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随着太宰治这句话落下, 这个角落一时间变得格外安静,连带着店长先生的擦拭着酒杯的动作都停滞了一般。

    什百却仿佛看不懂气氛一般, 手放在了自己的本体刀上, 用着同样随意的跃跃欲试的口吻说道:“那需要我帮你砍了森医生吗?这件事我熟练!”

    才砍过上一任首领的什百相当有资格这么说。

    太宰治似乎也没有想到什百会是这样的反应, 他的脸趴在把台上,肩膀抖动,闷笑出声, “该说不愧是鹤丸先生你的反应吗,真的让人出乎意料啊。”

    “不过我才不要变得和森先生一样忙的连脚都沾不到地呢!”

    有着一头柔软的黑发的少年撑起脑袋, 他将什百面前那杯还没有动过的蒸馏酒勾到面前,用指尖提着杯壁,仔细地观察着。一杯蒸馏酒其实并不多,占据这个玻璃杯最大反而是里面雕刻好的球形冰块。

    像是对酒这种事物感到好奇, 太宰治闻了一下酒液之后试探地伸出舌尖, 立刻就被高浓度的酒精辣到眼睛都眯了起来。

    什百在一边看着少年人这种略显青涩的反应,撑着下巴笑道:“味道怎么样?太宰君。”

    太宰治拉成了声音, “这个好辣——鹤丸先生你是故意的吗?”

    什百表示自己很冤枉, “怎么会呢?就算是我,也不会猜到太宰君会这么做。”

    太宰治盯着什百看来几秒钟,才哼哼地转过头, “鹤丸先生经常来酒吧吗?总觉得你看起来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什百回答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啦~刚刚的台词是从电视里面学来的, 不觉得很帅气吗!”

    “话说回来,太宰君你约我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什百重新又问店主要了一份加冰块的蒸馏酒,依旧只是放在面前当做摆设, 并没有想要尝试的想法。“我现在脑袋上挂着一个明晃晃的叛逃buff——如果被人看到和你坐在一起,会给你带去不好的影响吧?”

    “……”对于什百的问题,太宰治沉默了半晌,才戳着自己眼前的玻璃杯,用着干巴巴的声音道:“其实是森先生让我联系你啦。因为前代的事情,港黑虽然已经逐渐恢复了秩序,但是还是相当缺人手,所以想问你打不打算回到港黑。”

    “诶?”什百茫然地指了指自己,“你没在开玩笑吧,太宰君。”

    太宰治当然知道什百的意思,按照当时的事情,想要拦住那把前代的刀弑主的消息不外泄,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表面上被压下去了,但是过去了这么久,暗地里还是有着无数人在探讨这件事。毕竟什百当时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想让人不往里猜想都难。

    而那些想要压制消息的【先代派】的成员,却忽视了越是打压,反弹的效果就越是强烈。

    看着满脸问号似乎没有想过这些的刀剑付丧神,太宰治叹了口气,老成地说道:“因为当时没有目击证人哦,森先生他们压制了这个消息的传播。”

    “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什百似乎还没有明白的神情,脑回路不知道为什么和尾崎红叶同步了的太宰治,不由地感叹刀剑付丧神的思维直接,没有那么多弯绕,他继续解释道:“简单来说——”

    “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你,背叛了首领,这会对港黑首领的威严造成相当沉重的打击。”

    “而且当时在场的只有我们三个人,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先代党派的人想拉森先生下位,必然会找到你然后想办法让鹤丸先生你改口,证明其实是森先生动的手。”

    “就像是那天晚上鹤丸先生你自己说的一样,你所说的话的比重,要比现在身为首领的森先生还要高。”

    “明明都已经是黑手党了,还要管这么多……”太宰治吐槽了这么一句后,继续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中立党,还是先代党派,亦或者是认同了森先生做这个boss的人,都会在这一点上保持默契不互相拖后腿的。”

    “现在在明面上,先代算是病逝的,但是您的行为也用【主人】死亡这件事勉强掩盖了过去。”

    “——翻译一下,就是鹤丸先生您现在还是清清白白一把刀。”

    至于私底下嘛……最近港黑内部,关于鹤丸这把刀以及先代的故事,已经传了几十个几乎毫无相关的版本了。

    而且事实上,保持港黑的威严不仅仅只有这个办法,将【鹤丸国永】拿下,用残忍的方式为先代复仇,也能达成同样的结果。

    先代党派的成员,都是跟随在先代身边许久,大多都是同样暴烈的性格,会为了复仇不择手段。但是这样只会白白便宜了森鸥外,比起一把并非人类的【刀剑】,更多人的目光还是放在了森鸥外的身上。

    至于对森鸥外来说,活着的【鹤丸国永】所带来的好处,要比死亡多得多,这是一笔相当划算的交易。

    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导致会出现这样让人无话可说的场景。

    “你们人类好麻烦啊,”什百真心实意地这么感叹道:“我当时完全没想这么多……”

    “怪不得,到现在都没有人来追杀我啊。”什百有些恍然。

    太宰治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然后呢,因为表面被这么模糊处理了,只要鹤丸先生你回到港黑,那些说你弑主的【谣言】也会自然而然地烟消云散了。”

    “这种时候,如果鹤丸先生您最终还是站在森先生这一边,先代党只能自己被迫咽下这口气。”

    事实上也并没有这么简单,只是太宰治将其中的更为复杂的东西简略了,认为没必要说得太明白。

    什百眨了两下眼睛,没有对这些事情表达看法,对着太宰治问道:“那你呢,太宰君希望我回去吗?”

    太宰治想了想:“如果鹤丸先生回去的话,港黑会变得相当热闹吧?”

    “毕竟太过无聊的话,心是会先死掉的哦。”什百笑着说道。

    随着什百这句话,两个人之间就这么沉默了下来,这种安静并不尴尬,在这个酒吧的背景下,只会显现出一种特殊的默契。

    心理学中,脸上的微表情很容易泄露出相应的信息,太宰治用余光打量着什百的神情,自己的思绪却不知不觉跑偏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好像在这一瞬间想了很多,又或者什么都没想。

    “鹤丸先生知道荒霸吐吗?”他突然这么问道。

    “传说中的神明?”什百下意识就回答了。

    “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鹤丸先生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太宰治伸长手触碰了一下什百的胳膊,看着并没有被他的异能力所影响而消失的什百,说道:“我并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有想过,鹤丸先生你是不是因为什么异能力才保持着这般模样的。”

    什百笑了笑:“其实这么想也没有问题哦,毕竟连我,都不太清楚自己这种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像一睁眼,就出现在了人类的面前。”

    对于什百的话语,太宰治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眼前的玻璃杯,但是不等他继续说些什么,就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身体的时间仿佛暂停,不再有任何的动静。

    片刻后,身材纤细的少年闷声喝掉了那度数并不低的蒸馏酒,冰块和玻璃杯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时候,就算脸上缠着绷带,也依旧无法忽视太宰治脸上突然浮现的红晕——这种高浓度的酒,不管是谁这样一口闷,都会变成这样的下场。

    大概是被辣到了,太宰治鸢色的眼睛上似乎都浮现了一层迷蒙的水雾,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被绷带遮挡的眼睛也好像变得更加清明了几分。

    “太宰君?”什百略微歪着脑袋,看着太宰治的方向。

    太宰治扬起一个和平时没有差别的笑容,“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工作没有完成,森先生的话我已经带到了,至于鹤丸先生想要怎么做,就和我无关了。”

    说完这句话,太宰治就站起身,过长的衣摆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地晃动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什百总觉得现在的太宰治有些不对劲。

    明明看起来好像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是却莫名给了什百一种错觉,就好像太宰治是在害怕接下去会发生的事情,所以在事情发生之前,选择了逃离这里。

    可是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吧,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什百无法理解。

    什百也没有回头,只通过自己的感官,意识到太宰治已经踩上了楼梯,在其将要离开之际,才用着相当平静的声音说道:“关于干掉森医生的事情,其实那个时候,太宰君你并不是在开玩笑吧?”

    太宰治的身体似乎停顿了一下,又好像并没有,他将手放在门把上,随着铃铃的门铃声,离开了这里。

    什百叹了口气,将两杯蒸馏酒的账款结清,在原地坐了一会儿,才沉默地站起身,打算离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安安静静的大门,再次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有着暗红色头发的青年。

    什百没有关注对方,只是在有外人的时候,脸上习惯性扬起了一个微笑。什百和这个红头发路人擦肩而过,然后在推开门离开这家酒吧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那位新来的客人,点了一杯简单的蒸馏酒。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4 10:34:50~2020-05-04 19:07: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风怡然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满马 100瓶;会飞之乌 90瓶;蓝色的猫cat 69瓶;物吉贞宗 63瓶;今天学校开学了吗 60瓶;与光同尘、沉言 50瓶;是鬼切不是髭切 45瓶;萤火之森WD 39瓶;南巷凉安、筱汐、虞以 30瓶;鱼凉 29瓶;归期不定、林笙兮、棘、至今思吴邪、羽柯、临书 10瓶;梵西 9瓶;胭脂蕾丝团——三花 5瓶;。 4瓶;无毒 3瓶;哔哩哔哩、蛟宝、kili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霹雳书坊(www.pilibook.com)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