “咦,鹤丸先生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在店主先生将加冰的蒸馏酒放置在面前后,太宰治就像是才发现什百的存在,从游戏机中抬起头来故作惊讶的这么问道。

    什百轻轻地弹了一下眼前的玻璃杯,所发出来的声音清脆动听,他笑着道:“就在太宰君游戏失败的时候哦。”

    太宰治鼓起脸,把自己手中的游戏机伸到失败的眼前,“鹤丸先生说谎也不看一下我的结果——这一把我可是轻轻松松就赢了哦!”

    “那真是太厉害了,太宰君。”什百用着毫无起伏的声音回答道。

    “真是太敷衍啦,鹤丸先生。”太宰治继续抱怨道。

    什百没有回答他这句话,而是笑着道:“这家店还真不错啊,太宰君你是怎么发现的?”

    太宰治想了想,“因为书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什百一愣,“什么?”

    太宰治垂下眼睛,被掩盖的鸢色眼瞳中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这家店的存在,仿佛就是特意为与某人相遇、再度过一段私密的时光而准备的。】”

    “因为偶然看到了这样的话语,稍微有些好奇,没想到找着找着,就真的找到了这家店呢!”

    什百却是奇怪地看了一眼太宰治,“太宰君看起来和之前不太一样。”

    听到这句话,太宰治趴在了吧台上,“那绝对是因为森先生把我压榨得太厉害啦!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休息的机会——”

    穿着黑西服的少年用着抱怨的语气开口说道:“你说我干脆干掉森先生直接自己上位,能不能给自己放个假呢,鹤丸先生。”

    就好像,只是随口一说的话语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